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烦躁不安的吾王
    “阿阿尔托莉雅,你没事吧。[]”

    取消了变身,回过头,见吾王手刃敌人之后,仍然一副余气未消的样子,低着头,看不到脸色,保持着双手持剑的姿势,让胜利之剑死死的插着复制金属体的尸体,我不由的心惊胆战。

    没有回应,宛如还在黑化状态中。

    然而过了数秒后,她的身形忽然摇晃几下,向着一边倾斜倒下。

    我连忙上前,将就快要倒在地上的阿尔托莉雅接住,搂在怀里。

    “抱抱歉,凡,有点使不上劲了。”从怀里抬起头,阿尔托莉雅露出虚弱的神色,额头流着汗水,朝我笑了笑。

    我这才恍然,原来不是黑化状态未解,而是没办法动弹了,这也难怪,毕竟是以领域高级境界,释放了那样的恐怖大招,要是还能生龙活虎,活蹦乱跳,那才叫有鬼了。

    “有我在,你就安心休息吧。”我回以笑容,静静的注视着怀中这张威严而俏丽的面庞。

    阿尔托莉雅也静静的注视着我,可惜并没有以往的含情脉脉在里面,而是笑容逐渐收敛。碧绿色的眸子一眨不眨,眉角也在慢慢的重新挑起。

    糟糟糕,她该不会是想起了刚才的事情。要和我算账了吧。

    毕竟是忍不住两次举起【噗——!!!】一声的木牌子。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熟悉的声音。

    “亲王殿下————!!”以飞快地速度从远处掠来的阿姆露迪娜,似乎没能完全确认我们的位置。而四处大声喊着。。

    “我们在这边。”乘机虚心的躲过阿尔托莉雅的目光,我回过头回应道。

    回复了少许体力的阿尔托莉雅,也在这时候离开我的怀抱,将胜利之剑从金属尸体上拔出,收回。

    “女王陛下,亲王殿下,属下来迟。”听闻声音后,几个眨眼的时间。阿姆露迪娜就满头大汗的赶过来,朝我们单膝跪下,领罪道。

    “没事,辛苦你了。”看到阿姆露迪娜的样子,我和阿尔托莉雅也是于心不忍,她毕竟不以速度擅长,要拼命赶那么远的路过来。实在难为了。

    “复制金属体已经被阿尔托莉雅干掉了,这次的事件到此结束,我们回去吧。”见阿尔托莉雅似乎不大愿意碰复制金属体的尸体,我只好代劳的收起来。

    “是!”阿姆露迪娜应了一声,神色颇有些无精打采的沮丧。虽然复制金属体被干掉了是好事,但是总觉得自己什么没能帮上什么忙,一定会亲王殿下小看了,呜呜~~

    带着唯一的战利品,三人打道回府,直到回到边境小镇,阿尔托莉雅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让我颇有些忐忑不安。

    迎接我们的是回来镇守的卡露洁,她似乎猜到我们会有一场战斗,连热水都准备好了,真是谢天谢地,没什么能比在战斗之后来一通热水澡更舒服的事情。

    但是为什么我会产生洗干净脖子上刑台的错觉呢?

    美美的在浴桶里泡了大半个小时,我才走出浴室,两脚刚刚迈出去,卡露洁就迎面而来。

    “亲王殿下,水温是否合适?”

    “嗯,刚刚好,谢谢你了,卡露洁。”我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眼前的贴身侍女,她该不会特地过来就是为了问这个吧。

    “这是我该做的。”卡露洁优雅的行了一礼,终于道出特地过来的目的。

    阿尔托莉雅让我洗了澡之后,回去见一面。…,

    终于还是来了吗?

