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 引蛇出洞,请君入瓮
    ********************************************************************************************************

    “这次的敌人不容易对付,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如果不是因为你挡了敌人一招,现在士兵们已经死伤严重了。”

    我们安慰着阿姆露迪娜,希望这位性格过于认真的女骑士,不要太在乎这次的结果。

    之所以停下来,放弃追击,是觉得没办法追上了,阿姆露迪娜停在这里,丢失了敌人的方向,再加上刚才停顿的时间,而且茫茫的森林极易躲藏,对方要跑的话,我们肯定是拦不住了。

    “对了,你和敌人交手过,对方长得是什么模样?”见阿姆露迪娜还在失落,我机灵一动,转移话题问道。

    没想到话刚出口,她变得更加沮丧了:“属下无能,连对方的模样都没有看清。”

    “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一听,我们顿时惊讶了。

    阿姆露迪娜好歹也是领域境界,虽然刚刚晋升还只是领域初级,但是连敌人长得什么模样也没有看到,未免也太夸张了点吧。

    “当时……属下正按照女王陛下的吩咐,向士兵传达金属体生物的消息,就在这时忽然感到一股强大的气息袭来,回过头,大家只来得及看到金属的身影像光一样快速掠过,匆忙之下,属下只来得及用盾牌死死的挡住对方一击,但是对方的力量过于强大,盾牌虽然挡住了,但是属下还是被击退了,等稳住脚步的时候。敌人已经转身跑了。”

    露出回忆的神色,阿姆露迪娜心有余悸的说道,如果当时不是下意识的反应过来,慢上一步的话,那一击就直接落到她身上了,如此强大的攻击,非得身受重伤不可。

    想了想,她又补充道:“属下对自己的力量还算有点自信。但是敌人的力量更强,而且所用的武器好像也有点古怪,若不是殿下赐予我的这面龙骨盾牌,换做是普通盾牌的话,可能会被直接斩破。”

    感激的看了我一眼,阿姆露迪娜爱不惜手的轻抚着手中的龙骨盾牌。

    “原来是被偷袭了。这也怪不了你,看来对方复制了一个速度不俗的目标。”听明白原因后,我们都表示可以理解。

    一来实力上存在不小的差距,又是在忽然偷袭的情况下一击即走,如果对方速度够快的话,阿姆露迪娜没看清楚敌人的模样,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且敌人的力量也很可怕。”

    我又补充道,阿姆露迪娜的力量我是见识过的,她说对自己的力量有点自信。那完全是在自谦,想当初对战六头蛇怪的时候,她就硬是将实力还强过她一小筹的六头蛇怪,用盾牌砸的找不着北来,这等力量,在相对应的境界里几乎是无敌了。

    “咦————咦咦咦————!!!”在我们思索的时候,忽然,阿姆露迪娜发出宛如看到了世界末日般的惊叫。

    “怎么了?”我们被吓了一跳,连忙问道。

    “盾盾盾……盾牌被……”从来都是临危不乱的阿姆露迪娜。竟然连说话都不利索起来了。她指着手中抚摸着的盾牌,说不出话来。

    顺着她指着的地方看去。我们看到了一道半米长的划痕。

    在龙骨盾牌的表面上,不知何时,留下了这样一条划痕,虽然划痕很浅,但是对于出自鲁科加斯那样的神级铁匠之手的完美盾牌而言,已经十分显眼了。

    虽然不像阿姆露迪娜这样夸张,但我们也着实下了一跳,这可是龙骨盾牌啊,无法破坏的龙骨盾牌,对方竟然在上面留下了痕迹。

    阿姆露迪娜所说的,敌人的武器有些古怪,看来还算是保守了,何止是有古怪,能在以防御坚固著称,而且拥有无法破坏属性的盾牌上面,一击留下划痕,其锋利程度,简直就已经达到神器的标准了,应该再加的小心谨慎才行。

    回过神来,发现阿姆露迪娜像丢了魂一样,紧紧的抱着心爱的盾牌,眼睛失去焦距的喃喃自语着“殿下才刚给的盾牌就被弄坏了”这样些自责的话语。

    看她这副样子,要是我不做点什么的话,恐怕接下来的好一段时间,她都会处于严重的沮丧自责状态。

    想了一下,我拍了拍失魂落魄的阿姆露迪娜,道:“阿姆露迪娜,这有什么好沮丧的?”

