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三十三章 小丫头VS小丫头,腹黑与笨蛋!
    ********************************************************************************************************

    喝下一整壶酒的贝雅,已经要逆天了。

    本来,这种赫拉迪克族人秘传的女儿红,对女性的媚药效果是比较小的,再加上有解药在手,喝前来一颗便没什么大碍,而对于男性,媚药效果却强大无比,几乎是一杯满足。

    可贝雅一来没有赫拉迪克人那样的体质,二来没有提前吃下解药,三来酒量不大,一壶酒下去,先不说药效,人就已经醉了,醉意让她的抵抗力变得更低,更加催生了媚效。

    在蒂亚看来,今晚的贝雅注定要悲剧了,还是省一颗解药吧,毕竟解药也不是那么容易制作的。

    这样想着的蒂亚,纯真无邪的微笑着,将已经拿出来的解药又塞了回去。

    “呼哈……呼哈……”另外一边,贝雅却在剧烈的娇喘着,连呼吸出来的气息,都似乎都带着淡淡的粉红色,脸上更是宛如熟透的蜜桃一般呈现出深红色的鲜艳色晕。

    醉意,媚药,两种都拥有着摧毁人的理智防线的效果,如今一起涌上了贝雅的大脑,效果岂止是一加一那么简单,在瞬间就令贝雅的脑袋嗡嗡作响。理智破碎。五感变得模糊而又特别的敏感,几乎只剩下本能在驱使。

    而她的本能,又被媚药的效果所影响,逐渐的,将内心或许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的**,给挖掘出来,呈现出来。

    大口大口喘着炽热的气息,贝雅的视线正在天旋地转,朦胧之间,眼前一个模糊的身影在不断晃动着。

    这个身影千变万化。最后,变成她所熟悉的一个身影。

    那个总是让她无法保持精灵公主的矜持,让她气急败坏,失去礼仪。并且总是肆无忌惮的叫她矮子,小丫头这些她最介意的称呼的混蛋,笨蛋,色狼。

    要是在往常,贝雅绝对会恶狠狠的化作一头斗牛,向对方冲上去,头槌一记,咬上几口,踹上几脚再说。

    可是现在完全不同了,贝雅的脑海里。正转动着她以往根本不会产生,或者可能是只产生在最深处,连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念头。

    那道高大的,让往常的她咬牙切齿的身影……

    怀抱,一点很温暖吧,后背,也一定很宽厚吧,不然,那些女孩们也不可能会那么喜欢往他怀里转,自己的一生对手。也不会老喜欢往他背上跳。

    有点想……试一试的说。

    还有还有,那嘴唇……只不过区区嘴唇和嘴唇贴在一起,吻起来……真的有那么舒服吗?

    脑海之中,不由的又浮现出阿尔托姐姐结婚那天的震撼一幕。

    蒂亚坐在喝醉了的对方的身上,俯身下去。尽情的吻,吻的是那么入神。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那倾尽感情的一吻存在。

    紧接着,画面一变,变成了前不久,在精灵族,自己乘着对方睡死的时候尽情【欺负】的情景,当时脑海里也在回想着上一幕,不知不觉就凑近了对方的脸庞,差点就要吻上去了。

    虽然没有真的吻上去,但是距离靠近的,呼出气息都已经打在了彼此的脸上。

    对面的气息,呼在自己的嘴唇上的一刹那,那种酥麻触电的感觉,让贝雅难以忘怀,是用自己的手指触摸嘴唇远远无法比拟的。

    只是被对方的气息呼在唇上,就已经如此不堪了,想必嘴唇对着嘴唇的话,或许会更加的……

    想着想着,贝雅的浑身更加燥热起来,大脑嗡嗡的发出蜂鸣,无数的回忆,开始不受控制的涌上心头,一一闪现。

    其中,最为深刻的一幕,依然还是不久前的那次。

    自己按照茉莉姐姐所教的方法,用脚丫子去踩对方身上的某个变态点的那一幕。

    当脚丫子,顺利的踩中对方的变态点,那块硬硬的东西的时候,从上面传来的滚烫坚硬感,顺着自己的足窝敏感处,流遍全身,让身体酥麻发软,燥热无比,甚至忍不住发出淫荡的呻吟声的时候。

    和现在的感觉,是何其的相似……不,现在要更加强烈上十倍,百倍。

    记忆点,最终定格在最后一幕。

    脚丫粘上了粘稠滑腻的白色液体,而自己全身也猛地窜过电流,像是宣泄出了什么一般,下面一片冰凉。

    顿时,贝雅的娇躯犹如熊熊燃烧起来一般,尤其是记忆之中脚丫上面的粘稠液体,此时仿佛活过来了一般,顺着脚丫一直蔓延而上,将她全身覆盖,变得湿漉滑腻。

    非但不讨厌这种感觉,身体反而起了奇怪的反应,变得酥痒无比,好想……好想用什么,发泄出来。

    被这种感觉所控制的贝雅,注意力再次集中在前方那道模模糊糊的熟悉高大身影上面,本能告诉她,这道身影是可以值得信赖的,于是她终于忍耐不住,抛弃了矜持节操以及高贵傲娇等等,只剩下被层层剥开之后,最原始的感情。

