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变身,阿地尔狱托格莉斗雅熊!
    ********************************************************************************************************

    感觉这个冒牌的金属体吾王,在久攻不下以后,有些急躁了,它似乎终于明白了,自己耍了一把小阴险,结果却迎头撞上了真正的铁板。

    原本轻灵与稳重并驾的剑光,逐渐变得凌厉絮乱起来,一片片剑幕,从刚才的密不透风,变成了宛如一道不断折射的光线般,疏疏密密,飘忽不定,没有丝毫痕迹可言。

    这看似是个好机会,局势对自己逐渐有利起来,其实不然,如果我是想干掉它的话,的确,面对对方越露越多的破绽,是轻松了许多。

    可是我刚才也说过,想将它交给吾王处置,所以不好下重手,下轻手又没什么作用,因为这家伙是不死之身,只要不把它打回原形的话,基本上没什么办法能制服得了它。

    于是便应着了乱拳打死老师傅这一句话的道理,对方不要命的攻击,对自己反而更加危险,这把锋利的剑在身边削来削去,时不时带起几根熊毛。

    就算是佛,也是有火的,别以为变成了阿尔托莉雅的模样,我就会对你手下留情。

    我怒了,刚想给点颜色对方瞧瞧,却见这个冒牌货似乎被我忽然散发出来的王霸怒气给吓着了,一蹦退出了上百米。

    哼,算你识相,知道本德鲁伊心情不好了,来来来,快点举手投降。

    然后,对方竟然真的举起了手。

    哦?这不科学啊教练。莫非我练成了龙傲天神功?让敌人怎么样,它就得怎么样?

    等等,貌似不对,她举手投降,连剑也一起举起来算是怎么回事?

    我这才感觉到不妙,尼玛对方好像不是在举手投降,是在举手放大招啊!

    这时候,对方的山寨胜利之剑已经狠狠隔空劈下。剑光乱闪间,一股强烈的青色飓风以散射形势释放出来,和空气压缩拳的攻击方式到是极为相似。

    是见我躲的滑溜,想用范围攻击吗?可惜我以前也说过,范围攻击必定会导致攻击力降低,地狱格斗熊的防御可完全不吃这一套。

    我神色淡定的迎来青色飓风。事实上,如果不使用瞬移的话,如此大面积的覆盖也躲不过去,所以就算是内心再怎么不淡定,也得装上一装,以显示自己卓越不群,简称岳不群的风范,只恨没有那三缕儒须捋上一捋,再捏个兰花指。对镜红妆。

    青色飓风铺天盖地的袭来,却并没有带来我想象中的挠痒痒攻击,根本就连一点攻击力都没有,简直弱爆了。

    嗯,等等,不对,为什么我的动作会变慢呢?就好像身上的每根熊毛,都挂了个百斤的铁块一样,在青色的飓风包裹下。身体沉重无比。

    原来这股青色飓风并不是攻击。而是封锁行动,我恍然了。

    究竟是神器自带的技能。还是骑士王职业的技能?在和阿尔托莉雅的对战练习中,怎么没见她使过这招,莫非是藏了一手?不对,应该是觉得这招对我没什么效果吧。

    毕竟,如此声势浩大的攻击,如果是出自真正的阿尔托莉雅之手,我肯定不会那么容易中招,十有**会选择谨慎的瞬移躲开。

    没想到,到是从阿尔托莉雅的冒牌货手上,见识到了这一招。

    在青色飓风覆盖的瞬间,对方就有所行动了,一道道剑光,宛如蜿蜒的电蛇一样,咆哮在青色的飓风空间里面,接住这诡异的空间不断折射,变成无数道让人眼花缭乱的剑光袭来。

    我对这些剑光视若无睹,眼睛紧紧盯着隐藏在无数剑光之中,那一点直刺过来的小点。

    骚年……不,骚女……也不对,总之,对我玩这种小把戏,你还是图样图森破了。

    为什么是怎么破呢,虽然被青色飓风限制了移动力,正常躲是肯定躲不过这一招了,但是这股力量并没有涉及到空间,也就是说,我现在完全可以瞬移开,让满怀希望的金属阿尔托莉雅扑个空,享受一把从天堂掉到地狱的云霄飞车。