    我缩了缩脖子,在卡露洁的带路下回到帐篷,一步一步靠近,掀帐门的动作,就仿佛是用尽全力推开两扇万斤重的巨大石门。{}

    “阿尔托莉雅,我回来了。”

    看了里面一眼,阿尔托莉雅就坐在靠窗的一张椅子上,愣愣的望着外面,那一头湿润金发,柔和的披在肩上,带着沐浴过后的妩媚,不过微微蹙着的眉头,却让这股妩媚凭添一道压抑庄严的气息,就仿佛来到了皇宫大殿。

    “凡,来的正好。”回过头,阿尔托莉雅微微一笑,只不过就算是笑,眉头也是蹙着的,似乎有什么化解不开的心事。

    然后便一动不动的看着我,看的刚刚洗过澡的我,额头上又开始冒汗了。

    糟糕,这种情况,果然还是先道歉好了。

    “抱歉”

    “抱歉”

    静悄悄的帐篷里,却是同时响起不约而同的两声道歉声。

    “咦?”我惊讶的看着阿尔托莉雅,想不通好端端的,她和我道歉做什么,要道歉也应该是我道歉才对啊。

    她也惊讶的看着我,和我困惑着同样的事情。

    “凡为什么要道歉?”

    “你才是,好端端的向我道歉做什么?”我反问道。

    “其实”阿尔托莉雅终于将目光从我的脸上挪开,再次落到窗外面。

    “我在反思。”

    “反思?”

    “对,在战斗结束以后,我就一直在想,一遍又一遍的回忆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有什么不对吗?”我好奇的看着阿尔托莉雅,同时十分佩服,一日三省好啊,不像我,闯了祸后一转眼就抛到后脑勺去了,根本不知道反省为何物。

    只不过,她到底在反省什么呢?我也回忆了一遍。没发现阿尔托莉雅做错了什么事情啊?

    “今天的我太过于急躁和暴躁了,本来不应该是这样的结果,如果是往常的我。绝对不会在最后将复制金属体杀死。”

    “是这样吗?我到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我抹抹头,不怎么能理解阿尔托莉雅现在的想法。

    换成我站在阿尔托莉雅的角度,堂堂一族之王。高傲无比的精灵女王陛下,竟然被复制金属体给复制了过去,更甚是自寻死路的弄出布偶熊装,布偶熊头的形态,我也会发火将它干掉,并无不妥之处。

    我试着将原因和阿尔托莉雅分析了一遍,希望她能释怀。

    “不对。”想了想,阿尔托莉雅还是摇摇头。

    “复制金属体的放肆行为。只不过是诱因,真正的原因不在这,我刚才反省了一遍又一遍,隐隐的察觉到了,或许在我们听到镇外的动静,追逐复制金属体的时候,从那时起。我就开始有些反常了。”

    “是吗?”我歪头想了想,却丝毫没有印象,那时候的阿尔托莉雅简直正常的不得了。

    “是的。”

    “没有找到原因?”看着阿尔托莉雅依然蹙着的眉头,我很是心疼。

    “没有。”

    “想不通那就算了吧,我偶尔也会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这很正常,人嘛,谁能保证自己每时每刻都能处在绝对冷静,不会犯糊涂的状态下。”我抬头挺胸,做自豪状。

    “身为精灵族的王,我的一言一行都会影响到大家,怎么能置之不理呢?”看着我傻乐观的模样,阿尔托莉雅开心的一笑,却摇了摇头。…,

    “那我也是联盟长老,还是精灵族的亲王,一言一行或许可能会影响到两族,大家为什么会纵容我呢?”我故作不解的问道,接着不等阿尔托莉雅回答,就自己给出了答案。

    “因为嘛,我周围有很多厉害的人,比如说阿尔托莉雅你,当我做错了事情,影响到大家的时候,你们就会告诉我,帮我纠正过来,不是吗?”

    阿尔托莉雅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所以说,阿尔托莉雅,你认为你身边没有这样的,可以托付和信任的人吗?当然我就算了,不给你出馊主意就好了,但是卡露洁,还有雅兰德兰奶奶,以及其他的十二骑士,难道不是可靠的伙伴吗?”

