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四十六章 比试比试
    第一千七百四十六章比试比试

    “哦,就是这个,就是这个标记。,!”

    磨磨蹭蹭的几天后,我们终于来到一座赫拉迪克古墓门前,看着旁边一个巨大石柱所刻的风车型标记,我记起了什么,兴奋的大声喊道。

    虽然咱的记性不怎么好,但还是模糊的记得,当年和蒂亚第一次来古墓的时候,进的就是这个风车标记的古墓,赫拉迪克古墓可是有很多很多,每个古墓都有着特有的标记,进错了,可就只能用回城卷轴回去以后,再重新找了。

    由此可见,我们完全找对路了,在本德鲁伊的英明带路下,无论是在八年前,还是现在,都没有出过一丝的差错,颤抖吧,凡人,在本德鲁伊迷宫杀手的外号面前,啊哈哈哈哈!!!

    “喂喂,你们别无视我啊,至少给点掌声怎么样?”

    以一副劳苦功深的姿势,站在风车标记的石柱面前,擦着额头上不存在的辛勤汗水,做状满足得意的我,发现两个公主丫头,竟然一声不吭的径直从旁边经过,入了古墓。

    “你就继续在这里自我满足吧路痴吴。”贝雅头也不回的招了招手,率先踏入古墓。

    “这嚣张的小丫头。”我不屑的切了一声。

    现在,我有点后悔了,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没事找事做,帮阿尔托莉雅磨练贝雅,想将她变成一名合格的菜鸟冒险者。

    到不是说失败了,是成功了,而且很成功,这小丫头平时挺胆小的,据说听了恐怖的故事以后晚上吓的不敢睡觉,前些年还因此尿过床。

    这样一个小丫头,却唯独对历练战斗,似乎蛮有天赋的,明明那些无聊的鬼故事能将她吓的要死,但是眼前的血肉飞溅,骸骨成堆,却又对她没有丝毫威慑力,只能恶心恶心。

    该说是天生的暴力分子还是什么呢?总之是一个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傻蛋公主。

    结果,几天以来的历练大成功,连她自己也能感觉到自己在时时刻刻的进步着以后,小丫头的自信爆满,实力没有提升多少,但是架势,却俨然一副绝代宗师,不世高手的模样了。

    她也不想想看,到底是谁隔着大老远的,在她发现不了的距离,默不作声的将一大群怪物减丁灭口,毁尸匿迹,控制在她可以接受的范围内,还真以为这号称西部王国区域最危险的赫拉迪克沙漠,最多就是十几只,二十几只怪物凑在一起。

    这保姆做的真心不爽。

    跟在两个小丫头后面,进入古墓,我左右的东张西望,沉浸在沙漠古墓那金字塔风格的古朴壮观景色之中,高大结实的墙壁,完全是由一块块整齐一致的长方形,超过吨重的土黄色巨石垒砌而成,当然,因为武力等级的不同,却不能说这些古墓,是由无数人的汗水甚至是尸体堆积而成。

    石壁上,每隔上百米都有一盏魔法火把,将宽阔幽深的通道照亮,依稀能看到墙壁上一些已经模糊了的壁画。

    等等,从进入的一开始,就有一股违和感,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困惑的看着蒂亚:“蒂亚,好像不对吧。”

    伸手双手,往墙壁与墙壁之间的宽度,比了一比。

    “虽然记得不是很清楚,但是,当年我们来这里的时候,通道有这么宽吗?”。

    “诶嘿嘿,发现了吗?”。小丫头冲我灿烂一笑。

    “没有,现在几乎比当年来的时候,宽大了一倍哦。”

    “为什么会这样?”

    “当然是为了方便战斗了,地方太狭小的话,对于冒险者而言,危险程度太大,也不足以施展拳脚,所以必须用空间魔法扩大一些才行。”蒂亚理所当然的说道。

    “古墓本来就不是为了能在里面进行历练战斗而建造的,自然不会去考虑这些,但是我们得考虑,所以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才勉强将七个古墓用空间魔法扩大,变成合适历练的区域。”

    这样说着的蒂亚小丫头,总是带着元气笑容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肉疼。

    “为了吸引顾客……咳咳,是冒险者,没办法,不下本可不行。”

    “这样说来……”我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

    “难道说……其他古墓也是类似这样?”

    “嗯,只要是适合冒险者历练的地方,都会不留余力的打造出相应的环境哦。”蒂亚点了点头,指着古墓深处。

    “比如说督瑞尔,本来是在这个古墓没错吧,但是,为了给冒险者增加难度,按照爷爷的说法,就是给他们一个【惊喜】,我们特地在督瑞尔重生的古墓洞穴里,设置了一些魔法阵,让它随机在现有的七个古墓之中出现,当然,也会给出一些提示,免得让冒险者跑太多的古墓,浪费太多时间……咳咳,总之就是这么回事吧。”

    “你爷爷可真够……真够黑的。”我瞪大眼睛,不可置信道。

    督瑞尔的投影被玩坏了有木有,你们就不担心督瑞尔的真身察觉到,自己的投影竟然被人如此玩弄,一个不爽,像当年的贝利尔对付我一样,拼着本体的巨大损耗,也要透过重重世界的阻隔,降临力量给投影,给你们上一课?

