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零九章 凉宫菲妮的失策
    “蜜拉,你和凡的关系进展,似乎并不是很顺利。”目送着人影消失在白光之中后,阿尔托莉雅回过头,稍稍困惑的看着自己的骑士。

    刚才,她与自己的丈夫那番假惺惺的对话,她也是听在了耳中,看在了眼里。

    在阿尔托莉雅看来,蜜拉是一个极具亲和力的人,只要她愿意,没有不能好好相处的,而如今却花了那么些天的时间,还看不到进展。

    “没办法,亲王殿下虽然很好说话,态度也很随和可亲,但是性格却意外的固执,尤其是对感情……格外的死板呢,想要让殿下摆脱雪莉尓大人的影子,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蜜拉丝轻歪着头,似乎遇到了不小的麻烦。

    “没想到你也会有这样失败的一天,据说,为了和凡打好关系,你天天都去拜访,是不是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呢?”阿尔托莉雅开始给对方出谋划策。

    “普通来说,的确是会这样,但是亲王殿下的性格太随遇而安了,所以我考虑再三,决定稍微逼迫一点。”蜜拉丝露出睿智狡黠的笑容,这样道。

    “嗯,看起来,虽然在关系上没有太大的进展,但是你已经基本上将凡的性格摸透了,我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蜜拉。”

    “是的,陛下,接下来……不是还有许多机会吗?”想到什么。蜜拉丝的娇媚声音中,透露出一丝神秘感。

    “凡……一定会大吃一惊吧。”

    “我可去十分期待着看到殿下吃惊的表情哦。”

    这样说着,骑士与王不约而同的微笑起来。

    “咝~~~这么回事,这股不寒而栗的感觉。”刚刚走出库拉斯特海港的传送阵,我立刻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寒意,抱紧身体,喃喃说道。

    我们没有选择即可回到营地,而是打算在库拉斯特逗留一小会。让小黑炭认一认在这里的家,顺便,也去绿林酒吧和那三位侍女打声招呼,或许可以邀请她们来参加我和琳娅的婚礼,不过这样真的可以吗?身为酒吧的招牌侍女却不务正业的四处走。

    回到久未了两个多月的小别墅,庭院依旧干净整洁。花草枝木都被修剪打理的整整齐齐,清新宜人。

    不用说,肯定又是碧丝在回来后,帮我们整理了别墅。

    “小黑炭,看,这就是我们在这里的家,怎么样,漂亮吗?”指着眼前白色木栏围绕,庭院小巧精致。以及极具欧式风情的红泥砖瓦青藤小别墅,我摸着小黑炭的头说道。

    “漂亮。”小黑炭猛地点头,对于她来说,哪怕是一个石洞,只要整理干净点,那也是漂漂亮亮的地方。

    “比不上水晶之树就是了。”我牵着小黑炭的手,率先进入了家中。

    和水晶之树那种完全可以称之为奇迹的地方相比,就算是鲁高因的华丽皇宫,也会显得黯然失色。

    带着小黑炭在附近绕了一圈。确认地盘之后。我又一个人乘着小舟,顺着河道湖泊。来到了位于冒险者平台的绿林酒吧。

    此时,三位招牌侍女都已经尽职尽责的在岗位上忙碌起来,推门进去,眼看菲妮又要跑来迎接,我连忙摆了一个嘘声手势,飞快的来到了她的秘密基地。

    要是上一次来绿林酒吧所发生的剧本,再来多几次,我恐怕就要变成库拉斯特海港所有男性的公敌了。

    “表哥,精灵族那边已经没事了喵?”…,

    “没事,已经解决了,多亏了大家的帮忙,这次过来就是想和你们打个招呼,让你们不用担心了。”

    看着站在眼前的三位娇俏如花的可爱侍女,我干笑着说道。

    我说来一个招呼就行了,另外两个到是给我出去工作啊,再这样下去,那些粉丝又要暴动了。

    “表哥想要回营地了喵?”菲妮到是挺敏锐的,一眼就猜出来了。

    “没错,也是时候回去了。”我将西露丝和艾柯露的转职,以及接下来和琳娅的婚礼这两件事,和三人说了一遍,然后发出邀请。

    “怎么样,我和琳娅的婚礼要一起来参加吗?”

