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一章 魔王爱【哔哔】有什么错!
    ********************************************************************************************************

    “这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那是什么,是复合魔法吗?我没看花眼吧,一定是我看花眼了对吧,对吧!”

    脑补一番,正准备回过神来的我,冷不防就被别人一把抓住胸襟衣领,拼命的摇来摇去,然后是一连串语无伦次的声音灌入耳中,让我晕乎乎不已。

    除了一惊一乍的贝雅小丫头以外,我想没有其他人会做这种事。

    “你这小丫头,快放手,小手我揍你哦。”偷袭之下,我被摇的七晕八素,不由生气的放出狠话,希望能镇住这没有礼貌的小丫头,不料一看,气没了。

    多可怜啊,为了抓住我的衣领而不得不举高两只手,这种难受的姿势真是让人看了心酸,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摸摸她的头。

    “你……”我迟疑的看着贝雅,说了一句。

    “你这姿势,就不觉得别扭吗?”

    “哈?怎么可能不别扭,所以快点给本殿下解释,手臂都快要酸死了。”一时没反应过来我这句话的潜在意思,小丫头十分老实的说道。

    随即,她的声音一顿。甚至连呼吸都停了下来,如是数秒。

    “才才才……才一点也不别扭,这个姿势,可是正合适本殿下,你看你看,无论做多久,摇多久也没关系,你看你看,对吧,没骗你吧。哈哈哈,啊哈哈哈~~~~”

    终于反应过来的贝雅,一边眼里转着圈圈,一边发出几乎崩溃的,被玩坏了的笑声,【永不疲倦】的抓着我的衣襟继续摇来摇去。

    放弃吧,手臂都已经在发麻颤抖了。

    被更加用力的猛烈摇晃着,我不但没有生气,心里反而越发怜悯。实在不忍心再欺负这死鸭子嘴硬的笨蛋公主了。

    “好了,快放手。你不是想知道原因吗?不放手我怎么告诉你。”

    “知……知道就好,早就应该……应该这样,乖乖的,乖乖的向本殿下臣服……才对……呼哈~~~”

    小丫头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松开,将手臂藏在背后,大口大口喘着气,说话都不利索了。

    “好吧,其实你想问什么,我忘记了。”回过神来。我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听清楚贝雅到底在闹个什么。

    “你这家伙……给本殿下听好了,本殿下是问,为什么蒂亚会使出复合魔法,她现在的等级和年龄,怎么可能!”小丫头瞪着我,一口气问道。

    “这很奇怪吗?虽然我也很惊讶,但是仔细想一想。也并不是不可能。”我讶然的看着一脸不可置信的贝雅。

    “当然很奇怪,根本不可能吧!你到是给我说说可能的原因!”

    “这个嘛,火焰强化配合其他的电系魔法,是最简单的复合魔法。”

    “不够!”

    “蒂亚是赫拉迪克人。而且还是赫拉迪克人公认的天才。”

    “不够!”

    “你到底想我说什么?”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也不够,那也不够,你也给我闹够了吧。

    “当然不够,就算是再简单的复合魔法,就算蒂亚的天赋再高,也不可能,因为你看,这些年蒂亚不是花了很多时间,跟在笨蛋吴你的身边,然后又花了时间,给你查找资料,根本没有多少时间历练,所以等级才这么低,对吧,如果蒂亚是天天都在战场上面打滚,就像你一样,我或许还会相信她能掌握复合魔法。”

    贝雅总算是稍微冷静下来,说出她自己认为的理由。

    “我也不是天天在战场上打滚……”不知道贝雅这句话究竟是夸还是贬,我小声嘀咕的抗议了一句,然后咳嗽几声。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蒂亚和其他人不同,并不一定需要在不断的历练之中,才能打磨领悟自己的魔法。”

    “哈?这怎么可能?”贝雅把头一歪,表示知识不足,完全不懂。

    “你这小丫头……是装傻还是真傻?赫拉迪克人的灵魂魔法,不会没有听说过吧。”我才想歪头困惑的看着她呢。

    对于普通人而言,灵魂魔法是很神秘的东西,大多数人都没有听说过,但以精灵族的底蕴,对灵魂魔法不可能不了解,而身为精灵公主的贝雅,要是连赫拉迪克族最强大的东西都不知道,那真跟文盲没什么两样了。

    “灵魂魔法什么的,本殿下当然知道了,知道归知道,具体有什么用……不是很了解……”贝雅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说话声越来越小,最后细不可闻。

    “你啊,在成为一名成熟的大人之前,还是多看看书,了解一些各族的常识比较好。”看着一脸心虚的贝雅,我叹了口气。

    “啰……啰嗦啰嗦啰嗦,本殿下就是笨蛋怎么样,你咬我啊!”

