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八十四章 想当歌姬吗?
    ********************************************************************************************************

    “蜜拉,原来是你,什么时候回来了?”回过头,看着跪在眼前的女性骑士,阿尔托莉雅露出灿烂的笑容。

    那是只有见到最亲密的伙伴时,才会露出来的笑容。

    “受到陛下的召唤,刚刚赶回来,愿为陛下您排忧解难。”

    名为蜜拉丝的女骑士,再次将头一低,那头柔软的栗色长发,顺着她白皙性感的脖子滑下,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虽然我并没有召唤,但你回来的的确是时候。”阿尔托莉雅一丝不苟的点着头,无视了对方的夸张之词。

    “蜜拉,你是我们精灵一族引以为豪的十二骑士,同时也是十大歌姬之一,我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这样说着,她来到书桌面前,看着上面摆放着整整齐齐的几大叠请愿书,叹了一口气。

    “过来看看吧,这么多的请愿书,也不能忽视啊。”

    女骑士站起来,抬起头,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动人脸蛋,面带着风情万种的甜美笑容,让人感受到成熟,稳重而又温和的气息,但是如果直觉敏锐的话,又能从中察觉到一丝狡黠,知道眼前温柔成熟的女性骑士,并不像看起来那般【人妻】无害。

    “的确是前所未有的分量,我们可爱的族人们,对精灵祭还真是迫不及待了。”看到书桌上堆满的请愿书,名为蜜拉丝的女骑士,用看似十分惊讶,但是脸上的甜美稳重笑容从未发生一丝变化的表情,这样感叹说道。

    “除了蜜拉你之外。其他人还有谁回来?”

    “抱歉,陛下,暂时只有我一个人回来,大家都正处于一个关键的时期。”

    “不,应该说抱歉的是我才对。打扰你们重要的训练。连这点事情都处理不了,看来我还是不够成熟。”摇了摇头,阿尔托莉雅向窗边踱了几步,向外瞭望着。

    “蜜拉。既然你回来住我一臂之力了,我有一个想法。”

    “陛下请吩咐,无论是什么样的命令,蜜拉都将誓死完成。”上前一步,蜜拉将手心轻轻摁在高耸的胸前。行了一记庄严的骑士礼。

    “精灵祭,我不打算延迟举行了,蜜拉,就由你带领歌姬们,安排节目,精灵祭由雅兰德兰奶奶主持,这样我也就安心了。”

    “没问题,但是陛下您呢?”

    “我去边境,和战士们一起战斗。身为王,这时候只能身先士卒,才能让战士们信服。”阿尔托莉雅堂堂正正,威风凛凛的说道。

    “陛下英名。”对于阿尔托莉雅那娇小的身体,所显露出来的伟大背影。投以尊敬仰慕的目光,蜜拉丝迟疑一下,问道。

    “但是,历来的精灵祭都是由女王主持……”

    “总会有破例的时候。”阿尔托莉雅挥了挥手。示意不用再劝告了。

    “蜜拉,拜托了。请住我一臂之力。”

    “是的,陛下。”面对这样果断的女王,蜜拉丝再次单膝跪地,领命道。

    “那么,你先退下吧,去见见雅兰德兰奶奶,看到你回来,她一定会很高兴,还有洁露卡也是,不过卡露洁跟凡一起去了边境,你暂时可能见不到她。”

    “洁露卡那小妮子吗?有好一阵子没有见到她了,不知道她那害怕男人的毛病,有没有好上一点。”

    提起某个黄段子侍女,蜜拉丝露出饶有趣味的,闪闪发亮的目光,就好像贪玩的孩子找到了好玩的玩具一般。

    “你一定会大吃一惊的,她变了很多。”阿尔托莉雅这样说道,丝毫不知道自己是在火上添油。

    “可惜卡露洁不在,真希望和她们两姐妹一起聚聚。”提起妹妹卡露洁的时候,蜜拉丝却一改刚才的玩笑之色,温和亲切的目光里掠过一丝敬佩之色。

    在十二骑士里面,高露洁姐妹也算是年纪最小之一了,但是卡露洁却能在侍奉阿尔托莉雅之余,在所剩不多的私人时间里,将自己的实力保持在十二传承者第二的位置,可想而知,她背后付出的努力有多少,绝对是十二个人里面最努力的一个。

    至于最懒那个,很不幸,正是她那胆小无能的姐姐洁露卡,似乎本该两个人努力的分量,全都被卡露洁一个人承担起来了似的,当然,肩负了整个精灵族情报头子重任的洁露卡,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的重要性,以及工作含金量也并不逊色于任何一个十二骑士传承者。

