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八章 某名侦探吴凡
    ********************************************************************************************************

    “怎么办,好像玩的太过分了。.\\”看着贝雅消失的背影,蒂亚有些不忍。

    “蒂亚,你太善良了,要知道可是【她】先戏弄我们。”我摇了摇头。

    “先追上去再说吧,可别把【她】弄丢了,不然,我们就别指望能从幻境里出去了。”

    “说的也是,不能任由着【她】离开,凡凡,抱我。”俏皮的朝我身上双手,蒂亚做了一个抱抱的姿势。

    这小丫头,还真是无时无地不找机会向我撒娇。

    不过,不讨厌这种感觉。

    看着眼神晶莹闪亮,面含灿烂笑容的蒂亚,我溺爱的在她的鼻子上刮了一下,抱起她,向贝雅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虽说看似过了许久,不过在妖月狼巫的精神力锁定下,贝雅可没有那么容易逃脱我的搜索范围,一路上遇到的怪物统统拍飞之,有贝雅一路留下去气息,也不用担心迷路。

    “有点太平静了。”顺手再次将一批阻道的怪物拍飞,我喃喃自语道。

    这个平静,指的不是挡路的怪物,而是锁定的目标。

    可以看出,对方一直在走着我们所熟悉的路,深入古墓之中,简单来说,我们这一路上并没有看到其他的【拼图】,那是相当的安分守纪呀。

    “大概……对于【她】来说,要将两片不同的景色拼接到一起,也挺麻烦的,所以干脆走熟悉的路好了。”蒂亚想了想,道。

    “还有因为嫌麻烦。所以干脆不给受困者制造麻烦的家伙?”我觉得好笑。

    “各种各样的人都是有的。”蒂亚暧昧的回答道,算是勉强给她的祖先们挽留一点面子。

    贝雅的速度很快,对妖月狼巫而言不算什么,但相对于她三十级精灵弓箭手的身份实力,却快的有点离谱。而且怪物也区别待遇。专找我们的麻烦,却对她的经过熟视无睹。

    “果然是她,我就说了。”察觉到这一现象,我叹气的摇了摇头。

    从感情上说。即使是一早就知道贝雅很可疑,我也不想去怀疑她,那笨蛋公主,虽然平时凶了一点,霸道了一点。但总归还是个善良的,偶尔还能讨一讨人喜欢的小丫头。

    “都是凡凡啦,不是说好等去到了古墓最深处,再来个瓮中捉鳖吗?”被我抱在怀里的蒂亚,伸出一只柔柔的小手在我的脸上捏了捏,使坏道。

    “你不是配合的挺完美的吗?”我低头无奈的瞪了她一眼。

    “那是因为……不自觉就……”歪着头,蒂亚困惑的小声嘀咕起来。

    不自觉就?这可就更糟糕了,我从以前前不久就一直在怀疑,蒂亚果然是有天然黑属性!

    “这个方向。贝雅……不,戏弄我们的元凶果然是想去古墓最深处吗?”即便是不看地图,我也大概上能够猜测出来。

    因为一路上都是熟悉的景色,我们以前走过的路,那么。自然是通向古墓的最深处,那座祭坛的所在,不可能还有其他目的地。

    现在,已经完全能够确认了。真相只有一个,以爷爷的名义发誓。我已经看到结局了!

    贝雅,果然就是那【唯一的虚假】,是打入我内部的狡猾奸细!

    紧跟着全速前进的假贝雅,马不停蹄,最后只花了不到一天的时间,我们就来到了古墓深处。

    至于为什么我会知道这里已经是深处……

    那是因为,刚才路过了卡片兄的领地。

    抱歉,卡片兄,借你脑袋一用。

    十分潇洒的一跃而起,在上千骷髅干瞪眼的狞视中,飞落下来,踩在电线杆般的卡片兄脑袋上,再一个借力蹬起,眨眼间就越过了卡片兄的领地。

    至于卡片兄,被我一脚踩死了,呃……毕竟只不过是西部王国区域的怪物投影等级嘛,一个不小心用多了一点点力,就死了,生命真是脆弱。

    我一脸的唏嘘,决定以后要更加的善待自己,为以后过上混吃等死的生活,抛头颅,洒热血,也在所不惜。

    等等,好像把什么东西搞反了吧?

    “真可怜。”就连在前不久和卡片兄有过一段【恩怨】的蒂亚,也露出了同情的目光。

    “这也说明了一个道理。”我一脸严肃的低下头,看着蒂亚。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长得高,就得做好被人踩的觉悟,比如说卡片兄。”我用眼神比了比卡片兄那五米高的电线杆身形,然后说出自己真正想说的话。

    “所以说蒂亚,你可不能继续长高了,要是长得比我还要高的话,那我可就要哭了。”

    “已经不会长高了。”蒂亚生气的冲我挥了挥小拳头。

    贝雅一样,都属于偏离了身高平均值,但蒂亚却并不会介意,不过也不想继续长高下去了,这样就已经够了。

    刚好矮凡凡半个头的高度,接吻的话,书上说会很方便哦。

    “长得太高不好抱。”我不知道蒂亚心里在转着奇怪的想法,继续一脸认真的对她说道。

    “这样的话,你将来只有享受公主抱的权利了。”

    “呜~~这么一说,我忽然想把身高分一点给贝雅了。”眉头一蹙,蒂亚心想的确如此,不由苦恼起来。

    “当然,胸部不行,不能分给贝雅,凡凡喜欢大的,哎嘿嘿~~”

    要是被真正的贝雅听到这样的话,我估计她会气的抓狂。

    “其实大小我都喜欢,小有小的好处,大也有大的好处,我来者不拒。”咳嗽几声,我一脸正气凛然的宣布。

    “凡凡大色狼。”

    “我这不是在很严肃的和你解释我的个人喜好吗?”