    “抱……抱歉,让殿下看到属下如此软弱的一面,但是,我把殿下送的宝贵盾牌给弄坏了,实在……实在控制不了,没办法不沮丧。”

    阿姆露迪娜要紧嘴唇,眼睛晶莹闪烁,这个坚强美丽的女骑士,竟然是快要哭出来了。

    “怎么会呢?我可是很高兴。”眼见如此,我连忙说道。

    “你想想看,我送给你盾牌,没过几天,这个盾牌就起到了作用,保护了你一次,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对于赠送者来说而言,自己送出去的东西,坏了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是否发挥了作用,更何况盾牌也没有坏,只是多了一道划痕不是吗?”

    “这……”阿姆露迪娜歪着头,似乎在消化着我这番话,我自然不能让她慢慢理解,乘热打铁的继续说道。

    “所以说,对于我赠送给你的盾牌,在关键时刻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我自然是很高兴,我这么高兴,你又有什么理由自责呢?”

    “殿下,我……”阿姆露迪娜似乎被成功说服了,微微打起了精神,想说点什么,我哪会让她说话,一口气乘胜追击,乘火打劫……哦,不对,是乘机给她完全洗脑才对。

    “打起精神来,阿姆露迪娜。身为骑士,这到划痕,正是你英勇的证明,如果为此而沮丧的话,其实是等于说,你在否认自己的骑士之道?”

    “当然不是,殿下,万分感谢您。我已经不会再迷茫了!”阿姆露迪娜笔直娇躯,以庄重无比的神色,大声喊道。

    “很好,就是这样。”我满意的点了点头,高深莫测的四十五度角仰望着天空。

    像阿姆露迪娜这样一根肠子通到底的憨直骑士,还真是好忽悠啊。

    回过头。我又发现卡露洁的目光意味深长,连阿尔托莉雅也是一样,糟糕,她们该不会把我当成是忽悠玩弄人心的本山大叔了吧。

    我重重的咳嗽了几声:“既然让敌人逃掉的话,也没办法,我们先回去再好好商量对策吧。”

    “等等,凡,现在还不是回去的时候。”忽然,阿尔托莉雅出声。目光炯炯的注视着前方。

    “莫非还有什么办法?”我好奇的看着她。

    点了点头,阿尔托莉雅压低声音道:“没错,既然敌人是故意来挑衅的话,我想,它应该不会那么轻易的离去,说不定……还在潜伏在附近,想要寻找机会。”

    “问题是我们四个凑在一起,它知道不敌,所以才不敢出来对吧。”我摸着下巴想了想。觉得阿尔托莉雅的话很有道理。

    因为。对方貌似是个自尊心挺强,或者说是小心眼。十分记仇的家伙。

    “那我们该怎么办?”

    “很简单,兵分三路,卡露洁回去,以防对方偷袭我们的小镇,然后我一路,你和阿姆露迪娜一路。”这样说着,阿尔托莉雅忽然朝我眨了一下眼,通过灵魂联接,将她的计划说了一遍。

    我顿时了然,默默的笑了一笑,答应道:“好吧,就这么办,反正就算找不到,也不过是浪费一点时间而已。”

    于是,我们四人分成三个方向掠去,一路不紧不慢的展开了搜索。

    阿尔托莉雅的计划很简单,说穿了就是一个字——引蛇出洞。

    假如对方真的还在附近,伺机行动的话,那么十有**会上当。

    我们四个人在一起,敌人自然不敢偷袭,但是分散开来后,带着强烈的信心袭来的复制金属体,心思就会活跃开了。

    当然,拥有一定智慧的复制金属体,一定会想我们这样做,是不是一个阴谋,会先仔细观察一番,我们就是要让它观察个够,想个够。

    因为我们这招引蛇出洞,从未打算过迂回包抄,而是确实的一路不回头,向前搜索。

    这样一来,复制金属体就会彻底放心,准备出动了。

    问题是,该袭击谁呢?

