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三十一章 凡凡,我在法师塔那儿睡哦
    ********************************************************************************************************

    “好,出来透透气好。!”看到自己的孙女终于从那座该死的法师塔里走出来了,撒克隆老怀欣慰。

    蒂亚的父母死得早,一手将蒂亚拉扯长大的他,是最了解蒂亚的人,以前虽然觉得身为赫拉迪克族的公主,未来的族长,蒂亚老是蹦蹦跳跳,不肯安心下来学习,以后未必能胜任族长的位置。

    但是,当蒂亚真的潜心下来,一头钻入法师塔后,撒克隆又觉得,还是以前那个活泼好动,老喜欢揪他的胡子的孙女比较好,管他什么族长,大不了,蒂亚真的胜任不了族长之位的话,给她找个能胜任的入赘丈夫就行了,撒克隆如是乐观的想到。

    可现在,他不怎么乐观了。

    因为他的宝贝孙女,喜欢的竟然是这个家伙,以前,他的确知道孙女对他有好感,而且因为太过单纯,还曾经懵懵懂懂的在公开场合里,对对方说了一些【奇怪】的话。

    对此,撒克隆一笑了之,只是认为蒂亚还小,对感情不了解,等长大以后自然会找到自己的真爱。

    而且,对方是联盟长老,也是拯救了赫拉迪克族的恩人。无论哪方面都配得上蒂亚,就算到时候两人真的走到一起,撒克隆也不会反对。所以当时,他是抱着放任发展的心态。

    可是随着时间流逝,很多事情都在改变。最明显的一点是,那位联盟长老的名声越来越大,地位越来越高,这些不打紧,问题是,对方的妻子越来越多。

    等撒克隆察觉到不妙的时候,已经太迟了,他发现自己的孙女也陷进去了。

    他虽然不像狐人族的玛玛加一样那么死心眼。对一夫多妻那么反感,毕竟在暗黑大陆,男性总是充当着更危险的职业,导致了男女比例严重失衡,一夫多妻是很正常的事情,甚至为了壮大族群,许多种族还大力鼓励这样的制度。

    但撒克隆可不希望自己的孙女。堂堂的赫拉迪克族公主,成为一夫多妻里面的角色。

    神诞日过后,以历练为由,将蒂亚叫回来的原因,就是为了尝试说服一下蒂亚。甚至拿出爷爷的威严(?),哪怕让蒂亚伤心,也要试着做一回棒打鸳鸯的事情。

    可是让撒克隆没想到的是,他摆开了堂子,准备好了猪头和鸡血,点上三支香,就等着在老祖宗的牌位面前,给孙女来上一记当头棒喝。

    蒂亚回来后,却一声不吭的钻入了法师塔,埋头扎入了书堆里面,让准备了诸多手段的撒克隆蒙了。

    这是要闹哪样啊?莫非说蒂亚被对方甩了,伤心之下,以书解忧?可是看看又不像,自己的宝贝孙女,并没有半点伤心的样子,还时不时的趴在法师塔窗口,远远瞭望着传送阵那边的方向,一望就是许久,仿佛在期待着,等待着什么的样子。

    面对一头扎入书中世界的蒂亚,撒克隆决定静观其变,那可不是吗?不安分的孙女终于愿意主动的静下心来看书学习了,无论发生了什么,至少现在是好事,他心里偷乐着呢。

    一个月过后,撒克隆偷乐,两个月过后,撒克隆依然偷乐,半年后,撒克隆有些不淡定了,一年后,撒克隆终于慌了。

    这是怎么回事,太反常了吧,哪有这么疯狂学习的,整整一年的时间,蒂亚和他说过的话不超过百句,这真的是以前那个活泼好动的蒂亚吗?该不会是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或者把脑袋给摔坏了吧。

    我的孙女不可能那么宅啊!

