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 爱撒娇的女孩们
    ********************************************************************************************************

    “最近总是能听到一些让人在意的传闻。”

    精灵祭结束后的第三天,我们的巡察工作差不多也要接近尾声,终于,阿尔托莉雅也在意起了那则消息,额头上金色的呆毛一翘一翘,显示其无法淡定。

    关于金属生物体的传闻。

    至于为什么要用金属生物体这个词形容,那是因为在后来,我们又陆陆续续听到了一些传闻,比如说金属体魔兽,金属体大树……呃,你没听错,是大树。

    然而,虽然传闻惊人,不过金属体生物出现的频率,实则不多,加上我们这几天秘密收集打听到的消息,一共也就五六则。

    从这一点判断,最大可能性是金属体生物的数量十分稀少,再加上实力不怎么样,甚至到了一个可以忽视的程度。

    但是昨天,出现了一则没办法无视的消息。

    竟然出现了金属体的精灵!

    这个消息着实震惊到了大家,其中所代表的意义,已经没办法继续坐视不理,而是应当当成一件重大事件来处理了。

    所以才有了今天,我们就金属体生物出现的事件,而专门召开的会议。

    “会不会是稀有的生物品种什么的?”眼看大家都在沉默,我试着引出话题。

    “殿下,根据常年在边境驻守的数十名精灵指挥官提供的消息,她们以前从未见到过这种生物。”阿姆露迪娜在一旁委婉说道。

    哦哦,不愧是阿姆露迪娜,竟然已经考虑的如此周到。

    “那么依你看来,会是什么原因,让这些金属生物出现?”我投以佩服的目光。反问道。

    “是的,殿下,属下愚见,原以为这些金属生命体是一个变异的品种,毕竟精灵森林的魔兽品种繁不胜繁。偶尔出现一两次变异生物。这种事情很正常,但是从金属体精灵的出现看来,这个想法是错误的,就算再怎么变异。也不可能变成我们一族。”

    顿了顿,在我们鼓励的目光中,阿姆露迪娜继续说道。

    “排除这个可能性的话,依属下的薄见,只有一种可能性最大。这些金属体生物,根本就不是生命体,而是炼金物体。”

    “炼金物体?”

    “是的,殿下,殿下您可能不大清楚,在这片茫茫的森林里,分布着数不清的法师研究室,您大概也知道我们精灵的秉性,在以前。不少精灵法师研究者都会找一个不会有人打扰的地方建立自己的研究室,进行一些奇特的,乃至禁忌的研究,当他们因为某些意外,实验室遭到废弃的时候。久而久之,我们就称这些地方为魔法遗迹,这些魔法遗迹受到时间的侵蚀,防御体系逐渐瓦解。然后遭到闯入,破坏。里面的一些未处理的研究成品,或者半成品,就会被释放出来。”

    “这种案例……以前发生过吗?”见阿姆露迪娜说的详细,我好奇问道。

    “是的,发生过很多因为古代魔法遗迹的炼金物品释放,而引发的各种事件,所以属下才斗胆这样判断。”

    “阿尔托莉雅,你认为呢?”我回过头,看着面带满意笑容的吾王陛下。

    “阿姆露迪娜说的很好,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补充的了。”

    “看来你心里也早就有数了,就我一个人蒙在鼓里。”我纳闷的挠了挠头。

    “那是因为凡对我们精灵族还不了解。”随着阿尔托莉雅的话语,她额头上的金色呆毛,也猛地往我这边一指,似乎在娇声娇气的说,堂堂亲王,竟然连这点小事都不知道,该戳哒。

    “阿尔托莉雅,你笑的有点诡异,该不会在想着什么阴谋吧。”我谨慎的看着对方,吾王陛下最近真是表情越来越丰富了。

    “真是失礼,凡,我可是为你想到了一件两全其美的事情。”金色的呆毛哔哔的竖直起来,似乎在为我失礼的语言而愤怒。

    “什么两全其美的事?”我保持警惕,虽说吾王的品性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绝对不会去做那些阴险的事情。

    但是也没人规定不能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坑队友,是吧。

    “我们现在对金属体生物的资料十分缺乏,无从着手,凡,能够麻烦你去负责调查吗?就当做是从侧面了解一些精灵族的事情。”

    “这就是你说的一举两得吗?没问题,虽然我不大擅长做这种事情,但是想来还是应该能够勉强胜任。”我松了一口气,还以为是什么大坑呢,原来是这种事情。

    “但是,我该从哪里着手呢?”

