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零七章 一个药丸引发的惨案?
    “哎呀,究竟是什么呢?”我瞬间施展了装傻技能。阅读本书最新章节请到百度搜索:1小说网

    “明明才做出一副刚想起的样子。”眼尖的黄段子侍女这样说道,死死盯着我。

    “没办法,因为设定上只能记住四个技能……不,是四件事情,所以只能选择性的遗忘掉了。”我竖起大拇指,爽朗无比。

    “那记住的是哪四件事情呢?”笨蛋侍女的目光变得漠然无比。

    “离开,马上离开,飞快的离开,不顾一切的离开!”我一边说,一边手脚并用的从床上爬起,高高一跃。

    那一瞬间,我不再是一个普通人,而是冠军【哔】翔。

    可惜,黄段子侍女也不是普通的侍女。

    伸手一抓,就将我的后脚跟抓了个稳,半空一头栽倒在地。

    “殿下,在我们精灵族有一个俗规。”面带着似笑非笑表情的黄段子侍女,显得尤为可怕。

    “什……什么俗规?”我吓的颤颤发抖。

    “食言的话,要吞下一千瓶避孕药。”

    “是一千根针才对吧!!”我怒吼吐槽。

    “好吧,二选一。作为您忠诚可爱的侍女,我建议殿下选一千根针比较好。”

    “你究竟想给我吃什么样恐怖的避孕药啊!!”

    在洁露卡的胁迫下,我被迫履行诺言。帮她实验新开发的避孕药。

    “喏,就是这个。”她将一瓶量产型的避孕药瓶子塞给我,从外表看不出任何异样。

    打开瓶塞。也没有骷髅头的黑烟冒出来,不过这更让我害怕,我情愿是毒药,那兜里的解毒药剂还能立刻派上用场。

    将瓶子里面的药丸倒出来,只有一粒尾指头大小的黑色药丸,从里面咕噜咕噜的滚到掌心上。

    “快点吃下去吧。”黄段子侍女两眼闪闪发亮,对于药效满是紧张和期待。

    天国的奶奶,请在花田做好我最爱吃的菜。我就来了。

    留下一滴无奈悲沧的泪水,我将掌心猛地往嘴里一按,喉咙咕噜一声,吞下去。

    “好了,这下你满意了吧。”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我看着黄段子侍女,没好气的说道。

    “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或许得尽快留下遗言,这一切都是你的错,等着瞧吧,我会变成幽灵天天在梦里缠着你!”我指天大声诅咒着。然后毅然转身。

    “等等。”衣领忽然被拎住了。

    “难道连将死之人你都不打算放过吗?”我回过头,无辜的看着黄段子侍女。

    “殿下,能不能把你的手掌伸出来让我看看。”

    “竟然怀疑我,我看错你了!”我怒然伸出掌心。

    “看,什么都没有,这下相信我了吧,但是已经挽救不回了,你已经深深的伤害了我柔弱的内心,这道伤痕将刻在灵魂,留下一辈子,除非山无陵,天地合,否则永远也愈合不了。”我俨然成了一名酸里酸气的文学者,三流情歌作家,莫非这就是那颗药丸的效果。

    “藏到物品栏里了对吧。”

    “呃……”

    这笨蛋侍女,推理能力意外的很强,这都被发现了。

    “有什么证据吗?为什么要这样随随便便乱怀疑别人!”我拍露出大义凛然的眼神,觉得自己的人格,自己的节操被严重侮辱了。

    “不是随随便便,是很认真的怀疑。”黄段子侍女犀利的吐槽了一句,然后无所谓的道。

    “没关系,证据什么的,并不需要。”…,

    说着,她又掏出一个瓶子:“这药可是很难炼制的,光收集材料就收集了很久,只剩下一颗了,早就知道笨蛋亲王会使诈,所以刚才给你的是冒牌的过期避孕药。”

    “都冒牌了还要过期吗?你究竟多过期有多执着?!”我怒掀心灵茶几。

    “啰嗦啰嗦啰嗦,给我吃下去就行了。”不管三七二十一,黄段子侍女捏开我的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药直接塞到我的喉咙里面,连吐都来不及吐,就咕噜一声吞下去了。

    真……真的吃了!

    天国的奶奶,菜烧好几道了?

