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花之歌姬,幻之骑士(上)
    “好吧,为什么要偷袭我,我给你三秒钟解释的时间,三秒,只有三秒知道吗?”我肃着脸,宛如高高在上的官一样,严厉喝道。k更新

    “吧嗒吧嗒,啊呜啊唔~~”回应我的是这样的含糊声音。

    “好了,看来已经没有什么好辩解了……我说你们,到是听我说话啊!!!”看着眼前这两个吃货,我怒掀心灵的茶几。

    回忆前一刻,我被小亚瑟王刺了,喷血了,然后醒过来的维拉丝发现有人在,大羞之下,逃出了我的怀抱,可谓是人血两失,听者伤心,闻者落泪,惨不忍睹,堪称暗黑大陆本年度最佳惨案……什么最佳啊,最佳你妹!你妹最佳!

    额头上的十字贴,还是温柔体贴的维拉丝,不计较我之前的暴力,帮我贴上去的,也是最好的物证,证明了眼前这个看似可爱的小手办,手段究竟有多凶残。

    可是,这丫现在居然无视我,和死狗一起大声嚷嚷着饿了,在享受着维拉丝端上来的佳肴美餐,你说可气不可气。

    “蕾奥娜和亚瑟王殿下好多天没有回来了,大概是饿坏了。”维拉丝同情心旺盛的帮一狗一手办说话道。

    “有多少天没有回来了?”我一听。觉得没办法坐视不管。

    “记得上一次见到蕾奥娜和亚瑟王殿下,是在……嗯,是在大人回来的三天前。”维拉丝点着下巴想了想。道。

    “我回来的三天前……也就是说……”扳着手指头,我精确的算了起来,最后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

    这两个家伙。竟然离家出走好几天了!!!

    “说说看,小家伙,这段时间都跑哪去了。”等小亚瑟王填饱肚子后,我将她捧在手心,戳了戳那娇小柔软的脸蛋问道。

    “秘密哒,秘密哒,本昂去特训了哒。”小亚瑟王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做状得意。

    “特训什么?”

    “和坐骑合体哒。合体哒。”

    目的到是没有瞒我,只不过……为什么要和我合体的特训,会没有我的份,难道到时候她要强制钻到我的嘴巴,或者从后背弄出一根奇怪的柱子型驾驶舱,进入里面驾驶?

    以两者的体型比较而言,我到不是不可以成为小家伙的刚大木什么的。只不过是型号比较迷你罢了。

    问题,是我的意愿呢?

    陛下,您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初号机吗?就是因为某个中二少年无证驾驶才屡屡发生暴走事件的啊!

    “冒昧问一句,你打算怎么和我合体?”我颤颤发抖的举起手。

    “秘密哒。”

    “给我说明啊,不然每晚都会做噩梦的!”

    沉默片刻。小亚瑟王才一改得意模样,扁着小嘴:“暂时还没有想好哒。”

    不妙,好像更恐怖了,天知道这小不点王会想出什么馊主意。

    “那你是怎么和以前的坐骑,那个红龙女王特蕾西合体的?”我又问道,总觉得不搞清楚的话,会迎来人生的巨大危机。

    “……”小亚瑟王又是沉默起来,过了好久,才小嘴更扁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升起了亮晶晶的雾水。

    “没什么特别的合体哒……本昂平时只素坐着特蕾西飞来飞去哒。”

    也就是说……上次撒谎了?

    我头疼了,这小不点王的性格,我也差不多摸透了,虽说被小幽灵刺激,一时情急撒了谎,不过既然做这种有违骑士王之道的事情,以她的性格,为了弥补回来,就一定会把谎言实现。…,

    我似乎在大脑里勾勒出了一副未来的宏图——英姿飒爽,已然是大陆英雄的小亚瑟王,穿着蓝白相间的紧身服,带上头盔,一跃跳上我的肩膀,轻轻在耳朵上一按,印有【hhh型-救世福音禽兽公爵号】型号字样的我的后脑勺盖,立刻弹开,她往里面钻了进去。