    “从两方面,第一,历来因为魔法遗迹而引发的事件,我想应该都有记载,就麻烦凡你去翻阅一下,看看里卖弄是否曾经出现过类似现在的事件,第二,根据金属体的特征,查阅一些精灵史册,说不定也能有所收获。”

    “第一点好办,我逐个查找就是了,至于第二个……阿尔托莉雅,你该不会是不清楚,你口中的【精灵史册】这个模糊定义,究竟涉及到多少书籍吧。”我苦着脸问道。

    “知道,所以说,凡需要一个帮手。”似乎知道我有此一问般,阿尔托莉雅露出睿智的笑容。

    “帮手?”

    “洁露卡。”

    “哦,了解,还是你厉害。”我一拍掌心,由衷感叹道。

    那笨蛋无能侍女,要说还有什么擅长的东西,其一是厨艺,其二是情报能力,这第三,正是对精灵皇家图书馆的制霸。

    “那些魔法遗迹的事件簿,也是收藏在皇家图书馆里吗?”

    “正是,但是究竟摆放在哪个空间,恐怕只有洁露卡知道了。”

    哪个空间?

    我注意到从阿尔托莉雅的话里。似乎出现了一个不明觉厉的词语。

    “看来这次,洁露卡要派上大用场了。”我目光含笑的看着阿尔托莉雅身后的卡露洁,朝她眨了眨眼。

    “殿下尽管使唤姐姐,不必心软,要是她抱怨懈怠。我一定会让她知道什么叫不劳者不得其食。”妹妹杀气腾腾的说道。

    “有劳了……”我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有这么一个严厉的妹妹,那黄段子侍女也不容易啊。

    “在凡调查资料的时间里,我们也不能松懈。”看了大家一眼,阿尔托莉雅继续发令。

    “同样有两件事情要做。第一,假定金属体生物是魔法遗迹引起的事件,在这个基础上,调查最早发现金属体生物的地方,然后对魔法遗迹进行搜索。第二,跟踪调查金属体生物,如果能捕捉到样本,或许能打开突破口,阿姆露迪娜,搜索遗迹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是的,陛下!”阿尔托莉雅领命。

    “这样说来,我要回精灵王城一趟了?”摸着下巴,我的神色颇为无奈。

    “可惜。精灵祭已经结束了。”

    “如果能早一点发现事态严重性的话,凡就能赶上精灵祭了。”阿尔托莉雅也露出惋惜的神色,似乎都是她的错一般。

    “看来是老天刻意为之,不让我参加了,没关系。还有下次,下下次,不是吗?时间还长着呢。”我轻握着阿尔托莉雅的小手,安慰道。

    “嗯。我和凡的时间,还长着呢。”对面的小手也紧紧的。温暖的握了上来。

    阿尔托莉雅发挥着雷厉风行的性格,丝毫不拖泥带水,决定下来之后,立刻就带着卡露洁开始行动了。

    到是阿姆露迪娜,因为需要等待情报,然后召集大量的人手进行搜索,没办法立刻付诸于行动。

    于是,空闲下来的她送了我一程。

    “不要摆出一副离别的样子,我很快就会回来。”察觉到阿姆露迪娜兴致不高,依依不舍的目光,我安慰道。

    “你可是最高指挥官,可不能让士兵们看到这副模样,挺起胸膛。”