    “很抱歉,长老大人,我们上次已经离开酒吧太久了,要是再去参加您的婚礼,老板娘大概会很困扰。”菲妮刚想说什么,欧娜就抢先一步拒绝了。

    “也的确是如此,你们可是绿林酒吧的三块招牌,要是老不在的话,酒吧可要陷入困境之中了。”我理解的点点头,毕竟在发出邀请之前,就已经考虑到了这个问题。

    虽说少了三人,就少了一分热闹,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她们还有自己的工作要做,可别把酒吧侍女不当职业。

    “长老大人能理解,那真是太好不过了,但是,如果只是让一个人去,留下两个人在酒吧的话,我想大概没什么问题,不知长老大人会不会欢迎?”峰回路转,欧娜美目一眨,又提出了新的可行性。

    “当然了,不过谁去好呢?”我笑着问道。

    “那当然是……”

    被欧娜死死牵住,完全没办法插话的菲妮,这时候在一旁拼命晃来晃去,以显示自己的存在感,并且指着自己,仿佛在对欧娜说,当然是我,是我,我可是表哥的表妹,当然要去。

    “当然是碧丝了。”欧娜微笑着,头也不回的往身后一拳,不安分的菲妮立刻“喵”一声捂着鼻子倒地。

    “哦?”我一开始以为是菲妮,没想到欧娜竟然推荐碧丝去。

    考虑到她和菲妮是【夫妻】关系,任何一个人去了,留下一个都不好,让碧丝去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也就释然了。

    “咦……咦咦,我吗?”碧丝显然没有心理准备。像是受惊的可爱小兔子一样,惊讶的捂着小嘴呼道。

    “当然是你了,谁让碧丝你是第三招牌呢。”欧娜找了一个借口,笑盈盈的将害羞不已的碧丝推到我面前。

    “就这么决定了,您看行吗?长老大人。”

    “当然,我想婚礼的时候,那帮酒鬼大概会高呼万岁吧,说不定会被求婚。”我耸了耸肩。开玩笑道,碧丝的酿酒手艺我尝过,可绝对是顶级的,完爆营地的所有酒吧。

    “呜~~~”听我这样说,碧丝立刻悲鸣,露出困扰的神色。真是个不会怀疑别人的好孩子,这样的话也信以为真了。

    “真是太可惜了喵,竟然没办法参加表哥的婚礼喵。”

    见事情已经决定下来,菲妮这时候才找到插话的空隙,惋惜的说道,脑袋上的一双猫耳真的垂了下来,我说这工艺品也太夸张了吧,莫非是点错了什么科技树?

    “哈哈,是有点可惜。”我也真心的感叹了一句。少了菲妮这个搞笑演员兼悲剧帝在,气氛大概会清冷不少。

    “不过也好,我也有件重要的事情想去做喵。”突然,菲妮打起了精神,状似很了不起的说道。…,

    “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大吃一惊。

    完全伪娘化,并且将酒吧侍女当成终生制职业的菲妮,还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秘~密~喵~”菲妮轻摇食指,娇俏的说道,那两只猫耳朵也伴随她得意的心情摇来晃去。我说这太凶残了点吧喂!究竟是用什么做的那玩意!

    “就告诉我如何。身为表哥,担心表妹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是吗?”我人生第一次拿出了表哥的责任感。

    “没办法喵,表哥都这样说了……只能告诉表哥一个喵。”菲妮害羞的笑了笑,凑上来,在我的耳边嘀咕了几句。

    “长老大人,请问菲妮都说了些什么?”站在一边的欧娜,身上散发阵阵的寒意,甚至让我产生她背在身后的小手,是不是正握着一把柴刀的感觉。

    “她说在精灵族翻找资料的时候,发现了一座魔法遗迹的线索,想要找个时间偷偷溜走,去做点老本行。”

    “转眼间就将我出卖了喵!”菲妮抱头惊叫,泪眼汪汪的流下了两行泪水,一定是在为有我这样的表哥而喜极而涕,嗯嗯,绝对没错。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打这个主意啊……怪不得这几天神神秘秘的在收拾什么……”欧娜的娇躯剧烈颤抖摇晃了几下,头一低,半张脸瞬间就变得漆黑起来。

    黑化了!!!!!