    总觉得这样戏弄人不应该,我还是正常点应付好了,正好可以试试这一招。

    面对着那无数蜿蜒剑网之中的一点剑光,我架起熊掌,摆出格挡姿势。

    刹那间,剑光袭来,面对这这把无坚不摧的死神之剑,我全神贯注,一眨不眨的盯着剑锋,时间仿佛放慢,那闪烁寒芒的金属剑锋,终于和熊掌迎面接触。

    就是现在!

    最锋利的剑,和最坚固的盾对碰,就在要切入盾之中的刹那,我猛地将熊掌一震收回,和剑拉开一线距离,稍微挪动一线,再次和迎来的剑锋产生碰撞。

    看本德鲁伊自创的二重——完全格挡!

    电光火石之间,一抹细细的血花溅起,那把所向披靡的胜利之剑,终于被我硬生生的挡住,夹在手臂之间。

    给我撤手!

    双臂猛地一扭,就这么将胜利之剑从对方手中撤下,铿锵一声发出清脆响声,带着锐利的金属光芒坠落,笔直插在地上。

    呔,贼子再吃我一招龙卷风过肩摔!

    乘着对方愣神,我在撤剑的同时,又抓上了它的手臂,转身狠狠朝着地面一摔,如同刚刚从炮管飞出的炮弹一般,冒牌阿尔托莉雅被砸落在地,身体深深的陷入泥土之中,形成一个数米深的大坑。

    刚想得意一番,却见观战的阿姆露迪娜不顾一切,带着泣音的高喊着“殿下,殿下”冲了上来。

    “殿下,你的手……”眨眼间,她已经出现在面前,急切抓住了我那只负责格挡的熊掌四处打量。

    连无法破坏的龙骨盾牌,都能在上面留下一道痕迹的利剑,殿下竟然用双手去格挡。实在是太乱来……咦?

    阿姆露迪娜发现,那只熊掌上,除了两道浅浅的血痕以外,却是完好无损。

    这……这是怎么回事?莫非是刚才自己看花眼了,殿下并没有用手去挡那把剑?

    一时间,阿姆露迪娜蒙了,歪着头,脑袋上冒出无数个问号。

    对于阿姆露迪娜的关心紧张。我心里好笑之余,也无比的感动。

    【放心吧,我没事】

    将这块木牌塞到阿姆露迪娜手上,我打量这手上的伤痕,十分满意。

    虽说招式名叫二重完全格挡,不过这一招和二重技巧却完全搭不上边。只不过是习惯了才取这样一个名字罢了。

    原理很简单,就是利用上反震力,瞬间将敌人的攻击,分成两次,用两个不同的手臂部位将力量卸掉,实现格挡,手臂上的两条紧紧相隔的伤痕,就是最好的说明。

    当然,如果速度够快。时机把握够精准的话,三重格挡,四重格挡,在理论上也不是不可能。

    为什么会用上理论这个词,那是因为仅存在于理论上,实现不了,至少对我而言是这样。

    需要用二重完全格挡才能招架下来的强大攻击,拥有这等实力的敌人,攻击速度怎么可能会慢。怎么可能会由得你慢慢去将他的攻击分段卸掉。

    光是像刚才那样。分成两次卸力,那就已经是电光火石。有一些运气成分在了,我可不指望再弄什么三重格挡,四重格挡,这不是说实力提升以后就可能做到,因为要用到多重格挡去应付的敌人,实力永远和自己相仿,甚至更强。

    也就像阿尔托莉雅这样,力量不如自己,但是拥有一把可怕的胜利之剑,才能让二重完全格挡发挥出巨大的作用。

    “殿下,不好了,敌人要逃跑了。”就在这时,怀里还抱着我塞给她的木牌的阿姆露迪娜,忽然惊声道。

    回过神一看,可不是,那把被自己撤下的剑,不知什么时候被对方回收了,漫天的尘埃之中,那到金属身影哧溜一声,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想跑?门都没有!

