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零八章 侍女的失败逆袭?
    “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仿佛失去了什么宝贵的东西一般,我失落的喃喃自语着,然后目光落到床上。

    这里是黄段子侍女的家,此时,这个笨蛋侍女正被我以【哔】甲缚的捆绑方式,五花大绑的捆了起来,口中塞着一团布。

    说来话长,那么我就长话短说好了。

    吃下黄段子侍女新开发的过期避孕药以后,我随后甩开了她的尾随,顺利的回到了家中。

    本应该一切顺利才对,可不知怎么的,头忽然很晕,于是睡了一觉。

    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睡觉嘛,很正常的事情。

    到目前为止还算很正常,在梦中,我似乎做了一个迷迷糊糊,很不得了的春梦。

    男人嘛,哪个没有做过春梦的,我依旧不以为意。

    可是,就在我醒过来,细细琢磨着那个模糊不清的春梦时,忽然发现下半身湿漉漉的一片。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已经久违了的梦【哔】。

    我瞬间震惊了。

    不过很快释然,男人嘛,又有哪个没有……

    等等,不对劲啊混蛋!

    我忽然醒悟起来。然后一下子怒掀茶几。

    睡之前不是刚在黄段子侍女的家里,受到她的换装挑逗而啪啪啪过了吗?哪里来的梦【哔】!

    一定是那颗新开发的过期避孕药在作祟。

    我瞬间化身名侦探毛利小五郎,一眼就看穿了作案手段。识破了敌人的阴谋诡计。

    于是,便有了以下这一幕。

    “说,到底那颗过期避孕药究竟是用来干嘛的。有什么效果?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这个道理,我想你应该明白才对。”我声色俱厉的瞪着黄段子侍女。

    这侍女呜呜叫了几声,似乎想要顽抗到底。

    “哼,不说话,你以为不说话。我拿你就没辙了?老实招了吧。”

    冷笑着,这一瞬间,我已经容嬷嬷附体了,手上拥有着两件ss级宝具——绣花针和小黑屋,就算敌人是秦始皇,希特勒,。美猴王,奎爷,乔布斯的凶残之辈,也绝对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我仰头得意的放声大笑着,恶狠狠地瞪向黄段子侍女。

    哦。不好,搞错了,忘记将她嘴上的布取出来了,我说怎么一直在呜呜呜的叫。

    “放开我,你这禽兽亲王!”嘴巴刚被解放,这笨蛋侍女就迫不及待的叫嚷抗议起来了,被绑成这副羞耻的模样,让她泪光都快涌出来了。

    “区区侍女,还想命令主人?”我蹲下去,捏着这笨蛋侍女的脸颊,指尖在她精致的五官上轻轻抚摸着,随即滑过敏感的颈项,锁骨,腋下,顺着绑痕不断撩拨。

    “其实很开心才对吧,被绑成这样,你这抖m侍女。”

    “才才才……才没有这回事,快放开我你这笨蛋,变态,被一百万匹马踹死好了!”黄段子侍女挣扎着,在指尖的轻轻划动之中,娇躯确认不住轻微的颤抖着,脸上的红潮更甚。

    “真是不像话呢,你这抖m侍女,要是被小黑炭看到了这一幕该怎么办,你说是吧。”我露出更加不怀好意的笑容,捏起这小侍女的下巴问道。

    “呜!!不……不要……”这一下可是直接命中黄段子侍女的死穴了,她在谁的面前卖节操都没问题,唯独在小黑炭面前不行。

    “那样的话,就给我老实交代吧,只有一次机会哦,要是撒谎的话,我就把小黑炭叫过来,让她看看你现在兴奋的不行的变态样子。”…,

    “呜呜才……才没有兴奋。”黄段子侍女软弱的抗议了一声,犹豫了片刻,似乎真的感觉到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次节操危机,终于是下定决心说实话了。

    “其实那颗药丸是……”她以低着不能再低的声音,轻轻说道。

    “那可药丸的效果是……可以让吃下去的人短时间迷糊,然后喜欢上受虐,也就是笨蛋亲王口中经常说的抖m……

    “为什么给我吃下那么可怕的东西!!!”得知真相的我当时就吓尿了,恨不得立刻抠喉咙把药丸给抠出来。

    “因为……因为笨蛋亲王老是欺负我,尤其是在……是在……哼,我也要反击,让笨蛋亲王尝试一下抖m的滋味。”爱记仇的黄段子侍女轻哼一声,理直气壮说道。

    “谁要尝啊!抖m的滋味我早就已经……咳咳,不对,那种东西我才不要!”

    差点说漏嘴了,我可不能把自己对莎尔娜姐姐的野心,以及现在的无奈现况暴露出来,让这笨蛋侍女抓住把柄,又在小黄本上添加一道强而有力的八卦。

    “好在没什么效果。”回想起吃下药丸之后的经过,我心悸之余,也松了一口气,只不过是做了一个春梦,然后梦【哔】了而已,应该是副作用吧。

    “不可能的啊,明明已经做过实验了。”黄段子侍女不甘心的嘀咕道。

    “哼,我这可是巨龙一般的体质,抗药性妥妥的,少拿你那些没用的试验品来参照。”拍拍胸膛,我自得的说道。

    “好像也只能这样解释了,明明已经将这种情况考虑在内,将药效调配至最强了,没想到……看来是失败了。”叹了一口气,黄段子侍女满是沮丧。

    “我觉得……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比较好。竟然给我吃下那种东西,而且还妄图下克上。”我居高临下的瞪着她说道。

    “不是没有得逞吗?”黄段子侍女试图狡辩。

    “虽然没有得逞,但是并不代表可以原谅。杀人未遂也是重罪!”我忿忿的怒斥一声,左右打量着她,寻思着惩罚方法。

    可惜的是。老天并没有给我时间,门外传来了图书馆方向的动静。

    嗯,已经学习完了吗?