    啊,这小丫头自暴自弃了。

    “那你可听好了,我只解释一遍。”咳嗽几声,忽然之间,一股酸楚之意涌上泪腺,让我几乎哭了出来。

    曾经,身为穿越者的我我,一直处于被人鄙视,被教导暗黑大陆常识的地位,没想到有朝一日,也能以教导者的身份,去教导土生土长的暗黑人关于暗黑大陆的常识。

    天国奶奶,你的孙子在暗黑大陆活的很好,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这里,请不必担心。

    默默的祈祷一声,我看着贝雅。摇头晃脑,装腔作势的卖弄了一下穷酸,才缓缓开口。

    “众所周知,魔法的原理核心,就是人体内的魔法脉络,以及灵魂之中的印记,魔法的施展必须通过在魔法脉络的流动,才能最终形成,简单来说,魔法脉络就像是隐藏在人体内的一个包罗万象的魔法阵。可以这么理解。”

    顿了顿,我照本宣科的继续说道:“法师想要改良优化魔法,就必须对自己的魔法脉络着手,但是普通而言,这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每个人的魔法脉络都有着轻微的区分,得通过不断的熟练领悟,最终才能摸清楚大概的方向,进而一点一点的做出改动。怎么样,知道了没有?”

    “继续说。”贝雅小丫头不置可否。而是**的吐出四个字,但是脸上流露的神色已经深深出卖了她,你看那满脸的笨蛋迷糊样,莫非前任的精灵女王是嫁给了像我一样的笨蛋,才能生出贝雅这么笨的女儿。

    “赫拉迪克人的灵魂魔法,是一种极为便利的工具,它可以让拥有它的法师,通过不断的冥想探索,直接摸清楚自己的魔法脉络。然后通过灵魂魔法,也更容易改变自己的魔法脉络,进而达到优化效果,这样该懂了吧。”

    我叹了一口气,其实说白点,这两者的对比,有灵魂魔法。就像是透视,可以一眼看出身体结构,然后将体内的某些东西做出改变。

    而没有灵魂魔法的话,就连自己的五脏六腑在哪里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心血来潮,想对肠子做一些改动,结果却在心脏的位置开了个口,徒劳无功不说,还很危险,想要避免危险,就得通过不断的原始摸索,才能逐渐掌握自己体内的情况。

    就是这么……简单吧。

    “哈,完全没搞懂你这笨蛋说的是哪个种族的语言,该不会是古精灵语吧,本殿下一点都听不懂。”这时候,贝雅也展现了她率直的……笨蛋一面。

    “我认为身为精灵公主,你应该学一学古精灵语才对。”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贝雅,她刚才在不经意之间,又暴露了一个了不得的事实,要是让她的精灵子民们知道,自己一族的公主殿下竟然连古精灵语也不会,该有多少精灵会悲伤的哭出来啊。

    “啰……啰嗦,快点给本殿下好好解释!”羞的满脸通红,贝雅一记刺拳袭击而来,被我轻易的躲开。

    太天真了,哼,同样的招式对本德鲁伊是无效的,更何况已经不止是一遍两遍了。

    “好吧,你听好了,我给打个比方……”我努力想着能让这笨蛋公主理解的比喻,缓缓沉吟道。

    “比如说……你喜欢喝的羊奶吧,平时要怎么弄到。”

    “让卫兵拿来就是了。”贝雅理所当然的回答。

    “不是这个意思……话说你这丫头究竟有多废柴啊。”我头疼的揉着太阳穴。

    “一般来说,想要喝羊奶,不是得从母羊身上挤吗?”

    “咦,这个我知道,但是公羊不行吗?”贝雅露出惊讶神色:“我一直以为只要是羊就可以挤出羊奶。”

    “理……理论上来说,公羊身上也能挤出类似的东西。”我以挫败的otz姿势,跪倒在地。

    完全败给她了。

    “想要挤奶,就得先有羊,普通法师呢,就像既没有羊,但是又十分想喝羊奶的人,为了能喝到羊奶,他们不得不去寻找野羊,抓回来后培养成家羊,并形成规模的羊群,才能稳定产奶,供给需求。”

    “而赫拉迪克人。”我顿了顿,指向蒂亚的方向。

    “准确来说,是拥有灵魂魔法的赫拉迪克人,她们可以直接赚钱,然后用钱买下一批羊,就有羊奶喝了。”

    “这不是作弊吗?明明普通法师那么辛苦才能得到羊群,为什么她们只要赚几个钱就能轻易弄到了。”

    “到底算不算作弊呢?”我的心情颇为复杂,以正确的眼光看待灵魂魔法,的确是作弊一样的存在,但是在我刚才的比喻里,人家正经赚钱买羊也是很正常的,别把赚钱看的很容易啊,尤其是对于你这种笨蛋而言。

    “咳咳,反正就是这么回事。顺便一说,我刚才那个比喻里提到的钱,指的正是这东西。”我随手掏出一本书,向贝雅晃了晃。

    没错,是知识,知识就是力量!

