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 某魔法的超级倒吊男
    ********************************************************************************************************

    “天空部落的居民留居率更高,除了老弱伤残,实在不合适在这样的边境战场上生活以外,都留了下来。”

    “待会陪我一起去看看吧。”思索过后,我点了点头。

    毕竟和玛德雅部落……呃,好吧好吧,毕竟经过那段时间的相处,我和天空部落的许多居民关系都还算不错,其中,尤为想念那只叫布可的爱冒险的可爱小萝莉。

    “是!”阿姆露迪娜肃然应道。

    看了魔法沙盘一眼,我更加详细深入的向阿姆露迪娜询问了战事状况,直到中午时分,三人共进了一顿简单的午餐,稍作休息后,便开始了拉鲁拉镇的巡查之旅。

    作为边境战场的总指挥官兼拉鲁拉镇的指挥长官,阿姆露迪娜在这里的人望十分高,才刚刚没走十分钟,就有不少的居民向她打招呼。

    这颇有点让阿姆露迪娜为难,不回应嘛,太没礼貌了,回应嘛,不可避免的要停下来,最重要的是身边还有殿下在,大家怎么能视而不见呢?

    明明殿下是那么的温柔体贴,那么的威仪强大,那么的仁慈勇敢,为了拯救大家,付出了那么多,是自己见过的最优秀,最仁慈,最伟大的男人,果然,大家都只是注重外表吗?

    “阿姆露迪娜。看起来你很受大家的爱戴呢,看看那些男性精灵的炙热目光,应该被示爱了不少吧。”

    见阿姆露迪娜左右为难的样子,我大致上能理解她现在的心情,身为属下,自己被众人欢迎爱戴着,长官却被冷落在一旁,以她的性格。心里一定在暗暗着急吧,于是,我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哪哪哪……哪里有,亲王殿下,请不要误会,绝对绝对没有!”

    效果是起到了。阿姆露迪娜立刻忘记了尴尬,却不知为何,气势变得可怕起来,紧握着双拳,似要让我深信不疑般,逼近一步,用欲哭的,认真庄重无比的神色,强烈否认道。

    “是……是吗?真可惜。明明阿姆露迪娜那么优秀,莫非是因为平时太严肃认真了,让爱慕你的人不敢说出心里话?”

    我被阿姆露迪娜强烈的反应吓了一大跳,被其气势所摄,下意识的退后一步,苦笑道。

    “亲王殿下真的相信了?”阿姆露迪娜不为所动,依然紧张地确认着刚才的话题。

    “我相信,你不会骗我的,对吗?”

    “那……那个。那是当然。”松了一口气。有点高兴的阿姆露迪娜,似乎这才将我的第二句话消化过来。微微害羞。

    “和亲王殿下相比,属下还远远不够成熟,怎么可能会有……有爱慕者,比起爱慕属下,亲王殿下不是更好的……更好的爱慕对象吗?”

    “是吗?可能吗?”

    我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竟然被阿姆露迪娜反将了一军,她什么时候变成那么伶牙俐齿了?像我这样的不起眼凡人,怎么可能。

    “当然!绝对!绝对可能!”阿姆露迪娜再次紧握起拳头,生怕我不相信似的,看着我的目光,透露出强大坚定的意志,强大坚定到甚至让我也产生一瞬间的自我感觉良好。

    莫非……其实我真的挺受欢迎,是个花花公子型的万人迷?

    这种设定从一开始就不存在嘛,真是的。

    清醒过来,我暗笑一声,同时也清楚了,阿姆露迪娜刚才并不是机灵的反将我一军,只是说出了她内心自认为正确的想法罢了。

    这种错的离谱的想法,源自于她对我的尊敬仰慕,虽然很高兴,但同时也感到亚历山大,要是哪一天,让她发现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该会有多么的失望?