    “让殿下见笑了,阿姆露迪娜羞愧之极。”听到我的话,她立刻打起了精神,笔直身体,重新变成了那个威风凛凛的指挥官,只不过眼睛里的失落还是很浓。

    真拿你没办法,我摇了摇头,向阿姆露迪娜伸出了手,放在她面前。

    似乎理解了我的意思般,她恭敬的单膝跪下,一双小手轻轻握住了我这只手,然后将其放在精致光滑的脸蛋上,温柔地磨蹭着。

    “殿下的手……好温暖……阿姆露迪娜明明没有做什么值得奖励的事情……何德何能……能够得到殿下的奖励……”陶醉的合上双眼,阿姆露迪娜轻轻呢喃着。

    “没这回事,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我柔声的弯下腰,顺着阿姆露迪娜的亲昵磨蹭,在她宛如豆腐一般水嫩的脸蛋上轻轻揉捏着,然后慢慢滑上,落到头顶位置,在她的苍色秀发上爱抚起来。

    “殿下……”呼出炙热凌乱的气息,发出迷离妩媚的声线,没有像昔日一样,舒服的趴伏在我的大腿上,阿姆露迪娜的身体摇摇欲坠,好几次都险些软倒下去。

    真是只爱撒娇的可爱宠物。

    我见好就收,要是让其他人看见就不好了。

    “好好干,阿姆露迪娜。”

    “殿下的命令,阿姆露迪娜必定会誓死完成。”眷恋的看着我缩回去的手,阿姆露迪娜露出坚定的目光。

    “也不用誓死那么夸张……”嘴里嘀咕着,我将她拉了起来,拍拍肩膀,然后转身往传送站的方向走去。

    一连传送了数十次,包括数次的脚行,花费了一个多小时后,我终于回到久别了一个多月的精灵王城。

    精灵祭刚刚结束,这里还残留着大量热闹欢庆的痕迹,精灵们意犹未尽的欢快脸色,似乎还没有从精灵祭的气氛之中走出来。

    光是四处看一眼,就能想象当时的热闹喜庆,真是可惜啊。

    拉了拉斗篷帽檐,我加快脚步回到水晶之树,先回了家。想和女孩们先重逢一下,可惜没见着人,毕竟是忽然回来。

    无奈之下,我只好向黄段子侍女的家走去,刚在半路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是那笨蛋侍女没错。在水晶之树范围内……不。哪怕是走遍整个精灵族,也就只有她和妹妹卡露洁,拥有如此整齐绚丽的紫色长发。

    她旁边跟着小黑炭,母女两正手牵着手。就宛如一只大摇大摆的小母鸡,身后跟着一只胆怯的小鸡般,让人发笑之余,也感受到了醉人的温馨气氛。

    我心里暗自偷笑,想给两人一个惊喜。便悄悄的绕到了了她们的前面,忽然跳出去。

    “呜哇,大魔王来了,快点跑。”

    黄段子侍女的确是吓了一跳,但是反应也贼快,立刻就抱着小黑炭转身逃跑。

    “哪里跑,本魔王专注诱拐年轻貌美的女子三十年!”我大喝一声,没几步就追上了她们,拦在前方。将宝贝侍女和宝贝女儿一起搂在了怀里。

    “瞧你在女儿面前,说了些什么话。”洁露卡抬起头,白了我一眼,气呼呼的道。

    “你也不是在小黑炭面前诋毁我是魔王吗?”我不甘示弱。

    “哼,反正我也不是什么年轻貌美的女子。好色魔王快点放手,去抓年轻貌美的女子去吧。”

    “这可由不得你说,小黑炭评评理,妈妈是不是年轻貌美的女子?”我哈哈大笑。目光落到紧紧注视着我的小黑炭身上,温柔问道。

    “嗯。”小黑炭自然是重重的把头一点。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除非是野蛮人那种奇怪的审美观,否则的话,眼前的黄段子侍女都是倾国倾城等级的大美女。

