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三十六章 凡姐姐?
    如此看来,傻蛋吴并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好色,只要是漂亮的女孩就来者不拒,以前的自己,一直用了错误的角度看待他,所以才会得出那样的错误看法。,!

    贝雅虽然不像其他女孩般聪明,但也绝对不是无药可救的傻蛋,只要找到了正确的角度观察,她就能看到真相。

    她现在感觉到了,这个傻蛋吴非但不是来者不拒,反而……总是在有意的避免和拒绝再和其他女孩产生感情。

    其实这是很容易能想得到的事情,虽然不待见傻蛋吴,但是他对于妻子的疼爱,就算是贝雅也没办法否认。

    如此疼爱妻子的傻蛋吴,随着身边妻子一个一个的增加,他的内心或许早就已经达到了饱和程度,不想让妻子伤心,也分不出更多的爱给予其他女孩。

    正因为这样,和自己一样优秀的蒂亚,才足足huā了八年的时间,用了那么多手段,都没能将傻蛋吴攻略下来,而不是因为傻蛋吴木头,没有注意到蒂亚的心意。

    就算再怎么木头,整整八年的时间,也不可能发现不了这么简单直白的感情吧。

    那么自己呢?面对这样的傻蛋吴,真的可以赢得过蒂亚,真的可以让傻蛋吴……看得上吗?

    等等等等,我在失落个什么劲啊,只不过是和蒂亚的赌约而已,怎么搞的真的像担心没办法被这个傻蛋吴看得上,身为精灵族尊贵的公主殿下,只要自己想找个恋人,优秀的男人只会主动的,拼命的凑上来,怎么现在一副担心自己没人要的模样啊!

    贝雅拼命的摇摇头,将内心复杂的想法和心情甩开,侧目看了蒂亚一眼,只见她的对手正在背过去噗嗤噗嗤的偷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真……真是失策,竟然被这赫拉迪克丫头笑话了,自己应该更冷静一点,慌乱个什么劲啊,区区一个傻蛋吴而已,有什么资格让本殿下变成这样。

    “总之没事就好。”见贝雅的神色变幻不定,我担心的很,虽说这小丫头不请自来,喧宾夺主,但是怎么说也是阿尔托li雅的妹妹,自己的小姨子,只要她在身边,就应该好好照顾她,也不枉阿尔托li雅对自己信任有加。

    “以后别吃蝎子和蜥蜴什么的了。”

    我以为还是刚才早餐惹的,你想想看,平时贝雅吃的都是什么,不比得我,以前历练的时候,连洞穴里的变异老鼠都吃过,如此娇贵的胃,骤然吃下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就算出了什么问题也不奇怪。

    这句话是对贝雅说,也是对蒂亚说,她忍住笑,乖巧的点了点头。

    “才不是吃坏肚子,更没有吃坏脑子,本殿下没有那么娇弱。”贝雅反应过来,朝我愤怒的抗议起来。

    “是是是,要不,我让人从营地带羊奶过来?”我摸着贝雅的头,哈哈笑道。

    “别摸我的头,都是因为被你这傻蛋吴经常摸,我才会那么矮的!”贝雅更加气呼呼的拍开我的手,手臂一抱,不屑道。

    “至于羊奶,哼,本殿下早有准备,就不用你劳烦了。”

    说着,小丫头得意的拿出一瓶玻璃装羊奶,在我面前晃了晃,递给了蒂亚,然后再拿出一瓶,和蒂亚一起,动作整齐的同时掀开密封的瓶口,一手叉腰,仰着头咕噜咕噜的一口喝光。

    标准的御姐喝啤酒姿势,还学的蛮像嘛,我暗地里偷笑,觉得没有白教她们。

    “喝了那么多羊奶,怎么个子还没见长?”

    “要你管,说不定是一口气继续力量,然后到了某一个时刻,蹭蹭蹭的就长高了好几尺。”蒂亚昂首挺胸,得意的说道。

    “我觉得你还是和穆矮冬瓜学巨神变身更加实在。”我怜悯的看着贝雅,忍不住伸手又摸了摸她的头。

    “喵哈……呜呜~~~可恶,你这混蛋,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我的大手抚摸下,贝雅先是下意识的忍不住发出小猫一般的舒服声音,然后反应过来,神色立刻变得险恶起来。

