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玩家红白公主,离开了队伍
    ********************************************************************************************************

    之后,西雅图克一直耿耿于怀,宛如人生之中忽然多出了一段痛骨铭心的失恋,眼神忧郁无比。,!

    然后,口头禅变成了【我好傻】。

    就连老好人卡洛斯也没有同情他,因为这厮活该,太大意了,要是放在真正的战场上,这样的失误早就让他死上十次百次了,该得到这样的教训。

    为什么会这样说?原因很简单。

    二师兄之所以会输的那么快,那么惨,全是因为他自己大脑充血,忘记了一个最重要的设定。

    地狱格斗熊这双好吃又好用的熊掌,可是能够格挡任何世界之力境界攻击以下的近战攻击,当然,如果你有阿尔托莉雅那样的剑,又另外说。

    虽说他的新招式很强,那两把十多米长的能量武器,普通人光是看到就能吓尿,不战而败,但威力还达不到世界之力等级,也没有武器之利,用来对付地狱格斗熊,还没有留后招,和自寻死路没啥区别。

    和西雅图克因为大意而迅速落败相对比,另外一边,卡洛斯和阿尔托莉雅的战斗,却如我所料的那般,僵持了许久。才以平局结束。

    卡洛斯拥有更快的速度,只有足够沉稳,冷静。不露出破绽,落败的可能性就不会很大。

    阿尔托莉雅自然不用说,她的强大之处。我以前早就分析过了,相比卡洛斯,她落败的可能性更小。

    然后还有一点,就是两个人的战术都比较温和。

    比如说卡洛斯,就没有施展他的绝招——北斗有情破颜斩(改),毕竟对方的女性,而且还是精灵族的女王陛下,更是第一次练习对战。也就是所谓的那啥,友谊第一,胜负第二嘛。

    一旦施展了这招,不是阿尔托莉雅输,就是他输,没有其他可能性,顾虑种种。卡洛斯的选择也在我的预料之中。

    同样的道理,阿尔托莉雅也没有将所有的真本事拿出来,这场战斗打的虽然精彩,但是有些保守,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两人不是很熟。打的太客气了。

    如果是我和卡洛斯战斗,他绝对不会客气给我来上几道破脸斩,同理,我和阿尔托莉雅也会打的放开许多。

    虽说如此,和势均力敌的对手一战,对卡洛斯和阿尔托莉雅而言,也是收获不浅,两个人都很满意,所以过程什么的,也就忽略不计了。

    好吧,我们再回头看看新晋悲剧帝西雅图克童鞋。

    他打起精神的时候,已经是卡洛斯和阿尔托莉雅的战斗结束,临近黄昏时刻了。

    结果这厮又痛苦的满地打滚起来。

    输的太快了不过瘾啊,老子还想战斗啊混蛋!

    来来来,咱们四人【秉烛夜谈】吧。

    将手上的剑斧敲击的锵锵作响,发出熊熊的战意,可是大家都没有理他,没事谁有喜欢摸黑夜战啊。

    于是连同必然会在阿尔托莉雅身边,时刻伺候着,一直旁观战斗的卡露洁,四人甩下呆若木鸡的二师兄,洒脱离去。

    当然,我可不是那么绝情的人,对于大受打击的二师兄,充分发挥了乐意助人的雷锋精神,在当天晚上,给他出了个主意。

    看到没有,阿尔托莉雅旁边的侍女。

    我告诉二师兄你呀,她就一个字,强,连我和阿尔托莉雅都不是她的对手,战斗风格极其彪悍,豪迈,武器是一把门板一样的巨剑,力气丝毫不逊色于你我。

    顺便解释一下,我说前面那段话的时候,指着的是卡露洁,而后面那句,指头微微一偏,指在了洁露卡身上。

    当时两眼闪闪发光的西雅图克,哪会主意到这点细节。

    所以说,天地良心,我可是一句谎也没撒。

    于是第二天传来消息,西雅图克于紫禁城之巅,惨败给了某个身份神秘的侍女。

    卡露洁的战斗风格,在她和阿尔托莉雅战斗练习的时候,我早已经琢磨清楚,和她那握着一把门板大剑的猪突猛进式的笨蛋姐姐不同,或者说完全相反,卡露洁的武器是一把精灵细剑,她的轻灵和细腻的战斗风格,是我见过的极致。

    干脆点这么说吧,卡露洁就是西雅图克最头疼的类型,比速度流的卡洛斯更遭他烦,论绝对速度,野蛮人并不慢,但是说到灵巧嘛,你指望一个大块头能够比得上精灵?

    最重要的一点是,卡露洁的实力的确胜过西雅图克许多,十二骑士传承者之中的第二强,可绝对不是用来吓唬小孩子的,领域巅峰级的实力加上传承经验及装备,就算是我的地狱格斗熊,对付她也没有太大的把握。