    “你看看,连小黑炭都这样说了,没办法,我只要将你诱拐回去了。”说着,不由分说,一手牵着洁露卡,一手牵着小黑炭,大摇大摆的走在两人中间,尽显鸡爸爸的威风。

    “话说回来,你们两个是打算要去哪?”走了几步,我才警觉过来。

    “回家,学习,离婚,因为拿不到赡养费只能带着女儿沿街乞讨。”小气巴巴的黄段子侍女没好气应道。

    “喂喂喂,你是专注在小黑炭面前诋毁我三十年是吧。”

    “哼,这种说走就走,说回来就回来的男人,小黑炭以后可千万不要理会。”

    “原来是生气这个,你还真是小气诶。”

    “那还真是抱歉了,我就是个又小气又没用的侍女。”

    一路斗嘴,吵吵闹闹的,终于回到了黄段子侍女的家,吩咐小黑炭好好练字以后,我们两个在房间坐下。

    “忽然回来,又遇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给我倒上一杯热茶后,洁露卡在旁边坐下,开口就直截了当的问道。

    “我就不能回来看看你们吗?”惊讶于这笨蛋侍女的敏锐直觉,我还是不死心的反驳道。

    “这样说,就是在小看我的情报系统了。”这小侍女自豪的把嘴角一勾,得意的不得了。

    “既然知道了还问?”

    “从笨蛋亲王的口中知道,会变得比较有趣。”

    “你的兴趣还真奇特。”

    “我只不过是个普通的,为了传宗接代而出售过期避孕药的可怜侍女罢了。”

    “后面的话就没有一个能和普通联系上的。”

    “以为笨蛋亲王被吃了过期避孕药的野兽叼走了,打算携款私逃的普通侍女。”

    “普通个屁啊!而且为什么老是要强调过期避孕药,小黑炭一旦不在,就胡乱开始甩卖节操了你这笨蛋侍女。”

    “殿下真是可怕的节操钻头,一个不留神就被钻进去了。”

    “咦,是我的错吗?是我钻破了你的节操瓶子吗?”

    “但是为了传宗接代也没办法只能接受钻头的入侵了,还要被逼着说出【只允许你的大钻头进来】这样的羞耻发言。”

    “出现了,连中年大叔都羞于说出来的五星级黄段子!话说你真的知道什么叫羞耻心吗?”

    “少女在传宗接代和羞耻心之间,无奈的选择了前者。”

    “别无奈啊!两者是可以并存的啊!”

    “并存吗?那就这样吧,少女同时选择了传宗接代和过期避孕药。”

    “这两种都给我扔掉!你为什么就不把羞耻心放在眼里呢?”

    “少女追随着命运的脚步,把羞耻心装在了盒子里,埋在树下,沉到湖中,洒遍大海。”

    “别把责任推给命运,话说你究竟扔了多少羞耻心?!”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不行了,不能再被这黄段子无节操侍女牵着鼻子走了。

    对付她的最简单办法,只有一个。

    瞪大眼睛,喘着粗气,我果断将这笨蛋侍女推倒在了床上,压在身下,果然,通红着脸无力的挣扎几下,她就老实了下来,乖乖蜷在了怀里。

    我这才找到了主人的架势,鼻孔朝天的出着气,用大老爷的口吻发问:“我这次回来的目的,你都知道了?”

    “大致上……猜得出来。”怀里的小侍女笑声嘀咕道。

    “那么……”

    “但是还是想听笨蛋亲王自己说出来,才甘心,哼。”

    我才刚刚开口,就被这固执的笨蛋侍女打断,这样要求道。

    到了这种时候,就算我再怎么迟钝,也听出了黄段子侍女这个小小的要求里,饱含着的撒娇之意。

    就那么想和我呆在一起,和我说话吗?真是的,真拿这个爱撒娇偏偏又要嘴硬的笨蛋侍女没办法。

    ********************************************************************************************************

    开始上班了,得好好纠正一下混乱的作息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