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六章 诡异
    ********************************************************************************************************

    从赫拉迪克城出发,到绿洲,当初我们用了一整个上午的时间,以此推论,现在我们从这里回去,也要花相同的时间才行。{请在

    ,首发全文字阅读}

    这幻境真实过头了,连沙漠正午时分的炎热,也模仿的惟妙惟肖,我们刚刚来到幻境的时候,应该是在上午,现在过了几个小时,正好是正午时分,出了绿洲,立刻便感到了太阳的热度正在不断蒸发体内的水分,口舌一下子干燥起来。

    啧,模仿的也太像了吧,本来我还想来个“果然天空上的太阳是唯一虚假之物”这样出其不意的判断,然后接受两位小丫头崇拜的目光注视。

    “加快速度吧。”我对她们说道,然后再次抱起两位尊贵的公主殿下,飞奔起来。

    速度带起气流,本应该凉爽一些,但那风却是炎炎的热风,无论怎么吹也吹不凉,让我很是失望,只能动用起精神力,将一部分温度阻隔开来,以免三人被【风干】了。

    用着对妖月狼巫来说只能算是打哈欠程度的速度。用了十几分钟时间,遥遥的建筑群,终于出现在了视线尽头,越过数个高大的沙丘,赫拉迪克城的轮廓顿时明朗起来,乍一看,就仿佛从沙子里升了起来般,神秘的很。

    进入城的范围内,制冷的空调魔法阵也开始起效,把正午沙漠的温度降低到了普通人可以接受的程度。

    “两控制温度的魔法阵都模拟足了,这幻境还真不得了。”感受到气温的变化,我们三人惊叹连连。

    不过一下子就想到了问题所在。

    按道理来说。万年前的赫拉迪克族,应该没有这样的城,也没有这样的控制温度的魔法阵,就算那群法师再怎么犀利,也不能预测到数万年后的赫拉迪克族是什么样子吧。

    所以。眼前的赫拉迪克城幻境。绝对不是他们自己揣摩出来的,而是根据我们三个对赫拉迪克城的印象所映射而成。

    简单来说,我们所在的幻境,并非自生幻象。而是他生幻象,是根据陷入幻境之中的人内心的潜意识,印象等等,所模拟出来的环境。

    而这种情况又分为两种,一种是在被困者的脑内模拟而成。也就是说,其实这些东西,只不过存在于你自己脑内,这种幻境的制造比较简单,妖月狼巫那半吊子的精神力应用也能做到,当初在第一世界中贝利尔投影的招,也是这种情况。

    另外一种幻境就比较复杂了,是根据被困者的潜意识以及印象等等,即时模拟而成。这种幻境的犀利之处在于可以同时让复数人数陷入同一个幻境之中。

    而前者,除了自己以外,其他都是假的,因为是脑内补完嘛。

    我不认为眼前的贝雅和蒂亚,是存在于自己脑海之中的印象所映射而成。是虚假的,所以可以肯定,我们应该是处于第二种情况的幻境之中。

    说的好像比较复杂,总而言之。你可以理解成这幻境很牛x,所模拟出来的一切都和真实的没什么两样。绝非脑内补完,大概就是这样。

    难怪石碑上会如此自信的写着【真实之中存在着唯一的虚假】,幻境的制作者一定是个高傲的家伙,他在借此告诉你,我的幻境很厉害,虽然是假的,但又是真实的。

    我能想到这些,蒂亚自然应该也能,至于贝雅,笨蛋丫头一个,给她解释了也不一定懂,说不定反而会更加晕头,所以无视之。

    进了赫拉迪克城入口,我放慢速度,将两位公主放下,开始顺着笔直通往城内的大道漫步闲逛起来。

    偌大的赫拉迪克城,在我们眼中,充满了诡异的感觉。

    并非原本预料之中的空无一人,也并非像真正的赫拉迪克城一样,十几万人人头涌涌,好不热闹。

    宽阔的足以容纳十辆马车并行的大道上,我们看到了一副诡异景象。

    时不时有一个,数个,数十个半透明的人影,或快或慢的在路上行走着,数秒钟之后,又忽然消失不见。

    简直……简直就宛如进入幽灵之城一样。

    大热天的,一股凉嗖嗖的感觉,却涌上心头,让我们三人不约而同的把脖子一缩。

    “这……这到底是哪里呀,哈哈……啊哈哈……”蒂亚开始不淡定了,毕竟这里是她的故乡,变成这样,哪怕知道是幻境也会慌张失措。

    至于贝雅丫头,她……她已经完全不行了,死死抓着我的尾巴,拼命地把脸埋到我的背上,本来就怕鬼故事,现在置身其中,没有直接吓的尿床已经算不错了。

    “要不……动动试试看?”我向蒂亚示意了一眼,她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

    “不……不可以,万一是真的,那该怎么办?”蒂亚毫不犹豫的就摇起了头。

    明明是在幻境之中,但还是害怕,万一对这些宛如幽灵一般时不时出现的人影出手,会不会影响到现实。

    刚才我漏说了,还有一种不大可能的情况。

    那就是,其实我们一直所见,都是真实的,包括眼前的赫拉迪克城。

    事实上,我们现在或许的确是走在真实的赫拉迪克城之中,只不过是因为我们的某种感知被屏蔽了,明明处在真实之中,却像相隔着两个世界,其他人看不到我们,我们也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其他人,所以误以为是完全的幻境。