    撒克隆看不下去了,棒打鸳鸯什么的全都被他扔在了后头,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孙女变成宅法师,但是用尽了办法,也没办法改变。

    穷极思变,撒克隆也隐约察觉到了,蒂亚的变化,可能和她的心上人有关,他苦恼不已,总部可能现在让人去将那家伙叫来,跟他说我的孙女只有你能救得了,请务必动手吧,这不等于是将蒂亚送给对方吗?

    犹豫间,一拖又是许久,终于,那个男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于是撒克隆再也顾不得起来,一把拎着对方扔到了蒂亚的法师塔里。

    算了,算了,只要自己的宝贝孙女还能像以前那样,笑的那么开心,其他一切都不那么重要了。

    ……

    看着撒克隆锐利而复杂的神色,我颇为忐忑不安。

    其实我很理解撒克隆现在的心情,如果有一天,西露丝或是艾柯露,也这样亲切的抱着一个陌生男人的手臂,来到我面前,我的脸色绝对不会比他好看。

    自己视若珍宝的东西,被别人抢走了,谁能有好心情啊。

    所以说……那个,蒂亚童鞋,麻烦能放开你的手,别让你的爷爷一个忍耐不住,将我暴揍一顿吗?这也是为了我们两个好。

    我心惊胆战的等待着撒克隆的审判,刚才高兴过头了,以为只有接受了蒂亚的心意,就能天下太平,却没有料到还有撒克隆这个**oss要对付。

    观狐人族的玛玛加大长老的态度就知道,撒克隆绝对不会赞同我和蒂亚走在一起,至于反对的力度有多大,这也是我内心忐忑揣摩的原因,但愿不要比玛玛加更厉害就好了。

    “嗯,饿了吧,凡长老,不介意的话,一起吃个午饭怎么样?”正当我准备接招的时候,冷不防的。撒克隆忽然邀请我一起共进午餐。

    怎么回事,难道是想以退为进,故布疑阵。引蛇出洞,诱敌深入,瓮中捉鳖?

    一瞬间。我的脑海之中闪过重重阴谋色彩。

    但是看撒克隆的表情,好像又不对。

    如果他不是拥有着影帝级别的水准的话,那么,现在脸上的表情分明就是在说,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管了。

    莫非……最大的难关就这样度过了?

    我不可置信的呆愣起来,直到搂着我的手臂的蒂亚。拉了拉我,才忙不迭的点头。

    “撒克隆爷爷,这是我的荣幸。”

    “哈哈哈,粗茶淡饭的,也没什么,既然你叫我爷爷了,那么我也不能生分。就托大的叫你一声吴吧。”撒克隆摸着胡子,爽朗的笑道。

    “爷爷,谢谢你。”蒂亚不笨,应该说,她比在场的两个大男人更感性。对气氛更加敏感,听到撒克隆这么说,哪能不知道意味着什么,于是高兴的凑上来,抱着自己的爷爷,揪了揪他的胡子。

    “住手,住手,胡子都快被你扒光了,唉唉。”撒克隆笑骂道,表情却是无比的慈和,享受。

    我的宝贝孙女,终于又变回原来的样子了,这一刻,撒克隆才知道,曾经拥有的,是多么宝贵的东西,他决定以后再也不逼迫蒂亚学习历练了。

    什么天赋极高,灵魂魔法,未来族长,都见鬼去吧,蒂亚活的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我也来一起准备午餐吧。”

    蒂亚跃跃欲试,想要一显身手,在营地,有维拉丝这些大神级的厨娘在,她的厨艺实在不敢拿出来比较献丑,现在可不同了,凡凡是属于她一个人的了。

    “好,好,好,很久没有吃过你做的菜了。”撒克隆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老脸笑开了花。

    “等等,该不会又是烤沙虫吧?”我凑到蒂亚的耳旁,低声问道。

    “我们赫拉迪克族可不比以前了。”蒂亚骄傲的抬头挺胸。

    “凡凡也看到了吧,已经变得了一个繁华的大城市了,几乎什么都能买到,不需要再依靠沙虫度日了。”

    “那就好。”我松了一口气。

    “所以说呢,沙虫炒饭怎么样?”