    我毕竟不是阿尔托莉雅那种拥有着全能的优秀的才华,可以回应大家的期待的人啊。

    叹了一口气,我笑着吩咐道“不用顾及我和卡露洁,好好回应大家的爱戴,可不能让她们失望了。”

    “是……是的。”此时,阿姆露迪娜的内心在发出悲鸣,自己刚刚是怎么了,又在殿下面前做了十分失礼的举动,竟然用那么强硬的语气和殿下说话。

    我这个人真是……真是太没用了,为什么在最尊重仰慕的殿下面前,在最不想让其看到自己的失误,最希望在其眼中展现自己的优秀的殿下面前,却屡屡的犯错呢?这样下去,殿下对自己的印象一定会越来越差。

    想到这里,阿姆露迪娜更加沮丧,只觉得连活着也没什么意义了,但是不行,怎么可能轻言放弃呢?一定,一定要好好的表现,让殿下看到自己优秀的一面,让殿下认可自己,还有就是……

    如果能……能获得殿下一点小小的表扬,小小的奖励,受到殿下的小小宠爱,比如说摸摸头什么的……

    啊啊啊啊————!!!阿姆露迪娜你在想什么,你这个大笨蛋,大傻瓜!!

    我和卡露洁面面相窥,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平素严肃认真,正直严明,不苟言笑,性格死板的骑士,为什么会一时沮丧,一时忽地又脸红耳赤。

    算了,这或许是别人的秘密,贸然偷窥,不好,不好。

    好不容易在拉鲁拉小镇逛了一圈,终于,最后来到了玛德雅……好吧,是天空部落的领地。

    原本是拉鲁拉镇人民引以为豪的,吸引众多吟游诗人前来观玩的美丽公园,因为我那时候的冒失举动,而不得不被挖出一个大坑,用以容纳整个被抬起来的天空之城。

    现在,展现在我面前的高台,依然保留着强行降落所带来的强烈冲击视觉,让我难以想象当时的自己,是多么的猪突猛进。竟然做出这种大胆的决定。

    就这样,天空之城强行的寄居在了拉鲁拉小镇,而且在和黑龙艾利亚斯的战斗中,拉鲁拉镇遭到完全摧毁的情况下,它除了被削掉了两边的一小块以外,竟然神奇的完整保留了下来。

    正因如此,无论是拉鲁拉小镇的居民还是玛德雅聚落的村民,都希望保留这份奇迹。然后才有了天空部落这个对自己来说宛如羞耻play一般的名字。

    如今,时隔数个月之后,这段落差足足有五六米的高台,有了些许新的变化,裸露出来的泥石壁面,被绿意点缀。数条阶梯将地面和天空部落连接起来,不再像当初那样,必须借助绳索上下了。

    我和阿姆露迪娜登上了一段阶梯,踏上了天空部落的领地。

    一瞬间,阿姆露迪娜的目光再次炙热,闪烁,我脸上的故地重游的微笑,却变得僵硬,石化。

    很显眼的。在这个高台的中央,竖起了一座高高的雕塑。

    一座悬浮起来,约有十米高的雕像。

    为什么要特地将雕像悬浮起来呢?

    因为它是处于倒立的状态,就和某个不科学的电磁炮里面的某个倒吊男一般。

    最让我胆战心惊的是,这座奇特的雕像,模样竟然很像妖月狼巫!

    错觉,这一定是我的错觉。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用力摁了摁额头,再次睁开眼。

    那座倒吊悬浮的雕像。依然栩栩如生的出现在自己的眼中。

    “……”

    我现在才明白什么叫真正的挂楼鞭尸。什么叫真正的羞耻play,天空部落什么的。和眼前的景象一比,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

    漠然的回过头,看着阿姆露迪娜,她的目光炙热崇拜之余,似乎还有一丝小小的得意自豪。

    最有一丝理智告诉我,她很可疑。

    “阿姆露迪娜,这是……”