    这种可能性也是存在的,至于为什么我一开始没有说,那是因为想要做到这一点,需要强大的精神力作用,如此强大的精神力根本无法隐瞒身为妖月狼巫的我,这是职业病,是一种自信,真的。除非是贝利尔亲临,施展它最强大的虚幻的真实,才有可能对妖月狼巫做到这种事情。

    毕竟,虽然妖月狼巫的能力能够克制贝利尔是没错,但经过第三世界之旅后。我已经充分的认识到。哪怕同样是世界之力境界,也会存在着巨大的实力差距,现在的我和贝利尔差的太远了,根本克制不了。只有等妖月狼巫拥有近似于贝利尔的实力的时候,才能做到克制。

    话题扯开了,总之,我姑且将这种可能性也考虑其中,只是这样一来就更复杂了。更不知道哪一个是【唯一的虚假】了。

    “咳咳,蒂亚,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不是说攻击人。”我咳嗽几声,纠正道。

    “比如说攻击建筑,不是可以吗?在墙上面轰个洞什么的,哪怕真的能影响到现实也不要紧,对吧。”

    “那到是可以。”蒂亚恍然,她是关心则乱。自己的故乡,自己的家,自己的族人,绝对不允许受到伤害,哪怕是在幻境之中。

    “那我就不客气了。”小心的看了蒂亚一眼。发现她真的没有勉强的答应,我才放心下来,随处看了一眼,对着街道边的一堵墙轻轻一点。

    顿时。墙体破碎,破开了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大洞。

    “手感良好。”面对蒂亚和贝雅的目光。我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憋出这么一句话。

    “你们看!”贝雅忽然发现什么,躲在我身后的娇小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她指着刚才的墙,被我破开一个洞的位置。

    眨眼间,那面墙已经完好如初,根本看不出破坏的痕迹,完整的如若不是三人亲眼所见,绝对会以为只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凡……凡凡,我也有点害怕了。”

    面对这种诡异的情形,再加上街道上时不时飘过的,宛如幽灵一般对我们三个的存在视若无睹的人影,恍然间,仿佛有阴森森的冷风从全身吹拂而过,连天不怕地不怕的蒂亚,也畏缩起来。

    忽然一道人影凭空出现,撞向我们,从我们的身体上穿过,而后消失。

    贝雅吓的发出一声尖叫,抱头蹲地,躲到了我的尾巴下面,扯着尾巴往头上一盖,把它当成被子了。

    喂喂喂————!!!

    “贝雅,凡凡的尾巴,也借我一截吧。”见整条尾巴被贝雅霸占,蒂亚可怜兮兮的恳求道。

    “不要,我才不要,尾巴是我的!”贝雅死死抱住尾巴,拼命摇头拒绝。

    “那么我就抓耳朵好了,凡凡的耳朵,软软的耳朵,诶嘿嘿~~~”说着,小丫头很是高兴的来到我面前,举起小手,往我脑袋上的两只狼耳就是一抓。

    “好狡猾,我也要抓耳朵。”贝雅看了看手中的尾巴,又看了看蒂亚手中的狼耳,脸上浮现出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复杂神色。

    放弃熊掌吧,你的高度根本不可能够得着我的耳朵,我怜悯的看着她。

    等等!混蛋!现在该吐槽的不是这个吧!!!

    我怒然一声爆发,耳朵和尾巴一起从少女的魔爪之中脱出。

    “你们,该不会是故意装作一副害怕的样子,为了把玩我的尾巴和耳朵。”将竖直的耳朵软软垂了下去,再将尾巴卷到前面,摆出比at立场更加牢固的防御,我警惕的看着两个小丫头,问道。

    “怎么会呢。”对面异口同声。

    “手,拿来。”我朝两位狡猾的公主殿下,伸出了手。

    她们乖乖的把小手放在了我的手心上,然后,一左一右牵着,继续前进。

    这样一来,我的尾巴和耳朵就保住了。

    不是小气不给你们玩,妖月狼巫形态下的耳朵和尾巴,也微有点敏感啊……除了西露丝艾柯露和卡洁儿以外,真不能再让其他人惯玩了。

    “先去蒂亚你的家看看。”看看四通八达的街道,我停下脚步,建议道。

    “嗯,往这边哦。”蒂亚立刻心领神会。

    蒂亚的家,确认没有任何问题,也没有见到撒克隆爷爷的【幽灵】。

    “接下来是你的法师塔。”我们继续奔向下一个地方。

    蒂亚的宅基地,确认无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我随手翻开,看了一眼,发现无论是封面。还是里面的内容,都是一片空白。

    也对呢,如果是潜意识里面的映射,这些书我根本没看,自然也不可能有内容。

    蒂亚有样学样的也翻了一本书。忽然发出惊声。

    “怎么了?”我凑上去。

    “也是……空白的。”书的主人。歪着头,表示无法理解。

    “说不定这本书正好你没看。”