    “还有,想见见那位亲王殿下,能够被陛下所认同的男人,真的很好奇,究竟他是长着什么样的三头六臂。”

    “凡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阿尔托莉雅淡淡一笑,看着窗外照入的柔和光芒,低声喃喃道。

    “一个值得所有人尊敬的普通人,一个可以成为王的普通人。”

    “真没想到……竟然能够看到陛下露出这样的笑容。”

    一直保持着稳重和妩媚笑容的蜜拉丝,那张就算是看到堆积如山的请愿书也丝毫不曾动容的脸蛋,终于露出讶色,内心的好奇更加强烈。

    “哦,是什么样的笑容呢?”阿尔托莉雅轻歪着头,看着自己忠诚的骑士,额头上的金色呆毛悠悠转着圈,似乎变成了一个问号形状。

    “幸福的,满足的,恋爱的,甜蜜的,就像是浸泡在蜜罐里面的笑容。”蜜拉丝夸张的说道。

    “凡……会喜欢看到我这样的笑容吗?”

    缺乏一点常识的阿尔托莉雅,似乎并没有察觉到骑士的揶揄,而是自言自语的继续说道。

    完了,看来陛下真的完全迷上了那个人类男人。

    看到这一幕,蜜拉丝有捂脸的冲动。

    那个仿佛天空上面的太阳一般耀眼,威风凛凛,高不可攀,让人敬佩臣服的王,竟然变成了恋爱少女。若是换做几年前,打死蜜拉丝也不会相信。

    “当然了。”压下内心的惊讶和好奇,蜜拉丝用坚定确信的目光看着王。

    “虽然不知道亲王是什么样的一个男人,但是我可以用骑士的荣耀保证,任何一个男人看到陛下您刚才的笑容。都会为之心动。”

    “是吗?很好。嗯,身为凡的妻子,我理应做到这一点才对,这是妻子的职责所在。”

    一抹淡淡的红晕。飞快的闪过脸颊,阿尔托莉雅很快露出一本正经的神色,似乎想掩饰什么似的,这样堂而皇之的说道。

    蜜拉丝忍住笑,静静的看着阿尔托莉雅。心里感叹,而又强烈的遗憾着。

    陛下真的变了许多,从那个对感情一窍不通的王,变成了十分有女人味的王,真的太可惜了,这几年的时间里,自己竟然没能在精灵族亲眼目睹这一变化过程。

    “蜜拉,你去吧,见见雅兰德兰奶奶。我先确定一下精灵祭的具体日期。”这样说着,阿尔托莉雅重新回到书桌面前坐下。

    “遵命,我的陛下。”缓缓退后着,离开阿尔托莉雅的书房后,蜜拉丝迈出大步。她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陛下改变了那么多,那么其他人呢?那个亲王殿下,究竟给精灵族带来了什么样的变化,蜜拉丝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用自己的双眼。去亲自见证一下了。

    “啊,发现洁露卡。”真是巧的不得了。蜜拉丝心里正想着这些,在下一个拐角处,就看到了那靓丽的紫发侍女服身影,不由欢快的轻呼了一声,双手合十,露出亲切的笑容。

    “……!!”但是与此同时,也发现了对方的洁露卡,却一点也没有被对方所散发出来的人妻温柔所迷惑,发出一声抑制不住的惊叫,她护着身后的什么东西,宛如老鼠见猫一般,转身就跑。

    “好久不见了,洁露卡,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见外了,连见到姐姐都要害羞了。”

    实力上存在的巨大差距,蜜拉丝一眨眼就出现在了洁露卡前面,让调头就跑的洁露卡,直接撞入她的怀里。

    “哎呀,原来是想在姐姐怀里撒娇吗?真是个可爱的家伙。”抿嘴笑道,蜜拉丝搂起洁露卡,在她的紫色长发上轻轻抚摸着。

    “呜!”发出一声悲鸣,洁露卡跳了开来,然后重重咳嗽几声,目光变得威仪严肃起来。

    “蜜拉丝姐姐,好久不见了,我是卡露洁,不是那个笨蛋……咳咳,不是那个漂亮可爱的姐姐。”

    “哦~~~是吗?原来是卡露洁啊。”拉长着娇媚迷人的声线,蜜拉丝用笑意满满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强行保持镇定的洁露卡。

    “你不是和亲王殿下一起去边境了吗?这样说殿下也回来了?真是太好了,我一直想见见他。”

    “才……才不会让你见!”小气巴巴爱吃醋的黄段子侍女,看着女性魅力满点的蜜拉丝,心里一紧,一酸,脱口说道。

    “咦?”蜜拉丝瞪大眼睛,脸上的稳重甜美笑意,再次被打破。

    敏锐的她,自然是将洁露卡的奇怪反应,看在了眼里,里面蕴含着的信息可比她冒充妹妹有趣多了。

    她不是有男性恐惧症吗?因为这样,才将卡露洁安排在亲王殿下身边伺候,不是这样吗?莫非是自己想错了?