    然后,我的一双钛合金狗眼忽然红光大绽,全身关节喷出迷之气体,手臂动了起来,将裹着身体的斗篷一扯撕烂,露出宇宙金属精心打造的,肌肉兄贵状的霸气外观,位于胯下,高高耸立起来的阳离子破坏炮,让所有敌人都为之心惊胆战,绝招是传说中的电钻阳离子炮,炮管先化为钻头钻入敌人的体内,从内部发射能量,破坏力惊人,中者必死,十分的可怕。

    这样掉了一地节操的未来我不想要啊导演……

    想着想着,我就otz了,悲从中来,泪流满面。

    “坐骑哒,坐骑哒?”小亚瑟王十分体贴的跳上来,摸着我的头。

    “什事?”心死如灰,我连多一个字都不想说了。

    “就那么不高兴和本昂合体哒?”小家伙鼓起嘴巴,问道。

    “咳咳,这个问题问的好。”我忽然灵光一闪,觉得这是个好机会。

    “你想想看,我和小幽灵合体,已经是既定事实了,对吧,就算你真的找到和我合体的办法,也不过是拾人牙慧罢了,身为最伟大的大陆之王,怎么能跟在别人屁股后头,一定还有其他办法是不?”

    “这个……”小亚瑟王冷静下来一想,似乎也的确是这么回事的样子。

    “那坐骑有什么好办法哒?”

    “不如这样,我们换个创新点的,与众不同的,惊世骇俗的。让别人无法模仿的,更没办法超越的。”我故作深沉。

    “不愧素本昂的坐骑哒,快点说来听听哒!”小亚瑟王眼睛闪闪发光的看着我。

    “很简单。咱们来点逆向思维,将位置调换过来,让坐骑骑主人怎么样?”我爽朗的朝对方竖起大拇指。

    “原来如此。的确素个从未想过的办法哒。”小亚瑟王震惊了。

    然后我的脑袋又开花了。

    “就知道无能坐骑想不到好办法哒,笨蛋哒,呜礼之徒哒!”将牙签剑上的血渍甩干,小亚瑟王生气的将脸蛋鼓成了包子形状,气呼呼的嚷道。

    “等等,其实我还有别的更好的办法。”为了避免未来的刚大木命运,我继续绞尽脑汁想着,伸手将忿忿的作势欲走的小不点王叫住。

    “真哒?”被我骗了一回的小亚瑟王颇有些疑神疑鬼。

    “这次是真的。相信我吧,再也不会说位置调换过来这样的话了。”我肃然的点点头。

    “那好,本昂姑且再听一次哒。”

    “你不就是想要压过小幽灵吗?其实很简单,只要我们主骑之间,搭配的默契无间,就会让她羡慕嫉妒了。”

    “有道理哒。”小亚瑟王深以为然。

    “问题素怎么默契无间哒,乃这嚣张坐骑。老素不肯乖乖臣服本昂,配合本昂哒。”

    “没错,这是最大的问题,于是,我想到了一个既能让我接受。又能让我们两个表现的默契无间的办法。”我高深莫测的推了推鼻梁,道。

    “说来听听哒。”

    “你看,这是一个球。”我拿出一个拳头大小,半边红半边白,中间还有一道黑色开口的小球。…,

    “我把球顶在头顶上,然后,你站在球上面,为了让球不掉下来,同时你也能在上面站稳,就需要我们两个人同心协力,心心相印,表现出巨大的默契才行。”

    “原来如此哒。”小亚瑟王像好学的学生一样,死死盯着红白球,露出深思的表情。

    “而且,还有一个巨大的好处。”我忽然神色肃然,庄严神圣的举起小球。

    “在我们遭遇敌人,陷入苦战的时候,我忽然大喊一声【就决定是你了,亚瑟王】,然后将头顶上的球拿下来向敌人扔过去,站在上面的你,自然也能乘机出其不意的靠近敌人,给予对方重击,这是多么可怕的策略。”

    “嗯哒……”小亚瑟王双手抱胸,考虑着这个办法的可行性。

    “的确素个好主意哒。”

    “对吧对吧。”我乐开了怀。

    “但素哒,本昂担心在一开始训练的时候,和坐骑的默契不够,经常会掉下来哒,所以……”

    “所以?”

    “所以只能将坐骑的脑袋削平一点,让球放的更稳哒。”将锋芒闪烁的牙签剑举在胸前,小亚瑟王抬起头,对我露出不怀好意的目光。

    足足被小家伙绕着水晶之树追杀了一圈,才摆脱对方,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哼,愚蠢的手办王哟,最后还不是被我绕晕头摆脱了?

