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二章 被放置PLAY的红白公主
    ……第二天,一大波蹭饭党强势归来。

    先是和我,卡洛斯并称为营地三大女儿控的拉尔条子,跟着他的当然还有丽莎阿姨,以及道格格夫这对野蛮人兄弟,三人在库拉斯特雇佣上了远程的法师佣兵,弥补了队伍短板,现在是一路高歌猛进,就快到和大菠萝的投影搞基,去哈洛加斯了。

    当然,根据牛皮大王道格的说法,那是肯定要收服大菠萝这个妖孽,然后一路骑着它去哈洛加斯,这才能显示道格大人的真正气势,像前面收服的安达利尔啊,督瑞尔啊,墨菲斯托啊,都已经不上档次了。

    “吴,我都听说了。”拉尔忽然一副衣冠楚楚的样子,露出严肃认真的表情。

    “听说什么?”我将小黑炭护在身后,一脸警惕的看着她。

    “听说我最近多了一个外孙女。”他忽然展颜,阳光灿烂道。

    “在哪,是谁?如果是莎拉的话,抱歉,她还没有怀孕。”我心中更加警觉。

    “亲爱的吴,你在说什么傻话呀,眼前不就是吗?啊哈哈哈。”拍打我的肩膀,拉尔慈爱的目光落到我身后的小黑炭身上。

    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两个。曾经一起在群魔堡垒经历过痛苦蠕虫事件,见过小黑炭,所以对于我身边多了这么一个水银长发的瘦小胆怯女孩。并不觉得惊讶。

    但是拉尔条子和丽莎阿姨,已经听说过小黑炭的事,现在。却是实打实的第一次见到小黑炭,顿时就是爱心四溢,这不,我也是才刚刚从丽莎阿姨的手里,将彷徨不安的小黑碳给牵了过来,立刻又被这条子见机缠上了。

    “照你这么说来,西露丝和艾柯露岂不是也得含你一声外公?”我讶然道。

    “这个……她们还是算了吧。”

    拉尔回过头,看了厨房里的双胞胎公主一眼。再看看站在她们旁边,正在教公主们做菜的莎拉,来回对比了几眼,似乎尤其的在身高方面纠结了那么一会,终于是虎目窜下两行热泪。

    对不起,我的宝贝女儿莎拉哟,没能让你长个子都是爸爸的错!

    在拉尔心中。我似乎听到了这样的无声呐喊。

    “但是莉莉斯不同,她……”眨眼间,拉尔又恢复了笑脸,目光闪闪发光的看着在我身后躲的更紧的小黑炭,朝我竖起大拇指爽朗的说道。

    “她现在比莎拉矮。现在不叫一声的话,以后就没机会了。”

    “咚!”

    正在教西露丝和艾柯露切鱼的莎拉,【状似】一下子没有把握好力道,直接将鱼头给斩下来了,下面垫着的砧板也跟着发生了一声惨痛悲鸣。

    “怎么回事,刚才脖子上闪过了一道凉意?”拉尔条子摸了摸脖子,神色不安而困惑……拉尔大叔,你的死兆星已经在天空上闪烁着了。

    “要是小黑炭真的叫你外公的话,那么应该叫丽莎阿姨什么呢?”我决定拯救一下拉尔,让他免于深陷深渊。

    “哈哈哈哈,你这个问题太可笑了,当然是叫外婆了,丽莎外婆,哈哈哈!!”貌似我问了一个很幼稚的问题般,拉尔得意的大笑起来。

    我和道格格夫三个,不约而同的开始退后。

    “丽莎,丽莎,看到没有,你当外婆了,你也是婆婆了,高兴吗?”拉尔还是乐的比手画脚。

    “听~到~了~哦~”看起来依然像是初为人母,年轻的不像话的丽莎阿姨,在身后抚脸温柔的微笑着。…,

    “原来我在你眼里,已经那么老了。”

    “等……等等,丽莎,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并不是说你很老了,只是想说你看起来已经很老……不对,是听起来已经很老……也不对,总之是……啊啊啊啊啊……拉尔的惨叫声在法师公会上空久久回荡不绝,不知情的法师们,还以为是某不良会长又研究出了什么古怪的东西。

