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八十八章 属于我们的精灵祭
    ********************************************************************************************************

    “现在,我们已经基本上完成边境右翼,共一百三十二个城镇的巡逻。”

    主军营中,我,阿尔托莉雅,阿姆露迪娜以及卡露洁四人,正围绕在一张方形的会议桌站立,桌上摆放着巨大的地图,阿尔托莉雅指着地图上面的红色小点,手指顺着这些密布红点的方向,向右边划过,这样说道。

    “只完成了一半任务而已,还得加把劲才行。”我笑了笑,目光落到地图的其他红点上。

    “嗯,所以说还不能松懈,虽说这一次巡察,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在精灵祭即将到来的时刻,安抚军心,但既然来了,就要认真把巡察工作做好。”

    头戴皇冠,身披大氅的阿尔托莉雅,尽显王者威势,让我们都下意识的将身体挺直起来。

    “此外,精灵祭的准备工作也在顺利进行,并且进入尾声,开幕仪式已经定于三天后,为期十天。”

    将一叠厚厚文件放在桌子上,阿尔托莉雅继续说道。

    这些文件,都是自阿尔托莉雅加入边境巡察之旅后,每天从王城送达的精灵祭进度报告,像雪花似的,每天都有三到十封,事无巨细的将整个精灵祭的准备工作罗列出来,让阿尔托莉雅虽不在王城,却对精灵祭的展开了如指掌,犹如自己亲自操办的一样。

    出于好奇,我也看了一部分,不得不赞叹那位蜜拉丝骑士的缜密能干,完全挑不出任何毛病。光是从这些详细的报告就能想象出来,如果真的是按照上面的内容准备的话,绝对能举办一场盛大成功的祭典。

    节目方面的安排也无可挑剔,因为蜜拉丝自身就是十大歌姬之一,这些事情正是她最擅长做的。

    真是可惜呢。原本还想乘着这一次精灵祭。迈出本德鲁伊用歌声征服宇宙的第一步,当然,如果能将阿琉斯叫回来,复活在神诞日未能实现目标的轻音部。那就更加完美了。

    “凡,抱歉,明明是你的第一次精灵祭,却无法参加。”大概是捕捉到了我严重一闪而过的惋惜神色,让阿尔托莉雅误会了。

    “没关系没关系。就让这份期待,持续到下一个精灵祭吧,期待这种东西啊,就和酒一样,酝酿越久,就越是浓香醇厚。”我嗯嗯的摇着食指,安慰着阿尔托莉雅,看了她一眼,又道。

    “事到如今。你该不会是还想说【凡你回去参加精灵祭,边境交给我巡察就行了】这样的话吧。”

    “如果我说了的话,凡会愿意照办吗?”阿尔托莉雅柔和的侧着脸,微笑着反问道。

    “如果我说愿意,你会相信吗?”我也不甘示弱的发出反问。

    “在某些方面。凡会表现的特别固执,我没有自信能劝得了你。”

    “大家彼此彼此……啊,不对,你不是某些方面。几乎是全方面了吧,可没有资格这样说我。”

    两人相视片刻。不约而同的都笑了起来。

    这就是所谓的夫妻默契吧。

    “很好,那我们就一口气向其他城镇进发吧,可不能输给了蜜拉丝。”

    “是!”

    是夜,我轻手轻脚的从床上爬下来,提起鞋子,宛如要瞒着妻子外出偷情的丈夫一般。

    “凡?”

    很不幸,这个丈夫在刚刚脚尖着地时,就被妻子抓破奸情了。

    回过头,发现在黑暗中,睡在旁边的阿尔托莉雅,已经睁开了她那双碧绿色的眼眸,里面没有一丝睡意,很显然,她是早有准备了。

    “被发现了吗?”我傻笑的挠了挠头。

    “准确的说,是在来的第一天就发现了。”那双清澈威仪的碧色眸子,闪烁着无比冷静的目光。

    “果然还是瞒不住你。”

    “如果只是一次两次,也就罢了,但总是这样的话,我便没办法熟视无睹了。”这样说着,阿尔托莉雅掀开被子,坐了起来,面带着温柔的笑意。

    “所以,我的意思是说,这次应该轮到我了。”

    “不行不行。”我连忙摇头,两手落在阿尔托莉雅的肩膀上,将她推倒重新躺了下去,露出严肃的目光。

    “最近你太操劳了,应该乘着这个时候好好休息一会,我们是夫妻,应该齐心协力,互相帮助,难道还要计较些许的公平不公平?”