    “既然这样,本殿下就要拿出绝招了!”她再度拍开我的手,目光锐利,身上仿佛萦绕着一层怒焰,要施展超必杀的样子。

    “绝招?我到要看看,你到底能拿出什么样的绝招。”我哈哈一笑,表示不屑,这小丫头,哪一次不是被我欺负的泪眼汪汪。

    “这可是你逼我的!”贝雅声色俱厉,但越是这样,我越是认为她只不过是在虚张声势而已。

    “嗯哼。”用一声鼻孔朝天,回应了贝雅的威胁。

    只见这傻蛋公主忽然就低下头去,嘴里念碎碎些什么,仿佛催眠的咒文一样,仔细一听,顿时头晕脑胀,不知在说些什么。

    好像有点威势的样子,我退后一步,摆出招架的动作。

    这样约莫过了半分钟,贝雅终于蓄力好了,抬起头。

    那双总是气呼呼瞪着我,眼角高傲的扬起的眼睛,不知为何,忽然变得宛如少女漫画风格一样亮晶晶起来,就像……就像……对了,就像平时注视着阿尔托li雅的崇拜喜欢目光。

    在我惊讶的目光注视着,这小丫头对我这样的目光,然后飞扑过来,一把扑到我的怀里,幸福满足的蹭着脸蛋,撒娇模式全开。

    “凡姐姐,凡姐姐,呼哈哈哈~~~~”

    轰隆隆,脑海闪过无数霹雳,我定在当场。

    这个梗……不是早就已经结束了吗?为什么这种时候还要拿出来,这是犯规,炒冷饭,五分钟迂回,导演,快把这段给卡掉,不然观众要有情绪了!

    无论我怎么吐槽反抗,事实都已经存在,无法扭转,这小丫头胆大包天了,竟然敢戳我内心的最痛点。

    “凡姐姐,凡姐姐,凡姐姐……”怀中,贝雅还在不断的蹭着我,向我撒娇,每喊一声,都像紧箍咒般让我头疼不已,几欲倒地打滚。

    “够了你这小丫头,快给我停下来。”我承认贝雅这一招很犀利,对我而言几乎是全屏攻击破防十割墙角杀的威力。

    勉强将抱着头的双手,探向怀里,一手捏着贝雅的柔软脸蛋,一手按在她的肩膀上,试图将她从怀里推开。

    “凡姐姐,你不要我了吗?嫌弃我吗?”遭受到这样的拒绝,贝雅可怜兮兮的抬起头,看着我,眼眶里满是委屈的泪水,就要流下来了。

    “咝——!”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小丫头……并不是为了恶心我才这么做的,如果露出这副模样还有假,那我只能说她的演技超越了黄段子侍女,蝉联十届奥斯卡最佳演技奖也不过分。

    那一声声的凡姐姐,以及对我的撒娇举动,全都是真心实意的,她这是借着施展绝招的机会,把当初对我的女性形态的憧憬,一口气全部爆发发泄出来啊混蛋!

    面对贝雅投视过来的,宛如被主人抛弃的小狗一般的撒娇可怜目光,我全身僵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她是认真的,那就不好办了,如果坚持将她从怀里推开,效果大概就等同对向自己含羞的递出粉红色信纸的单纯少女说“抱歉,我不萌萝li”。

    后果很严重,说不定贝雅会就此性情大变,而后走上暴走族少女的不归路。

    我的一个犹豫,令贝雅高兴起来。

    “我就知道,凡姐姐那么温柔成熟,绝对不会欺负人,一定不会拒绝我对吧,就算是喜欢上凡姐姐……也没有关系对吧。”

    两只小手抱我抱的更紧,这小丫头的撒娇功力,也犀利的无以复加,脸庞微微一转,竟然将我刚刚捏着她的脸蛋的手,其中的一根食指,含入了嘴里,轻柔的吸吮着,发出浓浓h气息的滋滋声。

    那双清澈的美目,也变得水雾朦胧起来,被她含住一根指头的手,能够清晰感受得到她呼出来的气息变得炙热起来,脸蛋也染上了一层迷人的绯红色,似乎我的那根手指能渗出美酒,更甚是迷惑人心的媚药一般。

    这这这……这到底是什么神展开,阿尔托li雅,快来救我!!!

    我完全慌张了,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幸好,这里并不是只有我们两个。

    “贝雅,够了哦,不能给凡凡添更多的困扰了。”

    蒂亚面带微笑,那纤细修美的手臂,忽然从我和贝雅之间穿过,勒住贝雅的脖子,顺势轻轻一转,就将贝雅从我的怀里拉扯下来。

    少女好柔技!

    我心里赞叹了一句,感激的看着蒂亚。

    “你……你这家伙,果然忍不住了,要来妨碍我和凡姐姐吗?”

