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悲剧的弱点
    ********************************************************************************************************

    前略,天国的卡夏老师以及加仑老师。,!

    你们的学生,德鲁伊吴凡,终于走上了大人的阶梯,完成了一项作为一名成功男人所必须获得的奖杯。

    洒家,这辈子值了。

    但是……但是……

    这种按耐不住的心伤感,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觉醒来,伴随着无尽的悲哀和空虚,眼角已然浸湿。

    俗话说,一个和尚跳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如今的我,深刻无比的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

    “哈呼~恩呜呜~~笨蛋吴……欺负人……羊奶……已经……喝不下了呜~~”

    在一个极近的位置,耳朵旁边传来温湿香润的吐息,紧接着是娇憨纯真的梦呓声(虽然不纯洁的我回想起昨天关于公羊母羊的对话,觉得某种意义上很糟糕)。

    这种连在做梦都想着喝羊奶早点长大的家伙,无须多想,绝对是贝雅小丫头无疑。

    但是我也出现了是怎么回事?究竟在她的梦中,扮演者什么角色,对了,说不定是这丫头梦到自己喝下一瓶羊奶之后,立刻就像是得到了超人变身器,白光一闪,身体变得巨大无比,然后把我一脚踩在脚底下。

    大力水手和菠菜什么的,简直弱爆了。

    暂时先不说这个,我发现了一件比笨蛋公主在做什么美梦更重要的事情。

    随着她的话落音,我的耳垂被含住了。

    呃……

    这丫头,绝逼是把我的耳垂当成是乳【哔】了。

    吸不到奶了啦笨蛋。

    我哭笑不得。但又顿感不妙。

    女孩们都知道,耳垂是我的弱点之一,就好比大多数boss身上都会有的一个显眼的,像宝石一样的核心,或者在胸口,或者在额头,或者在……呃,菊花。

    当然。也有傻不拉几的在拳头上,尾巴上,甚至是脚趾头上面的笨蛋boss。

    经验丰富的玩家看到,顿时会眼前一亮。

    我是属于那种比较难缠和阴险的boss,所以很巧妙的把弱点藏在了寻常玩家难以发现的隐蔽部位耳垂上,没想到竟然也暴露了。难道贝雅丫头是深藏不露身的穿祖龙z套装可以挑战以祖龙峯山龙为食的猛犸一家的最强猎人?

    想到这里,我战栗了。

    这小丫头,是什么时候变了体味?

    刚开始的时候,明明是两手抱着我的胳膊,两腿夹着我的大腿,现在,却蹭上了一个头的位置,变成抱着我的脖子,夹着我的腰。

    自然而然的。也就能咬到我的耳垂了,真是卑鄙,竟然偷偷摸摸的靠近我的弱点,乘我睡着的时候偷袭,我是绝对不承认这种阴险的猎人能够打败大雪山之神猛犸!

    呃……呃啊……别吸啊混蛋,都说那里不是乳【哔】了!还吸的那么带感起劲!还把舌头钻耳朵里面舔!你究竟是多怀念母乳啊混蛋!

    蒂亚救吾!

    系统提示:玩家【蒂亚】已掉线,正在重新连接中,剩余时间999分钟,请耐心等待。

    我:“……”

    不……不能慌张。我以后可是要打败三魔神的男人。怎么能被这种小事所困扰!

    深呼吸,再深呼吸。集中精力……

    集中精力个屁啊!这不是更加敏感了吗混蛋!

    我决定想些其他事情,转移注意力。

    比如说……比如说这个体位问题。

    本来不该这样的,贝雅不是想阻止我和蒂亚做不知廉耻的事情吗?那么,她不应该是睡在我和蒂亚之间,更加合适吗?为什么跑到另外一侧去了。

    当然,考虑到这丫头十分笨,或许是没想到这一点,也不能怪她,只能怪时辰和世界。

    问题是,这种感觉很微妙呢。

    如果贝雅睡在我和蒂亚之间,那么看起来像是一家子。

    而现在,贝雅睡在我的另外一侧,和蒂亚一起把我夹在中间,看起来也像是一家子。

    一种是幸福的一家子,一种是和谐的一家子。

    所以能得出以下结论,幸福与和谐之间,只存在一个体位的距离。

    这都什么和什么呀……

    我无力的叹了一口气,幸好在这时候,贝雅丫头似乎也终于明白了嘴里含着的东西没办法吸出什么,又用舌头舔了几下后,恋恋不舍的放开了。

    结束了……我像是经历了一场漫长的战斗般,松口气,目光透露出不胜沧桑的唏嘘。

    但是贝雅小丫头还是没有安分下来,紧接着又将脸蛋蹭上来,不断在我的脸上蹭着,虽然被精致柔软的脸蛋蹭着很舒服,但是她口中的梦呓就一点也让人开心不了了。

    “贝吉……贝吉……嘻嘻~~~”

    贝吉是谁啊贝吉!我不是贝吉塔,我是卡卡罗特!