    “我要死了。”我沮丧的垂着头,准备回家交代后事。

    “安心吧,不会有问题的,大概。”

    “你这样说我一点都不能安心!”

    “已经试验过了,没问题的。”

    “早这样说嘛。”听到已经试验过,我当时就抬起头,浑身充满了力量。

    走,回家找女孩们滚床去。

    “呃……”黄段子侍女围绕着我转来转去,嘴里嘀咕着什么。

    忽然,她伸出小手,在我的脸上微微用力捏了一下。

    “疼,你干嘛呢?”我不乐意了。

    “奇怪,莫非有什么地方出错了?没道理,莫非是还未起效?”她没理我,而是低头沉思起来。

    “不管你了,我要回去了。”我翻了一个白眼,再也不管黄段子侍女,径直大步离开。

    路上,我发现一条小尾巴。

    虽然很努力的在掩藏她自己,但是,盯着我的目光能不能不要那么灼灼,早就暴露了。

    猛地回过头,这小侍女反应贼快,飞快缩了回去,让我扑了个空。

    这可不行,这里是她的地盘,玩躲猫猫我明显不是对手。

    我得施以诸葛之计,引诱对方露出破绽才行。

    我露出深沉的表情。无数的阴谋诡计在脑海里酝酿着,一个个筛选后,最终得到了最有效的计谋。

    下一刻。我猛地加速前进,见弯就拐,见路就绕。一口气走了十几分钟。

    回过头,后面已经看不到踪影了。

    “哼,愚蠢的人类,本德鲁伊只不过是略是小计就甩掉了。”我得意的哼了一声,放慢脚步,慢的往回走。

    真的已经甩脱了吗?当然不可能,这里可是黄段子侍女的主场,我这么做。只是为了让她放松警惕罢了。

    但是还不够,我还得再装一装,装作完全放松,放下警惕的模样,才能让她露出马脚。

    怎么装呢?

    一个人最轻松,最自得的时候,会想做些什么?

    我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想的。反正我觉得哼个小曲,大声的唱出来,是最简单有效的方式,而且以本德鲁伊歌神级的实力,对方肯定也会瞬间沉迷其中。那时候,就是破绽最大的时机!

    “咳咳。”

    姨妈大,看本德鲁伊粗犷雄浑的嗓喉!

    “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

    边唱着,我迅速往身后的隐藏角落一瞄。

    “咦?”

    停下歌声,我连忙走上前去。

    这是怎么了,为什么黄段子侍女忽然就倒在路边了?

    以一副遭遇不明aoe袭击倒下的姿势,躺在地上两眼转着圈圈的黄段子侍女,看起来格外的无辜和可怜。

    真无趣,我还没动真功夫,她就已经倒下去了。

    我将死于不明aoe的黄段子侍女背在背上,送了回去。

    回到家里,发现又没有一个人在,是因为告诉了她们这两天就要回营地了,所以集体出去购物去了吗?…,

    我暗自想道,不知怎么的,很是口干舌燥,连喝了几大杯水才舒缓下来。

    是吃下那颗避孕药的后遗症吗?

    不过,已经过了那么长的时间,身体依然没有什么激烈反应,应该不会有大碍吧。

    我揉了揉有些昏沉沉的头,回到自己的房间,往床上一躺,眨眨眼的时间里就睡死了过去。

    片刻后……

    一道娇小可疑的身影,出现在了家门口。

    “呜嘿嘿~~~刚刚打听到了,大家出去,只有笨蛋吴一个人在,正是本公主偷袭的好时候。”

    那道娇小身影,长不高的精灵族公主贝雅殿下,捂着小嘴,发出不怀好意的笑声,蹑手蹑脚,做贼心虚的轻轻撬开一道门缝,钻了进去。

    “在哪里,笨蛋吴究竟在哪里?本公主要来收拾你。”

    一边哼着小调,一边竖起尖尖的精灵耳朵,四处窥视,要是被旁人看到,定然认不出这竟然是以优雅动人著称(?)的精灵族公主,还以为是一个小贼呢。

    “在这里?”打开早已经调查清楚的房门,果然,这笨蛋就在自己的房间了,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呢。

