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 难缠的幻境
    我们像是在穿过着一条时空风暴的隧道,唯一还能保持着清醒,并紧紧地抱住蒂亚和贝雅,不让她们分开的我,勉强睁开一条眼缝,看到了四面八方无数光怪陆离的扭曲空间,这些空间在前方形成一个漩涡,不断将我们吸引过去,138看書蛧要到了,但是漩涡却总是仿佛有无限长,卷啊卷啊卷,不知道要卷到什么时候,把我们拉扯到什么地方去。

    感觉有点像是坐着一台暴走的时光机,多啦【哔】梦救救我!

    无所事事,我也只能在心里吐槽一番,暗自猜测这漩涡要将我们吸到哪里。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前方的通道出现了剧烈颠簸现象,眼前的视线变化不断,就好像将眼睛贴在老电视机屏幕上的水花时一般,闪瞎看花了我一双钛合金狗眼。

    然后,身体像是坐着秒速百米的手扶拖拉机飞奔在颠簸的石路上,被狠狠地甩了下去,脑袋骤然一重,一轻,一阵天旋地转,啪咚一声落地,摔的七晕八素,分不清东南西北。

    这样的巨变下,连原本手中紧紧拉着的贝雅和蒂亚,也不知道被甩到哪里去了,捂着额头站起来,等不及打量周围的环境,我就连忙的寻找呼唤两位公主殿下。

    幸运的是刚才那阵剧烈抖动,并没有把我和她们分开,只是左右看了一眼,我就轻而易举的找到了蒂亚和贝雅,就在我身边不远处倒下。两眼转着圈圈,被折腾的够呛。

    嗯哼哼,也不往我一路紧紧地将她们保护在身边,要是在最后才功亏一篑,我可是要吐血的。

    “喂,喂,你们两个,还好吧?”

    我一边爬起来。将贝雅和蒂亚抱起,拍打着她们的脸蛋,一边开始打量周围的景色。

    第一眼反应,没有见到喷火的恶龙出现在眼前,松了一口气。

    第二眼反应,没有见到四魔王和三魔神围着我们狰狞的笑。又松了一口气。

    第三眼反应,没有见到周围存在敌人,不由的完全放松下来。

    我们所在的地方,是一片望不到边际的沙漠。

    莫非被那扇石门传送出来了?

    我暗自思索,然后,听到怀里传出一声迷糊低吟。

    眨了眨眼,里面灵活的眼眸转了一圈,最后落到我身上,眼睛的主人露出耀眼笑容。也不管刚才发生了什么,来到了哪里,直接就是举起双臂,往我的脖子上一搂,亲昵蹭了上来。

    “诶嘿嘿,凡凡,凡凡~~”像小狗狗一般亲昵的蹭着。

    “好了,小丫头,别闹。还是看看你的祖先对我们做了什么好事吧。”被蒂亚蹭着很舒服。如果不是情非得已,我愿意和她多亲昵一下。

    可现在不行。蒂亚现在是唯一能够解谜的关键人物。

    “好的。”小丫头被我捏了捏脸蛋,也不生气,唰一下从我怀里站起,笔直身体举手,元气满满的应道。

    “蒂亚号,补充凡凡能量完毕,开始搜索,重复,开始搜索。”

    “小丫头。”看着蒂亚活泼十足的跑出去,四处打量的背影,我无奈又溺爱的摇了摇头。

    接下来,是另外一只小丫头。

    本来,身为精灵弓箭手的她,体质方面应该比身为法师的蒂亚更好,更快清醒过来才对,可是不知为何,这小丫头到现在眼睛还死死闭着。

    莫非是着陆的方式不对,双脚朝天,脑袋插葱导致?

