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 我们中出了一名叛徒?
    ********************************************************************************************************

    “怎……怎么办?”看到眼前突兀出现的赫拉迪克古墓,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仔细一看的话,还会发现,古墓旁边的石碑标志,是风车形状的,这表示眼前的古墓,就是我们去的那座。

    诡异,太诡异了,诡异的让人有一种下一脚随时会踏入其他异次元空间的感觉。

    “还能怎么办,进去看看吧,而且要深入到最里面的祭坛,说不定幻境之中的那里,会有什么答案也说不定。”我耸了耸肩,毫无办法。

    现在这种情况,大家都想不到其他好办法,只能见招拆招了,赫拉迪克的祖先们,总不会坑死自己的后辈吧,大概……

    “呜呜,还要进这种鬼地方吗?”贝雅小丫头躲在我后面,又想抓我的尾巴求安慰了,岂能让你得逞!

    “要不,你留在这里等我们?”将尾巴一抽,高速的甩动着,并附加上一点精神幻术,看起来好像有无数条尾巴在晃动,就是不让贝雅丫头抓到。

    “才……才不要!”贝雅立刻慌了。

    “当……当然,本殿下也并不是害怕什么的……只是担心你们在里面迷路罢了,对,只是担心你们罢了,咳咳!”转眼间,她就找到了嘴硬的好借口,堂而皇之的如此宣称道。

    我刚想说什么,又见她眼珠子咕噜一转,瞄准我化作无数道幻影的尾巴道:“不过,想要本殿下留下来。也不是不可能,尾巴留下。”

    我:“……”

    你妹的,我尾巴割下来给你啊?究竟对我的尾巴存有何等的执念?只是单纯喜欢尾巴的话,你干脆找个狐人或者狼人嫁了不就得了,可以天天抱着摸着。

    我翻了一个白眼。不再理会这无礼要求的笨蛋公主。径直进入古墓,先去探路了。

    没有任何异常,我朝两位公主挥挥手,示意她们进来。

    “还好。要是一脚踏进来,又看到赫拉迪克城,我大概就要崩溃了。”刚刚进入古墓,蒂亚就迫不及待的四处张望,看到是那熟悉的古墓通道。不由的松了一口气,拍着胸口侥幸道。

    看来,我们的赫拉迪克族公主快被她的祖先们玩坏了,平时多开朗纯洁的一个丫头,也变得开始疑神疑鬼了。

    “但是,还要进入最深处吗?要花不少时间哦,时间上来得及吗?”缓过神来的蒂亚,一口气向我问了好几个问题。

    她是知道我的时间有些紧迫,得在两个月之内赶回营地去的。如今,已经过了一个月二十天左右了,剩余的时间不多了。

    “就是不知道在幻境里的时间流逝速度,是否也和现实相同。”蒂亚这样一说,我才考虑到这个重要的问题。

    比如说在梦里吧。可能你感觉过了好几天,其实现实只是一个晚上,但是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的情况。在暗黑世界这种连上帝都真实存在的位面,也不是不可能发生。

    要是后者。我只能呵呵的怒艹赫拉迪克人祖先了,蒂亚的面子也不给。

    “应该是相同的吧。”蒂亚困惑的歪着头,大概是从我的脸色中察觉到了杀气,为了给祖先保住面子而慌忙解释道。

    “要是不同的话,时间流逝,不就成为【唯一虚假】的东西吗?”

    “说的也是。”我一想有道理,不由摸了摸蒂亚的头以示嘉奖,小丫头笑的很开心,还像小狗一样努力把头凑上来让我摸的更加舒服一点。

    “除了这点以外,还有一点,我想确认一下。”看了四周一眼,我说道。

    “蒂亚,古墓的地图还在吗?”

    “在的,要拿出来?”

    “嗯,让我看看。”

    我们就地蹲下,摊开古墓的地图研究起来。

    “蒂亚,还记得我们上一次走过的路线吗?”看着一条条红色标注的正确迷宫走法,我忽然问道。

    “应该没什么问题,我努力试试看。”蒂亚不是十分自信,毕竟从入口到出口,可是整整有十几天的路程,哪怕是过目不忘,也不可能记得一清二楚。

    “并不是要你按照原来的路线走,我的意思是……”神秘的笑了笑,我指着地图,顺着入口红线的标记一直向前移动,然后在一个最近的点停下,向旁边一歪。

    “这里,这有一扇隐蔽的石门,我们去过吗?”

