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了六百八十七章 文艺青年和失意青年只有一字之差而已
    ********************************************************************************************************

    “当然,我们是女王的骑士,也是亲王殿下您的骑士,您有权力了解身为您的骑士,我们的所有一切。”卡露洁恭敬的回答道,接着,露出稍微想了一想的表情,继续道。

    “蜜拉姐姐……是我们当中,最早完成传承的一批,同时,她的年纪在我们十二位骑士之中,也是最大的。”

    “哦,多大?”我好奇问道。

    “不大清楚,蜜拉姐姐时常说年龄是女人的秘密,不过,她在进行传承的时候就已经拥有伪领域境界的实力,按照猜测的话,应该比我们大个十多二十岁吧。”

    “那不是还很年轻嘛。”

    “是的,但是蜜拉姐姐一直很成熟稳重,像大姐姐一样照顾我们,大家都很仰慕她,有点像母亲的味道。”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不愧是人妻骑士的传承者,该不会就是按照人妻这一属性选择对方的吧。

    “除此之外呢,还有其他吗?”

    “蜜拉姐姐擅长处理事务,在陛下尚未成熟,还在和雅兰德兰奶奶学习处理国事的时候,正是她和另外一名传承者,在陛下身边尽心辅佐,她既是个优秀的管理者,也是个优秀的外交官。”

    “嗯……也就是说,像琳娅那种类型?”我摸着下巴喃喃道。

    “能否及得上琳娅大人,我不好说,但是蜜拉姐姐无疑是深受陛下的信任和重托。”

    “也对,如果不是深信不疑的话,那么重要的精灵祭。阿尔托莉雅也不会交给她去布置,自己跑到边境巡察了。”我点了点头,感受到了那位冰雾之花骑士的分量。

    “同时,蜜拉姐姐也是我们精灵族的十个歌姬之一。”卡露洁继续爆料。

    “啊,这个我有印象。阿尔托莉雅和我说过。记得十二骑士当中,就足足有三位,被誉为十大歌姬对吧。”

    “您说的没错,殿下。虽说这份荣耀,有借助强大的力量之嫌,但是本身没有才华天赋的话,就算力量再怎么强大也不行。”

    “说的有理,要真是力量强。就样样都能学会精通的话,那第三世界那些前辈们,岂不一个个都是歌姬舞者了?”

    我笑着应答,身后的卡露洁似乎也想象了那样一副【每个强者都是歌姬】的怪异情景,不苟言笑的俏脸,终于流露出了一丝威仪美丽的笑意。

    “不过,如此完美的蜜拉姐姐,也有一个小小的缺点。”忽然地,峰回路转。卡露洁可惜的叹了一口气。

    “哦?”

    “虽说是个人爱好,不过有时候她太投入于歌姬的身份了,深爱着唱歌跳舞奏乐的蜜拉姐姐,在这上面花了不少时间,再加上一段时间的辅佐陛下。导致她的实力提升的并不是很快,不然的话,蜜拉姐姐应该能排到前三位。”

    “卡露洁,你太紧张了。虽说十二骑士传承者背负着重要的使命,但是你们并不工具。就算再怎么沉重的使命,也不能剥夺个人的喜爱,不是吗?就比如说我……”

    在卡露洁的目光注视中,我歪头想了想,欲找个合适点的比喻。

    “就比如说我吧,最喜欢我家里的妻子们,当然,包括阿尔托莉雅,但是,我同时被大家所期待着,肩负着打败地狱一族的使命,你说,我是不是应该为这样重要的使命,而抛弃这份爱?”

    “万万不可,殿下已经付出了那么多,岂能再连最重要的东西也放弃,要是真的到了这样的地步,我等,乃至整个大陆的所有人,都应该羞愧而死。”

    “你说的太夸张了,不过,我的确是不打算放弃,正因为有她们在,我才能时时刻刻的去努力,这样的我,希望身负重任的你们,也去寻找一份真正属于自己所有的东西,比如说找个好男人,痛痛快快的恋爱一场。”

    凝视着卡露洁那双紫色深幽的美眸,我语重心长的劝告道。

    “殿下的关怀,我们感激不尽。”目光里流淌着冷静,坚定的目光,卡露洁缓缓开口道。

    “但是,为陛下效劳,为精灵族献身,是我等共同的心愿,殿下可以认为是一种喜好,所以,我们现在就是在做自己所喜欢的事情,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东西。”

    “你们这不叫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东西,只不过是……算了,这个问题以后再讨论吧。”看来,想要用那么委婉而简单的办法劝告她们,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我摇了摇头,放弃了说下去。