    “贝吉是贝雅睡觉的时候抱着的玩偶哦。”冷不防的,耳边传来另外一道声音,差点把我的三魂六魄给吓出来。

    什么呀,原来的蒂亚,终于重新连接上了吗?让你不要用铁【哔】的宽带,为什么就不听我的话呢?

    “什么时候醒来的?”我问道。

    “在凡凡自言自语的说着一些奇怪的话的时候。”

    “什么奇怪的话?”我心里一惊。

    “说着【贝雅是什么阴险的猎人】之类的,让人听不懂的话的时候。”

    这不是已经差不多完全听全了吗混蛋!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这时才发现,最可怕的猎人不是贝雅,而是蒂亚,原来她一直埋伏在草丛里面,假装掉线,只等一声德玛西亚。

    猎杀掉大雪山之神后深藏功与名的人,就是她吗?我不知为何。剧烈的战栗起来了。

    还有这自言自语的毛病什么时候也得改一改。

    “怎……怎么了?就算是自言自语,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吧,早就已经知道我有这种坏习惯了吧。”发现蒂亚一直眨着明媚美目,冲我直乐呵呵的傻笑,我不由警惕问道。

    “是哦,早就知道了。”蒂亚抿嘴笑着。

    “自言自语的凡凡,可是最没有防备,最容易偷窥内心的时候哦。”

    什么?

    原……原来竟然还有这回事!我竟然还有这样的弱点?!

    一瞬间。我产生了无比的挫败感。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一代里面的最阴险最卑鄙最困难被玩家们高呼不可战胜的隐藏最终boss,到了二代,因为添加了一个弱点,结果变成量产型杂兵的悲哀。

    所以说v什么的……干脆倒闭算了。

    “哼……嗯哼,就算是这样。也休想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不是我自夸,就算是自言自语的时候,我也是十分的保守哦,绝对不会泄露出什么秘密。”我犹自逞强。

    “是吗?诶嘿嘿~~”代替蒂亚娇憨笑声的,是她的举动。

    一口咬在了我那边的耳垂上。

    噢噢噢噢——————!!!

    我内心剧烈颤抖动摇着,就仿佛库巴发现了马里奥跳到它的头顶上方的时候,内心发出了虎落平阳被犬欺的哀嚎。

    教练,我在一代的刺壳呢?!!!

    轻含着耳垂。蒂亚也学着贝雅那般,探出湿润软滑的小香舌,不断在上面舔舐起来。

    致天国的奶奶,您的孙子……掉线了。

    “总之,随随便便咬别人的耳垂是不对的行为。”重连后,我一本正经的教训起蒂亚,希望能将她教导成为一个不随便乱咬我耳垂的好孩子。

    “凡凡的表情,很有趣哦。”蒂亚的眼眸笑的跟月牙似的。

    “这是恶趣味,恶趣味!”我大声抗议。

    “维拉丝她们。知道吗?”蒂亚忽然一个神转折的发问道。

    “哼……哼哼。当然知道,女孩们都知道。而且知道的很清楚。”出于莫名的反抗心理,我做状得意自豪的回答。

    “呜~~~有点不甘心~~~还以为是第一个发现凡凡的这个秘密。”虽然不知道自己在得意个什么劲,但像是打击到蒂亚了,还是值得的。

    “别傻了,也不看看我和维拉丝她们是多少年的夫妻。”我爽朗的竖起大拇指。

    “因为也想知道耳垂是不是她们的弱点,所以经常咬,导致被她们发现了。”

    噢噢噢————我在解释个什么劲啊,这种丢人的事情!

    “凡凡真是笨蛋呢。”蒂亚一半生气,一半认真的感叹道。

    “是……是啊,我还真是个笨蛋。”

    无法反驳,完全无法反驳。

    “嘿嘿,想要我不随随便便的咬凡凡,也很简单哦。”小丫头转了一个身,微微仰起上半身,将丰满傲人的胸部,压在我的胸口上面,轻点嘴唇,娇媚动人。

    没有说话,她只是不断眨眼,一副“你懂的”的神态。

    “是是是……”

    拜托请把话说全吧,别光说一个咬字很容易让人误会的。

    被威胁但却毫无办法的我,举起手,轻轻抱着蒂亚的脑袋,按下,吻上。

    这个早安吻的时间,略长了一点,直到一道锐利的目光,刺的我和蒂亚都无法继续下去,才依依不舍的停下来,转过头,面对睁开双眼,宛如美杜莎一样头发无风自动的贝雅,心虚的笑了起来。

    “不知……廉耻。”从小丫头的嘴里,轻轻吐出尚带着稚嫩的感,但是犀利无比的话语。

    ……

    “啊啊,果然不在。”

    一起都在预料之中,督瑞尔的洞穴离我们已经不远,而且一路上竟然完全没有遇到任何怪物,让我们的速度加快了不少,用了约莫一个多小时左右的时间,就来到了督瑞尔的洞穴。

    和刚才那越来越阴暗潮湿森冷的古墓长廊不同,这里算得上是一片绚丽明亮的世界。

    偌大的洞穴,完全被万载寒冰一般坚不可摧的冰霜所覆盖。厚厚的一层,就算是现在的我,用力把剑往地上一插,也只能刺出一个小坑。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