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奖励摸摸头
    ********************************************************************************************************

    “等等,阿姆露迪娜,这我可不能答应,怎么能让身为殿下的贴身侍女的我,住在单独一个帐篷,由你来照顾殿下。”

    我还没来得及吐槽,旁边的卡露洁不愿意了。

    “卡露洁大人,十分抱歉,并非想要取代您照顾殿下的侍女权力,但是眼前的情况,都是因属下的过失一手造成的,今天晚上,请务必让属下承担起责任。”阿姆露迪娜一本正经的应道。

    “我还是无法认同,即便是你的过失造成,也并不一定非得这样做不是吗?殿下还是应该让我来照顾,我是殿下的贴身侍女,怎么能失职离开殿下的身边?”

    卡露洁毕恭毕敬的站在身后,进展完美侍女的风范,但是语气却像大将军一样,让人产生一种威风凛凛的感觉,无法拒绝她的命令。

    “卡露洁大人,属下记得,贴身侍女也不一定非得要和主人睡在一起,对吧。”虽然内心十分的尊敬身为十二骑士之一的卡露洁,但涉及到原则性的问题,阿姆露迪娜并不准备向对方退让。

    她也是精灵族里拥有着悠久历史的一流贵族出身,乃堂堂正正的名门之女,贴身侍女对她而言并不陌生,自己也有专门的贴身侍女照料,自然不会被卡露洁的话给唬住。

    “阿姆露迪娜,你这句话所言差矣……”被一语揭穿,卡露洁并没有丝毫的慌张之色,正准备拿出自己的理由,这时候,死死摁住太阳穴的我终于忍不住爆发。

    “你们两个。停下!”我用双手向她们比了一个大大的叉字,然后用不容置疑的口吻,指着阿姆露迪娜的帐篷。

    “卡露洁,你去阿姆露迪娜的帐篷睡,我一个人睡这里。”

    这不才是最正常的分配吗?今天这两个女孩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殿下……”卡露洁还想说点什么。

    “卡露洁。你该不会是在认为。如果没有你的照顾,没有你睡在身边,我的生活就不能自理吧?”我将阿尔托莉雅和我说过的话,一字不漏的扔给卡露洁。

    是不是一字不漏。这种小事就不用去理会了。

    “不敢,只是……”卡露洁歪着头,神色颇为困惑。

    “就算是平时在阿尔托莉雅身边,你也不是和她睡在一起,照顾她的对吧。”我又说道。

    “是的……”卡露洁的神色依旧不解。欲言又止,似有什么话要和我说。

    “怎么了?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出来吧。”我好奇的看着她道。

    “这个……那么,我就失礼了,虽然不知道是不是那笨蛋姐姐又在骗我,有必要确认一下,殿下睡觉的时候,一定需要女人陪伴是吗?”夜色中,卡露洁的俏脸微微泛红。这样说道。

    “回去以后,将你那笨蛋姐姐绑起来,让我好好教导她怎么做一个诚实的侍女。”我咬牙切齿,恶狠狠的摆了一个刎颈的动作。

    只不过,为什么呢?略有点心虚……

    “到时候。我会将不成器的姐姐绑起来,亲自向您谢罪。”到了这个地步,卡露洁要是再没反应过来她又被姐姐忽悠了,就没资格成为十二骑士了。

    “好了。误会都解开了,你们两个去睡吧。”我拍了拍手。向她们一招,伸着懒腰,率先走入帐篷。

    我:“……”

    “你们……还有什么事吗?”转过身,看着一起跟进来的卡露洁和阿姆露迪娜,我无奈的看着她们。

    两个女孩似乎这才惊觉般,吓了一大跳。

    卡露洁也就罢了,毕竟这个贴身侍女从小当到大,跟在主人身边已经成了本能的举动,所以下意识的跟在我后面一起进来,我也见怪不怪。

    但是阿姆露迪娜你……这只小宠物有点太粘着主人了吧?