    我揉了揉贝雅的脸蛋,又看了看她的眼睛,鼻子,嘴巴,耳朵,没有发现沙子,应该不是。

    这样一来,只能用贝雅怕晕这种解释了。

    我嗯嗯的点着头,盯着贝雅,忽然笑着摸起了下巴,喃喃自语道。

    “据说以前有这么一个故事。”

    “一个贫穷的农夫,他很喜欢吃苹果,但是没有钱买,有一天,他好不容易弄到了一个苹果,刚想吃,忽然想到什么,忍住了吃的**,将苹果埋到后院,于是五年后,农夫终于如愿以偿的过上了有苹果吃的幸福日子。”

    自言自语完了以后,我目光一挪,落到贝雅身上,若有所思的一拍掌心。

    “今天埋下一个贝雅,三年后就有无无数数个贝雅,真划算。”

    “你你你……你想做什么?!”话刚落音,贝雅小丫头就敏捷的从我的怀里一跃而出,连连退后,用警惕而生气的目光瞪视着我。

    哈,这小丫头果然是装的,我憋笑不已,拍拍屁股站了起来,往贝雅脑袋上一按。

    “好了,别闹了,笨蛋公主,还是先解决了眼前的问题再说吧。”

    虽然不知道她装晕的理由是什么,不过也罢……至少现在我没有兴趣去研究贝雅的心理。

    暗自嘀咕了几声,贝雅似乎也知道现在不是打闹的时候,在我转头向蒂亚那边走去的时候,她也遂而冷静下来,跟在我的屁股后头。

    “怎么样,蒂亚,有发现吗?”我远远的朝站在一块巨大石碑面前研究着的蒂亚招了招手,走上去。

    “嗯啊,有发现哦。”蒂亚头也不回的,聚精会神的盯着石碑。

    “这是什么?”好奇的凑上去,我发现石碑上面刻着一些像文字般的奇怪字符。

    “上面写着什么,能看出来吗?”

    “稍微……等一会会。”蒂亚似乎正在费劲的解读着文字,看她挠头困惑的样子,我也不打扰,等待结果出了再说,或许这块石碑,就是关键性的提示。

    大半个小时过后,蒂亚终于从石碑上收回目光,我和贝雅立刻紧紧盯着她看。

    “嗯……我也不是十分肯定。上面的意思似乎是告诉我们【只有找到无数真实之中的唯一虚假,才能打破幻境】。”

    “幻境?这个好办,让我先来试试看。”听到这个字眼,我立刻来了精神。

    妖月狼巫不就最擅长干这样的活吗?凭着强大的精神力,幻境这种东西,对妖月狼巫几乎不起作用。

    我深呼吸了一口,闭上眼睛,开始将身上庞大的精神力散发出来。熟练用这股精神力,排斥着周围的世界。

    所谓的幻境,就是受到周围异样的精神力影响,进而产生幻觉,只要我用自己的精神力取代周围的非我精神力,那么幻境自然就破解了。

    普通来说。是个道理没错。

    可是,当我把精神力扩散到覆盖周围千米距离,然后,又将精神力压缩至最大,还是没有任何的发现,不由的傻了眼。

    “怎么回事?”

    “一般来说,幻境是这样的原理,可以这样破解没错,但是。如果是由一个魔法阵产生的话,那幻境的成分可能就比较复杂了,不一定是单纯的精神力影响,可以用精神力强行破解掉。”蒂亚在一旁发声解释道。

    “魔法阵吗?那还真是不好办了,这方面我可是苦手。”听到还有魔法阵在作祟,我立刻头大,就像是面对原本11的简单公式,忽然在上面添加让人眼花缭乱奇怪的数学符号。

    等等,不对。记得我应该是数学帝的设定吧。所以应该是变成【试着分别以化学、物理以及哲学五种手段,用英德法日俄三国语言证明11等于0的可能性】才对。

    碉堡了!!!