    贝雅忽然冲上去,扑到了对方的怀里,紧紧抱住。

    对……就是这种感觉,燥热的身体,就好像抱上了一块冰块般,变得清凉无比,但是这样还不够,还需要更多更多的解热方法。

    本能的,贝雅将樱唇凑了上去。

    “你……你这家伙,想要做什么?!”忽然被贝雅一把抱住,蒂亚大吃了一惊。随即反应过来。

    一定是媚药起效。让贝雅变得那么奇怪,竟然想要找自己……

    就连蒂亚也没有想到,一壶媚酒对贝雅的效果竟然那么大,愣神之间,贝雅的嘴唇已经亲了上来。

    “呜呜”发出一声悲鸣,蒂亚拼命的阻止着,试图将贝雅推离。

    平时,贝雅的力气是肯定不如蒂亚的,但是现在的贝雅,受到媚药的影响。不知道哪里涌出来一股力气,竟然让蒂亚推不开,挣扎着,反而倒到在了床上。被贝雅压在身下。

    这样一来,挣扎的空间更小了,对蒂亚而言更加不利了。

    粉红色的房间里,两名国色天香的少女滚倒在大红色的柔软床上,搂做一团,樱唇紧贴樱唇,激烈的亲吻着,宛如丝绸牛奶一般的精致光滑肌肤,从凌乱的衣服之中露了出来,互相厮磨着。

    恐怕任谁看到这一幕。都会忍不住流出鼻血,大叹百合花开吧。

    除了当事人以外,蒂亚可是一点也不高兴,如果身上的人是凡凡的话,她一百个乐意,除此之外,谁也不行。

    她在想方设法的挣扎着,好不容易,头重重往侧边一撇,总算是暂时摆脱了贝雅的樱唇亲吻。

    “不行……”已经完全被媚药控制住的贝雅。媚眼如丝的看着身下的【某个坏蛋】。

    虽然这个【坏蛋】,不不像她刚才想象中的那般,怀抱温暖,厚实,反而有点……很香。很柔软,很娇小。但是已经完全失去判断能力的贝雅,哪还会在乎这些细节问题。

    呼出炙热醉人的香息,贝雅醉兮兮的一笑。

    “笨蛋吴……今天……本殿下绝对不会让你逃跑……一定要……欺负个够……”说完,又俯身下去,吻上了蒂亚。

    此刻的蒂亚呢?

    她的大脑轰隆一声,甚至忘记挣扎躲避了。

    笨……笨蛋吴?难道是……凡凡?

    等等,等等,该不会是我听错了吧,要冷静,再仔细确认一下。

    可是,无论蒂亚回忆多少遍,清晰的记忆都在告诉她,她一点也没听错。

    笨蛋吴……笨蛋吴……

    原来如此,呵呵,呵呵呵。

    原来如此,贝雅,你的内心深处,竟然是……这样的感情啊。

    浑身冒着看不见的黑气,就仿佛被一个黑色的茧子包裹起来一般,蒂亚机械的笑了数声之后,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两手一挣,轻而易举的就将贝雅甩脱。

    注视着在床上妩媚呻吟的贝雅,蒂亚犹豫片刻,当抬起头的时候,俏脸上露出了灿烂无比的笑容……

    第二天,贝雅朦朦胧胧的睁开双眼,立刻便有剧烈的头疼袭来,大脑像挂上了一块铅块似的,沉重无比。

    这是醉酒过后的必然下场。

    “疼疼疼……昨晚喝醉了吗?”贝雅喃喃着,想要伸手揉一揉鼓胀发疼的太阳穴。

    可是刚动一动,她就发现身体无法动弹,像是被什么束缚起来了般,不仅仅是手,连四肢身体都没办法动上分毫,只有脑袋还能勉强转一转。

    怎么回事,难道说本殿下被绑架了吗?是精灵族的叛乱分子?

    贝雅一个激灵,完全清醒过来了,该说这几年的教育不错,她瞬间就冷静下来,进入精灵族公主的身份,往政治方向想了去。

    不过随即,冷静下来的大脑立刻将她的想法一一打上红叉。

    想起来了,昨晚是在蒂亚丫头的房间里,怎么可能被绑架呢?

    贝雅松了一口气。

    等等,现在不是放松的时候啊!