    “话说回来,大家吃的可真丰盛啊。”拉尔一边哭着,一边挠头哈哈笑道,真是个坚强的家伙,这副惨象我都已经没办法直视了。

    “是啊,有维拉丝,莎拉,还有丽莎阿姨,想不丰盛也难。”我夹了一块鲜嫩的鱼肉,滋溜溜的一吸。

    “咕噜~~”拉尔吞了一口口水,看着他的眼前。

    就仿佛在密集的人群之中,被画圈孤立起来了一般,餐桌上琳琅满目的佳肴都离的他远远的,唯独一碗白饭,一个蒸的半熟的鱼头,摆在他面前。

    该不会就是被莎拉一刀断头的那只鱼头吧?

    “我这有上好的鱼头,一定是我的宝贝女儿为了我这个父亲精心制作的,包含了满满的爱意,你们若是真的那么想吃的话,那么交换点什么也不是不行。”

    无一人回应,只有噼噼啪啪的碗筷声,以及哧溜溜的,吃的满嘴流油的扒饭声。

    “道格,格夫,我们是好兄弟吧。”他看了看旁边,希望能够得到支援。

    “餐桌无兄弟。”道格深情的注视着前面他喜欢的那道菜。

    格夫干脆就将脸埋到碗里去了。

    “西雅图克大人,我们昨晚还一起去酒吧,说好要患难与共的不是吗?”

    “昨天喝醉了,记不得说了什么。”西雅图克摸了摸他的大光头,装傻技能瞬间点到了max等级。

    “卡洛斯大人。我们都是圣骑士,是正义的好伙伴,对吧。”

    “正义的道路……总是伴随着孤独。”卡洛斯沉默片刻。似深有感触般发出一声叹息,偷偷摸摸的夹起了一块肉,在拉尔感动的目光中……递到了卡洁儿的碗里。

    卡洁儿见碗中多了一块不喜欢吃的东西。不爽的叽一声,以庐山百龙霸的气势将卡洛斯揍飞出去。

    “卡洁儿,不行哦,要多吃点肉才能长大。”对于和埃里雅一样挑食,只吃水果的卡洁儿,我也看不下去了,夹了一块肉丝,递到她的嘴边。

    “叽叽~~”卡洁儿二话不说。欢快的张开小嘴含住了筷子。

    于是,我遭到了卡洛斯不知是感谢还是怨恨的目光注视。

    “亲爱的吴……”拉尔似乎终于发现了我的存在,献媚的笑道。

    “拉尔大叔,你不是最喜欢吃鱼头吗?”我忽然插嘴。

    “咦……咦咦,有这样的设定吗?”拉尔一脸茫然。

    “莎拉和丽莎阿姨可以作证。”我狡猾的将话题转移到关键人物身上。

    心地善良的莎拉犹豫起来,丽莎阿姨则是面带着修罗微笑,点了点头。

    “原……原来。我竟然一直喜欢吃鱼头,原来如此……”拉尔用筷子挑着两只鱼眼,身体就和鱼眼一样那么的泛白。

    “哈哈哈哈哈,看来我们来迟了。”一声熟悉的大笑,两道人影走了进来。

    “不迟。来的正好,丽娜大姐,高特猩猩。”我起身欢迎。

    “我说,吴,咱两也相识了那么久,称呼上就不用那么生疏了,你看,将后面的两个字去掉怎么样?”高特拍着我的肩膀,商量道。…,

    “好的,猩猩。”我爽朗的笑道。

    “咦,等等,不对劲,不是说了是后面两个字吗?”高特十分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

    “没错啊,就是后面两个字,猩猩高特,不是这样吗?”

    “等等,让我想想,猩猩高特……猩猩高特……去掉后面两个字的话……竟然还真是这样!我居然是在自投罗网!!”高特大猩猩抱头哀鸣起来……拜托了,有谁能帮我将这只智商连大猩猩都不如的家伙给送到动物园里去吗?