    “没办法,爷爷现在已经钻到钱眼里去了,说什么冒险者多逗留一会,我们就多一份繁荣。”蒂亚无奈的耸了耸肩。

    话又说回来,以此推论,以前跑过的那些监牢古墓什么的,本来做出来也不是为了让人历练使用的,难道说,联盟也进行过空间扩展?为了部落……咳咳,不对,为了联盟的冒险者更好的历练提升?

    嗯嗯,难怪当年在营地的监牢里破坏了墙壁,老酒鬼要如此气急败坏,一副丢了钱包的痛心疾首。

    或许,这就是连底蕴最深的精灵族,也不得不承认联盟规划的五大区域,是最适合冒险者历练提升的区域的原因,联盟为此可是付出了数千年的经营,个中的艰辛困难,实在没办法用语言形容。

    “你们两个别老顾着说话,究竟是来历练还是来聊天的?给本殿下打起精神,专心点!”走在最前面的贝雅,听着听着,不乐意了,转过身抱怨道。

    真有意思,明明前几天还被我抱怨是出来兜风旅游,还是来历练的,没想到这小丫头这么快就学以致用了。

    “对你来说,是一场严肃的历练,必须好好对待,但是对于我和蒂亚来说,却和兜风散步没什么区别,小丫头,你懂么?”我嘿嘿一笑,挑衅的冲对方炸了眨眼。

    “少得意了,不就是仗着等级境界高吗?要是和本殿下一样,还指不定谁更厉害呢。”自信爆棚的贝雅,发出惊天宣言。

    “哦?”我好奇的看着她。

    “要不要来比一比看,你们两个,将实力控制在和我相当的程度,比一比谁杀的怪物更多。”果然,这傻蛋公主没有让我失望,得意忘形的发出挑战宣言。

    本来,我对这样的挑战是毫无兴趣的,就好比一头大象和一只毛毛虫比力气,就算赢了,也没有丝毫成就感,只会觉得很无聊。

    但是,这小丫头最近似乎自我感觉太良好了,以为自己除了等级境界以外,和高手也没什么太大差距。

    这样下去可不行,得让她见识一下,强者为什么会被称之为强者,要抱着谦虚的心态,一步一步前行。

    “我还是算了,贝雅和凡凡比吧。”蒂亚的笑容有些古怪,看着贝雅的目光,隐藏着怜悯。“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的和你比试一下。”我笑着点头。

    “是本殿下勉为其难才对。”朝我晃了晃笑拳头,忽然,她想起什么,补充道。

    “除了控制实力以外,也不许使用三阶以上的技能。”

    “没问题。”

    “不许使用召唤技能。”知道小雪它们的厉害,贝雅小丫头没忘记也把这个封禁掉。

    “没问题,我也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不许乱跑,得在蒂亚规定的路线上比试,也不能离的太远。”

    我也补充了一个,到时候怪物都被我抢了,这小丫头气急败坏,想要撇开我走独自走另外一条路线,我可没有这个闲工夫陪她。

    “好吧。”认真想了想,觉得没什么问题,贝雅重重把头一点。

    “但是,你也得把那把长弓还给我。”

    “没问题。”我笑的更加开心,就算真给一把神器你又如何。

    “比试,正式开始!”一声令下,我和贝雅却没有立刻行动,而是慢悠悠的继续前行,脸上各自带着勾心斗角,阴谋重重的笑容。

    不得不说,贝雅虽然很冲动,有些不知天高地厚,却并没有笨过头,几乎将我对她的大部分优势都禁止事项掉了。

    而在战斗经验上面,她当然也知道不如我,但是这种比试,经验【似乎】不是很重要,最重要的是,她和我相比,有一个巨大优势。

    那就是,她是远程攻击,只要怪物一出现,她想当然的有着优先攻击能力,刷刷几箭下去,等我动用不超过她的实力冲上战场,将怪物纳入自己的攻击范围的时候,那些怪物在她那把凶残的五孔长弓之下,究竟还能剩下多少,可以想象。