    贝雅满脸羞红,用鄙视的目光看着我。

    怎……怎么了,有哪里不对劲吗?我慌张的往手上的书看了一眼,刚看到开头禽兽公爵四个显眼的书名,就默默的收了回去。

    对不起。我错了。

    “咳咳咳,总而言之,我是想告诉你,拥有灵魂魔法的赫拉迪克人,和其他普通的法师不同,她们并不一定需要通过不断的历练战斗,释放魔法,去摸索自身的魔法脉络,而是可以直接通过灵魂魔法。更加方便的掌握和改变自己的魔法脉络,而这些人所需要的东西。就是知识,魔法知识,只要掌握了魔法知识,她们就能改变自己。”

    “你的意思是说,就算一直待在那种阴暗的法师塔里,只要不断的学习,蒂亚也有可能成为强大的法师?”贝雅终于开窍了,恍然道。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我嗯嗯的点着头。最后下定论道:“当然也并非绝对,等级经验以及实践也很重要,两者算是相辅相成吧。”

    贝雅小丫头张张嘴,还想说点什么,忽然不远处传来声音,打断了她的话。

    “凡凡和贝雅,一直在聊些什么呢?”

    是蒂亚。正带着一脸灿烂笑意,野丫头似的蹦蹦跳跳的向这边小跑过来,没有一点儿公主的端庄淑女形象。

    虽然一直被贝雅缠着解释,但是我也有在分神留意蒂亚那边的动静。

    在用火电系复合魔法。一举干掉了卡片兄,外加它身边的十多只解答者,外加八个骷髅随从以后,其余的骷髅小兵见老大们被一口气秒杀了,吓的屁滚尿流,明明还剩七八百的数量,仍可以一战,甚至可以轻松的将已经表现得疲惫不堪的蒂亚逼退。

    但它们还是选择了一窝蜂散去,这就是没有脑子的悲哀呀。

    收拾卡片兄以及其他怪物爆落的物品,蒂亚花了一点时间,三十九级的等级,已经足以影响到在赫拉迪克古墓区域的怪物爆率,不过,这小丫头看起来明显运气不错,收获不错。

    “没什么,聊你们的灵魂魔法……”我刚想如实说来,却被贝雅慌忙打断了,显然不想让身为竞争对手的蒂亚,认识到她的无知。

    “没什么没什么,是笨蛋吴硬是要缠着本殿下,净说些废话罢了。”

    可……可恶,真是好心没好报。

    我咬牙切齿的瞪了贝雅一眼,下定决心,以后无论她问什么我都不会解释了,就让这笨蛋公主在无知中灭亡吧!

    “对……对了,收获如何?”急着想转移话题的贝雅问道。

    “嗯,还可以,对于我现在的等级来说,算是大收获了。”蒂亚娇憨的点了点头,将一个发出蓝光的干瘪头颅取了出来。

    “你们看,竟然爆落了稀有的装备哦。”

    哦哦,竟然是死灵法师专属的枯萎头骨,难怪蒂亚说是大丰收呢。

    相比我的评头论足,贝雅却是十分没有形象的惊叫起来,吓的连连后退。

    “这这这……冷不防的拿出这种东西到底想做什么?”

    “这种东西?”蒂亚迷惑的看了看贝雅,又看了看手中的枯萎头骨。

    虽然这玩意很吓人没错,完全就是一个怪物脑袋晒干后再经过浸泡的模样,但是对于冒险者来说,更恐怖恶心的东西都看多了,也就没什么感觉了。

    看了一样慌慌张张的贝雅,想到她听鬼故事尿床的光荣历史,我作弄心大起,从蒂亚手中拿来枯萎头骨,口中大喊“接住”,一脸清爽笑容的朝贝雅的方向抛了过去。

    枯萎头骨在半空划过一个完美的抛物线,向着贝雅的怀抱【飞扑】过去。

    “啊啊啊——————!!!”小丫头顿时尖叫连连,下意识的想后退躲开,岂料背后就是墙壁了,一时没有退路,脑袋又没转过弯来,向两边闪开,呆呆的站在哪里,眼看……

    “喝呀!”

    关键时刻,贝雅的暴力基因又苏醒了。她一跃而起,翻身侧踢,以当代足球顶级足球选手都没有办法做到的漂亮动作,一脚将枯萎头骨踢了回去。

    正准备看贝雅露出有趣反应的我,完全没有预料到这样的结果,回过神来的时候,枯萎头骨倒飞回来,重重砸在脸上。

    偷鸡不成蚀把米,我算是体验到了这句话的意思了,在贝雅得意的高笑声中。我懊悔的垂头丧气,打不起精神。

    “对了,赌约,赌约。”小丫头似乎还想继续对我释放伤害加深,眼睛一转,忽然想起什么,大声嚷嚷道。

    “什么赌约?”蒂亚迷惑的看着我们。

    “哼,在你在那边战斗的时候,我和笨蛋吴打赌了。”

    “哦?”