    听说那场战斗,西雅图克差点把腰给扭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噗噗噗。

    但是二师兄的悲剧还没有结束,虽然我已经劝告过他了,但是这厮最后还是找上了阿尔托莉雅。

    战斗没过多久,西雅图克就抱着他心爱的,断成两截的武器,蹲到角落独自垂泪去了。

    对此,我深表同情,嗯嗯。

    在婚礼结束后的第四天,玩闹够了,大家逐渐的告辞离去。

    最先走的竟然是拉尔三条子,听说莎拉已经四十六级了,拉尔当时就不能淡定,举得父亲的尊严荡然无存(我说这种东西还有吗),所以迫不及待的回群魔堡垒,和大菠萝搅基去了。

    四人就在第一世界。随时都能回来,尤其是丽莎阿姨,在拉尔三人外出历练的时候。更是可以回到营地和莎拉在一起,母女两一点儿也不会寂寞,所以到没多少离别之愁。

    然后是迪卡。奥斯卡,德鲁夫一行,浩浩荡荡的告辞离去,这些人一走,法师公会顿时冷清了许多。

    顺便附带一个小道消息,据说拉丁在离开前。鼓起勇气向菲妮告白了……

    我觉得这时候我只要远目就好。

    紧接着,国务繁忙的阿尔托莉雅也带着卡露洁离去,卡露洁的身影才刚刚消失在传送站。黄段子侍女就迫不及待的欢呼撒花。

    终于逃离了妹妹的魔爪,可以尽情的卖节操了,真是可喜可贺。

    不过临走之前,阿尔托莉雅那意味深长的微笑,以及看似随口,但好像又另有所指的“相信我们很快就能再见”的告别,让我忐忑不安。

    我不是害怕见到阿尔托莉雅。而是担心咪啪骑士呀!别再神出鬼没,让我心神不宁了,给我出来,我要和你单挑!!

    还有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物。

    一直赖在家里的霸王食客——红白公主,竟然也在某一天和我告辞离去了。

    这是怎么了。世界末日吗?

    我摇摇欲坠的搀扶着墙,仿佛听到了三魔神合体变成了比利王。

    “怎么了,有什么想不开的吗?”担心之下,我抓住红白公主的肩膀,关切问道。

    “发烧了吗?”摸摸她的额头,似乎没有。

    “还是说饿坏脑子了?”将她拎了起来,掂量一下体重。

    呃,比刚刚见到时那副饿的死去活来的样子,重了不止一点,维拉丝的手艺不错吧,不错你也不能暴饮暴食啊混蛋!

    “还是说纸箱弄丢了?”我忽然神色大骇,觉得自己找到了关键。

    纸箱才是本体这种设定,也不是不能接受。

    总之,不蹭饭的红白公主,不是好公主啊有木有,你对得起十万元巫女的外号吗?你还有脸再自称无节操红白吗?

    “其实,族里发生了一点事。”被我摸了又拎的红白公主,相当淡定的掏出纸箱子,做在里面,捧起一杯热茶咝咝的喝了起来,进入了喝茶神模式。

    喂喂,旁边的那位三无公主,你别给我有样学样的捣乱,将杯子放下,给我回房间去写禽兽公爵!

    “族里发生什么事了?”我对巫女一族充满了好奇,闻言,自然不会放过一探究竟。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一点小事罢了。”红白公主神色淡定的说道,“咝~”的又喝了一口。

    哦,一点小事啊,小事就好。

    “只不过是族里有几个人,打算把我的神社拆了,并扬言要将我扔到地狱里去罢了。”

    “哈哈哈,原来是这样,的确是小事一桩……喂喂,这还叫小事啊,分明就是暴动和谋杀吧!!”我怒掀心灵的茶几。

    “没关系,我早有所料,早就准备好了应对之策。”眼角闪过一道犀利光芒,红白公主自信满满的竖起大拇指,安慰我道。

    “原来如此,原来已经准备好了。”我一听,又冷静下来了。

    “看,在离开之前,我已经将赛钱箱带出来了。”红白公主将她的那个钱箱拿出来,得意的扬起下巴,仿佛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这叫哪门子的早有所料,准备对策啊!神社变成什么样都没有所谓了吗?赛钱箱就真的那么重要吗?”我已经无力再掀桌了。

    “别着急,现在,我不是正要回去处理问题吗?”对方拍了拍我的肩膀,难得说了一句正经话。

    “好吧,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对付那些暴乱分子。”

    “安心吧,因为有兀借的纸,现在有十成的把握,能够将那些家伙狠狠教训一顿。”

    “你这样说我就安心了。”我松了一口气。

    “但是花了一半用来制作商品了,所以几率掉落到了五成。”

    “别拿那么重要的战略物资去做些无意义的事情啊你这笨蛋!”我又忍不住聚起一口力气,怒然掀桌。

    “话说回来,为什么那些人要暴动呢?”我觉得用武力是下策,如果只是一些误会,能够用嘴炮解决的话,自然是最好。

    “因为……”迟疑了一下,红白公主的神色变得十分凝重,仿佛是什么难以启齿的重要秘密。

    “因为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去,族里没人打理,乱成一片了。”

    “你还是乖乖的被扔下地狱去好了。”我冷漠的用大拇指在自己的喉咙上一划。

    “总而言之,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也没有办法,我也就不拦你了,这里有点钱……呃,有点纸,你在回去的半路用吧,记得用的时候,别在大庭广众之下,要躲到草丛里。”

    我掏了掏物品栏,将上次去厕所没有用完的一叠白纸,语重心长的放到了红白公主的手上。

    “还有小狐狸,去给巫女族的公主殿下做点便当,回去一路吃着吧,别让我们的贵客饿着了。”

    “哈,为什么是本天狐?”小狐狸闻言,回过头,不高兴的尾巴甩来甩去。

    结果最后还是维拉丝去准备了。

    切!

    准备好一切之后,我们将红白公主送到了法师公会大门。

    “一路保重。”我紧紧握着她的小手,依依不舍道。

    “兀,真是个大好人。”对方貌似十分感动。

    “平息了族人以后,就回来吧,我们会一直在这里等着你。”将正中胸口的【你是好人】的利箭,狠狠拔掉,我面带微笑,指了指身后的维拉丝她们。

    大家的神色都是那么的温柔,关心。

    目送红白公主的身影离去,我回过头,对女孩们说了一句。

    “很好,乘现在赶紧搬家吧。”

    ********************************************************************************************************

    ********************************************************************************************************

    ********************************************************************************************************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