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九十四章 原形毕露
    ********************************************************************************************************

    “轻点,再轻点,别弄坏了东西。”一名精灵士兵队长大声吆喝着,在她的指挥下,那些精灵士兵就宛如婴儿保姆一样,轻拿轻放,一点一点的将泥土石块搬开。

    在细致的整理下,终于褪去了外衣,一座残破不已,勉强能看出是遗迹的建筑废墟,呈现在我们的面前。

    “陛下,殿下,情况似乎有点不妙。”率先进入入口,在里面打量了几眼,阿姆露迪娜的秀眉轻轻皱起。

    “看,这些烧过的痕迹,还是新的,应该是给小矮人巫师的地狱之火给破坏的。”这样说着,她又指了指一些零碎的切断面。

    “这些应该是被小矮人的刀破坏的。”

    “为什么要破坏成这样。”我听了心里也是一紧,生怕有用的资料,都已经被那些该死的小矮人们给破坏了。

    “应该是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所以恼羞成怒,如果这里真的是那团复制金属体封存的地方的话。”阿尔托莉雅一言道破了**不离十的答案。

    “仔细搜索,一个石粒也别放过。”阿姆露迪娜这样吆喝着,也亲自加入了摸索的行列,我因为是第一次见到魔法遗迹,好奇之下也去凑了个热闹,东摸摸西摸摸。

    满是破碎的痕迹,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东西,地上随处散落着一些玻璃渣,碎的很彻底,几乎连拇指头大的都找不到(大一点的都被小矮人巫师捡了)。

    放眼望去。唯一完整的大概只有中间的试验台,因为太坚固了破坏不了,可惜上面并没有我们要找的资料。

    半个小时过去,遗迹已经被清理了一层,可是还是没有找到有用的东西,那些宛如考古学家一样犀利的士兵们,到是用碎块拼凑出了一个一人高的立槽,上面还粘着一些玻璃碎。显然,这个立槽原本是装着什么东西,可惜被打破了,我们猜测这就是装复制金属体的容器。

    可惜,这对我们并没有帮助。

    几个小时过去,并不算大的遗迹已经被完全清理干净。甚至掘地三尺。

    我们找到了几样疑似有用的东西,几个尚且完整的匣子,以及那个拼凑起来的巨大容器。

    匣子因为有魔法阵保护着,没办法立刻打开查看,也幸好是这样,如果没有魔法阵保护的话,历经数十万年的蹉跎,里面的东西会变成什么样,我们真的没办法想象。

    查无遗漏。我们将这几个匣子小心收起,连那个破损的大容器也一同塞到物品栏里,打算带回去好好研究一番。

    回到边境小镇,这些从遗迹里搜索到的东西,迅速被带到精灵王城的法师研究所,有那帮法师在,我相信结果并不会让我们等太久,唯一的问题是,究竟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真是安静。怎么就没金属体生物的消息了。”帐篷里。我翘着二郎腿,百般无聊的打着哈欠说道。

    因为战事激烈。阿姆露迪娜暂时先回拉鲁拉小镇指挥了,我也可以随便放松一下,没必要时时刻刻摆着亲王殿下的姿态。

    “自从和我遭遇一战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是我大意了,当初应该果断点将它抓住才对。”阿尔托莉雅轻轻啜着茶,道,吾王无论是在什么时候,姿态都是那么的优雅从容,这份与生俱来的高贵,着实让人有点羡慕。

    想象一下,如果我和她一样那么的从容,那么的高贵……好吧,其实我觉得卖节操也没什么不好。

    “你们猜那家伙现在躲起来,在做什么呢?”我无聊的又随口问了一句,反正以吾王认真的性格,就算我的问题再怎么废,她也会一丝不苟的回答。

    “应该还在不断增强实力吧,我猜。”果然,阿尔托莉雅露出深思的表情,一会儿后,缓缓说道。

    “假设对方真的是复制金属的话,从逃出来的时候开始分析,最先出现是以金属小矮人巫师的身份,这个小矮人巫师,很有可能就是当初破坏遗迹的某个。

    “而后,它不断的变化,但是并没有变得更加强大,应该是在逐渐的适应和发掘自己的能力,毕竟被赋予了一定的智慧,就和婴儿一般,需要一个成长过程。”

    “然后,掌握了自己的能力的复制金属体,就开始迫不及待的提升力量,拼命的复制强者,直到和你相遇,所以才会在短短的时间内忽然变得强大起来,对吧。”

