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章 花之歌姬,幻之骑士(下)
    ……在琴弦上弹奏的那如玉细指,在最后一个音符停止下来。

    但是花海依在,香味犹存,直过了许久才渐渐地变淡,遂消失在眼前。

    余音不绝,绕梁三日,大概指的就是这个吧。

    眨了眨眼睛,回到了现实。

    席地而坐的少女,已经将竖琴收了起来,那弹奏出了无以伦比的优美动人乐曲的小手,此时正捧着茶杯,轻轻啜着,不慌不忙的等待我清醒过来。

    当完全找到了焦点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时,这名少女才将一直闭着的双眼缓缓睁开。

    里面似乎只是一双很普通的深棕色眸子,但不知为何,镶嵌在少女的双眼之中,却有着画龙点睛之妙,似乎就得这样才完美,水盈盈的瞳孔笼罩着一层湿润雾气,朦朦胧胧,水色之中倒影着冷静成熟的色彩。

    加上一头栗色微卷的柔软长发,嘴角带着淡淡的娇媚笑意,圆润精致的脸上,又散发着难以言述的高贵威仪,这些特色,将少女的气质衬托的典雅,绝美,成熟,妩媚。

    这是一朵正直怒放的鲜花,她的存在。让比刚才弹奏的乐曲更加动人,让花海也显得黯淡无比。

    “等多久了?”因为已经隐隐猜测到了眼前少女的身份,在略略惊讶于对方的美貌后。我很快就冷静下来,问道。

    “大概半个小时左右。”

    少女笑吟吟的用悦耳声音回道,如此动人的声线。让我情不自禁的去联想,如果刚才的奏乐之中,加上少女的歌声的话,那该是何等美妙的事情,想来想去,只能找到一具粗俗的话赞美——洒家这辈子值了。

    光是听到声音,就能联想到了歌声,不愧是精灵族的十大歌姬。不过,根据阿尔托莉雅的说法,她最擅长的似乎还是舞蹈,精灵祭开幕最具有代表意义的第一舞,就是由眼前的少女演绎,这真是……没办法用语言去形容了。

    “已经半个小时了吗?真是不得了的弹奏,抱歉。让你久等了。”

    “殿下哪里的话,该道歉的应该是我才对。”对方行了一礼,那长长的披地上的洁白长裙,就仿佛在微波荡漾之中的荷叶般轻轻飘舞,赏心悦目。优雅到了极致。

    “未能及时面见,向殿下请安,反而要殿下亲临,屈尊拜访,怠慢之处实在是无颜以对,只能以曲相迎,聊表歉意。”

    “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我好奇问道。

    “殿下以往的事迹,我略有所闻,从维拉丝大人和琳娅大人她们那里又了解了不少,再加上能自由出入水晶之树的人不多,所以第一眼就猜到了是亲王殿下。”

    “哦,原来如此,你到是有心了。”我摸了摸下巴。

    看上去,眼前的少女,对我的好奇心也不是一点半点的样子。

    “咦,亲临拜访?”略长的反射弧,让我到现在才反应过来,前面那句话了,似乎有值得在意的细节。

    从少女身上挪开目光,我这才来得及打量周围的环境,发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间,被歌声所指引,来到了一处如同音乐室般装饰的巨大房间。

    房间很朴素,几乎没有什么家具,最瞩目的要属在自己正前方的舞台,另外三面墙壁则是摆满了一座座陈列书籍和乐谱的书架,以及各式各样,让我眼花缭乱的上百种乐器。

    我在舞台正下方,少女位于舞台上。

    看这景象,貌似我还真的闯入了少女的家中,虽是被对方的歌声吸引而来,或许说是邀请吧。

    …,

    “冒昧确认一下,你就是十二骑士传承者之一,阿尔托莉雅和我提到过的……嗯?”我仔细回忆了一遍,阿尔托莉雅叫她什么来着?