    毕竟,我和卡露洁的关系,还没有亲近到接触那个禁忌的核心话题,直接了当的让她们终止那种自我牺牲的愚忠念头,现在的我,还缺乏打破她们这种钻牛角尖的思想的力量。

    关于“十二骑士牺牲自我,延续传承”的禁密。

    但是,不会放弃的,因为还有阿尔托莉雅,乃至雅兰德兰奶奶,都会支持我的想法,刚才卡露洁说过的一句话,我同样在心里默默的还给她。

    倘若以后的精灵族,真的堕落到需要依靠每一代的十二骑士自我牺牲,再传承,再牺牲,如此无限悲哀的轮回下去。

    那么所有的精灵,也该羞愧而死了。

    卡露洁似乎也不想触及到那个绝对不会向任何人妥协,哪怕是女王陛下的命令也一样的禁忌秘密,徒惹殿下生气,她也沉默下来。

    静静的,静静的,只剩下脚下走路的沙沙声响起,一股怪异沉重的气氛流淌在两个人之间。

    “殿下……”卡露洁忽然轻声呼道,这声呼唤,竟然带着一丝根本不可能出现在她身上的软弱与无助。

    她茫然的抬起头,似乎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明明想要保持沉默。想要略过这个窒息的话题,秘密,却还是忍不住出声呢?

    大概是……大概是放心不下那个笨蛋吧。

    如果,如果是数年前,卡露洁根本无需操这个心。因为她知道她的笨蛋姐姐的想法。和自己,和大家,和十二位骑士是一样的。

    因为是双胞胎,对于彼此的心情。自然十分清楚。

    但是现在不同了。

    姐姐找到了幸福,找到了一份无法割舍的幸福。

    跟在亲王殿下的身边,姐姐的开心笑容,姐姐的依赖笑容,姐姐的得意笑容。姐姐的眷恋笑容,姐姐的不舍笑容,姐姐的幸福笑容……这些笑容,都是自己以前从未见到过的。

    对于爱情这种奇妙的东西,卡露洁从未感受过,可以说是相当的迟钝,但无论再怎么迟钝,看到这样的姐姐,她也明白了。

    姐姐深深的喜欢上了她的主人。这位亲王殿下。

    患有男性恐惧症的姐姐,没想到却是十二骑士里面,最早一个体验到恋爱的,这多少让大家感到意外吃惊,对此。卡露洁由衷的为姐姐感到高兴,因为亲王殿下是个温柔的人,喜欢上他的话,姐姐一定会很幸福。

    但是。烦恼也随之而来。

    得到了这份弥足珍贵的爱情的姐姐,终有一天。却要割舍这份感情,和自己,和大家一起自我牺牲,将十二骑士的力量传承下去。

    这是多么残忍的事情,笨拙的姐姐,胆小的姐姐,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找到这样一份珍贵完美的爱情,找到这样一个值得尊敬爱慕的主人恋人。

    徘徊在大义与亲情之间,卡露洁的心里,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和犹豫,十二骑士事关到整个精灵族未来的兴衰,明知道是不可妥协的事情。

    但是有时候,卡露洁也会忽然闪过一个自私荒唐的念头:或许,十一位骑士也足够了,足够守护精灵族了,请让……请让姐姐一直拥有这份幸福吧。

    “殿下……请好好的照顾姐姐,让她幸福吧。”纠结难过了许久,卡露洁终于说出一句没有答案的请求。

    究竟是想姐姐在牺牲之前尽量获得幸福,死而无憾,还是希望殿下能够拯救姐姐,让她一直活下去,获得永远的幸福,卡露洁也不知道。

    看到露出困恼悲哀神色的卡露洁,我微微一笑,大手放在她低着的头上,温柔摸了起来。

    “才刚刚说什么来着,你不想连姐姐都比不上,对吧,可是现在,卡露洁,我觉得你现在的表现,连你的姐姐都不如哦。”

    卡露洁甚至忘记了内心的煎熬,抬头惊讶的看着我。

    “那笨蛋侍女啊,将十二骑士传承者的事情,告诉了我,当时她也烦恼,痛苦过,犹豫过,但是内心依然很坚定的要走那条路,所以我和她约好了。”

    屈指在卡露洁的额头轻轻上一弹,我笑道。

    “我,还有阿尔托莉雅,以及雅兰德兰奶奶,哦,对了,现在还要加上一个小不点亚瑟王,都会全力阻止你们十二个做那种傻事,到时候,咱们走着瞧。”

    “可是……”卡露洁还想说什么,却被我一根手指竖着立在樱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正如你们的决心坚定一样,我们的决心也同样坚定,拯救精灵族,不应该是这么个拯救法,不应该牺牲无辜的十二名少女,先代的十二骑士的做法是错误的,是纵容溺爱的,亚瑟王没有来得及阻止,如今,阿尔托莉雅和我,绝不会重蹈覆辙。”

    “……”

    “正因为知道,双方的内心都是如此坚定,所以,我从来没打算轻易劝服你们,反过来,卡露洁,你们也别想说服我们,我你不知道,阿尔托莉雅的性格你应该最清楚吧,所以,请把这当做是一场战争吧,或许是一场不逊色于和地狱一族的长期艰难战争也说不定。”