    “说的也是。”阿尔托莉雅想了想,蹙着的眉头微微松开。

    “一个人的能力终究有限,所以才诞生了伙伴这种关系,阿尔托莉雅,尝试着依赖一下你身边的人怎么样,不要再皱眉头了。”我伸出手,用大拇指温柔的将阿尔托莉雅眉心的最后一丝蹙起,轻轻地抚平。

    “明明是已经完全偏了题的答案,但是我好像还是被凡说服了。”卸下苦思的阿尔托莉雅,终于绽放出了完美的笑容。

    “就是这样,这个笑容才是我们的女王陛下,我的妻子,只要有这个笑容在,大家都会充满自信和希望。”我迷恋的看着阿尔托莉雅的笑容,发出感叹,情不自禁的将她搂在怀里。

    金发上的湿润气息,带着沐浴过后的香味,以及怀里这具娇躯自身的体香,这些气息香味糅杂完美的在一起,就像媚药一般,让人忍不住沉沉的迷恋其中,抱着不愿意放手。

    “凡,你在撒谎哦。”阿尔托莉雅没有抗拒拥抱,反而伸出纤纤手臂,缠在了我的腰间,舒服的发出一声可爱鼻息。

    “撒什么谎?”陶醉的眯着眼睛,下巴轻轻摩挲着那头柔软湿润的金发,我好奇问道。

    “刚才那句话,明明应该是给凡你自己才对,只要有你在,大家都会有活力,有信心,有希望。”阿尔托莉雅喃喃着,不等我辩驳,便继续道。

    “就像现在,不知为何,被凡这样抱着,心里一直没有退去的烦躁不安,忽然就全都消失不见了,凡真是个神奇的人。”

    “哦?真的有那么神奇吗?如果真是这样,那我还有个更好的办法。”

    见现在的阿尔托莉雅,温柔的无以复加,我便壮着胆子这样说道,然后伸手捏着她的下巴。将怀里的脸蛋抬起来,对着那湿润诱人的香唇吻了上去。

    依然没有抗拒,甚至。那柔弱无骨的双臂,主动的从腰间挪到了脖子上,微微用力一搂。顺从着这一吻。

    不行了,今天吾王陛下简直温顺到了极点,快要把我萌死了。

    正在情意浓浓,气氛大好的时候,外面传来的脚步声将我们两个惊醒,遗憾的分开双唇,退后一步,相视数秒之后。都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怎么样,有效吧。”我朝她眨了眨眼。

    “还行。”脸蛋微微一红,阿尔托莉雅再次露出让人炫目的微笑。

    “对了。”吾王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边将披肩的金发轻轻拢到后面,一边问道。

    “凡还没有告诉我,刚才为什么要道歉呢?”

    “这这个嘛”我眼镜咕噜噜转了起来。

    明白阿尔托莉雅不是因为生我的气,才一直皱着眉头后。我哪还会主动讨打,将真正的原因说出来。…,

    “你瞧,我老是犯错,又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所以就养成了习惯。只要别人一对我板着脸,主动先道歉准没错。”想了想,我半真半假的解释道。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好吧,这个解释我勉强接受了。”眨了眨那宛如湖水般碧绿清澈,静谧恬淡的眼睛,睿智的目光仿佛能看透人心似的,让我格外心虚。

    顿了顿,阿尔托莉雅忽然像聊家常一样,随口说道:“凡撒谎的时候,总是喜欢摸鼻子对吧。”