    我接过阿尔托莉雅的话,用佩服的目光看着她,仅仅是因为我无聊的提问,略为思索,就能得出如此让人信服的解释,实在厉害。

    “嗯,现在,它蛰伏起来,恐怕是受到了和我相遇的那一次惊吓,觉得实力还不够,生怕再和我遇上被抓,所以又躲起来提升实力去了。”阿尔托莉雅点头道。

    “虽说有点担心,不过我并不看好那家伙。”放下茶杯,我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附近数百里的区域,我都已经搜索过一遍了,最强大不过是一只领域中级的魔兽,如果是复制它的话,还远远不是你的对手,除非复制金属体能够去森林更深的地方,寻找更加强大的魔兽才行。”

    这样说着,我接过卡露洁细心的给我重新添上的茶杯,笑道:“可是,进入上千里深的森林深处后,它真的还能回来吗?我表示怀疑,说不定从此以后,就只能乖乖窝在深林一角了。”

    “要是真的变成这样,我们可就麻烦了。”

    似乎想象到了我口中所描述的,复制金属体可怜兮兮的趴在森林深处的某个树洞里躲雨的情景,阿尔托莉雅的威仪俏脸上,也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是啊,我们总不能坐在这里干等。直到确认它回不来边境了,才回去吧。”

    我点了点头:“还是快点洗干净出来,老实的被我们抓住吧,若是听话的话,饶它一名也无妨,说不定以后还能有什么用处。”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士兵的通报,精灵王城那边有结果了。

    我们立刻起身迎了上去。发现信使的旁边,还跟着一只私底下十分爱向我撒娇的宠物骑士——阿姆露迪娜。

    要来到这里,途中必须经过拉鲁拉小镇的传送阵中转,想来是信使过来的时候被她发现,所以跟着一起来了,拉鲁拉小镇那边的战斗已经没问题了吗?

    从信使那里。我们得到了一叠资料。

    这应该就是最后一份线索了,想到从开始到现在的文学少年之旅,我颇为感叹,面对着这些资料也认真仔细了许多。

    首先第一份研究报告表明,那个一人高的立槽容器,对我们现在的任务,的确是没什么作为,不过它的结构,以及里面残存的一丝绿色液体。却引起了研究法师们的兴趣,将会作为一个独立项目继续研究下去。

    毕竟是数十万年前的东西嘛,那时候的魔法文明比现在还要繁盛,就算是一个普通的容器也被当成研究对象了,这些暂且不提,和我们无关了。

    另外一份报告至关重要,关于那几个匣子里面的东西,将魔法阵破解后,终于弄了出来。绝大部分匣子里面的东西。因为岁月侵蚀,都已经成为废品了。

    唯独一份不知材质的手札。特别坚挺,竟然还保留的相当完整,而这份手札里面的内容,恰好也是我们所需要的,关于复制金属体的一些资料。

    复制金属体的来历,以及能力,大致上和我们在皇家图书馆里找到的资料,以及根据资料所做的猜测,差不了太多,凭着这份手札,我们基本上已经能够确定,这段时间出现的金属体生物,罪魁祸首就是它了。

    此外,就是复制金属体的另外一些详细能力,比如说书里面并没有提到过的,关于复制金属体的实力判定。

    当年,那个叫艾萨利玛的百合萝莉控女法师,在复制金属体里刻画了数万个能量魔法阵,这让我想到了法拉老头制作的武帝剑,似乎也有异曲同工之妙,当然,两者的精细程度和技术含量,是完全没办法相比的。

    看过这部分资料以后,我们终于松了一口气。

    上面提到,数万个能量魔法阵,仅够复制金属体最大复制到领域巅峰的力量,虽然手札里面隐约提到,艾萨利玛似乎还想更进一步,将其提升到世界之力境界,毕竟在那个强者如云的年代,领域巅峰级的力量是拿不出手的。

    但是可惜,在她完成这一目标以前,就已经被艾鲁法西亚酱察觉,导致复制金属体的最大复制力量停止在了领域巅峰这个层次。

    另外,还有对于那个复制金属体比较坑爹的一点设定是,当复制金属体处于原型的时候,是发挥不出身上的力量的,必须复制了别的生物以后,才能发挥出复制目标的相应实力,刚才也说过,这个上限最大是领域巅峰,目标再强的话,就复制不了,或者复制了也只能发挥部分的实力。

    难怪乎,明明复制金属体拥有着领域巅峰的能量,但是最初变成小矮人巫师以及其他生物怪物的时候,展现出来的实力并不强大,原来是被这一坑爹的设定给限制了。

    也不知道艾萨利玛是怎么想的,竟然加了这样的设定。这不等于是活生生给自己的作品增加一个巨大的弱点吗?还是说不得已而为之?

    再往下面看去,我貌似理解了。

    最后部分内容,提到了复制金属体的弱点。

    在处于复制形态的时候,复制金属体是无敌的……不,这样说也不恰当,应该说是打不死的,就跟当年的再生妖塞尔森差不多吧。

    只有将它揍回原形的时候,才能施以破坏,变回原形的时候,复制金属体根本发挥不出任何力量,身体也变得极为脆弱。几乎是一个最弱的沉沦魔投影,就能妥妥的将它干掉。

    此长彼短,在拥有如此强悍的不死之身后,同时有着意想不到的巨大弱点,这种设定也是应该的,不然还不无敌了?