    “正是因为这样。”阿尔托莉雅虽然躺了下去,但是目光却依然坚定,没有被我说服。

    “凡,正因为这样想,这些天我才心安理得的享受你的照顾,让你独自一个外出查探,没有出声阻止,如今,我的身体已经休息够了,理应和你一起分担才对。”

    “休息够了,就当做享受吧。”弯下腰去,指尖轻轻挑起一缕金色的柔软发丝,放在唇上轻吻着,我笑道。

    “在你努力的时候,为国事操心的时候,我却帮不上任何的忙,现在,就让我多努力一些吧。”

    “凡,你这样说太狡猾了。”阿尔托莉雅紧紧的凝视着我,也伸出了小手,在我的脸颊上轻柔抚摸起来。

    “在你拼死战斗的时候,我也是……同样没能站在你的身边啊。”“无论我怎么说都不行?”

    “嗯,凡也说过,我可是特别固执的人,全方面的。”

    “真是拿你没办法。”装模作样的叹着气,却露出笑容,刚要沾地的脚尖,重新提了起来,缩回被子里面。

    人也是一样,缩了回去。

    “不去侦查了吗?”躺在床上转过了身,阿尔托莉雅的面容就在眼前,呼出的气息也能清晰感觉得到。

    “不去了。”我伸了一个大懒腰,稍稍有些难为情。

    “其实嘛……已经侦查了十几次了,连我都觉得是多此一举。已经不知道这种行动算是操心,还是仅仅只是为了去外面闲逛一圈,看看月亮什么的。”

    “是吗?”看着我难为情的样子,阿尔托莉雅也跟着笑了起来。

    “那么就继续睡吧,好好休息。这对于凡而言。也是难得的平静享受。”

    “比不上你就是了。”探出双臂,将阿尔托莉雅的柔软娇躯搂在了怀里,我贴在她的耳边喃喃道。

    “我到是觉得,比起凡我还差那么一点点。”

    “你太固执了。这种事就稍微让一让我如何?”

    “诚如凡所说,我是个固执的女人,事实就是事实。”阿尔托莉雅刚正不阿的拒绝了我的请求。

    “我生起气来,可是很恐怖的。”我脸色一沉。

    “是吗?”

    “啊,你在看不起我是吧。”

    “没有这回事。”阿尔托莉雅轻笑道。

    “很好。看来不让你见识一下,你是不知道厉害了,看我的……”装腔作势的低吼一声,下一刻,我轻轻吻住了阿尔托莉雅的娇唇。

    良久,唇分,我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惩罚结束,晚安,我的王。”

    “嗯。晚安,凡。”

    纤细的手臂伸上来,缠绕在腰间,一股平淡幸福的滋味,静静流淌在彼此的心中。久久不散……

    ……

    “阿姆露迪娜,最近是否听到了让人在意的事情?”

    离精灵祭开幕只剩下一天时间,我们四人落脚在一个边境小城镇上,和阿姆露迪娜在一组。披着遮掩耳目的斗篷转了一圈后,我回过头问道。

    “要说有的话。的确有一件。”阿姆露迪娜想了片刻,说道。

    “在昨天的汉特莱尔小镇上,听闻了一件怪事。”

    “什么怪事?”

    “据说有一个小队在外出历练的时候,遇到了一只奇怪的怪物,一个落单的小矮人巫师?”