    “呼呼呼,真是头大懒猪,大白天的竟然在睡觉,不但是个笨蛋,而且还懒的不行,就让本公主来替天行道,好好惩罚一下你这个没用懒惰的笨蛋吴吧。”

    得意偷笑着,贝雅小心翼翼的掩上门,潜伏上去。

    “竟然那么简单的就被靠近了,还真是没用呢,你这个家伙,真是一点戒备心都没有,太没用了,是本公主见过的最没用的家伙。”

    看着眼前这张毫无防备的熟睡面孔,贝雅忍住笑声,凑上去,想要好好记住这家伙滑稽的睡脸。

    睡的那么香,轻轻碰一下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心里想着,趴在床边上的贝雅,伸出小指头,在眼前这张睡脸上轻轻戳了起来。

    连这样都醒不来吗?真是拿这家伙没办法。

    看着看着,不知怎地,贝雅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了数年前的一幕。

    那是在自己最喜欢的阿尔托姐姐,屈尊联姻,和眼前这个笨蛋结婚的时候。

    喝醉酒,像死猪一样躺在床上的笨蛋吴,被那个色情公主。小不点丫头蒂亚骑在下面,两张嘴凑到一起的震撼瞬间。

    那时候……就是这张嘴唇吗……

    回忆中的那两张紧贴在一起的嘴唇,在脑海里无限放大。每一个细节都展现出来,甚至是那微微从蒂亚丫头嘴里伸出来的一抹粉舌。

    正是朦胧年纪的贝雅,内心忽然一阵悸动。使劲咽了咽口水,喉咙有点干。

    回过神来,她猛然地发现,似乎因为太过于紧盯着眼前的嘴唇,沉浸在那时的回忆之中,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越靠越近,竟然……竟然似要吻上去一般?!!

    贝雅像受惊的猫一般。猛地弓着身体向后一跳,离的远远的。

    呼,真不得了,差点……差点就要……

    想到这里,贝雅羞的满脸通红,内心憋这一口气闷气无处发泄,视线落到床上那张睡脸上。似乎在不知道做着什么美梦,竟然还咧嘴傻笑了一下。

    这混蛋,害本公主那么狼狈,竟然还敢做好梦!

    贝雅顿时怒气不打一处来。

    这次,一定要好好教训这笨蛋一顿!

    怎么教训好呢?

    贝雅重新凑了上去。围绕着床上睡熟的家伙转了起来,努力思考着。…,

    太普通的办法……好像没什么意思。

    对了!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

    茉莉姐姐不是说了,笨蛋吴是个大变态,光着脚丫踩他下面的话竟然会觉得很爽,果然是个超级大变态没错。

    不妨现在实验一下,看看笨蛋吴露出很爽模样时的那张可笑表情。

    打定主意的贝雅,说干就干,立刻脱下鞋袜,蹭上了床,居高临下的站着,俯视躺在眼前的懒猪睡虫。

    下面……是哪里呢?

    她轻轻抬起一只宛如艺术品般完美的小巧玉足,隔着被子,在某人的下半身上虚空点来点去,找不着方向。

    算了,不管了,随便试试吧。

    这样想着,脚尖朝一处落下,轻轻磨蹭了几下。

    好像不是这里,本能的察觉到这一点的贝雅,重新抬起脚尖,挪向下一个位置。

    足足试了十几个位置,一直单脚站立,没有借助任何物体支撑扶住的贝雅,竟然一点也不觉疲惫,也从未失去一丝的平衡,足以显示她的身体是何等的轻盈柔软,平衡性极佳。

    下一个位置。

    忽然,那个笨蛋发出了一声微弱呻吟,这让贝雅精神一振。

    莫非就在这里?

    她的脚尖,此时恰好落在了某人的两腿之间。

    蹭,蹭,蹭。

    五只小巧可爱的脚趾头,灵活的挪动着,不断磨蹭骚扰着那个点,渐渐地,贝雅发现,对方睡着的平稳气息似乎凌乱起来,偶尔还会发出一丝轻微的呻吟。

    而且,原本软软的地方,竟然在逐渐变硬。

    果然就是这里!

    贝雅兴奋的想到,脚尖活动的更加卖力。

    霍拉霍拉,快点给本公主露出爽的不行的蠢样吧,你这个大变态,大笨蛋!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