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勇敢的德鲁伊快去成为文学少年吧
    ********************************************************************************************************

    搂着黄段子侍女舒服的躺在床上,我将这段时间发生的金属体生物事件,以及阿尔托莉雅给我的任务,一一向她道出。

    金属体生物出现不是一天两天了,身为精灵族的情报头子,洁露卡要是再不知道这件事的话,那就是完全失格了,不过阿尔托莉雅的发令才刚刚下,她还不清楚。

    这并不妨碍洁露卡猜测,事实上,在刚才看到我的时候,她心里就已经有底了,这笨蛋侍女的脑袋瓜子还是顶聪明的,只是用在了卖节操和避孕药上面。

    “所以说,笨蛋亲王就回来求我这个伟大的【皇家图书馆的管理员】咯?”听我说完后,这小侍女顿时得意的尾巴翘了起来,灵动的眸子咕噜咕噜转着,心里不知道在打着什么歪主意。

    “是的,的确得要你协助才行。”我老实承认道,似乎没有看见黄段子侍女如此明显的不怀好意。

    “嗯哼,统管着所有情报信息的我,可是很忙的。”

    你看,这就开始拿捏起来了。

    “帮帮忙吧,好不?”我露出讨好的表情,似乎服软了。

    “这可说不定了,我得看看能不能抽出时间,你这个笨蛋亲王,就在门口边上乖乖等着吧。”洁露卡越来越得意,也就是所谓的得意忘形,得寸进尺。

    所以说,笨蛋这个叫法一点也没有错吧,这抖m侍女,真是一点也娇宠不得。

    “没办法。看来只能靠我一个人了。”在黄段子侍女惊讶的目光中,我叹了一口气,作势欲起,然后喃喃自语道。

    “好像卡露洁说过,如果姐姐不肯帮忙的话。就会让她知道什么叫做不劳者不得食。但是姐姐现在那么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她一定会体谅的,你说对吧。”

    最后两个字。我露出胜利者的笑容,冲黄段子侍女说道。

    似乎有谁,发出了一声细不可闻的悲鸣声。

    没听见,我没听见,我要起床去干活。

    从床上坐起来。想要离开,然后不出所料,一只小手拉住了我的衣服不放,回过头,只见黄段子侍女正恨恨的咬着一口贝齿,也不知道是在生谁的气。

    “这个笨蛋卡露洁,等着瞧吧,回来以后就将她灌醉了绑到衣柜里头。”

    我似乎又听到了这样的米之声。

    “要做什么,我可是很忙的。”形势逆转。现在轮到我拿捏了。

    “哼,看笨蛋亲王可怜,我就大发慈悲,特地放下自己的工作陪你走一趟好了。”洁露卡犹自傲娇不肯服输的说道。

    “岂敢劳烦重任在身的洁露卡大人,我一个人去就好了。”我存心打压这笨蛋侍女的威风。挣扎起来。

    “不行!”一只手拉我不住,洁露卡就从后面扑了上来,死死抱住我的腰,用她那十二骑士的蛮力将我制服。

    “这年头。还有侍女推倒主人的事情吗?我该不该认为是以下犯上。”转过头,我面带揶揄笑意的看着她。

    “才……才不是推倒。谁要这种笨蛋亲王了。”洁露卡脸色通红的大声反驳道,话是这么说,手臂却一点也不肯松开。

    “真是拿你没办法。”

    未变身状态下,我的力气是不如这黄段子侍女的,但是本德鲁伊自有办法。

    只要这样,顺着她的力量向后一蹬的话……

    “呜哇~~~”在我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黄段子侍女发出一声悲鸣,两个人齐齐的重新倒在了床上。

    乘着腰间的力道松懈那一刹那,我成功的转过身,面对着黄段子侍女,将她压在身下,伸出手细细摩挲她那滑嫩的下巴,面庞。

    “不……不是说要去……要去查阅资料的吗?”