    “哦,的确有点少见。”我拉了拉松垮的帽檐,低头道。

    落单的小矮人不稀奇,但是小矮人巫师,身为小矮人部落里的长官,平时身边至少也有一个小队的小矮人保护着。

    “不是这个意思。”阿姆露迪娜摇了摇头。

    “据说,那个小矮人巫师十分奇特,竟然有着金属外表。”

    “怎么,真的吗?”我这时才真正惊讶好奇起来,金属外表的小矮人巫师,这的确是从未听闻,莫非是闪光精灵之类的设定?

    有点想扔大师球的冲动。

    “真假难辨,毕竟只是一面之词。”阿姆露迪娜继续摇头。

    虽说精灵的酒品比野蛮人要好得多,但是你也别傻的以为精灵就不会吹牛撒谎,有句俗话说的好,路边听到的消息就像一根新鲜热乎的小肠,刮一刮之后就只剩下一层囊了,至于酒吧里的消息……那就是大肠了,里面装的是什么,你懂的。

    “真假姑且不论,那后来呢?应该还有后续才对吧。”

    “是的,据她们说,金属外表的小矮人巫师实力十分强大,倾尽一个小队的力量也不是对手,被打的狼狈撤退了,幸好没有伤亡。”

    “哦,这样看来,如果是真的话,那个神奇的小矮人巫师的实力的确不错。”我淡淡的应了一句。

    因为,汉特莱尔小镇的危险程度,相当于联盟的群魔堡垒,也就是40级到50级的历练区域,精灵小队虽然不低,但是从能够安然撤退这一点来看,对方的实力再强也有限,只不过是我和阿姆露迪娜伸伸手就能干掉的程度,自然不用太在意。

    “我这边打听到的消息,和你的有些相似,但又不同。”顿了顿,我说了出自己听到的奇怪消息。

    “是刚刚经过的那个城镇,叫什么来着,这种小事就不用在意了,我也听到了,有金属外表的怪物出现,不过不是小矮人巫师,而是未能窥到真面目的神秘金属敌人,躲在密林里朝目击者射了一记冷箭,然后就逃跑了,只能看到其泛着金属光泽的外表。”

    “从相似点看来。应该不是在撒谎了。”听我这么一说,阿姆露迪娜的神色认真起来。

    “殿下,关于您刚才的消息,还有更加详细的吗?”

    “嗯,我当时好奇。又站着听了一会。得知那一箭是亚马逊和精灵弓箭手都会的,常常用到的技能——爆裂箭,从这一箭的威力判断,对方应该是相当于群魔堡垒级的力量。”

    “如此说来。对方至少也是精英级别的怪物了,嗯,擅使弓的怪物并不多……”阿姆露迪娜仔细想了想,终究还是缺乏更多的情报,没有理出头绪。

    “金属外表的怪物吗?看来以后得仔细关注一下这方面的消息。我们回去吧,不知道阿尔托莉雅那边,有没有得到相关的情报,可以找她问一问。”

    和阿尔托莉雅汇集后,我稍微问了一下,可惜她和卡露洁都没有听到过这方面的消息传闻,既然这样,我们也只能暂时先压下好奇心。

    因为,重要的精灵祭到来了。

    虽然没办法为边境的士兵们也举办盛大的开幕仪式。但我们还是花费在巨大的精力和经费,利用精灵先进的魔法技术,在将近三百个边境城镇上设置了即使投影的魔法阵。

    我和阿尔托莉雅将会以这样投影的方式,告诉所有边境的士兵们,虽然无法让你们参加或者是举办精灵祭。但是,王与你们同在!

    “咦?”

    是错觉吗?刚才好像看到了一闪而过的金属光芒,就在对面人群的脚下。

    是错觉吧,若是怪物的话。早就暴露了。

    虽说这么想,但我还是迈出了脚步。恰在此时阿尔托莉雅走了过来。

    “凡,该你上去了,这么了?”