    “没没有这回事。”我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慌忙否认。

    然后才反应过来被阿尔托莉雅下套了,苦着脸,没办法面对她的犀利目光,独自躲到角落里画圈圈去了。

    没想到连性格正经八百的阿尔托莉雅,也学会了忽悠人,这日子越来越没法过了。

    复制金属体事件结束以后,我们又花了几天时间,将最后剩余的边境城镇巡察完毕,也就不多做停留,直接回精灵王城了。

    阿尔托莉雅已经在这里花费了一个月的时间,回去以后,书桌上堆积的文件恐怕都能叠到屋顶上去了。

    还有一个好消息,正如我们之前的猜测,这一次发生在边境的激烈战事,只不过是因为黑龙艾利亚斯死后,那些被压制已久的怪物大脑充血,疯狂所至。

    再怎么大脑充血,也会有冷静下来的一天,在怪物和魔兽们因为它们的疯狂行为,而付出了大量伤亡以后,以拉鲁拉镇为中心的激烈战事终于开始逐渐冷却下来。

    当我们一行回到拉鲁拉小镇后,欣喜的发现,这里的气氛已经比一个多月以前刚刚来到时,舒缓了许多。

    虽说激烈的战斗可以让精灵战士得到更多的磨练,但凡事过犹不及,现在,也是时候让大家缓上一口气了。

    在拉鲁拉镇逗留了一天,除了慰问战士们以外,我还又拜访了玛德雅好吧,拜访了天空部落一趟,见到了那些熟悉的面孔,以及我们可爱的精灵小萝莉布可。

    除了耸立在广场中央的倒吊男雕像以外,一切都让我很开心,是的,除了那玩意以外!!!

    除了阿姆露迪娜满是遗憾的继续留守在拉鲁拉小镇以外,我,阿尔托莉雅,以及卡露洁三个,最终回到了精灵王城。

    迎接我们三个的,不是威风凛凛的皇家士兵,也是不千娇百媚,绝色倾城的女孩们,而是一大群精灵法师。

    这些研究狂人,呼啦一声就把我们包围了,待我好不容易从七嘴八舌的话语中得知她们的来意,将复制金属体的尸体交出去以后,这些法师又呼啦一声离去。

    对此,我只能耸耸肩膀,暗道天下法师是一家,就算是以优雅而闻名的精灵,在狂热的爱好面前,也和联盟的法师没有任何区别。

    如是迎来是和平的日子,数天过后

    躺在大椅上,搂着被捕获的维拉丝小狗狗,我心满意足的眯起双眼,打算睡个小觉。

    “别睡啦,大人,快放手。”维拉丝满脸通红的在耳边吐气息。

    “有什么好害羞的,大家都不在。”我闭着眼睛说道。

    “大白天的,在大厅这种地方怎么可能不害羞。”

    可爱的小狗狗发出了呜呜悲鸣声,脑袋上仿佛有一双毛茸茸的狗耳朵竖起来,聆听着周围的动静,只要一有什么异常就会从我怀里蹦起来。…,

    “晚上,在房间里,就做什么都行咯?”我侧过脸,在近在咫尺的距离下揶揄的看着维拉丝问道。

    “当当然不行!大人老是让人做些奇怪的色色的事情,那些事情禁止,不许做!”维拉丝柔弱的抵抗道。

    “那正常的呢。”我顿时乐了,贴着她的耳朵,暧昧的呵着气:“比如说正常的生小孩子的事情。”

    维拉丝顿时语塞,想着想着,似乎走进了羞涩的死胡同,脸蛋越发通红,眼睛逐渐转起了圈圈,最后额头噗通一下冒烟,啊呜一声,软倒了下去。

    总是看不腻这一刻的维拉丝,我哈哈大笑起来,在害羞的晕倒过去的维拉丝的嘴唇上轻了一口,将她软绵绵的娇躯搂紧了,准备继续自己的小觉。

    可惜,偏偏有人不愿意让我安静。

    “坐骑受死哒!”稚嫩娇喝忽然在耳边响起,我刚刚来得及睁开眼,一道小小的黑影就已经窜上了额头,剑光一闪,噗嗤一声,额头上喷起了一道细细的涌泉

    这莫非就是因果报应?我刚让维拉丝额头冒烟的羞倒,得意了不到一会儿的功夫,自己的额头也跟着喷血倒了下去

    二月还有最后的两天,过了这两天,又得重拾起压秒帝的头冠了,小七苦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