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潮流先锋斗篷男
    ********************************************************************************************************

    “哈欠!”

    揉了揉发痒的鼻子,我无言的回头看向精灵皇城的方向。

    似乎又被谁给惦记住了,莫非是小黑炭?啊哈哈哈,我这个宝贝女儿,还真是一点也离不开父亲啊,没办法,加快巡察的速度,回去哄哄女儿吧。

    “殿下感冒了?还是穿多一件吧。”站在身后的卡露洁关切问道,并将一件华丽的大氅取出来,欲给我披上。

    虽然春天已至,按道理来说,像库拉斯特森林这样的热带原始森林深处,温度应该不会那么低才对,不过今天的风有点喧嚣,站在城墙上,还是能感到些许的凉意。

    “没事没事,我这样的人哪还会感冒啊,多谢你的关心,卡露洁。”我罢罢手道,不过还是接受了她的好意,任由着藏青色的豪华威仪大氅,被卡露洁仔细的系在自己身上。

    啊,刚才那句话得具体说明一下,绝对不是【笨蛋不会感冒】的意思,而是身强力壮不怕感冒,千万,绝对不要弄错了!

    说起来,依然一身侍女服的卡露洁,似乎穿的比我还单薄呢。

    “这是阿尔托莉雅的吧。”我看着大氅有点眼熟,不由笑着说道。

    “是的,殿下。”卡露洁微微点头。

    没想到她那么细心,连大氅这样的替换之物也随身携带,果然不愧是贴身侍女,对比之下,那个曾经还要我借斗篷给她的黄段子侍女,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啊,话说回来。那笨蛋侍女似乎一直没有还我斗篷吧,该不会是随手扔了吧,可恶,那可是维拉丝亲手做给我的。

    我暗自心疼,不过却不得不收敛起表情。因为阿姆露迪娜从对面过来了。

    “殿下。卡露洁大人。”她轻轻行了一礼,跟在她身后的一位女性精灵,也跟着行礼。

    “嗯,辛苦你们了。”我回了一句。目光落到她身后的精灵上面,总觉得……有点眼熟呢,莫非是我想多了。

    “巴达拉多镇指挥官,多尔多莱露向您致以最高的敬意,亲王殿下。”在我的目光注视下。这名女精灵指挥官单膝跪地,庄重的行了一礼。

    “嗯……多尔多莱露指挥官,我们在哪里见过吗?”我看着还是有点眼熟,不由的问了一声。

    “没想到殿下您还记得,这是属下的荣幸。”微微一笑,女精灵在我的伸手示意下站了起来,然后解释道。

    短短的说明,我立刻就将那段模糊的记忆给记起来了。

    是当初收集水晶碎片的时候,和阿姆露迪娜以及黄段子侍女在一起。遇到的那位精灵第三中队副队长,中队长正是希尔曼雅,而另外一名男性副队长……抱歉,名字我记不得了。

    那时候,身为中队长的希尔曼雅有着伪领域中级的实力。而眼前这位多尔多莱露,也有着伪领域初级的实力,负责指挥巴达拉多镇这样处于边缘地带,不大不小。战事也不算特别激烈的城镇,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数天过去。这里是我们巡察的第……嗯,第……第二十多个边境小镇了,至于是二十几个这种小事就不用理会了。

    离战事最激烈拉鲁拉小镇,距离有上千公里,受到黑龙艾利亚斯的影响已经很小,所以这里的战斗并不算激烈,大概就是比平时多一点点的程度吧。

    从这里继续往边缘地带走,还有大概三十多个精灵城镇,而算是边境,经常发生战斗的精灵城镇,数量接近三百个,这还不算周边的一些精灵村落聚落,如当初在拉鲁拉小镇附近坐落的玛德雅聚落,要是都加起来的话,恐怕有数千个不止,你也知道,精灵都是一些爱随便旅行,随便安家的自由人。

    那些部落聚落,是不可能一一去巡察拜访了,光是接近三百个数量的边境精灵城镇,就已经要花上不少时间。

    这些边境小镇,起着类似于我们联盟五大历练区域的效果,各种等级的怪物都有,是一个比较完善的历练提升系统。

    也难怪以前,在联盟和精灵族尚未结盟,尚且交恶的时候,她们不需要依赖于我们的历练区域,甚少在这些地方看到精灵的出现,原来是自家有水喝,无需他人井。

    我这次来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巡逻战事激烈的城镇,以及调查是否存在异常,像巴达拉多这样的小镇,只需逗留片刻,和这里的指挥官以及战士们见个面,打个酱油,让她们知道亲王殿下来围观……哦,不对,是来看望她们,就已经足够了。

