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金属复制体:我才刚准备发威,(敌人)就已经倒下了!
    ********************************************************************************************************

    变成布偶熊装版阿尔托莉雅的复制金属体,第一时间不是发难,而冲我震惊的大声嚷嚷起来。

    “你这家伙,究竟是什么人,明明我的力量,已经是这个境界的巅峰了,为什么还是力量不足,没办法完全复制你的形态!”

    哦,原来如此。

    它这样一说,到是将刚才无论怎么努力,也没办法变出最后的布偶熊脑袋的原因,给透露出来了。

    原来不是因为我的熊脑袋比阿尔托莉雅的还要复杂(想想怎么可能,无论是外部构造还是内部构造),它复制不出来,而是因为力量不足。

    这并不奇怪,地狱格斗熊的力量,早就已经超越了领域巅峰,就算是碰到世界之力境界的敌人,只要不施展出世界结界,也有可能不是我的对手。

    但是,我可没有义务向敌人解释,在它看过来的时候,好不容易忍住汹涌的笑意,一本正经的掏出一块写着【我的力量不是你能复制的,投降吧】这样的木牌。

    咦,刚才好像被谁给吐槽了。

    “开什么玩笑!”复制金属体一点也不领情,回过头反瞪着已经气的浑身颤抖的阿尔托莉雅,露出阴险的笑容。

    “虽然没办法完全复制,但是我已经感觉到了,比刚才强大了不少,这副形态,已经能够完全将我全部的力量发挥出来了。”说着,举起一只熊掌,紧紧握了一握,似乎从中感受到了巨大的力量。

    这家伙。脑袋怎么就缺一根筋呢?我头疼的拍了拍熊脑袋,冷静下来后,心里也跟着凛然。

    幸好刚才一直没有暴露瞬移的能力,虽然不知道这家伙能不能复制到如此强大的能力,但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要是真的给它复制了过去,想要逃跑就难以拦得住了。

    这时候,得到了地狱格斗熊的部分力量的复制金属体,已经迫不及待要向阿尔托莉雅开战。找回场子了,发出一声大喝,它冲了上去,毫无技巧的两只熊掌就是狠狠一拍,强大的力量化作一道冲击。撕裂着大地,向阿尔托莉雅咆哮而至。

    小心!

    我在心里大喊一声,生怕吾王气糊涂了,去硬接这一招。

    虽然只是地狱格斗熊不完全的实力,但如它所说,已经将领域巅峰的力量完全发挥出来了,在纯粹的力量上,已经能压制阿尔托莉雅,与其对拼绝对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所幸的是。阿尔托莉雅并没有气晕头,面对复制金属体的强大攻击,她的身影一闪,双手持剑前冲,擦着眼前的攻击迎了上去。似风中一片轻灵的叶子,又像是乌云中掠过的一道闪电,瞬间就来到了复制金属体的身侧,脚步一刹。携着耀眼华光的胜利之剑,从她身后划过一个巨大的弧。斩至对方身前。

    面对阿尔托莉雅这强力的一击,复制金属体立刻做出了反应,它瞬间摆出了地狱格斗熊的招牌技能——完全格挡的姿势。

    “……”

    上帝保佑,我默默的在胸口处,比了一个十字。

    然后,就见可怜的金属复制体,像被大卡车撞上一般飞了出去,那只可怜的熊掌几乎被斩入了一半,连带着肩膀也留下一道深深的剑痕。

    多亏了这家伙是金属形态,即使被砍成这样也不会流血,不然肯定是一副血腥的画面。

    看看,这就是硬接胜利之剑的结果,我心有余悸的摸了一把额头。

    如果金属复制体能完全复制我这双熊掌的能力,那么它现在的下场,也将会是我用完全格挡去接胜利之剑的下场,给我上了完美的一堂课,像这种神器,实在不是人力能所及。

    虽说经过试验,二重格挡能挡下胜利之剑,但那是有一定运气在里面的,阿尔托莉雅的剑速太快了,谁也不敢担保我每次都能把握住那不到百分之一个眨眼的瞬间时机,将胜利之剑的力量分成两段卸掉。

    所以说,胜利之剑能躲还是要躲的为好,就像和阿尔托莉雅对战练习的时候,我也从未去尝试过,也就面对复制金属体才一时心血来潮,用上一回而已。

    被砍飞出去的复制金属体,踉跄的在地上擦了一段距离,滚了几滚才停下来,迅速从地上爬起,它的脸上满是震惊不信,接着又用愤怒的眼神瞪向我,仿佛我欺骗了它似的。

    我无辜的眨了眨眼,完全格挡和二重完全格挡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是效果可是完全不同,只有二重完全格挡才能勉强防得住胜利之剑的攻击,你自己只学到了初级版,能怨得了我吗?