    “长老大人,我改变主意了。”

    将生死不明的菲妮的脸,深深按入厚实的木桌之中,欧娜抬起头,对我灿烂笑道。

    “请……请说。”

    我被她犀利的黑化属性吓呆了,不知不觉用上了敬语。

    “我们,三个一起去,可以吗?”

    “当然,无任欢迎。”

    问题好像不知不觉中被解决了,碧丝似乎也松了一口气,对于害羞的她来说,要一个人独自出远门,去营地参加我的婚礼,大概还是有点勉强。

    从绿林酒吧回来,小黑炭已经差不多习惯了库拉斯特的家,相比华丽之极的水晶之树,以及时不时巡逻而过的精锐骑士,这座小小别墅,精致的庭院,对她而言更加容易被接受。

    我们并没有多做停留,在接近傍晚的时分就重新启程,回到传送阵,直接传回了营地。

    “你们先带小黑炭回去吧,我和莱娜先去向阿卡拉奶奶打个招呼。”在传送阵外的岔路口上,我如是对女孩们说道。

    如果是我一个人,可以不必那么急着去向阿卡拉请安,告诉她我回来了,但是莱娜可是阿卡拉的亲传学生,现在从精灵族学成归来,却是必须第一时间去阿卡拉那里请安,这是最基本的礼仪。

    “喂喂,别忘记了我啊笨蛋吴。”贝雅小丫头不乐意了,身为精灵族的代表,她翘班回来,去向阿卡拉打声招呼。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于是,我和莱娜以及克劳蒂亚三人,便和其他女孩们在岔路口分道,缓缓步行约莫半个小时后,来到了阿卡拉的小黑店。

    “总觉得你这笨蛋,是在故意无视我的存在,是这样么?”贝雅抬头瞪着我,露出犀利的目光。

    “当然没有这回事。我的贝雅公主殿下。”我擦了擦冷汗,暗道小丫头个头小小,第六感到是挺敏锐的。

    “都回来了吗?呵呵,回来了就好。”阿卡拉早就收到了消息,站在门口等着我们。

    “阿卡拉奶奶,我们回来了。”我和莱娜异口同声道。贝雅和克劳迪娅则是按照了自己的礼节,向阿卡拉奶奶行礼。…,

    “顺便将偷懒的逃犯给压回来了。”我按着贝雅小丫头的头,故作悲伤流泪的擦拭起了眼角。

    “都是我的错,没有把这小丫头给教好,更没让她的个子长高,我对不起阿尔托莉雅。”

    “笨蛋吴,我要杀了你!!!”贝雅俏脸一黑,顾不得阿卡拉就在眼前,拍开我放在她头顶上的手要和我拼命了。

    “看到你们那么精神。我就放心了。”阿卡拉呵呵一笑,把大家都请入了帐篷里面。

    稍作片刻,主要是阿卡拉和莱娜这对久别半年多的师生,在叙叙谈话,说着生活学习上的事情,我和贝雅偶尔插上几句,大多时间是在互相瞪眼,明争暗斗。

    而后,告别阿卡拉。贝雅取道回了精灵族的驻地。我和莱娜,以及克劳蒂亚。则是来到位于小黑店附近的,莱娜以前的住所。

    原本这里是为了方便虚弱多病的莱娜向阿卡拉学习,让她少走点路而搭起来的住所,随着莱娜的身体逐渐好转,她更多的时间是回到法师公会的家,和大家在一起,这里并没有拆卸,成了她临时的歇息所和学习的地方。

    来到这里,也是顺便打扫一番。

    等整理干净了莱娜以前住的房间后,克劳蒂亚就坚持剩下的交给她清理,让我这个高贵的长老大人在一边歇着。

    这莫非是……嫌我笨手笨脚,反而添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