    “说的也是,那么这一本……”连续翻了好几十本,蒂亚完全惊呆。都是空白的。

    怎么会呢,按道理来说,这些书她全都看过的,潜意识里一定会有印象,应该会有内容才对。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蒂亚不可置信的翻了一本又一本,嘴里犹自不信的嘀咕着。

    “哈,那还不简单。”贝雅不知为何,忽然神气起来,仿佛已经先一步找到了真想般,笔直用力指着我们。

    “一定是因为,蒂亚已经将书上的内容全忘光了,嗯哼哼。”

    我:“……”

    蒂亚:“……”

    “干……干嘛,干嘛用这种让人恶心的温柔目光看着我!”

    “不。我只是在想,把别人也想的和自己一样笨,的确是笨蛋经常会做的事情呢。”

    “凡凡,不能这样说,我觉得贝雅并不笨……”蒂亚犹豫了一会。点点头:“至少还是有救的。”

    “你……你们两个……”小丫头生气的死死握着拳头,瞪着我……话说为什么是我,明明蒂亚也是共犯啊!

    “天——诛——”大喝一声,她一记飞踢踹了过来。我只是稍微一侧身就躲了过去。

    但是后面的书架就惨了,发出砰砰砰的连续倒塌声。宛如多米诺骨牌似的接连倒下,书掉了一地。

    “我……我不是故意的……都是笨蛋吴的错。”看着倒下去的书山,知道这些对蒂亚而言是十分重要的东西,贝雅小丫头很识趣的立刻就认错了。

    黑化的蒂亚,她可不想见到。

    “没什么,反正也是幻境,对……对吧。”嘴巴这样说,但蒂亚的眉毛还是在不断一抽一抽,情知是幻境,看到心爱的书本被这样糟蹋,也是无法容忍的事情。

    就在我们三个,视线稍微离开了一下到他的山,下一瞬,再次回过头的时候,书架又变得完整无损,似发生了时光倒流一般,回到了刚才的状态。

    “这……这里有点渗人,我们还是快离开吧,离开这个鬼地方。”贝雅哆嗦的紧抱着身体,声音里带着哭腔。

    “也好,反正也看不出什么。”蒂亚也缩起了脖子,打起了退堂鼓。

    比起恐怖和血腥,更让冒险者害怕的,还是那些未知的,无法用常理解释的灵异事情,恐怖血腥再怎么恶心,也不过是死物,只能吓吓人而已,但是灵异事件却能让冒险者陷入麻烦,甚至是死亡之地。

    我们赶紧的从法师塔里出来,当然,为了稳妥起见,不放过一丝线索,还是决定绕整个赫拉迪克城一圈再离开。

    就在我们飞快的在时不时幽灵闪过的街道上奔跑,打算速战速决的时候,走在前方的我忽然一个急刹车,停下了。

    “怎么了?”刚刚拐过弯,差点一头撞在我背后的两个小公主问道。

    “你们看前面……”我无语的指了指前方。

    就在不远处,赫拉迪克城的景色一变,原本一条笔直大道,以及周围两边整齐排列的建筑,忽然像被一刀切过去般,整齐断开,然后拼接到一块沙漠上面。

    简单来说,就像将一张切掉一角的赫拉迪克城图片,和另外一张经过修剪,恰好能和赫拉迪克城图片吻合的沙漠图片,这两者硬生生的拼凑到一起,违和感满满,前面一脚还是赫拉迪克城,踏前一步,就是黄沙漫天的沙漠,而且两者互不干扰,沙漠的狂风,吹不到赫拉迪克城。

    放到原来世界,眼前这幅景色,绝对是ps新手的涂鸦之作,会被论坛上的人们笑着惊呼【无法超越】,【毫无ps痕迹】的作品。

    但问题是,这不是电脑里的ps图片,而是真实存在的场景。

    这就让人完全笑不出来了。

    我们三个呆愣当场,均是不知所措。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究竟想让我们怎么样,作弄人也该有个限度吧,赫拉迪克的先人们!

    “我……我去试试。”艰难的吞咽一口,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我让两位公主站着别动,自己上前一步,先用精神力向那片诡异的端口连接处刺探了一会,没有异常,然后人才飞了过去。

    小心翼翼的,小心的向前一踏,一只脚还踩在赫拉迪克城的平坦路面上,另外一只脚,却已经陷入了柔软的泥沙之中。

    还好,没有一脚踏入异次元。

    我稍微松了一口气,朝身后二人打了一个安全的手势。

    为了寻找真相,我们毅然跨过断层,进入另外一张【图片】的沙漠场景。

    穿过铺天盖地的沙尘暴,眼前忽然一亮。

    出现的景色再次让我们震惊。

    耸立在我们眼前的,是赫拉迪克古墓!

    莫非蒂亚的祖先们,都是手残ps爱好者?

    ********************************************************************************************************

    五一快到了呢,呜呼呼,会有双倍月票吗?千万别有,千万别有,小七想要好好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