    未曾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熟人。

    在多尔多莱露的招呼下,见过精灵战士们,说了一大通早已经背下的慷慨激扬之词后,一行人来到了军营。

    这里先提一下精灵族的军营系统,在数天的巡逻下,我也从刚开始的一知半解,到现在的熟记于心,算是基本上了解了精灵冒险者的历练模式。

    首先,在转职以后,精灵冒险者会成为一名新鲜出炉的菜鸟战士,被安排到边境的初级历练城镇里。

    到达之后,会根据职业安排到一个合适的小队里面,当然,这并不是钉板板上的安排,如果觉得这个小队不合适自己,想换一个的话,可以提出申请,一般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在非战时期,精灵小队可以申请外出,在城镇附近历练,而一旦出现怪物袭击城镇的迹象,则需要立刻回来进行防御,此外,也需要完成固定的巡逻和侦查任务。

    如果觉得这个城镇不合适自己,想换一个,可以再次向军营提交申请,这样的申请会稍微繁琐一些。不过再怎么繁琐,也没有我们联盟冒险者,必须完成该区域的最终任务,比如打败安达利尔的投影啊,完成西部王国的任务这些。那么麻烦和困难。

    总体而言。精灵的历练还是要比冒险者联盟舒服以及简单许多,形势上大概类似,但是增加了更多的纪律束缚,这样做有好有坏。只能说是根据实际情况而定,毕竟精灵族的战士,在数量上要比联盟多不少,纪律方面的加强更便于管理。

    这段时间,随着联盟和精灵族的关系的回暖。部分的精灵战士也趋向于联盟的五大区域,甚至加入一些人类的冒险小队。

    对此,精灵方面并未阻止,反正条条道路通罗马,你能变强,成为精灵族的一份战斗力,怎么样历练,任君选择就是了,至于被联盟同化。那就是开玩笑了,精灵战士的数量远比联盟冒险者多,再加上有着比人类更深厚的历史文化沉淀,较真起来,谁同化谁还说不定呢。

    大致上。精灵族的历练系统就是如此,繁多的细节方面,我也不打算太深入了解,毕竟这样的系统。对自己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的用处和帮助,只不过处于亲王的身份了解了解而已。

    “殿下。不知道希尔曼雅队长现在是否还安好?”回过神,便迎来了多尔多莱露关切的目光。

    看样子,希尔曼雅是个十分优秀的队长,在属下之中的威望很高,不然的话,也不会到现在依然被这些人牵挂着,关心着。

    “放心吧,她过的很好,只是太过屈才了,以她的才能和实力,却只能担当我身边的一名小小护卫。”

    “能在亲王殿下身边,成为殿下的护卫,为殿下效劳,是队长的荣幸。”多尔多莱露听到这样的回答,松了一口气,微笑道。

    “只要队长能走出阴影,活的开心就好了。”

    “虽然无法保证能让她走出阴影,但是,我会尽量给她创造一个这样的环境。”

    “殿下仁慈,请允许属下代表当年皇家护卫队第三中队,向您致以最崇高的谢意。”

    离开巴达拉多小镇后,我的脑子里,还是回荡着刚才那番对话。

    说实话,对于多尔多莱露投来的感激目光,我是心虚和惭愧的很,虽说的确是给了希尔曼雅一个安排,作为维拉丝她们的护卫,得到女孩们温柔开朗的光芒温暖,应该能逐渐的从失去恋人的阴影之中走出来。

    但是,这样就够了吗?自己明显关心的还不够,希尔曼雅当初能够成为最精锐的皇家护卫队中队长,所拥有的绝对不仅仅是实力那么简单,仅仅是作为护卫,绝对是埋没了她的才能。

    或许,该找个时间和希尔曼雅深入谈一谈,多关心一下她的将来,虽说维拉丝她们的安全很重要,有这样的强大护卫保护着,我很安心,但我也不能因此大材小用,将如此优秀的人才埋没了是不?应该多挖掘挖掘才对。

    我摸着下巴,不断想道,丝毫不知道这样的思考方式,已经很接近某个经常被自己唠叨怨念的资本主义压榨者了。

    是夜,我再次深入森林进行调查,以自身吸引麻烦的体质作为诱饵,希望能勾引出点什么,但是一晚上的侦查,依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已经好几个晚上了,而且远离了战事激烈的区域,莫非真的是自己多心了?

    第二天,刚打算前往下一个精灵城镇,就传来了吾王陛下御驾亲征的消息,我当时就震惊了。

    怎么回事,阿尔托莉雅为什么抛下繁多的事务,也跟着跑到边境来巡察了,莫非是已经自暴自弃,想要逃避麻烦?

    这当然不可能,这样一来,难道是在我没有察觉到的地方,边境这边出现了什么新的异常?