    “这是天空部落的村民们一致情愿,为您当时慈悲英勇,奋不顾身的挽救部落,所塑造的雕像。”阿姆露迪娜立刻回答道。

    “这个我知道,竖立雕像也就罢了……”用力的捂着额头,以遮掩从眼眶里汹涌滚出的热泪。

    当初玛德雅部落的村长索马科老人,的确是曾经向我提出建议,要给我竖立一座雕像,可是被我巧妙的将话题带过去了,没想到他竟然擅自主张这么做了,让我很意外。

    这样也就罢了,如果只是给我建造一座普通的雕像,那也算了,毕竟造纸厂门前那座,我都能忍下来。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雕像是倒立着悬浮起来的?”我忍着额头上的青筋,一字一句问道。

    丝毫没有感受到我内心的怒火的阿姆露迪娜,依然陶醉在回忆之中,想也没想就回道:“当初索马科村长,在咬建造雕像的时候,征求了大家的意见,和殿下一起亲身经历过那场奇迹,并参加过战斗的属下,作为了他主要的征求对象,被询问那场战斗里所见证的殿下最伟大的瞬间一幕,属下想了很久,觉得那时候的殿下,是属下有生以来见过的最震撼,最伟大的一幕,经过大家商量探讨,在数个方案之中,最后便选择了这个。”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喃喃着,一行热泪终于忍不住滚滚的从眼眶里流了下来。

    想到若干年后,拜访天空部落的人们,在登上这里,看到雕像的第一句话,很有可能就是:“你们看,那座滑稽的雕像,那个倒吊男是谁?犯了什么错,要被倒吊起来?还要特地建立一座雕像警示后人”这样的疑问,我就恨不得将自己扔到双子海底,去找埃里雅的父亲人鱼之王下棋。

    得,自己现在也有三座雕像了,可以去和亚瑞特山巅那三个野蛮人吃货一比高低了。

    我灵魂苍白的惨笑着,这样宽慰自己,到是阿姆露迪娜和卡露洁,似乎很欣赏这座雕像的创意和造型一般,围绕着雕像讨论个不停。

    莫非自己和精灵的审美观,代沟真的有那么大?

    “殿下,是亲王殿下!”

    和拉鲁拉镇几乎没什么人认得自己,这种状况不同,天空部落。也就是原来的玛德雅聚落,我和莱娜可是在这里呆了好长一段时间,再加上是拯救了部落的英雄身份,自然是被深深的记在了心里,刚刚出现就被人认出来了。

    眨眼间,数千名村民纷纷的涌出,那一双双感恩戴德的炙热目光,让我因雕像而支离破碎的内心。被治愈了不少。

    很快,索马科村长也飞快的迎了上来,他旁边还有一位老女士,有点眼熟,我略想了想,终于回想起了对方的身份。那不是拉鲁拉镇的镇长拉曼雅老人吗?

    “索马科爷爷,拉曼雅奶奶,一阵子不见了,大家还好吗?”我微笑着招呼道。

    “好,当然好,亲王殿下,大家可是一直盼望着您回来啊。”索马科老大不小了,看到我,竟然还激动的胡子颤抖。老眼通红。

    略夸张了一点吧。

    就在这时,一道娇小的身影飞快奔上来,二话不说就扑到了我的怀里。

    熟悉的感觉,让我一下子认出了对方的身份,一把将她抱起,捏了捏那稚嫩可爱的脸蛋。

    “小布可,我可是按照约定,来看你来了。”

    “嗯,布可就知道。殿下哥哥一定不会失约。”精灵小萝莉带着哽咽之色。一个劲的往我的怀里蹭着,亲昵之极。

    “那便应该高兴才对。不能哭,来,让我看看小布可的笑脸。”

    “嗯。”重重的点着头,小布可随即忍住泪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激动喜悦,纯真灿烂的笑容,萌杀了我一脸。

    “布可真是乖。”我摸了摸她的头,以示嘉奖。

    不知为何,这个动作让身后站着的阿姆露迪娜一阵瞩目,似乎……有点羡慕?