    看看时间,睡醒一觉后跑过来,严刑逼供一番,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到黄昏时分了。

    “这次就先饶过你。”我无奈的给黄段子侍女松绑,整理一番凌乱的衣服。要体体面面,面带笑容的迎向宝贝女儿。

    “下次再试试其他配方吧。”身后,黄段子侍女细微的嘀咕道。

    “你说什么?”我回过头,瞪大眼睛。

    “没什么,笨蛋亲王的错觉罢了。”黄段子侍女头一撇,气焰立刻又变得嚣张起来,满满一副不知悔改的模样。

    我到底是上辈子作了什么孽。才能遇到这么让人又气又爱的侍女啊。

    第二天,眼看无事,我还是决定这日不如撞日,就在这时回去好了。

    我们也不想闹出太大的动静,只是让人通知了阿尔托莉和雅兰德兰奶奶。打算静悄悄的离开,不过,来给我们送行的还是意外的多了几个。

    雅兰德兰奶奶年纪大了,不便走动,但是这次还是亲自来送行了,毕竟教导了莱娜那么长一段时间,想到自己这半个学生终于要出师离开了,她的举动也就变得合情合理。

    阿尔托莉雅是在意料之中,她身后的蜜拉丝……嗯,多少也能猜得到吧。…,

    “真是遗憾,蜜拉,没想到那么快就要分别了,有时间来营地玩,我一定会好好的招待。”握着咪啪骑士柔柔的小手,高兴的上下挥动着,我的脸上一点也看不出遗憾的样子。

    这咪啪骑士,天天都要过来刺激我一下,难道就不知道欲速则不达,物极必反这样的道理吗?我现在都快对她产生阴影了。

    “的确是天大的遗憾,蜜拉还想再和殿下好好的促膝长谈呢。”面对我的假惺惺作态,蜜拉一点也看不出脑子里在想什么,柔和甜美的这样笑道。

    别说的好像我和你曾经促膝长谈过的样子!

    暗地里翻了个白眼,我勉强的在脸上挤出一丝遗憾表情。

    “但是,这段时间都有要事需要处理,之后,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大概……短时间内没办法去营地亲自拜访殿下了。”蜜拉丝更加遗憾的这样说道。

    “没关系没关系,任务要紧,时间还多着呢,我会永远想念你的。”听她这样一说,我好不容易挤出来的遗憾表情,瞬间又被乐开了怀的笑容所淹没。

    “殿下也是这么想的吗?真是太好了。”那双小手轻轻地在胸前合十一拍,蜜拉丝的笑容变得灿烂妩媚。

    她微微靠近一步,将歌姬等级的动人声音压低了些许。

    “不过,我和殿下可是被命运牵连着哦,我有一种预感,或许在不久的以后,我们就能再次在命运的安排下邂逅了。”

    “是……是吗?但愿如此,命运真是……真是太神奇了。”脸上的笑容一僵,我结结巴巴的附和道。

    一股强烈的不妙感涌上心头。

    这咪啪骑士,好像并不是在吓唬人的样子,口吻字句里充满了一种肯定和自信,让人感觉到,哪怕命运不站在她那边,她也会临时充当上一把命运女神,制造邂逅的机会。

    除了咪啪骑士以外,阿姆露迪娜也来送行了,边境战事平息下来后,她也没有继续担任战线总指挥,镇压战场的必要,阿尔托莉雅貌似是想让她外出历练一番的样子。

    毕竟在晋升到领域境界以后,需要这样的磨练巩固境界,在接下来,会迎来一段极为可观的力量快速增长期,这也需要大量的磨练才能实现。

    和带着万分遗憾沮丧的阿姆露迪娜道别过后,我的目光落到另一位上。

    这不是久违的红b童鞋吗?他怎么也跑来送行了,完全不像他冷酷拉风的性格啊。

    站在不远处。双手抱胸,停止修长健硕的身体,背靠在一颗大树下。等我一一招呼完了后,才嗖的一声出现在面前。

    “哟……哟,兰特斯。好久不见了。”因为莎尔娜姐姐的事情,和他打招呼的时候,我略有些心虚。

    “我想和你确认一件事。”红b童鞋的目光锐利,一上来就直接了当的说道。

    “卡夏……那家伙离开了,是吗?”

    “是……是的,这你应该早就知道了才对吧。”我擦了擦冒汗的额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才好。

    这种消息根本不算什么秘密,随便打听一下就可以知道了。为什么还要找我确认。

    “当然不是为了这种小事,据我打听到的消息,似乎有你参与其中,因为某种契机,她振作起来,去了第三世界,是这样吗?”

    几乎从来没有在我面前失态过的红b童鞋。此时此刻,那冰冷锐利的目光也掩饰不住的带上了激动和期待。

    “这个……应该算是吧。”我含糊的回答道。

    以老酒鬼后面的表现和留言看来,她的确是完全振作起来,打算做点什么轰轰烈烈的事情去了。

    但是走的时候,她留给我的那一大堆赊账欠条。又让我对她的节操产生怀疑,因而在【振作】这个字眼上,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或者说是折扣。

    “原来如此。”得到了准确的回答后,红b喃喃自语了一句,忽然就消失了。

    喂喂喂,我说你演闪电侠呢?

    不过离去的时候,一句轻飘冷冰的话语,还是落到了我的耳中。“我会亲自去确认,如果无误,当初的承诺会得到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