    似乎从我这个温柔的动作中,察觉到了什么,黄段子侍女刚才的巨力一下子不见了,变成了一个泪眼汪汪,可怜无助的小侍女,眼睛湿润胆怯的看着我。

    “不急,那么可爱的侍女摆在眼前,当然要先品尝一番。”

    “可……可爱什么的,就算说这样的好话……白日宣淫这种事情……身为十二骑士传承者的我也……也不会……嗯呜~~”

    话还未说完,那发出颤声的樱唇就被我堵住了,沾着泪光的湿润睫毛,轻轻合上,怀里的娇躯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明明一副很强硬的样子,连十二骑士的名头都抬出来了,可身体不还是很听话?所以我才说这抖m侍女很软,只有嘴硬而已。

    缠绵的热吻过后,怀里的小侍女已经是罗衣半解的状态,那身零件颇多的侍女裙被脱下扔到了一旁。

    最近啊,本公爵也成了善解人衣的人。

    “嗯,好像又大了一点点。”手握着一团丰盈,我露出促狭的笑意。

    “都……都是因为禽兽亲王的肆意玩弄……才会变成这样……不好好负起责任的话……一定会被马踹死……”

    已经半迷离状态的黄段子侍女,强忍着嘴角漏出的娇媚喘息,断断续续的说着让人兽血膨胀的话语。

    “这样一来,卡露洁又要伤心了。”

    “果……果然对卡露洁抱着觊觎之心,你这禽兽,变态!”爱吃醋的小侍女立刻就酸溜溜起来了,连说话都流利了许多。

    “咳咳,我的意思是说,万一以后我的眼睛瞎了,耳朵又聋了,摸一摸胸部就能识别出你们两个,这不是好事么?”我故作正经的说道。

    “谁会让你这好色禽兽变态亲王摸,被一亿匹马踹死好了!”小气巴巴的侍女羞愤不已,一口咬在了我的肩膀上。

    “你这家伙……还真的咬啊!”我吃疼一声,顿时怒从心中起,飞快的剥开了这笨蛋侍女的最后一道防线。

    “就让你看看。本亲王突破天际的钻头……”

    洁露卡:“……”

    我:“……”

    自从收下了两个侍女后,不知为何,心里一直有股淡淡的忧伤痛苦,就好像**着足,行走在满地的廉价玻璃渣上。每一步。都伴随着鲜血的飞溅,以及脆裂的声响。

    那是血泪,是节操瓶的恸哭。

    带着节操瓶丧失的巨大悲哀,并化悲哀为力量。化力量为滚床,这样那样之后,我神清气爽的从黄段子侍女的房间里走出来。

    巡察边境可真辛苦,身边跟着两名看似随时可以推倒,其实额头上贴着不可攻略标签的配角卡露洁和阿姆露迪娜。

    虽说吾王随后来了。但是在军营里,还是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战斗的边境,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和吾王啪啪啪,总之,就是那么回事吧。

    进入书房,宝贝女儿那瘦小的身影,还在专心致志的埋首于案桌里,连我们的进来都没有察觉到。

    看着学满了字的厚厚一叠纸,我老怀欣慰的抹了一把泪水。

    将刚才那句话拆开来。意思就是这样,老怀欣慰于小黑炭的努力,泪目于小黑炭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这一个个端正娟秀的小字,完爆我这个父亲十条大街还有多。

    “小黑炭真努力,妈妈交代的作业完成了吗?”来到小黑炭身边。待她又练完了满满一页纸,我才出声,身后摸了摸她的头。

    “嗯,最后一张了。”小黑炭放下笔。抬头看着我,那双眯着的眼睛。从刘海之中投出眷恋的目光。

    “每天都要练习那么多,真的不累吗?”看看她完成的分量,我有些心疼。

    “不是的。”小黑炭摇了摇头。

    “平时,没有那么多,今天,多了一倍。”