    被蒂亚拉扯开的精灵公主,狠狠瞪着眼前的对手,散发出强烈的敌意,那种气势仿佛在说,哪怕是神挡在面前,要阻拦我,我也灭给你看。

    “贝雅也妨碍了我不少次吧,再说,你不是曾经说过,要有少女的矜持,不能不知廉耻的手段去勾引人,对吧?”蒂亚的阳光元气笑容不变,但是笑容之中。却比平时多了一抹锐利的气势。

    “谁……谁用了不知廉耻的……呜!!”贝雅忽然语塞,呆了起来。

    她的脑海之中,逐渐的回忆起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幕。

    称呼傻蛋吴为凡姐姐,像她撒娇,甚至……甚至将她的指头含在嘴里吸吮着,这种粘腻到极点的撒娇,可是在她很小很小,妈妈还没有逝世的时候,只对妈妈用过的撒娇。

    想着想着,一股深红色的红晕,从贝雅白皙的脖子根蔓延而上,覆盖了整张俏脸,连耳根也都变得通红一片,紧接着,滚烫的额头宛如烧开的水壶般,喷出热气。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宛如被玩坏的人偶一般,从贝雅口中发出僵硬的笑声,随即,笑声忽然变得高昂起来,所谓物极必反,羞到极点的贝雅反倒忽然冷静下来了。

    “哈哈哈哈,真是太可笑了。”她重新露出精灵公主的高贵优雅姿态和气质,用居高临下的目光俯视着眼前二人。

    “本殿下刚才已经说了,这只不过用来对付傻蛋吴的手段而已,你看,傻蛋吴不是已经手忙脚乱,不知所措了吗?说明本殿下的手段凑效了,凡姐姐什么的……什么的……呼哈哈……我才……我才不会喜欢呢。”

    喂喂,等等,刚才说到凡姐姐的时候,很明显的顿了一下,发出了奇怪的喘息声吧!

    我顿时警惕心大增。

    本来以为在神诞日的时候,狠狠打击了贝雅丫头一次,已经打破了她对自己的女性形态的憧憬,没想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虽然以后没有再提起这个话题了,但贝雅却依然一直将这份奇怪的憧憬深藏在内心。

    怎么办?难道要我对阿尔托li雅说:哟,不好意思,你的妹妹,精灵族的公主殿下,已经喜欢上了我的女性形态,真是可喜可贺,我们很快就会成为名符其实的幸福一家子了。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混乱设定呀混蛋!!

    我怒心灵的茶几,只觉得自己现在陷入了韩剧日剧以及天朝剧的重重包围之中。

    不行,我得和贝雅说清楚才行。

    大手落在她的脑袋上面,轻轻揉着,我冲她笑了笑。

    “既然是开玩笑的话,那以后可不要再用这招了,要不然的话,到时候我可会毫不犹豫的把你推开,知道吗?”

    “呜~~”忍不住发出一声害怕悲鸣,小丫头抬起头瞪着我,蓄着泪光的眼睛里,蕴含着强烈的愤怒和失望感**彩,仿佛我将她始乱终弃了一样。

    “不用就不用,我才不稀罕呢,傻蛋,色狼,恶棍,禽兽!”赌气的冲我喝了一句,贝雅用力的将我的手拍开,转身蹭蹭离去了。

    “不要紧吧。”看着贝雅的背影,我有些担心。

    “放心吧,我会让我们的法师好好照顾好贝雅。”

    蒂亚上前几步,和我并肩站在一起看着贝雅的身影离去,不慌不忙的说道,语气之中尽展赫拉迪克族公主的高贵和冷静。

    只不过,她清澈无瑕的瞳孔之中,所蕴含着的复杂心情,却远没有语气那般的冷静。

    没想到……贝雅竟然还有这样一份特殊的感情。

    蒂亚原本以为,贝雅只是单纯的,内心隐藏着对凡凡的感情。

    毕竟,自己也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凡凡,贝雅喜欢上凡凡,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不是吗?赫拉迪克族公主如是自信的想到。

    但是她没想到,贝雅内心对凡凡的感情,并没有那么单纯。

    除了对凡凡隐藏极深的好奇和依恋以外,竟然对凡凡的女性形态也饱含憧憬之心。

    凡姐姐……吗?没想到,贝雅至今还念念不忘,并且爆发出了如此强烈的感情,以至于忘形的,忘我的撒娇。

    对凡凡的依恋,和对凡姐姐的强烈憧憬,这两种感情混合起来,绝对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就好比当一个女孩既喜欢上了男孩好的一面,也喜欢上了男孩坏的一面,那么说明,她已经喜欢上了这个男孩的全部,无论是缺点还是优点,这份恋情已经无可救药,不可自拔。