    回想起女王陛下刚才那一番话,她也说过,洁露卡变了许多,莫非就是……

    “嗯哼~~~”蜜拉丝似要重新认识对方一般,再次上下打量起来,目光充满了穿透力,仿佛要窥入对方的内心之中。

    “干……干什么这样看着我?”洁露卡紧张起来,心虚退后一步。

    “也罢,还要去雅兰德兰奶奶那,这次就算了,不过话说回来……”她的目光轻轻一偏,落到洁露卡的身后。

    从一开始就很介意了,她身后的,保护着的【东西】。

    “你身后的小女孩……是谁?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蜜拉丝好奇的问道。

    “和……这和蜜拉姐姐无关。”洁露卡心里一紧,更加着紧的,像护着小鸡的母鸡一般。展开双手,尽力挡着身后。

    “妈妈……是谁?”

    紧紧躲在洁露卡背后,害怕不已的小黑炭,拉了拉妈妈的衣服,低声问道。

    “妈……妈妈?”小黑炭的声音虽低。却瞒不过蜜拉丝的耳朵。她惊呆了。

    “是……是又怎么样?我不能当妈妈吗?”洁露卡头一抬,有些小骄傲。

    “你结婚了?父亲是谁?莫非是那个亲王殿下?”蜜拉丝的脑子有点混乱,脱口就问了好几个问题。

    随即,她冷静下来。仔细想一想,才发现根本不可能,和洁露卡只不过是一段时间未见,她哪里跑出来的那么大的女儿?

    那么,是认的女儿了?不过既然有妈妈的话。那么应该也有爸爸吧,上帝啊,真不可思议,那个一被男人靠近就会害怕的暴走的洁露卡,既然……既然会承认这种事情?

    目光再次落到洁露卡身上,发现她正满脸通红,一副被揭穿了秘密的模样。

    等等,不会吧,莫非这个小女孩的爸爸。真的是那个亲王殿下?

    饶是十二传承者里面数一数二冷静稳重的蜜拉丝,也有一种要昏倒过去的感觉,这实在太离奇了。

    看起来,在自己不在精灵族的时候,真的发生了很多事情。

    “也罢。想问的东西太多了,现在暂时就放着先吧,以后可要一五一十的告诉姐姐哦,小~洁~露~卡~”娇媚的眨了眨眼。蜜拉丝的目光落到她的背后。

    虽然是惊鸿一瞥,但蜜拉丝已经将对方的大致模样。完全的看在了眼里。

    是个和母亲一样胆小的小女孩,长长的水银色刘海遮住了双眼,看不清整体的模样,身体十分的瘦弱,应该是刚刚捡回来没多久,还来不及调养吧,怪不得,这也就解释得通为什么洁露卡会忽然多出这么一个女儿了。

    乍一看,除了那一头水银色的长发十分罕见以外,似乎是个没有任何特点的普通小女孩。

    但是,身为十大歌姬之一的蜜拉丝,拥有着对美的极致敏锐嗅觉,却能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从这个小女孩的身上。

    说不清,道不明,一种吸引人的魅力,即便是那一声简短的“妈妈”的低声呼唤,也能轻易的流淌到人的内心,仿佛清澈溪流,仿佛小鸟鸣翠,充满了稚嫩感,在不知不觉当中就能打动人心。

    简单来说,这个小女孩身上,有着一种神奇的,连蜜拉丝也无法解释的纯粹的,对男性致命的吸引魅力,就好像是狐人族的天狐圣女一样,但是又有所不同,虽然这股魅力,现在还十分的幼小,宛如刚刚孵出的幼鸟,但已经可以想象成熟起来以后的景象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洁露卡这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胆小侍女,竟然随便一逛,就能捡到这么了不得的女儿,该说她的运气好呢?还是眼光好呢?这个明珠蒙尘的小女孩,如果好好培养的话,将来或许能绽放出比母亲更加璀璨耀眼的光芒。

    想到这里,蜜拉丝微微一笑,看着躲在洁露卡身后的小黑炭,用温柔亲切的声线对她说道。

    “小不点,如果有兴趣成为歌姬的话,可以随时来找姐姐哦,姐姐无论何时都会恭候,一定会把你培养成比姐姐我更出色的歌姬。”