    “殿下奔走了一整天,我一定累了,我去为殿下准备热水。”卡露洁不愧是侍女,立刻就找到了跟着进来的理由,然后转身离开,烧水去了。

    “属下……属下……”阿姆露迪娜俏脸通红,不知所措的咬着嘴唇,想了又想。

    “属下是……是想来跟殿下汇报总结。”

    哦哦,真难为你了,总算想到一个勉强过得去的理由了。

    见阿姆露迪娜已经大脑发热,晕乎乎的模样,我也不打算太欺负她,微微一笑,恰意的坐在了长椅上。

    “阿姆露迪娜,这几个月来一直在前线指挥,辛苦了。”

    见气氛柔和下来,阿姆露迪娜也慢慢的收起慌张失措之色,上前几步,站在旁边,温顺的低下头应道:“能得陛下和殿下的信任,委以这样的重任,是属下的荣幸,一点也不辛苦。”

    “按照你这样的说法,那么天底下所有立功的战士长官,都不需要奖励了?”

    奖励二字,似乎是一个奇怪的开关般,开启了阿姆露迪娜某种奇怪的意识思想,让她的脸蛋立刻通红,明亮的双眸湿润闪烁,似能滴出水来般,透露着满满的害羞和期待。

    虽然这样说很失礼,但是此时此刻的阿姆露迪娜,还真像极了一只饥饿的小狗,看到了主人手上拿出一块美味骨头时,刹那间表现出来的模样。

    “奖……奖励什么的……属下……当不得……”她咬了咬嘴唇,极力忍耐着什么,低声说道。

    咬着牙说完这句话,阿姆露迪娜立刻便若有所失的沮丧低下头,似乎错过了什么世间最宝贵的事情。

    看到这样的阿姆露迪娜,我忍俊不禁,生出了一股继续调戏的**。

    “也就是说,不喜欢奖励了?”

    “怎么可能不喜欢!”阿姆露迪娜抬起头,脱口说道,接着又惶恐沮丧的低下头。差点落泪。

    “抱……十分的抱歉,属下又失礼了,只是……那个……那个……”

    此时的阿姆露迪娜,心中布满了慌张,自责。懊悔和沮丧。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说不出话来。

    “喜欢就好,阿姆露迪娜,我以前不是说过吗?”大脑一片混乱的阿姆露迪娜。耳边响起了一道温和的,让她为之神往的声音。

    “喜不喜欢奖励,想要什么样的奖励,是你的权力,但是判断究竟是否立了功。是不是该奖励,可是就是命令了。”

    “命……命令?”这两个字眼,又似一个开关般,让阿姆露迪娜的眼眸迷蒙起来。

    “姑且算是命令吧,你打算听从吗?事实上,就算不听的话我也没办法。”

    “不,怎么会呢!”阿姆露迪娜的意识一下清醒过来。

    只是这种清醒,是另外一种程度的清醒,开启了那几个奇怪的机关之后的清醒。

    “只要是殿下的话。只要是殿下的命令,无论是什么,阿姆露迪娜绝对,绝对会遵从。”轻轻蹲下去,双膝微微的沾着点。眼睛笼罩上一层湿润水光的阿姆露迪娜,坚定的用她的一双小手,轻轻将我的手掌合起来,贴在她的精致面庞上。顺从无比的说道。

    “也就是说,接受奖励了?”