    总而言之。赫拉迪克族蛋疼的祖先们布下的陷阱,似乎没有那么容易破解的样子。

    三人站在石碑面前冥思苦想,不得其果,于是,蒂亚便建议四处兜上一圈,或许答案就隐藏在其中。

    没有任何异议,我们记下石碑的位置,选定一个方向开始前行。

    “按照石碑上的意思,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是在幻境,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对吧。”四处打量着,我随口问道。

    “大概吧,希望祖先们的想法有那么简单。”蒂亚哈哈苦笑一声。

    毕竟,那群实力高超,又喜欢奇思妙想的赫拉迪克人,你永远没办法用常识去衡量他们。

    路程无聊,我还想唠叨点什么,前面一阵沙沙声的动静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

    “嗯,有敌人,数量……很少。”妖月狼巫状态下,我根本不用留神去观察,对面的信息一下子就通过自然而然散发出去的强大精神力,反馈回来。

    是一小队地狱投石怪而已,投影等级的实力,在赫拉迪克沙漠区域再常见不过,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稳重起见,我还是稍微凝聚了几枚精神力弹,将它们全部干掉。

    然后,我立刻打开属性框看了一眼。

    “有什么发现吗?凡凡。”蒂亚凑上来,问道。

    “嗯,经验值没有增加,果然是假的。”我不知道该松一口气,还是应该担忧自己的处境,心情有点复杂。

    “虽然是假的,但也不能大意,接下来,还要测试一下它们的攻击力,能否对我们造成真正的伤害。”蒂亚想的比我更细,更深。

    “好吧,让我来试试……”

    “我来就行了,凡凡现在的模样,怪物可根本动不了你一丁点。”蒂亚冲我笑了笑。

    的确,妖月狼巫状态下的领域级实力,对于第一世界西部王国区域的怪物来说,实在太恐怖了一点,就和蚂蚁撼大象一样,根本试不出来。

    “我可以取消变身。”我还是不放心。

    “万一敌人乘着凡凡取消变身的时候攻击呢?那样一来,凡凡就得同时担心自己,我,还有贝雅了,如果让我去话,凡凡只要仔细点保护好我就行了,不是吗?”

    “好吧……”不得不承认蒂亚说的有理,我屈服了。

    随后,我们遇到了一小队沙虫。

    “呜呜,真不想是它们……”蒂亚顿时就悲鸣起来。

    就算是她。也不会喜欢沙虫吐出的绿色粘液。

    “你不是喜欢吃沙虫吗?”看到蒂亚愁眉苦脸的样子,我不禁调侃道。

    “都说吃的沙虫,和这样的沙虫不一样了,对吧,贝雅。”蒂亚冲我晃了晃小拳头,但是脸上依旧保持的灿烂纯真笑容,让她这个举动变得毫无威胁力,反而萌度满满。

    最后一句。是冲着贝雅小丫头而问。

    “是……是吗?”贝雅歪着头,表示困惑。

    “真是的……连贝雅也欺负人。”虽然笨蛋公主的智商的确堪忧,但也不至于半个月前的事情就忘记了,蒂亚只当是两个人在联手作弄自己,生气的鼓起了小嘴。

    说起来,这丫头从刚才开始就很沉默。一改以前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又老是爱生气的坏习惯,莫非对幻境很苦手?

    我身后摸了摸贝雅的头,得到她啪的一声拍开,并生气瞪眼的傲娇抗议后,无所谓的笑了笑。

    还有精神就好。

    “要不我把这些沙虫干掉,等下一批怪物再试吧。”我没有继续作弄蒂亚,出声建议道。

    “还是算了,说不定下一批也是沙虫呢?”蒂亚显得很悲观。很壮烈,事实上她说的没错,沙虫是最常遇到的怪物。

    小丫头把身上的法师袍郑重脱下,换上一件白板皮甲,握着战斗法杖,便朝远处的沙虫小队冲了上去,吸引了一波漫天的毒液吐击,她灵敏的躲闪着,只让其中一道毒液。落在手臂的皮甲位置上。顿时像被泼了硫酸一样,皮甲发出嗞嗞的难过声音。

    紧接着。蒂亚二话不说,连续几个火球将所有沙虫炸的血肉横飞,包括哪些沙虫之卵也没有放过。

    “有伤害,得小心。”回来的蒂亚,神色有些严肃。

    虽然是预料之中的结果,但还是让我小吃一惊,眼前的幻境果然不简单,不是那么容易对付。

    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按照石碑上面的提示,找出那唯一的虚假吗?

    但是虚假又在哪里呢?这提示也太飘渺无形了,难道要我们把整个沙漠翻上一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