    “战争……吗?和女王陛下,以及亲王殿下的战争?”卡露洁看着我,喃喃道。

    “是的,这就是一场战争,除非你现在愿意接受我们的劝服,成为我们的战友。”我理所当然的抬起胸膛。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殿下。”不知为何,卡露洁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我就知道答案会是这样,没关系,时间还有很多,咱们慢慢来。洁露卡那个笨蛋。可是很爽快的应战了,卡露洁,你可不能输给她。”

    “呼嗯,无论如何。都不想输给那个笨蛋姐姐。”

    “哈哈哈,仔细想想的话,你对洁露卡还真是严厉呢。”双手抱胸,我大笑起来。

    “没办法,不成材的姐姐。只能教以鞭笞。”

    “很好很好,就是这样的气势,可比刚才那张哭丧无助着的脸色,好看多了。”我满意的点起了头。

    所以说世事无常,本来我这件事我是不打算那么早和卡露洁说的,因为害怕她古板认真的性格,会产生不定性的因素。

    没想到忽然出现了一个微妙的契机,便一口气说出来了,而看卡露洁的样子。似乎也是朝着好的方面发展了。

    呼呼,不过不能大意,还有另外十名强敌要宣战,无论如何,我和阿尔托莉雅都不能输。绝不允许失败,精灵族的未来,应该由每一个精灵自己努力守护,不应该全部托付到十二名无辜的少女身上。以牺牲她们来换取。

    虽然我是个笨蛋,没办法想太多。太远,但是只有这一点,这个想法,我是坚定着,认为是正确的,必须贯彻的,堂堂正正走下去的道路。

    阿尔托莉雅,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远视着夕阳落下的余晖,心里出奇的十分平和,但偏偏又斗志汹涌,没有任何的迷茫,此时此刻,我心所向,当勇往直前,当破荆斩棘,虽其身终有限,然心天下无敌。

    哼,没想到我也是个文艺少年啊。

    “啊,殿下,当心脚下!”

    “哎哟我擦……”

    话尚未落音,前方身影已经嗖的一声,消失在卡露洁的视线之中,栽下了城墙。

    真是的,明明是个那么强大,那么出色的人,却总是笨手笨脚的,倒在只有普通人才会犯的错误之下。

    卡露洁轻轻叹了一口气,无奈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或许连她自己都察觉不到的笑意。

    但是,为什么呢?

    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自己和另外十一位骑士,所立下的誓言,不曾改变,陛下想要打破誓言的决心,也没有改变,如今,还多出了一位亲王殿下。

    甚至被告诉了,将来要和以性命守护的王,展开一场战争。

    这是多么乱来,多么可怕的事情,忠于王的骑士,要和王战斗?若是以前,光是想想就会手脚冰凉,不敢相信。

    听到这种事情,自己明明应该更加混乱,更加担心,更加矛盾才对,为什么呢?

    内心却反而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就似一直笼罩在头顶上的沉重乌云,终于透露出了一缕灿烂阳光。

    更甚是,有一种淡淡的兴奋期待感。

    不懂,完全搞不懂。

    正如陛下所言,眼前的亲王殿下,是一个有着魔术般的魅力的人。

    但是无论如何,姐姐似乎已经应战了,那么我也不能输给姐姐。

    或许在这场战争之中,会找到一个让所有人都满意的答案,姐姐也是这么想的吗?不管怎么说,对于她而言,现在应该是最幸福的吧。

    姐姐真是……找到了一个优秀的主人,优秀的恋人,这份上天的厚爱,让自己由衷高兴的同时,甚至都有些羡慕了。

    ……

    我惊呆了,这真的是卡露洁吗?不是那个笨蛋黄段子侍女吗?

    如此松懈的,灿烂的笑容,我从来没有见过……不,恐怕就是阿尔托莉雅,也未曾见到过。

    要我怎么去形容这道笑容,其实,这只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笑容而已。

    一个这个年纪的少女,该有的,发自内心的,无忧无虑的普通笑容,我到现在才发现,这样的笑容,对卡露洁而言竟是如此罕见奢侈的东西。

    她平时究竟背负了多重的担子啊,真是个傻女孩。

    虽然能见到卡露洁这样的一面很开心,但是……

    “你……似乎笑的很开心呢?”我拍了拍头上的草梗,目光凄凉的看着对方。

    我摔了一跤,就那么值得你开心,竟然笑成这个样子?

    “殿……殿下,不是的!”卡露洁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解释道,但是该怎么解释好呢?

    “算了,不用说了。”见卡露洁欲言又止,我更加伤心。

    “反正我平时就是个笨蛋。”

    “反正你平时不说,心里一定还是在生气我欺负洁露卡。”

    “反正我就是个平地也能摔跤的家伙,而且因为是男的根本没有萌点。”

    “反正……”

    越说着,我蹲在地上画圈圈的身影越来越渺小,最后变成蚂蚁一般,几乎钻入了蚂蚁洞里面。

    “凡,我回来……呃,这是怎么了?”

    阿尔托莉雅和阿姆露迪娜从另外一边巡察回来,发现某个拼命钻向城墙角落的蚂蚁洞里的可怜男人,顿时蒙了。

    “殿下变成这个样子,都是我的错。”卡露洁俯首认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