    “虽然属下自认为没有什么值得奖励的功劳。但是……如果是命令的话……”娇唇微微呼出炙热的气息,阿姆露迪娜似乎对命令这两个字眼,特别的敏感。

    “那么,我的骑士,想要什么样的奖励呢?”我又问道。

    考虑了一会,事实上,心中早就已经有了选择,只不过是因为害羞没办法一口气说出来,这样之后,阿姆露迪娜才鼓起勇气,用细微的声音应道:“和……和以前一样的奖励。”

    “真是拿你没办法,太撒娇可不行哦。”

    轻叹一口气,贴在阿姆露迪娜面庞上的手缓缓上移,落到她的头上,擅自的解开那道马尾,然后在一头散落的苍色美丽秀发上,轻轻抚摸起来。

    “呼哈~~~殿下的手……很大……很温暖……很温柔……从来没想过,被摸头会这么的……舒服……应该说……只有殿下是……是特殊的……那么舒服的话……即使被说成撒娇……也没办法辩驳了……”

    发出至高舒服的叹息,阿姆露迪娜断断续续的轻叹道,并顺势完全的跪落在地,将双手,肩膀及脑袋的重量完全放在我的大腿上,以便更好的接受抚摸。

    这一幕,既可以看做是小孩子趴在爷爷和奶奶的大腿上,共享天伦之乐的温馨油画,又可看做是关系亲密的主人和宠物,在互相亲昵。

    老实说,我的心情有点微妙,阿姆露迪娜的表现实在太完美了,不知不觉间,已经完全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宠物。

    奇怪的究竟是她,还是自己?我已经完全分不清楚了。

    持续片刻后,我在陶醉的阿姆露迪娜,依依不舍的目光注视中,放开了手,示意奖励结束。

    虽然她一副很可怜,很想再要的样子,但是烧水的卡露洁就要回来了,被她看到这一幕,我就算多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

    “好好的守护大家,这份功劳,以后有得是奖励的机会。”看到她露出可怜兮兮的模样,我忍不住又伸出手,在她的头上轻摸了摸,笑道。

    “是的,属下一定会誓死立功!”阿姆露迪娜顿时精神百倍。

    “不用誓死也可以,给我正常的指挥就行了。”我苦笑着吐槽道,生怕因为自己这一句话,她跑去做危险的事情。

    “啊,对了,阿姆露迪娜,恭喜你突破到了领域境界。”

    等阿姆露迪娜站起来,稍微恢复了平时骑士的风范和气势之后,我面带微笑的祝贺道。

    “和殿下相比,属下还差的很远。”阿姆露迪娜淡淡笑着,并未流露出太多的欢喜之意,似乎突破到领域境界,对她来说只不过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你看看,这就是天才的自信了,想当初,卡洛斯。西雅图克和莎尔娜姐姐,恐怕也是如此的风轻云淡,只有自己,在突破之后,乐滋滋的。喜洋洋的。傻的跟头熊似的,连说话都不会了。

    虽然说……的确是又变成熊了,而且地狱格斗熊到现在也没办法说话。

    事实上,阿姆露迪娜心中并非没有突破的喜悦之意。领域境界是一个巨大的瓶颈,就算是天才,也不是说能够轻易的突破,就像阿尔托莉雅,为了尽快突破到领域境界而进行的追寻神器残片之旅。也吃了不少的苦头。

    真正的原因在于,在阿姆露迪娜的头顶上,或者说就在她面前,有着一团更加耀眼,更加辉煌的光芒,让她没办法因为现在获得的,相比之下微不足道的成绩而满足,高兴。

    这一点,卡洛斯。西雅图克和莎尔娜和她也颇有同病相怜之意。

    “对了,阿姆露迪娜,还记得上次我和你说过的话吗?”借着祝贺,我终于开始透露出将她留下的真正目的。

    “……”对方露出困惑目光,也是。这样问的话,谁也会觉得困扰吧,又不是只和她说过一句两句话。

    “当初迁移玛德雅……迁移天空部落的时候,你激战七头蛇怪。保护了大家,然后。在我和阿尔托莉雅与黑龙艾利亚斯的一战中,又采取远见,及时疏散了附近城镇的居民,避免了巨大的伤亡,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和阿尔托莉雅都会陷入巨大的自责之中,不可自拔。”

