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零一章 蛋疼的命运
    ……凡,你来的正好。”

    当我和黄段子侍女来到阿尔托莉雅的书房的时候,蜜拉丝已经先一步到达了,吾王略表惊讶,显然没有预料到我身边这位笨蛋侍女,怎么忽然变得高效率起来了,才刚刚向蜜拉丝传达完命令,后脚又立刻把我给拉了过来。

    站在吾王身侧的蜜拉丝骑士,挑了挑耳边栗色的长发,冲我妩媚一笑。

    “在边境的时候,你不是说过想见见那位深得我的信任,并肩负起整个了整个精灵祭的功臣吗?我想现在正式的给你引见一下。”吾王似乎不知道我对眼前这位冰雾之花骑士的感情有多复杂似的,脸上的威仪笑容单纯而灿烂。

    “其实……我们刚刚已经见过一面了。”我挠了挠头,实话实说道。

    “刚刚?”阿尔托莉雅又小小的惊讶了一下,目光落到身旁的蜜拉丝身上。

    “是的,女王陛下,就在刚刚,在我的家里,我和亲王殿下发生了一次偶然的邂逅。”蜜拉丝如实说道,到是不敢在吾王面前乱说话,将命运牵引什么有的没有的东西说出来,让我松了一口气。

    “家里。偶然?”

    阿尔托莉雅显然没办法将这两个词的关系理清,既然是在家里,又怎么会是偶然呢?

    “咳咳,其实是这样的。刚刚我在水晶之树四处散心的时候,偶然听到美妙的琴声,循着声音,就去到了蜜拉的家,偶然相遇了。”我在旁边轻咳一声,解释道。

    “确实是这么回事,陛下,根据情报显示。亲王殿下因为惹怒了亚瑟王而被四处追杀,在某个地方迷路了,看来是不小心到了蜜拉丝骑士的家中……黄段子侍女犀利的情报,就宛如数根破空的利箭一般。嗖嗖嗖的准确命中在我的心脏上面。

    可……可恶,这个超不可爱的笨蛋侍女,竟然敢揭我的短,等着瞧吧。

    我将目光落到窗外,装作发呆没有听见黄段子侍女的证词。心里却在琢磨着一些【阴险狠毒】的复仇计划。

    “原来如此。”吾王似乎终于理清了事情的经过,点点头,目光落到我的身上,温和而带着一丝责备。

    “凡。可不能太过欺负亚瑟王陛下。”

    “这个……怎么会呢,小家伙那么可爱。我爱护还来不及。”我哈哈的傻笑起来。

    看到我这副样子,对于我和小不点王奇妙的主骑关系。阿尔托莉雅也是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摇摇头,接着重新露出美丽动人的笑容,言归正传。

    “既然你和蜜拉刚刚见过面,想必已经不用我多做介绍了。”

    “啊哈哈哈,抱歉,让你操心了。”对于阿尔托莉雅的好意,我打心底里表示感激。

    “无妨,怎么样?凡,我们的蜜拉丝骑士,是否如同我所说的一样,是位极为优秀的人?”

    吾王的神色颇有些自豪,不过话说回来,任谁有这样一位全能型的人才,也会打心底里感到满足和得意,就像老狐狸阿卡拉看到莱娜和琳娅越来越能撑起一片天的时候,两眼都……呃,发绿了。

    “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已经听其琴,闻其声,见其人了,实在是没办法用语言形容的出色,脑海里第一个升起的念头就是——精灵族的十大歌姬,果然名副其实,只可惜没能亲眼见到精灵祭的开幕第一舞。”

    我轻笑一声,公式化的应道,当然,虽然有些死板,却也是发自内心的真诚赞叹,蜜拉丝的确有着我前所未见的歌姬才华。

    …,

    “殿下廖赞了,和殿下的伟绩相比,这些都只不过的小技罢了。”蜜拉丝谦逊的朝我行了一礼。

    不不不,这些怎么能说是小技呢,我还打算用歌声拯救宇宙呢。

    借着喝茶掩饰脸上的不以为然神色,我心里暗想道。

    “至于舞技,若是殿下想看的话,随时可以命人召见,能为殿下而舞,是我的荣幸。”顿了顿,蜜拉丝又含笑的这样说道,神色间说不出的柔和,恭顺,忠诚,尊敬,不过见识过她腹黑的一面,我可不会被轻易迷惑。

    “这个嘛……有时间的话,当然想见识一下。”我打了个含糊,接着目光落到阿尔托莉雅身上。

    “这几天很忙吧,从边境回来的时候,见到书桌都快被文件给埋没了,抱歉,帮不上什么忙。”

    “无甚大碍,有雅兰德兰奶奶,诸位长老,以及蜜拉在,很都就能处理完毕了。”阿尔托利雅又将话题引到蜜拉丝身上。

    感觉她现在十分的希望我能够认同和喜欢蜜拉丝,想让我们两个好好相处,建立牢靠的关系。

    “蜜拉继承的是冰雾之花骑士雪莉尓大人的传承,说起来,雪莉尓大人也算是凡的半个老师,兼且是引导者,如果她在这里的话,看到你们两个相处的如此融洽,一定会很高兴。”

    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阿尔托莉雅看似一句随意的话,就像是正中红心的一根箭矢,让我和蜜拉丝都是微微一愣,互相看了一眼,笑容有些僵硬。

    片刻之后,引见结束的蜜拉丝告辞离去。

    我看着那道背影完全消失在视线之中,我大大的松出一口气,回过头,苦笑的看着阿尔托莉雅。

    “阿尔托莉雅,你可把我坑惨了。”