    贝雅心里,大概就是打着这个主意,不得不说,理论上,对于她这样,尚处于一个眼界未开的小冒险者而言,这个计划可行性十分强。

    可惜……终究不过是井底之蛙所写的剧本而已。

    一路面带笑容,三人不断向前行着,路过一条条昏暗幽深的古墓长廊,拐过一个个错综复杂的弯道,打开一扇扇异常隐蔽,几乎和墙壁合为一体的机关石门。

    “奇怪了,怎么还是一个怪物都没碰上。”走着走着,小丫头发现不对劲了。

    按道理说,进入了古墓那么长时间,早应该和怪物遭遇上了才对呀。

    “难道说……我们一直在同一个地方打转?喂喂,蒂亚,你的路线没有问题吧。”想到这个可能性,小丫头回过头,朝蒂亚投去疑惑的目光。

    “绝对没问题,这可是我自家的古墓,怎么可能出错呢?你们要是不信的话……可以看看这个。”

    说着,蒂亚拿出一副巨大的地图,上面弯弯绕绕,布满了让人眼花缭乱的细密线条,看起来像是一个……尼玛上面叫看起来像,这就是一个天然的迷宫啊!迷宫地图上面,标注了许多条显眼的红色线条,这些线条,都是从同一个位置,经过不同的迷宫路线以后,到达另外一个相同的位置。

    傻子也能看出来,这些红色路线,标注的肯定就是迷宫走法了。

    “我们现在,是在这里哦,再过前面不远,就会到达一个标记地。”蒂亚指了指离起始点不远的一条红线经过的地方,说道。

    “这迷宫地图是你们绘制出来的?”看着复杂而细致的地图,我好奇问道。

    “怎么可能。”蒂亚用力的摇了摇头。

    “你认为钻到钱眼里去的爷爷,会那么好心制作这样的地图,让冒险者畅通无阻吗?”。

    “我也觉得不会。”想到撒克隆在发展赫拉迪克的会议上,那副口沫横飞,指点山河的模样,我深以为然。

    “这是冒险者自己绘制的,因为不想在古墓里迷路了,在魔法商品店里就有卖,五百金币一份哦,到头来反倒被冒险者赚了自己的钱,爷爷每次提起这件事都后悔不已,对我说早知如此,当初就自己做地图自己卖了,谁能想到冒险者能那么快就将复杂的古墓地图给制作出来啊。”

    “人的力量是无穷大的。”我哈哈笑道,估计是那些冒险者被巨大的赫拉迪克古墓,快给逼疯了,所以爆发出无限的怨念和潜力,硬生生将地图给制作出来了。

    “你们两个,又在聊天了,既然确定路线了,就快点走吧,难道是害怕输给我吗?”。

    见我和蒂亚停下来,有说有笑的样子,已经迫不及待的走出一段路的贝雅,回过头气愤嚷嚷道。

    “快点,不然的话,可别怪我违反约定,捷足先登把怪物全抢了哦。”

    “贝雅,你……”

    早就想说点什么,但是几次三番被我拦住的蒂亚,终于忍不住露出同情不忍的目光,再次开口。

    “你到现在还没有发现吗?你已经输给凡凡了哦,早就输了,完全输了。”

    “什……什么?”贝雅一惊,随即冷静下来。

    “开什么玩笑,现在还没遇上怪物呢,蒂亚,你想当傻蛋吴的帮凶吗?”。

    “不是没有遇到怪物,你仔细再回想一下。”蒂亚无奈摁了摁额头,这贝雅啊,怎么就那么……脑筋那么直呢?

    “刚才一路上,凡凡是不是经常会弯下腰去捡东西吗?”。

    “这本殿下当然知道,不就是捡了几个金币吗?还一副喜滋滋,像是得到了什么宝贝的样子,应该是以前路过的冒险者,在干掉怪物以后以后漏捡的金币吧。”

    小丫头理所当然的猜测道,对于坐拥精灵族庞大财富的她来说,几枚金币,真跟路边的石头泥巴没什么区别,连普通冒险者都懒得弯腰去捡,傻蛋吴真是太抠门了,不愧是号称罗格第三抠门的家伙。

    “别不把金币当回事,积少成多的道理,像你这样的暴发户是永远不会懂的。”

    贝雅的笨,我可以接受,但却无法忍受她看不起金币,金币怎么了,金币得罪你了吗?你知道一枚金币可以买到什么吗?虽然随着联盟的发展进步,物价不可避免的涨了一些,这是阿卡拉也避免不了的事情,但是一枚金币,如果是购买最便宜的糙粮,现在也依然能让一个小孩吃饱三天。

    “什……什么,竟然说本殿下是暴发户,你这傻蛋,你才是暴发户,你q家都是暴发户!”小丫头怒了。

    “我不否认,当暴发户也没什么不好,至于我全家都是暴发户……别忘了,你的阿尔托姐姐,可是我的妻子哦,这样说真的没关系吗?”。我冲气呼呼的小丫头得意一笑。

    “呜~~才……才不是呢,收回刚才那句话,就只有傻蛋吴一个是暴发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