    “不是说了不需要沙虫度日了吗?”我差点一头栽倒下去,心里涌起坑爹的感觉。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沙虫很好吃哦。”蒂亚不理解的看着我。

    “还……还是换点别的吧。”我不断擦着额头的汗水。

    “凡凡真是的,不能理解沙虫的魅力,可没办法成为一名合格的赫拉迪克人。”

    “我不是赫拉迪克人好不好。”

    “很快就是了。”蒂亚眼睛湿润闪亮,妩媚的对我笑道。

    “咳咳!”旁边传来一声重重的咳嗽,仿佛在提醒我们,旁边还有人看着,别顾着打情骂俏了。

    我这才想起撒克隆还在,冷汗冒的更快了。

    “好吧,既然凡凡不喜欢吃的话……”蒂亚似乎放弃了,转身走向厨房,忽然又回过头。

    “蝎子粥怎么样?”

    我当时就泪流满面了。

    赫拉迪克族什么都好,就是被困千年养成的一些饮食习惯,我完全没办法接受,像沙虫,虽然由蒂亚的手中做出来,味道很好,当时怎么也改变不了那种像生嚼脂肪的口感。

    蝎子肉的话,吃了一段时间内身体会麻麻的,火辣辣的,感觉难以用语言形容,抖m应该会很喜欢。

    身为一族之长,而且正是赫拉迪克族高速发展的时期,撒克隆忙的几乎不可开交,午饭还没有吃完,就匆匆的离去了。

    “凡凡,怎么办?”蒂亚小丫头似乎只要一有我在,就懒得动脑子,饭后懒洋洋的腻着我,抬头问道。

    “先出去走走吧,我想切确的看一下赫拉迪克族的发展情况。”

    蒂亚那双碧蓝色的水盈盈瞳孔之中,所透露出来的,毫不掩饰的妩媚和妖娆,仿佛在向我发出诱惑的邀请,实在让我无法直视,目光咕噜噜转了几圈,生硬的说道。

    这个……虽然已经接受了蒂亚的感情。但是现在就去滚床的话,实在让我等宅男亚历山大。

    同时,我也清楚的意识到了。蒂亚的行动力究竟有多强。

    “好吧,我陪凡凡一起。”虽然没有得到意料之中的回应,蒂亚还是很高兴。

    能够花上八年时间攻略的她。绝对不是等不起的女孩。

    “那是自然,我还指望你带我逛呢。”我摸了摸蒂亚的脑袋,笑道。

    “诶嘿嘿,那我们出发吧。”

    说着,蒂亚像以前一样,忽然从我后面一跳,挂在了我的后背上面,少女丰满而弹性的胸部。紧紧地挤压过来,让我体会到了久违的熟悉感。

    “你看,还说要很多时间,现在不是已经变回以前的调皮样子了吗?”我安心之极的开始取笑蒂亚。

    “变回以前的样子,凡凡还会继续留在我身边。”身后传来蒂亚元气满满的清脆声音。

    “说好了的,到时候,即使要离开。也会把你一起拐走。”

    “那就行了,嘿嘿。”蒂亚幸福的笑着,小手搂的更紧,胸部贴的更紧。

    “出发,凡凡号!”

    “笨丫头。别乱给我取名字!”

    于是两个人的逛街之旅正式开始。

    “什么嘛,为什么要穿上斗篷。”蒂亚有些不满。

    “被人看到我们两个这样,可就糟了。”我无奈的说道。

    “我才不在乎呢。”

    “我在乎啊笨蛋,万一让你的族人知道我和他们宝贝的公主殿下这样,还不立刻把我赶走,你也不想我现在就离开吧。”

    “呜!”蒂亚似乎也知道,我不是在夸张,只能发出不甘心的悲鸣。

    “要么放开我,要么戴上斗篷,二选一怎么样?”