    说完,朝洁露卡招了招小手,眨眨俏眼,便英姿飒爽的转身离去。

    “切,不要脸,谁是姐姐啊,应该叫阿姨才对。”看着蜜拉丝的身影走远了,洁露卡才十分腹黑的用小黑炭听不见的声音,小声嘀咕道。

    就在话刚落音,一阵奇怪的狂风吹起,竟然是从地面向上吹,瞬间就将洁露卡的侍女长裙掀了个翻天,露出里面洁白诱人的连丝袜内裤。

    与此同时,洁露卡耳边传来一阵精神力凝聚而成的娇媚声线:“就知道你的性格,肯定会在背后说坏话,果然没有猜错,等姐姐回来,再好好的教导你怎么成为一名堂堂正正的骑士哦。”

    “呜~~”一时大意的洁露卡,在听到这番话后,发出了害怕的悲鸣声。

    “妈妈?”小黑炭再次拉了拉洁露卡的衣服,用困惑的目光看着她。似乎不明白自己的妈妈,为什么会忽然发出小声悲鸣,因为蜜拉丝的声音,是直接透过精神力,传到洁露卡的耳中。她听不到。

    “咳咳。没什么,妈妈没事。”察觉到小黑炭的眼神,洁露卡立刻抬头挺胸,轻轻的咳了一声。将在蜜拉丝面前的弱势,全都藏了起来。

    “那个人……是妈妈的朋友吗?”小黑炭弱弱的问道。

    “嗯,勉强……算是吧。”洁露卡考虑了一下,目光温柔的注视着自己的宝贝女儿。

    “小黑炭……想成为歌姬吗?”

    “歌姬是什么?”

    “歌姬就是……在舞台上唱歌跳舞,弹奏乐器。什么都会,很厉害很厉害,而且很受欢迎的人。”

    “受欢迎?会被很多人看着吗?”

    “在舞台上的话,那可是万众瞩目。”洁露卡摸着小黑炭的头笑道。

    “那还是算了。”小黑炭拼命摇头。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以后可得小心刚才那个女人。”得到预料之中的回答后,洁露卡语重心长的叮嘱着女儿。

    “别看笑的很温柔,她其实是个坏心眼的家伙,会欺负人。”“欺负人?”

    “对,欺负人。所以得躲着,不要理她,知道吗?”

    “嗯。”

    看到小黑炭露出害怕的神色,乖巧点着头,洁露卡微微得意的翘起嘴角:哼。臭蜜拉,让你欺负我,我才不会让你碰我的宝贝女儿。

    “不过……”顿了顿,洁露卡收敛起嘴角的微笑。温柔而认真的对小黑炭说道。

    “虽然是个会欺负人的家伙,但是在关键时刻却十分可靠。如果小黑炭有一天遇到什么危险,爸爸和妈妈不在身边,不知道该怎么办的话,一定得听她的话,知道吗?”

    “嗯。”小黑炭再次点了点头,似乎能够很好的理解“不要理那家伙”和“一定要听那家伙的话”这两句话之间的区别。

    “很好,我们回去吧,维拉丝大人,琳娅大人,莎拉大人她们应该已经回来了,要开始准备晚饭了,小黑炭也来帮忙,可以吗?”摸摸小黑炭的头,洁露卡笑道。

    “嗯。”小黑炭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虽然经过长时间的相处,她已经不那么害怕维拉丝她们了,但心理上还是会下意识的抗拒,不愿意主动亲近。

    “妈妈,爸爸去哪里了?”走了几步,小黑炭忽然低声问道。

    “爸爸呀……去了很远的地方,他是精灵族的亲王殿下,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知道吗?”

    “嗯。”

    “爸爸不在,小黑炭会寂寞吗?”

    “不会,有妈妈在,但是会很想很想爸爸。”

    “那就努力学习吧,等学会了写字以后,爸爸要是还没有回来的话,作为奖励,妈妈就带你去见他,怎么样?”

    “说好了。”

    “当然,妈妈什么时候骗过小黑炭?”洁露卡露出温柔甜美的笑容,看着自己的女儿,感受到她逐渐的活泼开朗,话也渐渐开始多起来了——至少对爸爸妈妈是这样。

    等那笨蛋亲王回来,看到我们的女儿变得更加活泼可爱,一定会吓一大跳,哼哼。

    有点小开心的这样想着,洁露卡一边继续扯着一些有的没有的闲话,让女儿更多的,更多的开口。

    从远处看去,这两个年龄极为不相称的女孩,竟然散发出浓浓的母女气息,让人看了羡慕不已……

    ********************************************************************************************************

    等会尽量多更一章,大家月票走起,还有就是订阅,过年这几天降了不少,希望大家在开开心心的过完年后,能够尽量支持一下,补回订阅,本来就没有全勤了,要是订阅再低迷,这个月的稿费会很悲催呢,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