    话说回来,这里是哪?

    我看看四周,只能确定自己还是水晶之树,但是犹如迷宫一样的树须道路,以及一个个错综复杂的树洞通道,却让我看的眼花缭乱,分不清方向。

    似乎来到了以前从未到过的区域,该怎么办好呢,原地待机,等待巡逻经过的皇家护卫骑士带我回去吗?

    不行,堂堂的亲王殿下,怎么能接受这样的耻辱。

    其实还有一个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出到水晶之树的外面,然后跳下去,但是雅兰德兰已经三申五令的禁止在水晶之树范围飞跃,还是谨慎点好。

    先四处逛逛吧,说不定离自己平时活动的区域很近,拐几个弯就能柳暗花明了。

    这样想着,我东张西望的迈出步伐,随便选了一条路走过去。

    约莫半个小时后,我才终于确定自己迷路了,这里似乎并不是重要区域,都半个小时了,我愣是没见到有巡逻骑士路过,让一直准备好的“哟,真是巧啊,阿尔托莉雅正急着见我,能给我指条最近的路去到她那里吗”掩饰台词,憋烂在了肚子里。

    怎么办,难道真的要玩笨猪跳才能脱出?你说水晶之树没事长那么大干嘛,都快成迷宫树了。

    我困恼的挠了挠头,脚步依然下意识的迈着。

    忽然,一阵几乎细不可闻的乐声,传到耳边。

    我眯起眼睛,耸了耸鼻子。

    咦,奇怪了,为什么听到乐声,会下意识的耸鼻子呢?要动那也是竖起耳朵才对吧。

    我困惑的摇着头,循着这轻微的声音慢慢向前走去。

    声音越来越近,我的脚步也越来越清。

    似乎……终于找到刚才的答案了。

    耳边传来的乐声,似乎带着让人陶醉的香味。

    每一个的音符,就像一朵怒放的鲜花,在耳边,在眼中,在鼻间呈现出来。

    这些雀跃的音符组合在一起,连绵不断,变成一首无法用语言去形容的优美乐曲,呈现在眼前的,已经不再是错综复杂的巨大树须和树洞,而是一片铺满大地的花海,无边无际,香味扑鼻的花之海洋。…,

    脚下,一条蜿蜒的小道延伸出去,直到尽头,带着浓郁花香的微风轻轻拂过,无数朵怒放的鲜花弯腰点头,似乎在温柔的指引,轻轻的咛呢,让我顺着这条路一直向前走。

    幻觉?

    妖月狼巫衍生的职业病,让我警觉,但是很快发现并不是。

    这只是纯粹因为耳边传来的,似乎被赋予了生命的优美乐声,带来的感觉。

    想想也是,在这水晶之树,精灵族的圣地里,怎么可能会有人想害我?

    我放下戒心,任由着乐声指引,顺着那花海之中的羊肠小道,慢慢踱步而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脚步终于停下。

    到了。

    微微抬起头,铺满鲜花的山坡上,身穿雪白礼服,宛如湖中莲叶一般的长裙披地,点缀在鲜花之中的少女,正在上面,席地而坐,轻闭美目,那双细藕般的灵巧手臂,正搭在身前的竖琴上,纤指轻弹,一个个优美的音符,一朵朵美丽的鲜花,就是从这里诞生。

    景美,人更美,绝美。

    我惊叹不已,一片空白的脑子里,唯独留下这六个字的真诚赞美。

    能够弹出如此优美的乐曲,莫非眼前的少女,是精灵族的十大歌姬?虽说精灵多才多艺的确不错,但你要说能弹出这种境界,我觉得也只有十大歌姬才有可能了,哥也是见过世面的,陪菲妮她们逛街的时候,没少听精灵大师们的弹奏,可远远比不上这个。

    咦,等等!

    我忽然惊觉过来不妥的地方。

    精灵族的十大歌姬,地位虽高,但也不能随随便便就跑到水晶之树这等圣地来弹奏。

    也就是说,眼前的少女具有足以随意的在水晶之树上逗留弹奏的超然地位。

    然后,她或许是十大歌姬之一。

    这两点结合在一起,眼前少女的身份,似乎已经可以确定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