    “咳咳。”身后的黄段子侍女似乎被不小心呛了一下,发出抑制不住的慌张咳嗽,待我回过头看着她的时候,她已经冷静下来,恭谦的摆出侍女姿态(演戏专用),一副露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如果不是小黑炭在一旁,我就要狠狠调侃这笨蛋侍女,然后再将她搂在怀里亲昵一番了。

    还说我没羞没躁,白日宣淫,你也一样吧,摆出一副【我是禽兽亲王的**下的受害者】的可怜姿态,暗地里却已经考虑周全,主动创造滚床的环境了。

    没办法,如此没有羞耻心的好色侍女,也只能由我这个禽兽亲王来好好调教了。

    带着黄段子侍女和小黑炭回到家中,女孩们也都回来了,逐个细细的亲昵一番,之后,终于步入了正题。

    “我说,皇家图书馆究竟在哪里啊?”跟在黄段子侍女后面走了许久,我忍不住出声问道。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现在已经是往水晶之树的上面一直走。

    “快到入口了。”对方头也不回的应道,又走了一段距离,终于带着我来到一扇巨大的大门前。

    哦哦哦,这里就是了吗?我心情颇有些激动,虽然老是能从黄段子侍女那里听到皇家图书馆这个词,但还是第一次见到。

    魔法阵的光芒亮起,大门吱呀一声自动打开了。

    看不出,防御系统还挺先进的。

    跟着黄段子侍女一起踏入里面,我东张西望,原以为会看到一个广阔无边的巨大房间,里面的书架就宛如云海一样,层层叠叠,望不到尽头。

    那种壮观,乃至能用伟大来形容的景象,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可是,出现在我眼前的,仅仅只有一个魔法阵而已。

    “啥?”我傻了眼。

    “这就是入口了。”指着眼前的魔法阵,黄段子侍女说道。

    “这才是入口?”我忽然觉得自己就是那个【要咱是皇帝,锄头一定要做成金的】的农民。

    “是的,这是权限最大的入口,请进吧,亲王殿下。”黄段子侍女的神色变得肃然起来,微微躬着身体,摆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踏入魔法阵,随着光芒一闪,我们来到了一个巨大的。看不到边的白色空间。

    白色空间里头,伫立着一扇扇巨大的门,这些门整齐排列在两边,宛如广场上的士兵一般,一眼望不到尽头。

    “这……这些莫非就是……”我目瞪口呆。已经失去了言语的能力。

    “没错。每一扇门,都连接着另外一个巨大的空间,每一个空间代表着一个巨大书库。”旁边的黄段子侍女代替我说道。

    “……”

    好吧,现在想起来。我终于知道阿尔托莉雅话里头出现的那个不明觉厉的【空间】,指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了,这就是号称有着数十万年历史的精灵族的积累沉淀吗?简直就是要逆天了啊!

    “请……请问,这一共有……有多少扇门?”面对如此巨大的知识海洋,我不知觉的带上了敬语。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洁露卡会一改黄段子无节操的属性,变得不苟言笑,肃然起敬。

    此时此刻,我心里也充满了敬畏仰慕之心,在这个世界,知识虽然不一定就代表着力量,但也是最宝贵的东西,面对如此庞大的宝库,就仿佛看到了一个个古代学者先贤的身影。一代代沧桑无私的传承,没有人能够在这种环境里肆意妄为。

    “总数一共是十万三千扇。”

    我:“……”

    虽然抱着敬畏之心但还是有点想吐槽。

    “这么多书库,光是看着就眼花缭乱了,其他人可怎么找啊。”我苦恼的看着这一扇扇数十米高的大门,道。

    “普通人进来的话。是看不到这么多门的。”

    “什么意思?”

    “刚刚也说了,那个魔法阵是最高权限的,皇家图书馆不仅摆放着各种史册记载,也包含着机密的资料。自然不可能对所有精灵开放。”

    “也就是说,根据入口魔法阵的权限大小。进来之后,看到的门也会不同?我们进来的是最高权限的,所以十万三千扇门都能看到,都能进入?”