    卡露洁的可能性最小,复制金属体对她没有仇恨,再加上她的实力强大,回到小镇以后,依托魔法阵的防御,看起来是最难应付的一个。

    至于我和阿尔托莉雅两个,它究竟会选择谁,那就要看看复制金属体的本性了。

    因为四人当中,我的实力【最弱】,只有伪领域境界,阿尔托莉雅让我和阿姆露迪娜走在一起,也是合情合理,看不出破绽。

    但是,就算我和阿姆露迪娜走在一起,在三组之中也是最弱的。

    面对这样的情况,复制金属体究竟是堂堂正正的复仇,选择阿尔托莉雅,还是阴险的攻敌之弱,袭击我和阿姆露迪娜,就看它自己的选择了,若是选择阿尔托莉雅那边的话,或许还能在我赶回战场之前溜掉,若是选择我这边……嗯哼。

    什么?你说阿尔托莉雅让阿姆露迪娜跟着我,真正的原因是怕我迷路,简直胡扯!这是计谋,计谋懂不!

    心怀深沉的阴谋诡计,我带着阿姆露迪娜一路不紧不慢的晃悠飞着,数个小时过去,已经行进了数百公里。

    阿尔托莉雅和我走的是相反方向,这样算来的话,我们之间的距离,就已经有上千公里了,在这种距离下,就算发生战斗,对方也感应不到,不可能回过头来增援。

    复制金属体若是在附近,要袭击的话,也该差不多是时机了。

    就在这时,不远处脚下的森林,闪过一道金属利芒。

    果然选择了我们这边吗?

    我咧大嘴巴,笑了起来。你这个阴险卑鄙的复制金属体,今天是自寻死路!

    “先过我这一关再说!”身后的阿姆露迪娜一声大喝,迎盾举剑挡在了我前面,金色的长剑和迎面袭来的金属光芒碰撞了一记。

    “碰”的一声脆响,虽然成功格开了这一击,但是阿姆露迪娜手中的金色长剑,却被斩成了两段,断口光滑无比。让人心惊。

    成功的击退了对方,阿姆露迪娜也受到巨大力量反正,身形猛地一退,恰好被在她身后的我抱住。

    “阿姆露迪娜,你先退后,敌人就……”

    对怀里的阿姆露迪娜这样说道。可是话还未到一半,就愣住了。

    阿姆露迪娜也是。

    复制金属体一击未成,停留在了对面,终于让我们一睹了它的庐山真面目。

    阿阿阿阿……阿尔托莉雅?!

    我当场的呆了。

    出现在我们眼前的,竟然是一个金属体的阿尔托莉雅!

    其实……早应该想到了,它曾和阿尔托莉雅交过手,也算是掌握了阿尔托莉雅的模样和能力,再加上强大的力量,强大的速度。以及锋利无比的武器,几乎没有什么弱点这一点看来,也和阿尔托莉雅极为相似。

    不是我们想不到,而是不敢想而已,这家伙……竟然真的能复制出阿尔托莉雅,并且胜利之剑的锋利属性也给复制到了,这样也就罢了,最厉害的是竟然连额头上的呆毛也复制了个十全十,真是太可怕了!!!

    有点……不。简直是超级碉堡了!

    “怎……怎么回事。殿下,莫非是我的眼睛花了?”面对着复制体吾王。阿姆露迪娜也慌张了,完全茫然了。

    “镇定,这只是敌人复制了阿尔托莉雅而已,你先下去,让我来对付它。”我强行将震惊和哭笑不得等诸多复杂的感情,压在心底,轻轻一送,将阿姆露迪娜抛出了战场之外。

    对付阿尔托莉雅,大意不得。

    地狱格斗熊变身,吼吼!!