    “那么,凡凡是严肃的大色狼。”

    这种说法似乎变得更加糟糕了。

    到了这里。已经完全可以确认假贝雅的目的地,就是祭坛,不可能是其他地方了,所以我和蒂亚才如此放松的进行这些轻松有爱的对话。

    虽说,按照刚才的一幕看来。我是单方面的被认为在性骚扰。

    约莫一个小时的时间过后。我和蒂亚再临故地。

    只是此时,已经是物是人非,我们身边少了一个贝雅,而对面。多了一个假贝雅。

    那个作弄我们的假货,就在祭坛那边,面对着大门,背对着我们,仿佛雕像一般。静静站立着。

    看看,如果是真贝雅的话,根本不可能那么文静安分,我不是在贬你哦,是在夸你哦贝雅。

    “终于停下来了?”来到假贝雅的身后,和它保持着约莫十米的警戒距离,我上前一步,沉声开口道。

    “本来就没打算跑。”假贝雅回过头,用着那熟悉的清脆稚气语气。但却陌生的沉稳笑容,转过身,对我们说道。

    “不打算装下去了吗?我还以为你会像离开我们的时候一样,继续负隅顽抗一会儿。”对于对方如此豪爽的向我们暴露身份的行为,我表示微微惊讶。

    “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已经听到你们一路上的对话了。”对方笑道。

    “偷窥可不好。”我皱了皱眉头,完全忘记了,眼前的幻境是被它所操纵,我和蒂亚在里面的一举一动。肯定也瞒不过它。

    不过这样也好,省去了口水功夫。而且我们一路上也没有聊及太哈斯卡西的内容,最多……最多是被当成了色狼而已。

    “既然我们已经找到了石碑上提到的唯一虚假,那么,也应该解除幻境了吧,还有,真正的贝雅去哪里了,快还给我们。”

    “别着急,这副模样的真正主人,在现实中只不过是昏迷过去了而已,并无大碍。”

    脸上露出违和感满满的沉稳神色的假贝雅,仿佛机器人一样公式化的回应道。

    “但是,在解开幻境之前,你们必须说明原因,拿出证据证明我就是那个唯一的虚假。”

    “麻烦,这不是已经明摆着了吗?你都已经承认了。”我觉得这纯粹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的行为。

    “是这样的,但是设定是,是必须这样做才行。”对方面不改色的从口中说出了很不得了的词语。

    “设定上?难道说,你不是这里的主人,控制幻境的幕后凶手?”

    “简单来说,可以这么理解,我是守护者,也是……请尽快证明吧,虽然想让你们就此过关,但这是设定,我也没办法。”

    “要是你的祖先们,那天忽然出现,我可以揍他们一顿吗?”我回过头对蒂亚问道。

    “请务必下手轻一点。”蒂亚小声悲鸣的拜托道。

    看看吧,赫拉迪克的祖先们,连最后一个坚持维护你们的后代,现在也对你们失望了。

    “好吧,证明就证明,蒂亚,你先说。”

    点头应了一声,蒂亚上前一步,直视着假贝雅的锐利目光。

    “其实在看到石碑之前,就已经觉得奇怪了,祭坛是我开启的,所以我很清楚,开启这个祭坛的必要条件之一,就是必须拥有灵魂魔法,对吧。”

    “猜测无误。”假贝雅微微颔首。

    “这应该是我们赫拉迪克的祖先们,防备外人闯入的手段之一,但是,并不能完全防止,比如说被外人威胁逼迫着开启祭坛,这种情况也不是不可能,祖先们应该不会疏漏这一点,不是吗?”

    “言之有理。”假贝雅依然是言简意赅,一瞬间就三无公主化了。

    “所以我就在想,肯定,进入这扇门的条件,也应该是拥有灵魂魔法才行,这才能进一步防备外人窥视,我们三个人当中,我和凡凡拥有灵魂魔法,但是贝雅没有,这就是我怀疑的原因,而后,看到石碑上的文字。就更加怀疑你的身份了,报告完毕。”

    说完,蒂亚回过头,像一名完美的完成任务的士兵,笔直身体向我行了一礼。而后昂首挺胸的入列。

    小丫头一个。

    对于蒂亚的俏皮之举。我是完全没有办法,反而被萌了一脸。

    真的是毫无办法呢。

    “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个疏漏点,但是正如你之前所说。也有另外一种可能性,我的存在,或许是幻境通过你们内心所投影出来的人物,并不能被当成虚假,不是吗?”

    假贝雅还是有点迷惑。简而言之,贝雅刚才那番话,还不能当成决定性的证据,正如她所说,也存在着【眼前的假贝雅可能是我和蒂亚所投影出来的】这种可能性。

    “看样子,该轮到我出场了。”看着假贝雅脸上露出淡淡迷惑的神色,我挺了挺胸膛,摇着尾巴站前一步,目光锐利的如同某个死神小学生。

    “蒂亚的说法。的确有可能成立,但是还有关键性的一点,决定了你的失败。”

    ********************************************************************************************************

    ********************************************************************************************************

    ********************************************************************************************************

    ********************************************************************************************************

    ********************************************************************************************************

    ********************************************************************************************************

    ********************************************************************************************************

    ********************************************************************************************************

    ********************************************************************************************************

    ********************************************************************************************************

    ********************************************************************************************************

    ********************************************************************************************************

    ********************************************************************************************************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