    将薄薄一叠资料看完后,我们四个都是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一直担心着那复制金属体,要是什么时候弄了个世界之力境界的复制形态。那边境又要不得安生了,现在得出了明确的结论,对方的实力最大只能到领域巅峰境界,这实在是再美妙不过的信息。

    帐篷里面的四个人,除了阿姆露迪娜以外,无论是我。还是阿尔托莉雅,亦或是卡露洁,单挑一个领域巅峰的敌人都不在话下,更何况是我们三个现在站在一起,恐怕光是出现在对方面前,都能将其吓出尿来了。

    现在最担心的问题是,复制金属体经过阿尔托莉雅一次遭遇,明白自身的实力还不够,会不会真的像我说的那样。跑到森林深处去寻找更加强大的目标,并且一去不复还,让我们白忙活了一回。

    “阿姆露迪娜,传令下去,让战士们多留意金属体生物的动静,一有发现,千万别与之动手,能逃则逃。”阿尔托莉雅想来也是和我一样的想法,转身对骑士队长这样命令道。

    在阿姆露迪娜领命离去后。我们重新坐下。根据这份资料,商讨着各种可能性和应对的方法。

    就在没多久。外面忽然传出一阵喧哗骚乱,紧接着是让大地震颤不止的一声剧烈爆炸。

    “怎么回事?”我们立刻出了帐篷,已经有士兵迎来通报。

    “不好了,金属体生物出现了!”

    “什么?”

    没想到说曹操,曹操就到,我们都是愣了一下。

    “阿姆露迪娜队长正好在现场,挡住了对方一击,对方的速度很快,偷袭了一次后立刻就跑了,阿姆露迪娜队长追了上去……”

    听到这里,我们已经没办法淡定了,立刻向爆炸处赶了过去。

    小镇外围已经是狼藉一片,一个能量激撞产生的大坑呈现在我们眼前,在剧烈的爆炸下,半截城墙都倒塌了下去。

    所幸的是阿姆露迪娜在场,及时阻止了对方,并没有造成牺牲,只不过有数百名士兵被波及到,受到了一些伤害。

    “不可原谅。”阿尔托莉雅看了周围一眼,半透明的胜利之剑已经握在了手上,平时那道温和沉稳,充满威严的目光,在眉毛生气的挑起一分后,显得锐利无比,就宛如一把古朴沉厚的皇者之剑,出鞘刹那。

    “队长向那个方向追了过去!”一名士兵指着我们前方,大声喊道。

    “我们追。”不用说,三道身影已经朝着那个方向飞窜出去。

    “刚刚说到它,它就来了。”

    “一击即走,可以将这种行为当成是在挑衅我们吗?”

    “大概是上次被你打的落花流水,想找回场子吧,看不出来,这家伙的自尊心还蛮高的。”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对方有备而来,一定有了应付我的相应实力,阿姆露迪娜不是对方的对手,我们加快速度追上去,千万别出什么事。”

    “放心吧,虽然实力肯定不如对方,但是阿姆露迪娜可没那么容易被打倒。”我颇为自信的说道。

    “凡似乎比我们还要了解阿姆露迪娜的实力的样子?”

    “这个嘛……对了,我上次不是说了吗?鲁科加斯打造的两件龙骨装备,其中一件做成的盾牌,我已经交给了阿姆露迪娜,知道她有龙骨盾牌的保护,才那么断定。”我连忙解释道。

    咦,奇怪了,为什么我要那么着急解释呢?

    明明阿尔托莉雅面带温和的微笑,只不过是用十分平淡的口吻这样问了一句,为什么我会感受到一个凉飕飕的感觉?

    看了卡露洁一眼,发现她正在抿嘴笑着,察觉到我的疑惑,便回以一记意味深长,让我更加迷惑的目光。

    难道说……阿尔托莉雅吃醋了?不不不,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此高贵美丽的吾王,怎么可能会为了这种小事吃醋,一定是我最近自我感觉太过良好的缘故。

    压下心头的疑惑,我们加快速度,没过多久就在前面发现了一道身影。

    “阿姆露迪娜,你没事吧。”认出对方的气息后,我们连忙赶上去,落在她身边,关切的问道。

    “属下无碍。”铠甲上残留着战斗的痕迹,但是看没大问题的阿姆露迪娜,沮丧的摇了摇头。

    “只是没有追上,让敌人跑了。”

    ********************************************************************************************************

    一到周末又松懈了,话说这个月才28天对吧,加上有几天没更,真怀疑能拿到多少稿酬,是不是要乘着周末多更个一两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