    “殿下哪里的话,这只不过是属下的分内之事,和殿下的功劳,和殿下的伟大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

    “这可不能比较,我是精灵族的亲王,也算是半个主人,保护大家是应该的,就像保护自己的家一样,但是你,阿姆露迪娜,身为阿尔托莉雅和我的骑士,如果立下这等大功,却不奖励的话,那么在其他人眼里,我和阿尔托莉雅就变成赏罚不清了。”

    罢了罢手,阻止还要说点什么的阿姆露迪娜,我微笑道:“你还是先看看奖励是什么吧,就算不喜欢的话,也没办法退货了。”

    说着,我将拜托鲁科加斯打造的龙骨盾牌取出,站起来,目光含笑的看着阿姆露迪娜。

    下意识的,阿姆露迪娜单膝跪地,举起双手,我便顺势将盾牌赐予了她。

    总觉得这套精灵礼仪,自己也慢慢熟悉了。

    “这这这……这莫非是用艾利亚斯的龙骨,做成的盾牌,这份礼物太重了,属下……”

    看了一眼手中的盾牌,阿姆露迪娜惊呆,然后急忙说道。

    她可是识货之人,知道大陆上能锻造龙骨的铁匠何其少,而打造一面这样的盾牌,又要花费多少时间,恐怕是殿下去第三世界的时候打造出来的,也只有第三世界,才能找到如此优秀的铁匠。

    问题是,殿下去第三世界,只有寥寥数月的时间,而打造这样一面盾牌,都差不多需要花费这样的时间了,那岂不是说,除非能找到两名或者以上的铁匠大师,否则的话,殿下就是将那趟旅行唯一的一次宝贵机会,给了这面盾牌,给了自己?

    这份巨大的恩赐,比之龙骨盾牌本身贵重了千倍万倍,让阿姆露迪娜受宠若惊,疑似梦中,不敢相信。

    “收下,这是给你的奖励,也是命令。”知道阿姆露迪娜肯定不会轻易收下这份礼物,我于是直接拿出了命令。

    “是……是的,呜~~”没办法拒绝命令的阿姆露迪娜,悲鸣一声,尽管如此,看着我的目光,除了不曾变淡的尊敬仰慕以外,又多了一股深深的感激之情。

    “这份礼……奖励,还喜欢吗?”面对这样的炙热目光,我略有些不好意思。

    “喜欢,属下会当做传家之宝,世世代代供奉起来。”阿姆露迪娜一脸的认真,似乎现在就恨不得快马加鞭回去,将盾牌仔细的装裱,收藏。

    “我给你这个,可不是让你供奉起来的,给我好好的使用。”我哭笑不得。

    “要……要用来使用吗?”她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脸的震惊,看看我,又看看盾牌,神色很是忧郁,痛苦。

    “要拿殿下如此宝贵的恩赐,拿来……那样的使用吗?属下实在没办法做到。”

    经历过七头蛇怪的一战后,大家也都知道了阿姆露迪娜的奇特战斗方式,她最强力的武器就是盾牌,最擅长的就是用盾牌砸人,皮粗肉糙,恢复能力强大无比的七头蛇怪,就是被她这这一招硬生生的砸碎了全部脑袋。

    因此,现在,她的心情恐怕相当于是拿着尚方宝剑去劈柴。

    “给我用,好好用,用它来保护自己,保护大家,知道吗?”见阿姆露迪娜这个样子,我不得不再下命令。

    “遵命,属下一定不会辜负殿下的恩赐。”说到这个份上,阿姆露迪娜也是果断之人,好歹接受了用殿下赐予的宝贵盾牌去砸敌人这种无奈设定。

    “嗯,那你先回去吧,好好休息。”

    “属下先行告退。”阿姆露迪娜恭敬的行了一礼,似对待易碎品一般,小心翼翼的抱着盾牌转身离去。

    看她这副样子,让她用这面盾牌去砸人,的确是有点强迫委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