    猛地一惊,贝雅拼命挣扎起来。

    为什么我会在蒂亚丫头的房间里,无法动弹。

    勉强转动着脑袋,利用有限的狭隘视角,贝雅终于察觉到了自己的处境。

    她被五花大绑的绑在了一个柱子上。

    如果再说的详细一点,那么就是——贝雅以四肢抱着一根柱子的姿态,被绳索一层又一层的绑了起来,和她抱着的那根柱子。

    而且不止为何,脸蛋还有些生疼生疼。

    “蒂亚——————!!!”贝雅忍不住发出愤怒的尖叫。

    “呃……现在时间还早哦。多睡一会儿吧。”贝雅的身后。传来了蒂亚迷迷糊糊的梦呓声。

    虽然没办法回过头看,但是贝雅已经完全能够在脑海里想象出来,在她身后,蒂亚正睡在那张软绵绵的大床上,被自己的尖叫惊醒后,坐起来,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句,又重新躺了下去。

    “你这个混蛋,色女,快点把我放下来。不然本殿下饶不了你,真的饶不了你混蛋!”贝雅气急败坏的骂道。

    “唉?真的要放开吗?看你的样子……好像抱的挺舒服的,我才好心的给你绑上。”身后又传来了蒂亚迷迷糊糊的娇憨声音。

    “开心你妹啊,你哪只眼睛看到本殿下现在很开心了!”贝雅一个怒火攻心。不自觉的用上某人的经典骂词。

    “真拿贝雅你没办法……好吧,我就来。”

    “你……”

    听到蒂亚用一副好像自己在耍任性,诸多挑剔的口吻,以受害者形象自居,贝雅顿时气的说不出话来。

    悉悉索索一会儿,终于,缠绕在贝雅身上的绳索被解开了,稍微活动了一下发麻的四肢身体,贝雅的眼角闪过一道锐利目光,忽然朝蒂亚恶狠狠的扑了上去。口中娇喝道。

    “你这腹黑无良的赫拉迪克小丫头色女,本殿下今天饶不了你。”

    可是早有准备的蒂亚,轻易的就躲开了,眨了眨眼,她背着小手,似乎透露出一股对对方的攻击的不屑一顾,然后以娇憨而迷糊的表情看着贝雅。

    “我不明白,究竟哪里得罪了贝雅。”

    “你还敢说!”

    情知斗嘴斗不过蒂亚,贝雅干脆的闭上嘴巴,专心致志的攻击蒂亚。

    一下。两下,三下……全都被蒂亚轻松的躲了过去,就好像一只翩翩轻舞,经验丰富的蝴蝶,在戏耍一只恼羞成怒。动作稚嫩的小猫。

    两个人的灵巧完全不是在一个级别的。

    终于察觉到这一点的贝雅,大口大口喘着气。一边整理着被绑了一夜之后,显得格外凌乱的衣服,一边苦大仇深的瞪着蒂亚,动用精灵族公主的高智商大脑,急需寻找着对付对方的办法。

    有了!贝雅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哼哼,你这臭丫头,竟然敢这样对待本殿下,没办法了,虽然不想用这招,但这是你逼我的!”向着蒂亚一指,贝雅气势汹汹的说道。

    “决定了,我要向笨蛋吴告密,我要告诉笨蛋吴,你在昨晚的酒里面动了手脚,里面加了媚药,想要诱惑他,知道你的小色女本性以后,笨蛋吴还会不会要你呢?嗯哼,答案真是让人期待呀。”

    贝雅得意的说道,觉得自己已经抓住了蒂亚最大的把柄,不愁她不乖乖就范。

    “没有加媚药。”蒂亚露出清澈纯真的笑容,轻摇了摇头,在笑容的感染下,没有人会怀疑她撒谎。

    “哼,事到如今你还想要隐瞒吗?而且居然能摆出这副笑容睁眼说瞎话,果然不愧是腹黑女!”贝雅愤愤的说道。

    “先听我说完,贝雅。”蒂亚不慌不忙的微笑着。

    “我的意思是说,酒里面没有加媚药,因为酒本身就是媚酒。”

    “什……什么?!”贝雅吓了一大跳。

    “是我们赫拉迪克族秘传的女儿红哦,虽说是秘传,但是想必你们精灵族早就有记载,回去翻一下书,应该能够找到。”

    “可恶……是在嘲笑本公主无知吗?”贝雅气呼呼的瞪着对方。

    “总而言之你已经承认了吧,承认用媚酒这种下流的手段勾引笨蛋吴!”

    “嗯,没错,我承认了。”蒂亚点点头,然后冷静的,灿烂的微笑着,爆出更大的料。

    “不但是这一次,还记得神诞日吗?那天凡凡躺在我的床里,其实也是喝了这样的酒,真可惜,如果当时你不来的话,我和凡凡就能够结合了。”

    “你你你……”贝雅已然目瞪口呆。

    一是惊讶对方,这还不是第一次用这样的下流手段。

    二是惊讶对方,竟然主动交代自己的罪行。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