    呃,一定是我的错觉。

    “咦,可真不得了,我们的小布可,竟然成了小小的猎人。”我这时才发现,布可身上竟然是穿着一身淡绿色的精灵轻装,外面套着件兽皮背心,背上背着一把小弓,简直就是萌版萝莉猎人。

    “不是小啦,就是猎人,殿下哥哥欺负人。”小布可撒娇的用额头顶了顶我的下巴。

    “是是是,我们的小布可,可是最漂亮可爱的猎人。”我连忙说道。

    “诶嘿嘿~~”小布可不好意思的羞涩笑了起来,那天真稚嫩阳光的脸蛋,以及闪亮清澈可爱的眼睛,当真有莎拉当年的几分风采,将来一定也是个大美人,嗯嗯。

    “小布可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会成为猎人呢?”我好奇问道。

    “布可想成为和殿下哥哥一样的人。”亲昵的凑上来,咬着我的耳朵,小萝莉稚气而坚定的说道。

    “下一次,就让布可来保护殿下哥哥,实现殿下哥哥的愿望。”

    “真的吗?小布可了不起,那我就期待着吧。”

    “约定好了。”小布可伸出小小的尾指。

    “嗯,约定好了。”轻轻一勾,我笑着说道。

    似乎在不知不觉间,和这小萝莉做了许多约定呢。

    随后,天空部落的所有村民,为我举办了一个盛大的欢迎会,欢笑声一直持续到夜幕降临,想起这次的任务,我才不得不在大家的,尤其是小萝莉布可的依依不舍目光中,告辞离去。

    美好的一天,如果能去掉那座雕像的话,会更加美好。

    沐浴夜色,一行三人走在回去的路上。

    “看起来,边境上的战争并没有影响到大家,阿姆露迪娜,你做的很好。”踏在平整的青花石道路上,我环顾一圈,一栋栋屋子里闪烁的点点灯光,让人觉得格外温馨。

    “这是属下的职责所在。”阿姆露迪娜似乎也被这样的温柔夜色所打动,声音虽然坚定,却变得格外柔和。

    “边境有你指挥,我和阿尔托莉雅也就放心了。”

    一路聊着,很快,我们就回到了军营,阿姆露迪娜十分细心,在我们外出的时间里,早已经吩咐士兵给我和卡露洁立起了一座帐篷。

    咦?

    一座帐篷?

    我无语的看着阿姆露迪娜,她也颇为委屈的眨着湿润眼睛,不明所以的看着我,似乎在说:主人和贴身侍女住在一起,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我还是再立一座帐篷吧。”叹了一口气,我向物品栏里瞧去,幸好自己养成了随身带着简易帐篷的习惯,虽然简陋了点,但是能遮风避雨就行了。

    “殿下,我睡地上就好了。”卡露洁开口道。

    “这不是谁睡床上,谁睡地上的问题。”我苦笑道,自己和卡露洁的关系,好像还没有亲密到可以同住在一个帐篷吧。

    “为什么不可以?姐姐不也是曾经和殿下住在同一个帐篷里吗?”卡露洁不明所以的问道,语气里似乎还包含着一丝小小的不甘。

    喂喂喂,别在这种地方和那笨蛋侍女燃起对抗意识啊!

    我头疼的摁了摁太阳穴,叹了口气,就在这时,救星来了。

    “十分抱歉,是属下考虑不周,怎么能因为属下的失误,让卡露洁大人睡在地上,更不能让殿下住这样简单的帐篷,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在属下的帐篷住一晚上吧。”阿姆露迪娜建议道。

    哦,这到是个好主意,让卡露洁和阿姆露迪娜两个女孩用一个帐篷不就行了?我嗯嗯的点着头,赞叹阿姆露迪娜的细心机灵,但是紧接下来,她的一句话却让我一头栽倒在地。

    “属下睡地上就行了。”

    我:“……”

    抱歉,阿姆露迪娜,我严重高估你的情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