    “没有去过,从这里走的话是死胡同。”蒂亚立刻回答。

    哦哦哦,不愧是天才儿童。

    “好吧,就这样。”我让蒂亚把地图收起,满意的点点头。

    “我们的目的,就是那扇隐蔽石门后面。”

    “凡凡的意思是……”蒂亚明媚的眼睛闪亮起来,似乎明白了我打算做些什么。

    只有某个笨蛋公主,脑袋还在冒着问号,但是有“不能输给笨蛋吴”这种想法在作祟,她想知道又不敢问,只能一个劲的点头,做出“其实我早就想到了”的傲娇表情。

    真是个笨蛋啊……我都快难过的流出泪水了,前任精灵女王陛下,贝雅该不会是你从河边捡来的吧?

    因为找的是最近的目标,所以约莫过了半个小时后,我们一行就来到了目的地,其中消灭怪物若干,这些怪物,让我和蒂亚的神色恍然不已,越发肯定心中的猜测。

    就连贝雅丫头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不断的擦着眼睛。

    “要打开了。”对冒险者而言是一扇再普通不过的隐蔽石门,但我和蒂亚却露出凝重神色,深呼吸了好几口,才往开关上轻轻一按。

    “轰隆”一声,石门发出沉重的喘息,徐徐上升。

    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前方,在那缓缓升起的石门背后,等待我们的到底是……

    “哈?”

    “哈?!!”

    两声不可置信的声音,同时响起。哪怕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我和蒂亚也还是忍不住震惊。

    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不是古墓常见的阴暗长廊,或是布满怪物的墓室,在我们的预料之中。或许又是沙漠的那片地方。或者是赫拉迪克城,甚至是西部王国以外的其他区域,都有可能。

    但是,我和蒂亚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里。

    我在库拉斯特海港的那栋红泥小别墅啊!

    莫非我家成了副本?

    我一脸的抽搐,有种每天下班回家开门都看到妻子在玄关上躺着装死的赶脚。

    “这……这到底是这么回事?”

    “就算你问我……我也不清楚啊……”

    “什么什么,让开,让我看看,咦。这里是哪里?”我和蒂亚傻呆呆的并排站着,完全挡住了身后的贝雅的视线,抱歉,长的高真是对不起了。

    小丫头不安分的一蹦一跳,企图将视线从我们的肩膀上越过,最后不耐烦了,干脆一把从我们中间挤入,看了一眼,困惑的问道。

    记得贝雅好像只去过……还是根本没去过我在库拉斯特的别墅来着?认不出来也不奇怪。

    “这是我在库拉斯特海港的家。”我面无表情的解释道。

    “咦……咦。真方便,一口气就到家了。”贝雅感叹不已。

    我:“……”

    这家伙……果然是个超级傻瓜啊。

    “总之,姑且进去看看吧。”我一脚踏入了里面,连接着石门的是别墅院子,放眼望去。别墅周围的景色朦朦胧胧,模糊不清,只有别墅显得特别清晰。

    我和蒂亚都是心事重重,到是贝雅。很没心没肺的嚷嚷起来,哧溜一下就进入了屋子里。

    “喂。你这笨蛋。”我大吃一惊,连忙追了上去,还好,屋子里面没什么异变,是我家的布局没错。

    我们稍微的兜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正准备离开,就在院子门口,一道比赫拉迪克城里的那些幽灵清晰许多的侍女服身影,忽然出现,从别墅里面走出来,看样子似乎打算离开,与我们擦肩而过后,消失不见。

    这道身影……略有些眼熟。

    我睁大眼睛,心里默默的念了两个字。

    是碧丝啊……

    就是这一瞬间,昏暗的脑海之中仿佛有一道闪电劈过,许多模糊的地方,瞬间变得一片白亮、清晰。

    我想,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看看蒂亚,她似乎也明了了。

    “继续证实一下,去下一个目标吧。”我对蒂亚说道,她用力的点点头,也是迫不及待。

    下一个,我们没有去过的地方,芝麻开门吧混蛋!