    不管怎么说,我似乎也被这复制金属体给惦记上了,真是个不讲理且爱记仇的家伙。

    不过,虽然貌似蒙受了一次无妄之灾,但却并没有给复制金属体带来太大的麻烦,它那看似被切的很深的伤口,根本没有流血,而且正以一种地狱格斗熊看了也要自叹弗如的恢复速度,在眨眨眼的时间里就愈合上了。

    不死之身,果然是有点麻烦。

    之后,复制金属体再次展开惊涛骇浪般的攻势,它身上的能量似乎永远用不完似的,一点也不计较浪费,每一招都是全力以赴,虽然招式很粗糙,但也颇有点一力降十会的道理在里面。

    一时间,阿尔托莉雅也拿它没什么办法,普通攻击对它造成不了什么伤害,威力巨大的攻击,需要合适的时机以及准备时间,面对对方的狂轰滥炸,找不到空隙。

    确实有点麻烦,我看着战局,也不禁为阿尔托莉雅捏上一把汗,幸好当初和复制金属体战斗的时候。没用上什么技能,只让它弄到了一个面对阿尔托莉雅没什么用的完全格挡。

    如果让它学会诸如空气压缩拳,空间能量斩,深红之爪之类的地狱格斗熊招牌招式,那么阿尔托莉雅肯定会陷入更大的困境之中。

    至于返身踢。抱歉。我不认为复制金属体能复制得了,那不是招式,是地狱格斗熊的天赋,名为武帝之魂的赐予。就如阿尔托莉雅身上是王之势一般,是不可复制的。

    本来想在恰当的时间插入战斗,尽快结束收工回家,但是看到阿尔托莉雅战意满满,自信满满的面容。我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果然,一会儿之后,形势再次发生了变化,阿尔托莉雅又拿出了对战练习时,对付我的那一招,类似于霸体的技能,连我的二重普通攻击的力量都无法对她造成太大的动摇。

    不过看起来,这招比霸体牛多了,霸体虽然可以无视大部分负面状态。但是是以受到更大的伤害为代价,而阿尔托莉雅这一招,不但有霸体的效果,而且攻击和速度,尤其是防御。会有一个巨大的增幅,简直就是作弊一样的技能,凭着这个技能,即使冲入千军万马之中砍杀也没有问题。有它在,骑士王还真是名副其实。

    施展出了这个技能。阿尔托莉雅立刻就从风雨飘摇之中的一叶危舟,升级到稳固如山的破冰船,面对复制金属体的强大攻击,她的身形不再动摇,能躲则躲,不能躲,一剑破之,简直就像开了无敌。

    复制金属体急了,大概在想:我怎么不会这一招?教练,对方开挂了!

    它的攻击更加狂乱迅猛,想借此将冲上来的阿尔托莉雅逼退,喘上一口气,思索应对的方法,但是,面对这些攻击,阿尔托莉雅俨然化身成暴风雨之中的一道闪电,无论风和雨再怎么猛烈,也无法动摇这道闪电丝毫。

    她的身形犹如鬼魅,在一道道攻击的狭小缝隙之中穿过,她的利剑宛如巨斧,将眼前的能量风暴撕开,在几个呼吸的时间里,形势就逆转过来,凭着这一招,阿尔托莉雅终于成功的接近了对方。

    只要进入了胜利之剑的实体攻击范围,她就有信心能找到机会,给予这个可恶的敌人一击必杀。

    复制金属体真的慌了,面对阿尔托莉雅的剑,有前车之鉴在,它显得畏手畏脚,根本不敢与之接触。

    于是,局势从它刚才化身炮台,将阿尔托莉雅逼的四处躲闪,变成了现在,阿尔托莉雅挥舞着胜利之剑,将它追杀的上天下地,狼狈不堪,真算是风水轮流转了。

    为什么呢?明明刚才还能和对方打的不落下风,而现在,结合了两名强者之长,完全发挥出了自己体内的领域巅峰力量,却不但没有逆转,反而更加狼狈?

    复制金属体的智能不低,它很快就想通了真正的原因。

    剑,是因为剑。

    在还是金属阿尔托莉雅形态的时候,手中的剑帮了自己很大忙,正因为有剑,才能与对方正面抗衡,而现在,虽然力量更强大了,却畏惧于对方手中的剑不敢正面交锋,反而越发狼狈。

    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这就是自己此时的困境所在,是那把可怕的剑,如果能再将剑给复制过来的话……

    复制金属体看了看自己的熊掌,觉得不大可能,就算变出来了,这玩意也不可能握得住啊!