    就像自己一样。

    有点麻烦呢,本来以为自己面对贝雅,所具备的最大优势,并非是和凡凡相识的时间更长,更早喜欢上凡凡,而是比起贝雅,自己要更加更加的喜欢凡凡。

    没想到,这只不过是自己的错觉罢了,贝雅在这一点也不逊色于自己,只不过她到现在还不肯承认,依然嘴硬,不愿意拉下脸来对凡凡发动攻势罢了。

    这是自己唯一的优势,得尽快乘着贝雅还在自欺欺人的时候,把凡凡完全攻略了。

    蒂亚微微低着头,沉思道。

    完全没有想到,眼前活泼可爱的赫拉迪克族少女,竟然在短短的时间内,内心经历过如此复杂细密的深思,我抱着想不通就不去想的傻乐观精神,转过身看着蒂亚。

    “既然贝雅没有问题的话,那就先暂时不管她吧,蒂亚,还记得我这次来的目的吗?”

    “是为了调查赫拉迪克方块对吧。”

    “嗯,还记得就好,那我们先把正事完成了再说吧。”

    我忙不迭的点头,心想蒂亚果然不愧是心地善良的孩子,竟然没有半分为难我,如果我是她,被别人放鸽子放了足足一年多,我非得和对方装傻个十天半月,狠狠报复一番再说。

    “但是,我和凡凡的事情……难道就不是正事吗?”心里正这样感动的想着,冷不防,蒂亚亲昵的抱上我的手臂,仰起头,那双明亮的瞳孔湿润而妩媚。

    “这个……当……当然也是正事了,但是总归要一件一件来对吧。”

    我得承认,我被蒂亚这副明媚诱人的模样迷住了好一会儿,反差杀的威力真不是一般大,尤其是当一个平时元气满满,灿烂活泼的小丫头,忽然变得极具女人味,向你露出妩媚一面的时候。

    “诶嘿嘿,也就是说,解决了赫拉迪克方块的事情以后,凡凡就会认真的考虑……我们两个的事情?”听我这么说,蒂亚喜悦不已,两眼甚至闪烁着喜极而涕的泪光。

    面对她如此的眷恋,我除了点头还能怎么样?

    “等赫拉迪克方块的事情完了以后,一定会。”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精致脸蛋,我郑重说道。

    “最喜欢凡凡了!”欢呼一声,蒂亚蹦跳起来,没等我反应就已经扑了上来,流下喜悦泪水的脸庞,飞快逼近,最后,那柔软的嘴唇贴了上来。

    伸手抱上蒂亚柔若无骨的小腰,一边享受着蒂亚的嘴唇,一边用目光余光看了附近几眼,没有发现到人影,我才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要是被人看到这一幕,传出去,我大概立刻就要收拾好包裹,准备应对赫拉迪克族年轻男性的追杀了。

    等蒂亚激荡喜悦的心情,稍稍平复下来以后,我才将她放下,将贴在一起的嘴唇拉开。

    “好了,小丫头,快点开始正事吧,你也希望能够尽快的将赫拉迪克方块的谜题解决掉吧。”

    蒂亚重重的点头,然后不满的向我鼓起一边的小嘴,神态可爱娇憨至极。

    “凡凡,不许再叫我小丫头啦。”

    “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个小丫头。”

    “即便是结了婚了以后,也是?”小丫头柔媚的轻咬嘴唇,背着小手,一眨不眨的看着我。

    “嗯,即使是结了婚,也是。”我想了想,明了自己的感觉,回应道。

    “诶嘿嘿,既然是这样的话,就算被凡凡当成小丫头也无所谓。”不知为何高兴起来的蒂亚,再次扑到怀里,撒娇起来。

    “真是小丫头。”面对蒂亚捉摸不定的心思,我只能无奈的在她的脑袋上揉一揉。

    蒂亚的法师塔内,我们两个再次来到我第一次在这里见到她时的那个书房。

    “这些书里面,有关于赫拉迪克族方块的线索吗?”我好奇的在书架上打量着,问道。

    虽说这间书房不小,摆放的书也不少,但是比起三无公主的图书馆就逊色多了,更不用精灵族的皇家图书馆。

    也就是说,看过那些壮观的图书馆和丰富的藏书后,我对于这个小小,能否包括赫拉迪克族方块的线索,抱上了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