    “提到过的……咪啪?”虽然感觉节操会掉,但是已经说到这个份上,我又没办法装作忘记了,只要顺着记忆卖节操了。

    “咪啪……吗?虽然有点奇怪,但是仔细听起来也不错,如果亲王殿下以后想这样称呼我的话,我会欣然接受。”

    “抱歉。”听她这样说,我就知道自己肯定是叫错了。

    “没关系,殿下的叫法也不错。”少女弯着柳眉,轻轻笑道,那笑容仿佛能散发出一股成熟甜美的芬芳,到真有一丝丝人妻骑士的味道。

    真的没问题……咪啪?”我困惑的歪着头,感觉节操又掉了。

    “嗯,没关系,请殿下随意叫吧。”

    “咪……啪,嗯,咪啪?”

    哦哦哦混蛋,不要再这样叫了,好不容易在一个多月的边境巡察之中把节操瓶子重新粘好,现在又要破碎了!!!

    “劳烦了,你还是告诉我你的名字吧。”我捂着额头摇摇欲坠,艰难的发出恳求。

    “如殿下所愿。”

    随着话落,舞台飘起了洁白动人的礼纱,披在舞台地板上的长裙,就如同蝴蝶般扇动起美丽的翅膀,绚丽飞舞。

    宛如变魔术一般,当这只偏偏起舞的蝴蝶飞到尽头时,忽然消失不见。

    眼前穿着礼纱的绝丽少女,也变成了身穿淡红色长裙,外面套着一副轻甲的英武女骑士。

    眼前的女骑士轻轻一跃,飘落至舞台下面,我的面前,恭敬的单膝跪下。

    “冰雾之花传承者蜜拉丝,见过亲王殿下。”

    哦。蜜拉丝,对了,是蜜拉丝。阿尔托莉雅是叫她蜜拉来着。

    和脑海之中模糊的记忆连接起来,我顿时恍然大悟。

    “起来吧,高贵的骑士传承者。很高兴能认识你。”我向着眼前的蜜拉丝伸出右手。

    “这是我的荣幸。”蜜拉丝低头说着,将小手搭了上来。

    明明那么的纤细手指,但是握在手里却似没有骨头一般,柔软到了极点,大概也只有这样的手,才能弹奏出如此美妙的乐曲吧。

    轻轻一拉,蜜拉丝顺势站了起来,笑盈盈的抬起头。一点也不觉害羞的和我的目光直直对视着,从她的眼睛里,能轻易察觉到一股浓浓的好奇兴趣。

    还真是……换了一套衣服以后,刚才柔软的少女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成熟大方,性格有些强势的女骑士。

    在自来熟这一点上,到是和人妻骑士微妙的契合。不过气势上有些锐利,不像人妻骑士那般的润物细无声,不知不觉就被作弄了,也生不出任何的脾气。

    我下意识的将眼前的蜜拉丝的每一个特点剖析,拿出来和人妻骑士比较着。虽然知道这样做是不应该的,蜜拉丝是蜜拉丝,雪莉尓是雪莉尓,这是两个存在,各有各自的灵魂色彩,就算是传承者,也不可能要求对方连性格举止都一模一样。

    “初次见面。”在无声的目光对视之中,我先败下阵来。

    “是的,殿下,的确是初次,本来应该早就见面了。”

    “那是各种巧合使然,仿佛命运要让我们在这一刻见面似的。”我漫天胡扯道。

    “命运……吗?”

    蜜拉丝眨了眨那雾气笼罩,妩媚朦胧之中,透露着明睿灵动的眼睛。

    “难道不是吗?”

    这双美丽动人,但是暗藏着敏锐的眼睛,仿佛早就看穿了我的想法般,让我心里一慌,强自镇定的笑了笑,反问道。

    …,

    事实上,是我一直在避着眼前的少女,不想和她见面。

    “没想到殿下是如此浪漫之人,您说的没错,是命运将我和殿下连接在了一起。”蜜拉丝柔柔的笑着,一双小手伸上来,将我的手合在了手心……这……未免也太神展开了点吧,我只不过是说命运使然,拖延了我们见面的时间,怎么就变成了命运将彼此连接在一起了,而且听起来没有任何的违和感,让我想反驳都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被能弹奏出天籁之音的温软珍贵的小手握着,眼中是养眼到了极点的妩媚绝色俏颜,鼻尖萦绕着陌生但十分诱人的香味,我却一点也感受不到美好,反而是十分的困扰。