    我顾不得带上阿姆露迪娜,连忙追了上去。

    复制了阿尔托莉雅的力量的复制金属体,速度快的惊人,几乎在眨眼间就掠出去了十几里,不过论绝对速度的话,还不是地狱格斗熊的对手。

    眼看如此,我稍微的松了一口气,将使用瞬移的念头压下,锁定对方的气息,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拉近距离,到是有点猫戏老鼠的意思。

    就这般你追我赶,约莫过了十分钟后,忽然在我们两个的前方,传来另外一道气息,熟悉而强大的气息。

    眨了眨滴溜溜的熊眼,我开始放慢速度,完全放松警惕,慢悠悠的飞上去,准备看一出好戏。

    就在片刻见,前方的那道气息和冒牌吾王迎面相撞,爆发出剧烈的战斗风暴,而后,强大的气息猛烈一涨,瞬间就将冒牌吾王拦下,击退。

    哎呀呀,果然是生气了。

    我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的赶到战场。

    和自己所料的一样,两个吾王面对面站着,手中的胜利之间同时怒指着对方,动作竟然一模一样,丝毫不差。

    “凡,你来的正好。”察觉到我的到来,阿尔托莉雅微微偏过目光看这我,那高高挑起的眼角,所流露出来的生气的锐利光芒,竟是像手中胜利之剑的锋芒一样,沉着,锋利,威严。

    岂料在这时候,站在她对面的金属阿尔托莉雅,也跟着偏过目光,用一模一样,只是欠缺了那份王者气势的清脆声线道:“凡,你来的正好。”

    我:“……”

    这家伙竟然还会说话?地狱格斗熊都不能,这不公平,我竟然被一团金属比了下去。

    还有,它现在莫非是想玩一把真假阿尔托莉雅?

    难道它没有照过镜子,真的以为自己完全复制了阿尔托莉雅的模样,亦或者说是个色盲,分不清金属和**的颜色区别?

    总之我无法淡定,不知道该从哪里吐槽好。

    “凡,这家伙就交给我对付。”阿尔托莉雅的眼角挑的更高一分,显然。对面那家伙卑鄙的鹦鹉学舌行为,已经将她完全激怒了。

    “凡,别听她的,快点帮我对付这家伙。”金属阿尔托莉雅可不笨,没有再学本体说话,而是换了一句,让我帮它一起对付阿尔托莉雅。

    【我去一边站着,谁也不帮】我犹豫了片刻。举着木牌道。

    不行啊,就算对方是敌人,总觉得就这么公然的揭穿它,嘲笑它的笨蛋行为,会很可怜,实在不忍心。算了,就让阿尔托莉雅去处理吧。

    我默默的退到一边,做观望之势,顺便观望一下阿姆露迪娜,她的速度跟不上,还在后面赶着路,但愿没有迷失方向吧。

    见忽悠不了我,金属阿尔托莉雅也死了心,满是怨念的会过神。瞪着阿尔托莉雅,真假吾王再次声势激烈的战成一团。

    拥有阿尔托莉雅八分实力的复制体,实力着实不弱,在力量,速度和灵巧方面,毫不逊色,只不过是经验和技巧有所欠缺,当然,神器套装的一些关键属性。以及骑士王的技能。肯定也是没办法复制完全的。