    “说起来,你那新认的女儿呢?”眨眼间,他又恢复了原样。

    “喏。”我摸了摸坐在身边的小黑炭的头,将她抱在大腿上,炫耀道。

    “怎么样,可爱吧。”

    “可恶,我也想要个女儿呀。”看了看小黑炭又看看西露丝和艾柯露,高特大猩猩不甘心的嚷嚷道。

    “这种事情和丽娜大姐说去。”

    “也对。”恍然一点头,高特爽朗的举起手,朝她的妻子大声吼道。

    “丽娜,现在就给我生个女儿吧!!”

    咔嚓一声,我仿佛听到了丽娜大姐的某根神经崩断的声音。

    然后,高特和拉尔坐在了一起。

    “来,高特大人,分给你半个鱼头。”拉尔将鱼头切开一半,送到高特碗中。

    “谢谢,谢谢。”高特泪流满面。

    “可是半个鱼头不够配饭啊。”

    “没事,鱼眼珠子慢慢含着就是了,只要告诉自己,这是盐团,这是盐团……”

    “原来如此,还有这一招,拉尔兄弟,你真厉害。”高特惊叹。

    “哪里哪里。”

    看着患难结真情的两人,所有人都远目了。

    最后,丽莎阿姨和丽娜大姐还是心软了,偷偷给丈夫又做了一顿饭。

    “丽娜大姐,最近营地没阿生什么事吧。”饭后,我随意地和已经从老酒鬼和我的手中接过了罗格士兵统领职责的卡丽娜,闲聊起来。

    “刚开始的时候有不少麻烦,一来我没什么经验,而来多了一个新区和大量的人口。”

    “那也是。”想到这段时间,丽娜大姐忙的几乎两脚不沾地,回来的时候也几乎没怎么见到她的人影,我就能想象出她究竟有多忙了。

    “不过现在好多了,多亏了阿卡拉大人的教导。我也算慢慢的习惯了这份工作。”这样说着,卡丽娜轻轻微笑的扬了扬眉毛,脸上闪烁着自信神采。

    看到这样的丽娜大姐。我也就放心多了,一直担心她从数十年的历练之中忽然脱离以后,能不能找到归属感。现在看来,她已经适应了新的身份和职责。

    至于高特大猩猩,这家伙虽然看起来是个笨蛋,其实也的确是个笨蛋,因为太爱着丽娜大姐了,所以变成了笨蛋,为了丽娜大姐,他已经决定放弃了成为猩猩一族的英雄……哦。不对,是人类英雄的梦想,留在妻子身边守护她。

    “不过,说到最近发生的重大事情……”不自觉的蹙起眉头,丽娜大姐苦笑一声,道。

    “当属卡夏大人和莎尔娜引起的混乱。”

    “抱歉,给大家添麻烦了。”

    “怎么能怪小弟呢。说起来,听阿卡拉大人说,多亏了你,解决了那两个人的矛盾,连带卡夏大人也振作起来了。不是吗?”

    “我也没做什么,是她们两个自己想通的。”我含糊道。

    “看小弟的样子,我也就不问这两个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总之,以后但愿别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就好了,说实在话,虽然只有短短的数秒,但是那两个人一旦认真起来,我根本连靠近的资格都没有,那时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想到万一营地受到波及……我到现在都还心惊胆战。”…,

    “看来丽娜大姐已经完全代入了现在的职责角色,真是恭喜了。”见她一副犹有余惊的样子,我不由的笑着揶揄了一句。

    “那是,我卡丽娜是谁,要么不做,要么就努力做到最好。”卡丽娜尽展英姿飒爽的女强人风范,回应我的揶揄。

    “啊,对了。”似乎忽然又想起什么般,丽娜大姐困惑的轻轻歪头。

    “是不是错觉呢?最近……总觉得好像少了一点什么的样子。”

    少了一点什么?

    本来我不该为这个含糊的问题而烦恼,但是,这一句话却好像说到心坎上面,总是让我心神不宁。

    少了点什么……少了点什么……

    对了!!

    我终于想起来了!

    丽娜大姐所说的少了点什么,一定是少了某个卖着有伤风化,以及永远也卖不出商品的商人。

    红白公主啊!!!

