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七十八章 等待不急的精灵们
    ********************************************************************************************************

    好说歹说,我和菲妮才算解释清楚误会,绝非欧娜想象的那样,有什么奇怪的玫瑰花凋零之类的事情发生了,让她冷静下来。

    欧娜这女孩,这性格,还真是有黑化的潜质,平时温柔和气的,但黑化点很低,眨眼间就能从温和侍女变成柴刀少女,真的不可小瞧,不可小瞧是也。

    “怎……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这时候,敲门声再次响了起来,传来碧丝的声音。

    推门进来,目光从那宛如刀切过一般的整齐刘海边上透露出来,看了里面一眼,发现了我的存在。

    “原……原来是长老大人,真……真的非常抱歉。”碧丝慌张起来,鞠了一躬,两只小手下意识的摸在身上,仔细整理着已经是教科书般穿着工整的侍女裙。

    “怎么样,很惊讶?还有为什么要道歉呢?”看见慌慌张张的碧丝,我忽然觉得十分亲切。

    她的性格有点像维拉丝,而那遮着三分之二眼睛的乌黑整理刘海,现在一看,又有点像小黑炭。

    “……”被我这样一问,碧丝的脸蛋瞬间通红起来,神色更加的慌张,而且眼睛飘忽不定,不知为何,老是不敢往这边看一眼。

    哎呀哎呀,这副模样,总感觉好像是我在欺负她,还有,她为什么害羞到连看我一眼都不行了?

    该不会是……还是暴露了吧。翻她箱子的事情。

    咯噔一声,我万分的心虚,要是被大家知道的话,翻箱玩弄女孩的纯情内裤的变态禽兽公爵,这个称号又要新鲜出炉了。到时候就算是阿尔托莉雅。或许也不会姑息,把自己打入精灵族大牢,然后维拉丝她们组团进行围观,还带上小黑炭。告诉她父亲是个怎么样的变态,以后一定要将自己的内裤藏好了。

    我在心里想象着那样一副羞耻绝望的场景,恨不得直接泪奔十条街,然后高高跃起,以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之势。一头撞死在水晶之树上。

    对……对了,转移话题,这时候一定要转移话题,让碧丝无暇去想那件事情才行。

    我重重的咳嗽几声,露出和蔼可亲的笑容:“对了,碧丝,还没来得及感谢你,上次给我的酒,味道真的很不错。如果可以的话,能再给我酿一些吗?”

    嘴巴上这样说着,我心里却在拼命道歉。

    抱歉了,碧丝,其实那瓶酒我根本就没有开封。自己不是嗜酒之辈,又没有经历失恋之类的,必须借酒消愁的悲剧,平时自然不会想要去喝。

    这样说。纯粹是因为碧丝擅长酿酒,和她谈论专业的话。能够比较轻易的转移话题罢了,如此深沉的心机,我真是个罪孽深重的可怕男人啊。

    “真……真的吗?”果然,我话刚一落音,碧丝的目光立刻就看过来了,闪烁着羞涩的光芒,十指在胸前轻轻碰触着,交错着,露出一副被夸奖后,喜不胜羞的可爱模样。

    “哦……哦!当然是真的!”我爽朗的竖起大拇指,却因为碧丝这副高兴的模样,更加的心虚。

    至少回去以后立刻尝一尝吧。

    “那坛酒……那坛酒是根据长老大人的口味酿制的,能喜欢,太好了。”

    “嗯?根据我的口味?”我好奇问道。

    “咦……咦咦,那……那个,抱歉,长老大人,我太得意忘形了,擅作主张的那样……揣摩……揣摩您的口味……没有经过允许……”碧丝吓了一跳,立刻又道歉起来,眼睛都湿了。

    普通来说,如果不是很熟的关系,最好不要去观察和揣摩对方的喜好,否则可能会被认为别有用心,只不过,我和碧丝的关系真的生疏到让她必须为这种事情不断道歉吗?碧丝怎么想我不知道,我可是把她当成是朋友啊。

    眼看碧丝泪眼汪汪的样子,察觉到欧娜和菲妮投过来的正义目光,我委屈的眨了眨眼,想道。

    上帝作证,我真的没有在欺负碧丝啊。

    好吧,无论怎么说都是自己引起的,必须好好安慰碧丝才行,想了想,我柔和地冲她微笑着:“碧丝,你误会了,我只是在好奇和惊讶而已,你是怎么猜测出来我的口味喜好的?”

    大概是我的真诚目光,打动了碧丝,让她相信了我并没有介意这种事情,犹豫了一会,她小声应道。

    “从长老大人平时点的果汁里……”

    “哦?”我更加的惊讶。

    这样也能猜出?我只是随意点的,只不过这个随意里面,或许也包含自己下意识的喜好选择,所以碧丝酿的那坛酒,或许真的是自己极为喜欢的口味也说不定,心动了,如果不是刚才撒了谎,我现在就有拿出来试一试味道的冲动。

    不愧是绿林酒吧首屈一指的酿酒师,竟然让我这个不喜欢喝酒的人也如此期待。

    我竖起大拇指,向她们称赞起来:“厉害,我去绿林酒吧的次数不多,竟然这样也能记住我的口味,那岂不是说所有客人的口味,也记得一清二楚?太厉害了,果然不愧是绿林酒吧的招牌侍女。”

    “这个……呜~~”不知为何,碧丝欲言又止,最后小小沮丧的低下了头。

    咦咦,我又哪里说错了吗?