    虽说人妻骑士也是个自来熟,但却能感觉到,她内心实则非常的矜持,不会轻易让陌生人接触,也就和我有一段奇妙的缘分,才能如此轻易的亲近,亲密。

    眼前的骑士少女,自来熟之余,似乎也十分的热情开放,一点都不忌讳和陌生人接触,这人昂我稍稍有些不适应。

    嗯,咦,等等,怎么背后有一股杀气?!

    我猛地回过头,发现黄段子侍女不知何时来到了门口,一声不吭的站在那里,那她恬静的身姿和面容产生强烈对比的是那双紫色的眸子,闪烁着无法掩饰的强烈感情。

    简单来说,她又吃醋了。

    “亲王殿下贵安。”她面无表情的走上前,机械的行了一礼,然后看也不多看我一眼,转过头去看向另外一人,道。

    “蜜拉丝骑士,女王陛下召见,请【立刻】随我前进觐见。”

    说到“立刻”这两个字眼的时候,似乎被咬重了许多,而且余光还十分隐蔽切迅速的在我和蜜拉丝相握着的手上瞄了一眼。

    “哎呀呀,今天的洁露卡是怎么了,怎么说话那么生硬,难道不认识我了?”

    蜜拉丝装作一副惊讶的样子,但是那朦胧美丽的眸子里,闪过的一丝恍然的狡黠之意,却被我捕捉了个正着。

    原来如此,我似乎明白了。

    她忽然握上了我的手,是做给黄段子侍女看,为了作弄她才这样做的。

    这里有个前提。就是眼前的蜜拉丝,已经知道,或者说怀疑和我黄段子侍女之间的关系。

    真是个狡猾的家伙。

    我迅速给眼前的少女贴上危险标签。人妻骑士虽然也爱作弄人,但是她会作弄的让你感觉不到脾气,感觉不到危险。就好像被她伸手温柔的轻轻刮了一下鼻子般,不仅仅不会生气,反而更觉亲近。

    比起人妻骑士,蜜拉丝还是差了很多。

    等等,不对,停止比较吧。

    在蜜拉丝和黄段子侍女的惊讶目光中,我睁开蜜拉丝的小手,用力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让大脑清醒过来。

    “蜜拉……我能像阿尔托莉雅一样,这样称呼你吗?”

    “乐意之至。”蜜拉丝高兴的行了一礼。

    “嗯,那么蜜拉,既然是阿尔托莉雅召见你,就不要耽误了,快点去吧,说不定有什么要事找你。”我看了洁露卡一眼。她不领情,气呼呼的偏过了头。

    “的确是不能耽误了,真是遗憾呢,好不容易才和殿下见面,却没办法多聊几句。”蜜拉丝恋恋不舍的看着我。

    “快去吧。以后还有得是时间。”我瞄到了黄段子侍女鼓的越来越高的小嘴,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催促道。

    “既然这样,那我就告退了。”说着,蜜拉丝恭敬的退后几步,才向着黄段子侍女走去。

    “蜜拉丝骑士,请随我来。”这小侍女抬头挺胸,保持着完美侍女的姿态,神色淡漠,硬巴巴的说着,转身就走。

    “哎,等等我,洁露卡,我说你今天怎么这么冷淡,明明以前叫蜜拉姐姐叫的那叫一个甜。”

    “请不要违背骑士的诚实之道,说出如此荒唐的谎言,蜜拉丝骑士,我的脑子里找不到任何这样的无聊回忆。”

    “至少叫声蜜拉姐姐吧,太冷淡的话我会伤心的。”

    “抱歉,做不到,我是受命女王陛下之命而来,不容有任何失礼。”黄段子侍女继续保持着外交官方表情,一字一句的应付着蜜拉丝。

    两人的身影看似生疏冷漠,但是仔细看久了,却能发现其中隐藏的美好友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

    ,请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