    回来好几天了,我竟然完全将她给忘到后脑勺去了,不单如此,去精灵族的时候貌似也没有和她打过招呼。

    我额头上的汗水立刻嗖嗖流了起来。

    到不是说担心那无节操公主出什么事,毕竟阿卡拉说过,哪怕现在的我和莎尔娜姐姐加起来,也未必是她的对手。

    我只是担心她又在哪里卖节操,甚至是打着我的名义卖节操罢了。

    我火烧屁股一样的赶到阿卡拉的小黑店。

    “哦,你终于记起那位公主了。”

    阿卡拉对我的记忆力表示老怀欣慰,顺便点醒了一句:“她现在似乎在造纸厂那边。”

    “果然是去犯罪了啊啊啊!!!阿卡拉奶奶,为什么你不阻止她!”我抱头跪下,痛苦的悲鸣起来。

    造纸厂和红白公主,这两者之间就犹如一群肥羊和一头饿狼的关系,你相信那只狼会安分呆着吗?

    “这种事情,就教给你们年轻人去处理好了,呵呵~~~”阿卡拉一边悠闲的啜着茶,一边笑道,俨然是已经安然退休,甩下一个烂摊子的领导架势。

    无奈,我只要亲自跑造纸厂一趟,老实说,真不想来到这里,就和我不愿意靠近精灵族的天空部落的中央广场,那种心情一样。

    百般的……不,是万般的滋味。

    本来以为要花费一番功夫才能找到,但是出乎意料之外,我很轻易的就看到了那道熟悉的红白身影。

    在造纸厂的大门旁,那座名为沉思者,实则怎么看都更像是在厕所便秘的雕像脚下。

    “呃……”

    简直就好像站在一堆大蒜山上,对吸血鬼说,你来咬我,来咬我啊。

    故意不看那座雕像,我来到红白公主面前:“你……”

    坐在挂着【100000金币】的牌子的纸壳箱里面,这红白公主有气无力的低着头。

    见我到来。她终于抬起头:“兀……来了。”

    “是的,我来了。”我流露出冷酷的眼神。

    “兀,不该来。”红白公主的声音很低。低的仿佛像草原拂过的风儿。

    “但我还是来了。”我擦拭着手中冰冷的剑锋。

    这都是在演什么啊混蛋!

    我化身哥斯拉,狠狠将心灵之中的茶几掀起来。

    “兀别管我,我只不过是一个被人一声不吭的抛弃掉的可怜公主罢了。”红白公主伤心的擦拭着眼角。

    “抱歉……”

    贸然离开的确是我的不对。但是,你貌似只不过是霸王食客一名,没有一定要打招呼的理由吧。…,

    虽然心里这样想着,但我还是老老实实的道歉了,为了不让她乘机卖节操。

    “觉得过意不去的话,就买点我的商品如何,最新款式,现在挥泪甩卖中。只打五折,错过这次就没有那么好的机会了。”

    一瞬间,红白公主变成了精明的商人。

    “不要。”

    “竟然连看都不看就拒绝了!”红白公主震惊沮丧中。

    每看一次节操就要掉一截的东西谁要看啊!

    “绝对震撼的商品,童叟无欺。”红白公主还不死心。

    “已经没有什么商品能比眼前的更加震撼了。”我指着纸壳箱上的那块100000金币的牌子,漠无表情道。

    低头看了看,红白公主不知道把我的话理解成什么了,恍然哦了一声。

    “兀的野心不小。怎么样,只要100000金币,兀就可以把我带回家去了。”

    “我可以把这句话理解成【你要是不给我100000金币,我就不跟你回去,继续在这里卖节操】这样的意思吗?”我的嘴角开始无意识的抽搐起来。

    “身为巫女族的公主。我可不会做那么失礼的事情。”

    “那你到是说说看,买回去能做什么?有什么好处?”我被她这番话逗乐了。

    “这个嘛……按照兀们人类的说法,那就是……”

    很认真的想了一想,跪坐在箱子里的红白公主,忽然换了一个姿势,像猫咪一样优雅可爱的四肢立着,然后抬起一只小手,呈猫爪状握起,在脸上猫洗脸般的舔舔爪子,一挠,“喵~~~”的撒娇叫了一声,以勇者无畏的精神说了三个字。

    “会暖床……我这是穿越时空,来到了某个漫展吗?