    “怎么会?难道说见到蜜拉丝凡觉得不高兴吗?”吾王明知故问的轻笑着道。

    “别说你没看出来。今天的你啊,简直就像是媒人一样,拼命的想撮合我和蜜拉丝两个。”我用抱怨语气向装傻的吾王抗议。

    沉默了片刻,阿尔托莉雅的声音变得稍稍严肃:“其实凡心里的感觉。我大致上能够了解,但是……”

    紧紧看着我的那双清澈碧绿的眸子,饱含着让人无法直视的勇气和力量。

    “但是,以前凡不也是曾经和我说过类似的鼓励话吗?能够肩负起所有快与不快的回忆,毫不犹豫,笔直的向前走的人,才是真正的勇者。”

    咦,我说过类似这样的话吗?记不得了。

    摸着下巴。我现在终于体会到随便乱忽悠人的苦果了,到头来,自己忽悠的那些话,终将成为一个大坑。将自己也坑了进去。

    “凡不想忘记雪莉尓大人,所以一直在逃避和蜜拉见面,我认为终究不是办法,这样下去,无论是你自己。雪莉尓大人,还是蜜拉,都会一直受到伤害,凡。尝试接受蜜拉吧,这是我最衷心的请求。”

    沉默许久。我最终叹出一口气:“连这种小事都需要你来操心,我还真是个没有用的家伙啊。”

    “我是凡的妻子。曾经发誓过要尽心尽力的辅佐你,所以只要是凡的事情,无分大小。”

    阿尔托莉雅露出了庄重的笑容,一如在结婚的时候,立下誓言的那一刻,笑得如此美丽,让人心醉。

    “被你打败了,我会努力收起小孩子的任性,去尝试接受蜜拉。”看着这样的吾王,我实在没有任何一丁点的办法说出拒绝的话。

    “凡能这么想,对大家而言都是好事。”阿尔托莉雅满足的笑道。

    …,

    “不过有一句话我得先说清楚了。”直视着吾王的目光,我缓缓说道。

    “打个比方,见过真正的神器的人,对于神器的复制品,就会变得格外挑剔起来,大概就是这么一种心结吧,人……咳咳,雪莉尓大人在我的心中,存在感太强大了,太完美了,所以看待她的继承者时,我的眼光也会变得格外挑剔,虽然是颇为自恋的想法,蜜拉丝也不一定那么在乎获得我的认同,但我还是要说,想要我认同她的话,可没那么容易。”

    阿尔托莉雅都那么的为心了,要是我还任性不肯接受蜜拉丝的话,那未免也太对不起她这一番努力,所以,我现在也把自己的心里话说明白了。

    虽然我很也想在眨眼间就立刻接受认同蜜拉丝,让吾王安心,开心,但是有些东西并不是你自己想就立刻能办到的,就好比你想变成一只9,告诉自己,自己就是一个9,然后,就真的变成9了。

    “这也是人之常情,我能理解。”

    阿尔托莉雅并不知道我和人妻骑士的那段经历,所以也无法想象我们在短短的时间里,结成的的羁绊究竟有多深,不过这并不妨碍她理解我这番话。

    “没问题,或许现在的蜜拉,比起雪莉尓大人而言,各方面都还有很大的不足,但是在不就的以后,凡一定会认同和接受她。”自信满满的吾王,发出这样的宣言。

    “你到是很有信心。”

    “因为,蜜拉是我所认同的骑士,她也一定能让凡认同,我相信她。”阿尔托莉雅说了这样一句气势十足的话。

    “那么,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完全被阿尔托莉雅折服了,现在,就连我自己也受到了她的自信和气势所感染,认为自己会认同和接受蜜拉丝,这只不过是迟早事情。

    当然,嘴硬一下还是必须的。

    “那一天,一定会很快到来的。”阿尔托莉雅伸出小手,和我的手在半空之中对击了一下,彼此相视而笑。

    “抱歉,阿尔托莉雅,是我太任性了。”忍不住的轻轻抱住了吾王,我一脸歉意的喃喃说道。

    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任性而起,而就算知道了也不打算悔改,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凡不是说过吗?谁都有做错事情,想要任性。或是无能为力的时候,所以才有伙伴这种关系。”阿尔托莉雅温柔的回应着,顿了顿,声音更加的柔情。

    “而我。可是比伙伴更上一层,是凡的妻子,所以,无论什么时候,凡想要向我任性,想要依赖我,都没有问题。”

    “阿尔托莉雅……”我的声音哽咽起来,感动的无以复加。这是多么温柔体贴的妻子啊,能认识阿尔托莉雅,这辈子真的值了。

    告别阿尔托莉雅后,我满脸的神清气爽。仿佛积尘已久的心结,真的在这一刻已经完全解开了似的,那是腰不酸了,腿不疼了,走路都跟跳舞似的。

    眼看已经到了家门口。心情大好之下,我当时就吆喝了起来。

    “小的们,大王我回来了,快快出门迎接。”

    “殿下。欢迎回来。”离着门最近的一道熟悉身影,反应很快。十分配合的迎接上来。

    等看清楚这道身影的时候,我脚下一滑。差点就摔了个狗吃屎。

    “咪咪咪……咪啪,你怎么会在这里?”惊讶之下,连说话声都不利索了,是否叫错了什么,节操掉了,就权当没看见吧。

    “咦,在离开的时候,不是已经和殿下说了吗?”眼中带着盈盈的笑意,充满了妩媚成熟风情的蜜拉丝,用那优美纤细手指轻轻卷起一缕栗色秀发,无限美好的娇笑道。

    “请不要违背骑士的诚实之道,根本没有说过这种可怕的别词吧。”情急之下,我学着黄段子侍女的话用力吐槽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

    ,请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