    “正是这个意思,而且最高权限还有一个好处,殿下请仔细看。”洁露卡指着周围,道。

    向着她的所指,仔细一看,一道道极度模糊浅淡的灰影,正在这些数不清的大门之间来回出入穿梭着。

    这些灰色的淡影,数量实在太多了,起先我还以为是弥漫着的一层迷雾,经洁露卡的指点才发现,仔细看的话,这些影子竟然是一个个人影。

    “怎么样,可以清楚的看到皇家图书馆的流动对吧,这也是为了方便管理。”这样说着,洁露卡随时打开附近一扇影子数量流动最密集的空间大门,进入里面。

    映入眼中的,就是刚才我进入魔法阵入口前面的那扇大门时,心中所想的,一个巨大的空间,宛如云海一般层层叠叠的巨大书架罗列其中,看不到尽头。

    “每一个空间都有那么大吗?”我彻底呆了。

    “当然不是,有大有小,有多有少,这个空间的权限低,书的数量自然多。”洁露卡回答道,然后带着我来到一个书架上。

    除了我们两个以外,还有四个灰色的影子在晃动着,若是再仔细一点看,连这四个人的容貌也能分辨出来。

    一列书架上,密集摆列的书本,忽然其中一本凭空消失。

    “这本书被她拿了,就会这样。”洁露卡指了指几乎跟她重叠在一起的一道灰色影子,道。

    “大致上就是这么回事,殿下还有什么疑问的地方吗?”从书库里回到那片白色无边无际的空间,洁露卡问道。

    “有,有一个问题,我记得你以前说过,皇家图书馆里的十分之一都看过,是真的吗?”

    洁露卡:“……”

    “哈哈,撒谎了对吧。”

    “才没有。”脸蛋一撇,这笨蛋侍女终于露出一丝闹别扭的可爱表情。

    “我的意思是说,其中感兴趣的十分之一已经看完了。”

    “好好好,就当做是这样吧。”我不打算作弄这笨蛋侍女了,因为哪怕是感兴趣的十分之一,也超厉害的说,厉害到我没办法去吐槽。

    “介绍就到此为止,我们开始吧。”兴致勃勃的看着洁露卡,我想看看她究竟得怎么样从这十万三千扇门里,找到摆放魔法遗迹事件记载的正确空间。

    这笨蛋侍女,似乎微不可察的轻哼了一声,感觉就像是在说:竟敢小看我,瞪大眼睛看好了。

    只见洁露卡站立不动,微微合上眼睛,忽然间,在我们两边的无数扇门,却是剧烈旋转挪动起来,就宛如一个个衔接的巨大齿轮般,一扇扇门不断从我们身旁转过,最终,所有门消失,只剩下一扇门伫立在面前。

    我两腿一软,当时就差点吓跪了。

    尼玛这也太高科技了吧!

    看着我两腿抖抖的样子,那嚣张的黄段子侍女神色不变,嘴角却微微的勾了起来,接着,回过头看着眼前的大门,她的神色自豪之余,又有些落寞。

    “这是当年梅林大人下令,由圣法之贤骑士菲米娜大人率领众多法师,花费了足足二十年时间建造的皇家书库,以我们精灵族现在的水平,是不可能再重现,甚至连研究其中的精妙之处都做不到。”

    “有阿尔托莉雅和你们在,一定能重拾当年的辉煌。”对此,我也只能这样安慰。

    打开大门,进入里面的空间书库,正如洁露卡所说,这里虽然依旧是书架如云,但数量远没有刚才那个书库多,许多书架都还是空的。

    而且,比起刚才来来往往的灰影,这里也只有寥寥十多个影子在晃动,由此看出,这个书库的权限还是比较高的。

    回过神来的时候,洁露卡已经抬着叠了一人多高的资料,放在我面前。

    “数量不少。”看着眼前不下于百本的资料,我感叹道。

    “十分之一。”

    “什么?”

    “这只是十分之一的量。”洁露卡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

    阿尔头莉雅,你这是要培养我当文学少年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