    不得不说,眼前的商品卖相极佳,而且便宜实惠,有那么一瞬间,我真的心动了。

    “怎么样,客人,心动了吗?”保持着这副可爱诱人的姿势,红白公主露出期待目光问道。

    “不得不说,作为一名商人,你很努力。”我头疼的捂着额头,斟酌台词。

    “但是,我不萌巫女。”

    “呜!”红白公主瞬间僵硬,变成了苍白公主。

    “我说啊,你到底想怎么样,才愿意和我一起回去。”感觉似乎遏制了一下这红白公主的卖节操势头,我连忙乘机切入主题。

    “我,曾经被一个狠心的男人抛弃过。”红白公主重新端庄跪坐下来,仰头望天,瞬间进入了琼瑶剧场。

    “究竟是谁?”我一脸震惊,原来她还有这样的黑历史,那个男人究竟是谁?进展到了什么关系?a吗?还是说b,或者说已经c了?怀孕了吗?或者说是已经有了孩子吗?有癌症吗?是亲兄妹吗?

    话说我兴奋个毛啊!

    “那个男人,曾经教会了我很多,让我看到了巫女一族的光明未来。”

    哦哦哦,貌似很不得了的样子,那个神秘的男人!

    “后来我才发现,原来一切都是骗局。”

    “请节哀。”我同情的看着红白公主,没想到她会有这样一段悲惨的历史。

    “教我的那些,全部都卖不出去。”

    “哈?”

    这是什么神转折?

    “明明将我捡回去,说要好吃好喝的招待,但是某一天却将我弃之不顾。消失不见。”

    “冒昧插嘴问一个问题。”我再三深呼吸,举手。

    “你说的那个男人……该不会就是我吧。”

    红白公主点头。

    “我什么时候教会你很多了!什么时候让你看到巫女族的光明未来了!”我掀桌怒吼。…,

    “兀,不是很热心的教我制作新商品吗?”

    “好吧……是有这么回事。虽然不是出自我的本愿,但是这和巫女族的光明未来又有毛关系啊!”

    “商品大卖的话,就能买很多很多的纸。巫女一族就能振兴了。”

    “振兴巫女一族的代价还真是廉价啊……”我无力的跪倒在地,完全败给了她。

    “结果到目前为止还是一个都没有卖出,感觉被骗了,再也不会爱了。”

    “关我毛事啊!”

    “连这副被玩弄之后,无情遭到了抛弃的身体,都已经卖不出去了!”

    “你是哪本书里走出来的悲惨名伶!”

    “之后心灰意冷,就决定来造纸厂作案了。”

    “不要一下子就走上犯罪道路啊喂!!!”

    “但是看到这座惩罚的雕像,又犹豫起来了。”

    “不要再提这个梗了啊啊啊啊!!!”

    “思考再三。决定就地摆摊,说不定能迎来新的商机和人生。”

    “难怪造纸厂的工人们都不愿意走正门了!!!”

    “最后饿的不行了,只好卖我自己了。”

    “和饿不饿没关系,你从一开始就打算这样做吧,打算做这种事情以达到卖节操的目的对吧,你这个十万元巫女!!!”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不行了。已经没办法吐槽下去了。

    “兀,真是精神呢。”

    看着这样的我,无节操的红白公主淡淡说道。

    “我会这样都是谁的错!!!”

    再三深呼吸,我狠狠瞪着红白公主:“总之,和我一起回去吧。别在这里卖节操了。”

    “又要过上被捡到,然后被抛弃的生活吗?我真是个不幸的公主啊。”

    “没人想捡你,也没人会抛弃你!”我没好气的应道。

    “按照剧本,这时候,兀要强硬的抓住我的手,大声说道【走,跟我一起回老家结婚吧】。”

    “我为什么要立这么可怕的死亡flag啊!!!”

    虽然没有按红白公主的剧本行动,但是我还真强硬的抬起了箱子,连着坐在里面的她一起,硬生生抬了回去……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