    强烈的光芒一闪,闪亮的地狱格斗熊已经出现在了观众眼前。

    对面的金属体阿尔托莉雅摆出了一个惊讶的神色,以它的智商和见识,似乎想不明白,眼前这个最弱的家伙,为什么变个身,就会变得那么强大。

    还模仿的挺像的嘛这家伙,连惊讶的表情也那么相似,害我都不忍心下手了。

    很可惜,金属阿尔托莉雅可不认我这个丈夫,在惊讶过后,很是无情的举着金属形态的胜利之剑,猛地加速,一剑直斩过来。

    侧身一闪,我试探的挥舞着熊掌拍了过去,一阵风拂过,在火光之间,金属阿尔托莉雅已经出现在了身侧,不但躲过了我这一击,还顺势将剑尖送了过来,想要在我拍出去的胳膊上,刺个剑窟窿。

    就那么想吃红烧熊掌吗?

    我十分怨念的将熊掌强行收回,身处半空之中,这个动作让我失去了重心,变成了背对着金属阿尔托莉雅。

    然后,对方就很傻很天真的抓住机会,用尽全力高高举起胜利之剑,似乎想要一击定胜负的样子。

    嗯,那个,很抱歉,看我的返身踢的说。

    在胜利之剑才举起的时候,谜之腿影就已经袭到了金属阿尔托莉雅身上,狠狠扫过,然后,它化作一颗坠落的流星,带着火红色的尾巴砸在地上,拖出一条数百米长的鸿沟。

    嗯嗯,看来返身踢尚且宝刀未老嘛。

    看到这样的结果,我满意的点着熊脑袋,说实在话,自从返身踢被大家熟知后,就被练习对手防的很厉害,都不乐意看到狱格斗熊的菊花了,让我一度对这招失去信心,如今都找回来了。

    这一记返身踢,还算手下留情了,要不然的话,全力一击下去,很有可能直接将对方打回原形。

    我是想将复制金属体交给阿尔托莉雅裁决,竟敢复制阿尔托莉雅的形态,吾王一定很生气,要是我把她解决掉的话,她这口气岂不是没办法出了?

    我还真是个体贴的丈夫。

    漫天扬起的尘埃之中,一道光芒亮起,金属阿尔托莉雅再次袭来,这一次它谨慎了许多,死活不肯靠近我的背后,所以说返身踢虽然好用,但是一旦敌人提防的话,就很难施展了。

    我也不着急,留着几分力气,慢慢和对方周旋起来,顺便试探它的实力,看看究竟复制到了阿尔托莉雅多少分的能力。

    一番剑光拳影过后,我大致上摸清楚了这个冒牌阿尔托莉雅的实力。

    力量,速度以及灵活性,都很强,这几点算是得到了阿尔托莉雅的十分精髓,毕竟复制金属体的力量是领域巅峰,比阿尔托莉雅还要高许多,这些基础能力都可以毫无压力的完全复制过来。

    但是在没办法复制的经验技巧方面,就差多了,阿尔托莉雅身上的两套神器,我不知道它复制了多少属性,只能感觉到胜利之剑的锋利属性完全复制了过去,这也是它身上唯一让我忌惮的东西。

    总体来说,应该有阿尔托莉雅的七八分实力的样子吧,难怪自信满满的要去找阿尔托莉雅的麻烦,要是真的遇上的话,阿尔托莉雅或许还真留它不住。

    得到了这些数据,我再次震惊不已,因为阿尔托莉雅现在的大部分实力,还是依靠了神器的力量,也就是说,这家伙竟然连神器的部分能力都可以复制过来。

    想必就是制造她的女精灵法师艾萨利玛,也没有预料到自己的作品会如此厉害吧,因为她的手札里并没有提到这一点,不然的话,拥有如此强大的复制能力,她肯定是会记录下来的……

    ********************************************************************************************************

    这几章的章节名太正经了,嗯,感觉节操已经满溢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