    但是,办法终归是想出来的,很快,它就有了主意。

    一个完美的主意,这或许以是它现在的力量,所能复制成的最强大的形态。

    “等等,我说等等!”复制金属体连忙叫停,如果是别人,可能不会理会它的话,不过对于正处于生气中的阿尔托莉雅,却恰好有效。

    “如果是想要求饶的话,现在已经太迟了。”停下攻势,阿尔托莉雅剑指对方道,她现在已经完全占据上风,并拥有克制对手的力量,所以完全不惧。

    “求饶?不可能,我只是想让你看看,我最终的形态,最强大的力量而已。”复制金属体颇有些叫嚣,乘机退后了一段距离,然后开始最后的变化。

    我和阿尔托莉雅都是很好奇。并没有阻止对方,这股自信,源自于眼前的复制金属体,无论怎么变也超越不了领域巅峰的力量,它强大的身体。同样也是限制它的最大桎梏。体内那数万个能量魔法阵,永远不会自行变多,所以不存在临时爆发或者是突破境界这样的设定。

    那个……阿地尔什么来着,总之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这种小事就不要在意了,也就是说,阿什么什么的再次化作了一团金属,重新扭动变化起来。

    这一次变化的速度相当快,几乎在十多秒之内。就形成了身体四肢。

    光看这里,完全是阿尔托莉雅的模样,莫非它是想变回金属阿尔托莉雅的形态?这算哪门子的最强变身啊。

    我暗自猜测,目光落到还未成型的头部,仔细看着。

    依然不像刚才那次变身阿什么什么一样,在头部的形态上浪费了许多时间,仅仅是在数秒之后,复制金属体的头部也成型了。

    我和阿尔托莉雅再次呆滞。

    那个头部,并非是我原本想象的。阿尔托莉雅的模样,而是……呃,好吧,恐怕都猜到了,是地狱格斗熊的熊脑袋。

    上一次憋了许久也没有变成的熊脑袋。这一次终于轻松搞定了,真是可喜可贺。

    【噗——!!!】我这样恭喜着,忍不住再次的举起木牌,笑的都快内伤了。

    这复制金属体。实在太有才了,莫非它的主人。那个百合萝莉控女精灵法师给它灌注了马戏团演员的精英?

    阿尔托莉雅的身体,地狱格斗熊的脑袋,这和刚才的形态有着看似相似,但又截然不同的笑点。

    就像是阿尔托莉雅,将一个布偶熊脑袋单独套在头上一样,实在太可爱了。

    下一次会不会干脆将一个纸箱套在头上呢?噗哈哈哈哈——!!!

    我刚想抱肚子打滚,好好笑上一番,却突然感到了一阵莫名的危机杀意,摸摸脖子,冰凉冰凉的,大脑好像还在回荡着【不找死就不会死,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为什么就不明白呢】这样的迷之警告。

    连忙收起木牌,摆正面孔,盯着眼前的复制金属体,目光余光小心翼翼的瞟了阿尔托莉雅一眼,我差点吓尿。

    吾王低着头,那根金色的呆毛就像刺猬的针刺一样四散分开,根根竖得笔直,再看看脸部,已经完全黑化,看不见表情了。

    从未见过吾王如此黑化的模样,我吓的牙齿咯吱咯吱直打颤,恨不得立刻转身离开。

    不过没办法这样做,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如果无视其中的笑点,眼前的复制金属体,无疑是像它所说的那样,是最强大的形态,一点也没有吹牛。

    甚至在所有的领域强者之中,它都有可能是强大的存在,就算是我,如果不和小幽灵合体,提升到世界之力境界,光靠地狱格斗熊的力量,都不一定能将它打回原形。

    为什么这样说,很简单,因为它将最大的三个优势,完全发挥出来了。

    首先是熊脑袋,复制于地狱格斗熊,可以让它发挥出全部的,领域巅峰的实力。

    然后是阿尔托莉雅的身体,它从阿尔托莉雅那些复制了不少技能,不像刚才的那个阿什么什么一样,空有力量,却没有地狱格斗熊的技能。

    最后一个优势,就是那把胜利之剑,有了这把剑,它就不用再畏惧和阿尔托莉雅的近身战,同时也能对我造成威胁。

    这就是,完全结合了我和阿尔托莉雅的三个优势,所复制而成的最终形态,虽然外表很可爱,但是内在无疑很黄很暴力,阿尔托莉雅很有可能会不敌。

    或许,接下来会是一番苦战也说不定,早知会变成这样,真不该让这复制金属体乱折腾,它过来找死的时候,就应该将它干掉才对。

    我挠了挠头,但是现在后悔已经无用,而且似乎也没有我插手的余地了,可真麻烦啊。

    变成最终形态以后,面对着黑化的阿尔托莉雅,金属复制体并没有着急着展示自己的新力量,最强力量,而是叫嚣放肆的哈哈大笑起来。

    “哼哼哼,怎么样,已经吓的浑身颤抖了吗?”它出声道。

    没错。它发出声音了,和阿尔托莉雅一样的声音。

    你妹的,顶着一个地狱格斗熊的熊脑袋,却还能说话,这是**裸的在藐视我的智商吗?