    狠狠往开关上一按,这一次,我们心里已经明朗了许多,如果猜测没错的话,石门的后面会出现哪些可能的风景,我们大致上已经能够想象得到。

    “喂,你两个快让开,让本殿下先看看。”大概是因为第一次石门打开的是我的家,让贝雅小丫头忽然有了安全感,于是这一次,她果断挤开我们两个,先一步踏入石门之中。

    “呼呼呼————”

    一阵冷风吹过,吹凉了贝雅的身体,也吹凉了她的内心。

    她的脚步停留在半空,像被施展了定身术一样,一动也不敢动。

    因为,她的脚步前方,是空无一物的悬崖。

    群魔堡垒的万丈悬崖!

    看到熟悉的景色,我和蒂亚相视而笑,眼睛里闪烁着兴奋之色。

    就好比被一个谜团困扰了许久,终于要解开来的时候,那种满足成就感。

    “回来吧,笨蛋,下次让你再乱跑。”

    我抓着贝雅的衣服后领,将她拎小鸡似的拎了回来,把石门关上。

    “下一刻目标,出发。”

    “收到,蒂亚凡凡号,准备出发!”因为心里逐渐明了,我也蒂亚的心情也开朗了许多,开启了玩笑。

    “喂喂。你们两个到底在卖什么关子,到底发现了什么,快点和本殿下老实交代!”贝雅丫头自惊呆中清醒,顾不得回味刚才千钧一发的危险,从后面追了上来。朝我和蒂亚嚷道。

    “等会你就知道了。”朝她神秘的炸了眨眼。我们对着地图,走向下一个目标。

    石门打开,是罗格营地,准确来说。是罗格营地的法师公会。

    还能见到维拉丝她们的【幽灵】,一闪而过。

    嗯嗯,预料之中。

    再次到达下一个目标,石门后面,竟然是和沙漠完全相反的……冰窟。

    “督瑞尔的巢穴?”贝雅看了一眼。迷惑问道。

    “不对,是哈洛加斯的冰河。”我和蒂亚异口同声,互相看了一眼,有些小幸福,小怀念的笑了起来。

    知道了,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我们懂了。

    幻境里出现的一切,都是对我和贝雅而言。共同拥有的,最珍贵的东西。

    比如说,在我们刚刚进入幻境的那片沙漠,仔细一想的话,或许……其实就是当时我送贝雅法师袍的地方。按照蒂亚的说法,是情定一生的重要场所,是绝对没错的。

    赫拉迪克城当然也算是,不过不是主动出现在我们前面。而是我们自己去找的。

    但是,为什么蒂亚的法师塔里。书是空白的呢?

    为什么会出现和沙漠联接的断层呢?

    那是因为这些幻境出现的前提条件,是我和蒂亚共同的潜意识所见,或者说是拥有物。

    比如说那些书,蒂亚的确是看过,但是我没有,所以是空白的。

    那些断层,是因为往后的地方,我没有去过,根本不知道那里是什么景色,所以幻境就直接把那段一切,然后与我和蒂亚所熟悉的景色拼凑起来了。

    古墓里也是,我和蒂亚走过的地方,仍是古墓,都是那些从未到过的墓室长廊死胡同,也只能和另外一片我们所熟悉的景色连接起来。

    出现库拉斯特的家,那是因为当年神诞日的时候,我和蒂亚约会,对于我们两个而言,那只有短短一天时间的约会,是弥足珍贵的记忆,所以出现了。

    至于一闪而过的碧丝……为什么会出现,难道说她对我和蒂亚而言,也是个印象深刻的存在?

    大概是吧,因为那天是我们两个的宝贵约会,忽然在家门口和碧丝相遇,所以印象蛮深的,应该就是这么回事。

    群魔堡垒的悬崖,以及冰河底下如梦似幻的水晶冰窟,都是那天约会的场景,至于罗格营地……这还用解释吗?

    幻境的原理,我和蒂亚已经知道了。

    但是想要破解,还得找到那唯一的虚假之物才行。

    到底什么是唯一的虚假之物呢?

    我和蒂亚低头沉思着,然后,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落到歪头看着我们的贝雅身上。

    难道说……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