    “不,没什么。”我摇摇头,看了一眼台上,虽不是舞台,但是一旦站在那里,投影将出现在将近三百个小镇,被数百万的士兵以及小镇居民强势围观,压力很大的说。

    “阿姆露迪娜,拜托了。”

    陪同我一起上台的是阿姆露迪娜,也幸好有她,让我感觉到自己不是一个人被围观,紧张感淡了许多。

    “这是我的荣幸,殿下。”阿姆露迪娜深深的低下头。

    要说的台词……早已经准备好,记在心上了,毕竟不是联盟,就算即兴发挥,说错点什么,语言直白粗糙一点也没关系,精灵可大多都是一群爱好文雅的家伙。

    在阿姆露迪娜的陪同下,我正了正脸,摆出表演专用的神色,将身后的华丽披风一挥,庄严肃穆的走向前台。

    片刻过后,表演完毕,待离开万众瞩目的视线,立刻便像条落水狗一样,气喘吁吁的滚了回来。

    “感觉如何?”阿尔托莉雅微笑着,竟然出声调侃起我来了。

    “就像当了一回歌姬。”我擦擦额头上的汗水,无奈道。

    “是……是吗?”阿尔托莉雅的神色十分微妙,她算是在场之中,唯一知道自己的丈夫有着怎么样一副灾难性的歌喉的人。

    必要的环节结束以后,就是庆祝活动了,在缜密的安排好巡逻和防卫的布置后,进行有限的庆祝,还是可以允许的,前提是士兵们不能脱下身上的铠甲,不能扔下武器,也不能喝酒,毕竟魔兽之中不乏智慧者,说不定会乘着这个机会偷袭。

    就算如此,场面也是相当的热闹,不少精灵都是能歌善舞者,随便几个人凑在一起,你唱歌来我跳舞,再有一个取出乐器,随意弹上一曲,便是热热闹闹的场面。

    看到这些,真的让我难以想象,精灵祭的中心,现在的精灵王城,聚集了数不清的精灵,包括十大歌姬里面的其中七位,将会是怎么样一副热闹华丽的景象。

    “后悔没有回去了?”

    耳边响起清脆威仪的声线,回过头,以纯白骑士的姿态展现,那头金子般的柔软金发被束成一条马尾,俏美华丽的无以复加的阿尔托莉雅,正轻握着高脚杯,向这边走过来。

    “后悔到算不上,只是在想象,现在的精灵王城究竟是怎么样一副热闹景象罢了。”

    “现在的话……”阿尔托莉雅想了想,大概是在回忆王城的节目安排。

    “开幕仪式应该已经结束了,广场上将有不容错过的好节目,歌姬的舞演,那可是被称为【第一舞】的华丽开场。”

    “第一,第一,不知道是哪个意思呢?我有点好奇,七位歌姬里,会是谁来表演这一场。”

    “如果是现在这七位歌姬的话,我想,蜜拉应该会当仁不让的上场才对,她可不是会谦虚的人。”阿尔托莉雅笑道。

    现在这七位……吗?也就是说,剩下那三位没能赶得上这场精灵祭的歌姬,其中还让那个蜜拉丝心服口服的存在了?

    “算了算了,不说这些,就像是饿汉讨论美食一样。”我苦笑起来。

    跟在阿尔托莉雅身后的卡露洁,在这个完美的时机里上面几步,给我递上酒杯,倒上了美酒。

    “是低度的果子酒。”阿尔托莉雅朝我眨了眨碧绿美眸。

    “在你面前,我还真是什么秘密都没有了。”我摇头晃脑的说道。

    “因为是夫妻,要是连这点小事都不知道的话,那我可要困扰了。”

    “为丈夫而困扰的妻子,这种设定不是也很浪漫吗?真希望你的酒量能分给我一点。”我稍稍举高杯子,微笑道。

    “愿森林女神永远庇佑你,与你常伴,我的女王陛下,干杯。”

    “也同样祝福你,我的亲王殿下,干杯。”

    伴随着酒杯的清脆碰撞声响起,属于我们的简单精灵祭,就此谢幕……

    ********************************************************************************************************

    不知为何,忽然很想听吴凡子唱一首【天子的宪法四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