    不过我现在已经顾不得愤怒了。因为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竟然还在继续用语言刺激着已经黑化的阿尔托莉雅。

    刚才那句话原封不动是送给它,不找死就不会死,你这蠢货也给我快点将熊眼擦亮,这哪是害怕的发抖。是黑化的悸动啊!!!

    我感觉到形势似乎失控了,顾不得那么多,连忙一个瞬移来到复制金属体的身后,乘它洋洋得意,稍有松懈的机会。死死从后面将它箍住,捂住它的熊嘴巴。

    “呜呜~~~你这家伙,卑鄙,竟然敢偷袭!”被我捂住嘴的复制金属体,发出愤怒的叫声。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卑鄙!

    翻了个白眼,我不为所动,在力量上,早已经达到世界之力等级的地狱格斗熊,自然是完压对方。一时之间,复制金属体也挣脱不开。

    很好,就这样,让阿尔托莉雅慢慢地,慢慢地冷静……

    “誓约……”

    咦。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是错觉吗?

    目光从复制金属体的肩膀越过,看到对面的景象,我顿时四十五度角远目天空。

    黑化的吾王。双手握剑侧于身后,一条条威压浩大的青色风龙。正缠绕在胜利之剑上面,凝聚无穷无尽的青色龙卷,

    那股力量,让空间扭曲,让时间静止,一切化为虚无,天空和大地都被染成了青色。

    “誓约——胜利之剑!!!”

    一声怒吼,无可估量的青色风暴,从胜利之剑上面释放出来,化作一条笔直的光虹,划破天际,朝着这边肃杀而来。

    秉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原则,我千钧一发间,我瞬移挪开了。

    至于不会瞬移复制金属体,自然是被青色的光柱笼罩,正中一记誓约之剑。

    光芒之中,它发出巨大的怒吼,很是不甘,用我的说法形容的话,意思大概就是:导演,我才刚准备发威,你就让我领便当?

    在青色的正义光芒之中,复制金属体的身形逐渐分解,消失。

    誓约胜利之剑的威力,在森林留下一条长达数百里的巨大深沟,才渐渐升上高空,拖着青色的尾巴,化作一道逆行的流星消失在苍穹尽头。

    如此可怕的威力,直让我咋舌不已。

    已经超越了我现阶段全力施展地狱破坏炮的威力,估计能达到十万星辰破坏炮的三分之一……不,可能是接近二分之一的恐怖破坏力。

    这简直是……该如何说好呢,阿尔托莉雅现在也不过是刚刚突破打破领域高级境界而已,这也太逆天了一点吧,莫非上帝也曾经被国产网游的rmb玩家坑过,气愤之下才打造出这样的bug吾王?

    我有些淡定不能,不过更多的是高兴和欣慰,无疑,阿尔托莉雅的实力越强大,对我来说就越是好消息,有这么一个强力的伙伴,搭档在,以后我就可以放心的偷懒……哦,不对,是自信满满的扛起救世主的重任了,咳咳,嗯哼!

    忽然,破碎的岩石中发出咔嚓轻声,吸引了我的注意,然后惊讶的张大嘴巴。

    金属复制体,这丫在如此强大的攻击面前,竟然还没有变成灰。

    而且,似乎还活着。

    只不过,现在的它不再是刚才那个强大的复制形态,而是像一只足球大小的史莱姆,伤痕累累的趴在碎石上面,虚弱的挪动着,还想逃跑。

    这大概就是它的原型了吧,跑,还能跑得了吗?

    我轻哼一声,刚在想应该怎么处置它,阿尔托莉雅已经给了我答案,一把半透明的王者之剑,从天而降,笔直插在这团金属史莱姆身上。

    发出老鼠般的吱一声惨叫,金属复制体扭动了几下,最终失去气息,只余下一团金属尸体,软软的瘫倒在地。

    最后的结果让人意想不到,又在情理之中,这次魔法遗迹引发的事件,到这里似乎也应该告一段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