    带着诸多的疑问,很快,我就和阿尔托莉雅汇集,并从她那里得到了正确答案。

    都猜错了,阿尔托莉雅是为了举办精灵祭,才特地来到边境巡察,为了安抚在前线战斗,没办法回去的精灵战士们。

    “那精灵祭由谁主持?”和阿尔托莉雅并肩走着,接受两边士兵投来的尊敬崇拜目光,主要是向阿尔托莉雅。

    啧,真是一些墙头草。明明昨天这些目光还都集中在我身上的说,阿尔托莉雅一来,立刻就当做不认识了,我知道我和吾王陛下没法比,但是请给点余光我啊混蛋们。

    余光我是没收到。男性精灵的羡慕嫉妒恨。我到是入手了不少,虽然不是好东西,但意外的让我心里平衡了。

    “由雅兰德兰奶奶主持。”阿尔托莉雅回答道。

    “精灵祭历来不是由女王主持的吗?”我多少还是懂得一点,更加好奇阿尔托莉雅的决定。

    “再说以雅兰德兰奶奶的身体状况。要她操劳整个精灵祭,恐怕会吃不消吧。”

    “凡的担心很有道理,雅兰德兰奶奶的确不适合操劳了,如果不是因为有可靠的帮手回来,我是绝对不会这样做。”阿尔托莉雅自信满满的说道。她的自信,来自于那个叫做【可靠帮手】的家伙,这让我有点小吃味,终于明白小气巴巴爱吃醋的黄段子侍女的心情了。

    “可靠的帮手,究竟是是谁呢?我很好奇。”咳嗽一声,我故作镇定的问道,耳朵却是竖的高高,要是对方是男性的话,立刻就回到帐篷里。泪流满面的在头上绑两根蜡烛扎稻草人。

    “蜜拉。”

    “咪……咪啪?”我心里正诚惶诚恐,做着诸多的想象,冷不防的没听清楚阿尔托莉雅的话。

    怎么回事,总感觉这两个字一说出来,节操立刻掉了一截。是谁偷了我的节操咪啪?!!

    “我都忘记了,凡大概还没有听说过。”或许是太过于熟悉了,阿尔托莉雅这才反应过来,旁边还有个孤陋寡闻的家伙。连这个名字都没听说过。

    “说起来,她和凡还有着匪浅的渊源呢。”

    “什……什么?和我有渊源?”

    我大吃一惊。莫非对方也是穿越者,或者说是自称是我前世的那啥那啥,最近这样的设定似乎很火,什么修罗场乳摇岛之类的,莫非本德鲁伊赶上潮流了?

    这很科学,本德鲁伊向来是走在潮流先锋的范儿,尤其是这一身足足风靡了暗黑大陆十年还不曾衰落的斗篷,更是经典之中的经典之作,一直被模仿,从未超越,人称时尚(过气)斗篷男。

    “冰雾之花骑士。”从阿尔托莉雅的口中,轻轻说出这样一个词,立刻让我沉默下来。

    “凡。”回过神,阿尔托莉雅正用关切的,温柔的目光注视着我,小手伸过来,温暖的手心将我的手轻轻握住。

    “谢谢,我没事。”心里一暖,将后悔和悲伤的空洞,填补了不少,我摇着头道。

    “只是忽然觉得……如果见到的话,或许,【她】的存在,会变得更加遥远,不可触及,抱歉,阿尔托莉雅,我说了任性的话。”

    稍微有些自我的,让人难以理解的说完这番话,我微微用力地反握着吾王陛下的柔软小手,从中涉及温暖,填补着懦弱不安的内心。

    阿尔托莉雅并没有说些安慰的话,只是一直用温柔的目光注视过来。

    “真是笨蛋啊,那个家伙。”喃喃着,注视远方,那个让我第一次品尝到失去最重要之人的痛苦的笨蛋。

    冰雾之花骑士雪莉尓。

    如今,她的传承者出现了,这是否意味着我已经不得不承认她已经远离我而去的事实呢?

    我不知道,心情很复杂,只能十分清楚的意识到,懦弱的,害怕失去的自己,最不愿意见到的,或许就是这位传承者了。

    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能够成为那个让人又爱又恨的笨蛋人妻骑士的传承者,如果不是像她那么优秀……至少是一半以上这样的程度的话,我是不会承认的。

    “我会的,会去见这位传承者,不,应该说,我想去见一见她。”回过头,直视着阿尔托莉雅的温柔目光,我露出笑容,坚定的说道。

    “冰雾之花骑士的传承者,我最亲密的伙伴和骑士——蜜拉丝,一定不会让凡失望的。”阿尔托莉雅也同样用坚定的口吻,这样说道。

    “那就拭目以待吧,能够让你如此看重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优秀骑士。”

    得到阿尔托莉雅的保证,我心里松了一口气,又隐隐有些空虚,说到底,自私的内心还是不愿意看到人妻骑士的代替者出现啊。

    蜜拉丝?阿尔托莉雅不是叫蜜拉吗?大概是昵称吧,总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

    阿尔托莉雅的加入,让这次巡察之旅变得史无前例的壮大起来,想想看,女王和亲王同时亲临,还跟着一名十二骑士传承者,以及身为总指挥官的阿姆露迪娜,这样的真容,各个精灵城镇的士兵长官,乃至是居民们听到了,都不由的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兴奋紧张起来。

    于是,从下一个城镇开始,我们的巡察,到像是鹰酱的总统选举拉票之旅一样热闹盛大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