    但是,金属阿尔托莉雅也有正牌阿尔托莉雅没有的优势。那就是不死之身,只要是没有强大到能将它打回原形的攻击,它都可以傲然无惧。

    这样的金属阿尔托莉雅,在我看来,已经不逊色于当年的再生妖塞尔森多少,换作是那时候的我,想要对付它一样也得大费周章。

    这样一个神奇的冒牌货,现在和正牌的阿尔托莉雅打的有声有色,一时间到真没有落于下风。

    但是,随着战斗持续,阿尔托莉雅将自己的全部实力发挥出来,并且摸清楚了对手的攻击套路之后,便展开了压制性的攻击,将对方打的节节后退。

    眼看形势不妙,旁边还有一个态度暧昧(?)的强敌观战,金属阿尔托莉雅终于被逼到了绝路。

    拼着挨上一记重击,她一剑逼退了阿尔托莉雅,刚想逃跑,却发现某只该死的布偶熊,似乎有意无意的拦在了她的逃跑路线上。

    复仇无路,逃跑五门,这让复制金属体急躁起来,短短的时间里,它似乎经历过了相当复杂的思想挣扎,最后摆出一张怒脸,用剑指着冷冷注视着它的阿尔托莉雅。

    “别以为这样你就赢了,我还有最后的手段!”

    这样说着,金属形态的阿尔托莉雅,忽然发生了改变,它的身体忽然融化,化作一团半固态的柔软金属,不断变化着。

    阿尔托莉雅冷眼旁观,并未乘机进攻,她的身上散发出从容气势,那是无论对方还有什么手段,都能应付的自信。

    慢慢的,不断蠕动变化着的复制金属体,开始成型,先是双腿,然后是下半身,到肩膀,然后凝成两条手臂,就还只剩下头部尚未成型。

    但是,光是已经成型的身体和四肢,就已经让我一张熊脸摆成了一个囧字。

    你猜这家伙在复制谁?

    没猜错,它在复制我,复制地狱格斗熊的形态,那四肢身体,不正是地狱格斗熊毛绒臃肿的模样吗?就差最后一个熊头没有成型了。

    和我战斗过,见识过我的一些能力,能复制我也不算奇怪,就是身为当事人,亲眼目睹自己被复制,这种感觉相当的微妙。

    看了阿尔托莉雅一眼,她也在看着我,那双原本充满怒气的碧绿瞳孔,似乎因为复制金属体的调皮,而带上了一丝笑意,仿佛在说,凡,这下我们扯平了,谁也不能笑谁哦。

    天地良心,我原本就没打算用这件事作弄你,我回过头,怒气冲冲的瞪着复制金属体,都是这家伙的错!

    那个熊头,它似乎变得尤其艰难,我们足足等了一分钟,还没有变好,总是揉来揉去,揉去揉来,就是变不成。

    一个简单的布偶熊头而已,连阿尔托莉雅那样精致的脑袋都能变化出来,那根金色呆毛都分毫不差,我的熊头就有那么困难吗?

    我等的不耐烦了,迫不及待的像拳击手一样嚯嚯刺出熊掌,发出“嘎姆嘎姆”的咆哮声,只待对方一成型,就立刻给它好看,让它知道复制我的下场。

    不是每个布偶熊,都能叫地狱格斗熊。

    终于,揉动个不停的金属脑袋,似乎找到感觉,逐渐的成形了,渐渐地,渐渐地变幻出轮廓,一点一点的清晰,明朗……

    【噗——!!!】捂着熊嘴,滴溜溜的玻璃眼睛笑成了月牙形状,心中抽搐般的汹涌笑意,甚至让我不得不举起这样一块木牌,才能表达和发泄出来。

    你猜最终对方变来变去,变成了什么?

    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一个熊头,而是阿尔托莉雅的头。

    换言之,现在复制金属体的模样,就是地狱格斗熊的身体,阿尔托莉雅的脑袋。

    乍眼看去,就像是阿尔托莉雅穿上了一套激萌的布偶熊服,只差脑袋没有套上去的模样。

    虽然是敌人,但是不得不说,这副模样超可爱的说!

    ********************************************************************************************************

    感觉章节名的名字读起来微妙的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