    “还是戴上斗篷好了。”没有一点犹豫,蒂亚将我的手臂搂的更加紧密,似乎生怕我会以此为由将她甩开似的。

    真是个腻人的小丫头。

    “凡凡,那里有奇怪的魔导具,我们去瞧一瞧。”话刚落音,我已经被蒂亚抱着前往旁边的魔法商店。

    没过多久,又被她拉去另外一家,如此重复着,以一个密集的z字路线,在街道两边的商店转来转去,一点也不嫌累。

    看着越来越活泼开朗的蒂亚小丫头,我心里高兴极了,也就任由她拉着,当了一个下午的扯线木偶。

    直到黄昏时候,蒂亚才尽兴的停下脚步,陪同着我,像情侣一样,一起在街道上漫步走着,金色的夕阳,将两人的身影拉得老长,平添了一股浪漫气氛。

    “开心吗?”我伸手轻轻摸了摸蒂亚的精致脸蛋,问道。

    “嗯。”

    “开心就好,你看你,一直呆在法师塔里,皮肤都变苍白了。”

    “才不是苍白!”蒂亚毕竟是女孩子,女孩子哪个不爱美的,尤其是在恋人面前,听我这样一说,立刻慌张的伸出手臂,向我晃着她那宛如婴儿一般水嫩的肌肤,问道。

    “这样不是正好吗?凡凡不是喜欢更肌肤雪白一点的女孩吗?”

    “你怎么知道的?”我惊讶的看着她。

    “因为维拉丝她们都是那样。”蒂亚理所当然的说道。

    “那是因为她们本来就是那样,并不是因为她们肌肤雪白才喜欢上的。”我哭笑不得的看着蒂亚,解释道。

    “我喜欢她们,又不是喜欢她们的肌肤,同样的,我喜欢的是你,不是你的肌肤是什么颜色。”

    “诶嘿嘿~~”听到我光明正大的将【我喜欢你】这样的话说出口,蒂亚小丫头忍不住俏脸泛红的窃笑起来。

    “这样说的话,就算晒黑一点也无所谓咯?”她歪头看着我,紧张兮兮的问道。

    “嗯,其实我蛮喜欢你以前的模样,淡淡小麦色的肌肤,充满了健康和活力,更加合适你。”

    “很好,那得多逛逛街,多晒一晒才行。”听到我的回答,蒂亚立刻动力十足。

    “当然,也不能晒成小黑人,不然我可不要你咯。”

    “才不会晒成黑人呢,凡凡欺负人。”蒂亚气呼呼的瞪了我一眼,随即想到什么,又开心的笑了起来。

    这元气开朗的丫头,还真是生气不了两秒钟。

    “对了,凡凡现在住在哪里?”蒂亚忽然问了一个很实在的问题。

    “呃……随便找个旅馆落脚吧。”我想了想,道,毕竟不能住在蒂亚的家里吧,我可受不了撒克隆的锐利目光。

    “好吧……我知道有一间旅馆很好,带你去。”蒂亚听了,点点头,抱着我加快脚步。

    我还以为这个行动派丫头,会劝我住在她的家里,然后做些什么。

    不一会儿,蒂亚就带我来到她所说的旅馆,落脚下来。

    “好了,你也回去吧,来日方长,别让撒克隆爷爷知道了。”我亲昵的捏了捏她的脸蛋,道。

    “嗯。”蒂亚乖巧的点点头,却没有离开,那月牙般弯弯的微笑着,带着妩媚之意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仿佛在等待什么。

    “真是个腻人的小丫头。”明了蒂亚目光里的意思,我心里暗暗,将蒂亚搂在怀里,对着她的樱唇轻轻吻了下去。

    良久,唇分,蒂亚才心满意足的转身离开,到了门口,她忽然回过头。

    “凡凡。”她低低的叫着我的名字,声音羞涩,而掩饰不住一股撩人的媚意。

    “我今晚不在家里,在法师塔那睡哦。”

    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后,小丫头不等我反应过来,便害羞的蹭蹭离去。

    ********************************************************************************************************

    三月眨眼间又过去了,新的一月,希望大家能够将保底月票投给小七,当然还有推荐以及订阅,请继续支持小七哦,拜托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