    “我们赌你身上的装备。究竟是不是自己亲手赚来的。”小丫头洋洋得意的说道。

    “嗯?”蒂亚似乎一时没有弄懂。

    “简单来说,笨蛋吴觉得你身上穿着的这些装备。一定全都是自己爆落,或者赚钱买来的,就是这么回事。”

    “是这样吗?”蒂亚恍然的点点头,然后喜不自禁的飞扑上来,搂住我的脖子。

    “凡凡,你能这么看待我,我真的很高兴。”

    说着,努起优美的樱唇,在我的脸颊上不断亲着。

    “你……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大庭广众之下,还知道羞耻吗?”看到这一幕,一惊一乍的贝雅小丫头又尖叫起来,连忙将我和蒂亚拉扯开,气呼呼的瞪着我们两个。

    “现在说着正经话题呢。”

    我可不认为打赌这种事情,是什么正经话题,要是被阿尔托莉雅知道。小心她狠狠训你一顿。

    我暗自悱恻道,不过也只能在心里想想,因为身为另外一个参与者的自己,肯定也会被阿尔托莉雅说教。“总之。蒂亚你快公布答案吧,这小丫头,我一刻也不想看她得意下去了。”我瞄了贝雅一眼,催促道。

    蒂亚,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吧,对吧!

    “好吧……”蒂亚困扰的看了我和贝雅一眼,点点头。

    “虽然很高兴凡凡你能这么相信我,但是……这次打赌是凡凡输了。”

    “什……什么?”我惊讶的差点没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这不可能!

    “哈哈哈,都说了吧,和我斗,笨蛋吴你还早着呢。”贝雅则是在一旁用手背半掩着小嘴,得意笑道。

    “到底是哪个地方出错了……”我犹自不敢相信的看着蒂亚。

    “忘记了吗?”蒂亚两手轻轻的牵着身上的法师袍,在我面前飘然转了一圈,幸福的笑道。

    “法师袍,是当年凡凡给的哦。”

    “哈?”看着蒂亚身上的法师袍,我擦了擦眼,发出呆滞的语气声。

    “不……不对,我当年送给你的法师袍,不是这个摸样。”许久,我摇起了头。

    虽然印象有些模糊了,但是当年我给蒂亚的那件法师袍,绝对不是这个模样,那是一件很普通的宽**师袍,而蒂亚这件则是能稍微凸显出女性的美感,线条修身的法师袍,款式完全不一样。

    而且,当年蒂亚才二十级左右,我送给她的法师袍是十多级的,她现在都三十九级了,怎么还可能穿着那么低级的法师袍?

    “抱歉……的确是这一件,只不过是被我拿去稍稍改了一下,希望能让凡凡喜欢上。”蒂亚小丫头毫不掩饰的说出一些让人害羞的话。

    “法师袍还能改装?”我傻傻的问道,不过接着想到赫拉迪克人身为法师种族,改装一下法师袍的款式,对他们而言或许并不困难。

    “再说了,那么低级的法师袍,为什么还穿在身上。”想了想,我又略带责备的看着蒂亚。

    “诶嘿嘿,凡凡也知道,高级低级一点的法师袍,防御相差的不是很大,最重要的还是上面附带的属性,凡凡给的这件很不错哦,一直没有找到更好的,再说了,因为是凡凡给的嘛。”小丫头明媚的看着我,那**裸的爱恋让我有些招架不住的感觉。

    “好了好了,谈情说爱以后再说吧,现在,该认输了吧。”又是贝雅,强硬的插话进来,瞪着我问道。

    “好吧……认赌服输。”没想到我最后竟然是输给了我自己,对于这种无奈的事情,也只能选择……

    等等,不对!

    我忽然猛地想起了什么。

    “等等,我还没有输。”就在贝雅得意的时候,我来了一记反将。

    “差点忘记了,这件法师袍,并不是我送给蒂亚的。”

    “什么,到这种时候还想抵赖吗?明明蒂亚已经和我说过了。”贝雅用鄙视的目光看着我,好像在说,一个小小的赌约都要耍赖,你还算是男人吗?

    “她真的全都和你说了吗?我可不认为。”我笑呵呵的看了贝雅一眼,目光落到蒂亚身上。

    “虽然当初,我的确是打算送给蒂亚,但是蒂亚并没有答应,到最后!”

    我一指蒂亚,正义凛然的说道。

    “她用身体和我交换了,所以不算送,而是交易!”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