    看到这一幕的欧娜,也暗地里头疼的捂起了额头。

    长老大人还真是迟钝呢,就算是招牌侍女,也不能记得住酒吧成千上万名客人的口味,碧丝能记住你的口味,能给你特地的酿造喜欢喝的酒,那是唯独的一分啊。

    不过碧丝也真是的,现在可是挑明自己的心意的最好机会啊,却在关键时刻又退缩了,太柔弱。太不争气了,难道真的这样,远远的看着对方就已经满足了?

    欧娜颇有点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想着,如果可以的话,她都想自己冲上去。代碧丝大声的说出那份强烈感情了。

    “对……对了。表哥喵,你的女儿……莉莉斯现在怎么样了喵?”

    菲妮看气氛有点诡异,碧丝犹豫;一会儿,沉默下来。而旁边一言不发的欧娜,又大有爆发之势,脑袋里冒着无数个问号,虽然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觉得现在。必须找个话题,打破怪异的气氛才行。

    “你看,我差点都忘记和你们说了。”说到自己的宝贝女儿,我顿时精神一振,什么东西都抛到了脑后,逮住三人就是滔滔不绝了说了大半个小时。

    “总……总之,醒过来了就好,表哥,恭喜了喵。”菲妮最先从大半个小时的猛烈狂烈口水攻势中清醒过来。只不过脑海里面依然在回荡着无数个【我的女儿】这样的字眼。

    太可怕了喵,一旦启动了表哥的女儿控机关,就会变得非常不得了喵。

    丝毫没有察觉到大家的呆滞表情,喜滋滋的接受了祝福后,我看看窗外天色。发出邀请:“时间还早,不如大家一起出去走走逛逛吧,难得来了,光坐在房间里说话似乎有些浪费。”

    侍女三人组自然是不会拒绝。很快,我们就来到精灵王城最喧闹的几个区域之一。随着人流,随意的逛了起来。

    这三个小侍女,一个月的时间还真没白来,对于精灵王城那些纵横交错的街道,竟然已经比我还要熟悉,幸好刚才没有将“精灵族的半个主人”的气势拿出来,不然现在就要出糗了。

    尤其是菲妮,常走的街道也就罢了,她竟然对一些小巷,僻处,森林近道也十分的清楚,真的是……太可疑了,回去我得让阿尔托莉雅盯紧点。

    大街上很热闹,比我印象中的还要热闹,那些耳朵长长尖尖,熙熙壤壤,却出奇的没有表现出丝毫不耐,反而面带笑容的精灵们,让我有些眼花缭乱的错位感觉。

    这些日子都忙于陪伴小黑炭,我竟然不知道精灵王城什么时候跑出那么多的精灵了?这些精灵该不会是我们人类自己乔装打扮的吧,精灵们不是向往自由安静吗?什么时候竟然如此爱凑热闹了。

    不过很快,这个问题我就想明白了。

    因为多出了许多特殊的精灵,其中数量最多的是吟游诗人,歌者舞者。

    自由自在的她们,肆意在在街道上,空地间,森林里,草丛中,喷水池边,找到一块属于自己的空间,宛如骄傲的孔雀般,展现自己的性格和才华。

    耳朵里时而洋溢着轻快欢畅的节拍,忽而又变成恬静优雅的风声,或是沉重忧伤的低吟,仿佛在穿梭于一个个童话故事之中,就连我这个没有丝毫音乐细胞的……哦,咳咳,不对,刚才说什么来着,大家忘记了吧,重新来过。

    就连我这个誓要用歌声征服宇宙的歌神,也被深深打动,恨不得能够当场献上一曲,欲于众多天之骄子试比高。

    舞者的妙曼身姿,也让人陶醉,留恋,但是心中却不自觉的浮现出了法拉老头和穆矮冬瓜这两个老不要脸的家伙,倾城的一舞,真当是鬼哭神嚎,连城墙都能吓倒。

    于是,便忍不住泪流满面了,果然比起欣赏这些文雅之物,我还是更喜欢站在安全的地方笑看众人卖节操吗?

    在如此热闹的气氛点缀下,身边有两个人彻底燃了。

    “菲妮菲妮,快来听听,这调子实在太迷人了,绝对是大师级的乐手。”欧娜如是陶醉的眯着双眼。

    “喵,这边似乎有一条近道,得记下来喵。”菲妮若有所思的看着一条不起眼的小道。

    “菲妮,快点过来,你看看这块雕刻,太可爱了。”欧娜捧起一根精灵雕刻大师的现场精心之作,喜不自禁。

    “喵,这栋房子似乎是空的喵,没有人在喵?”菲妮盯着紧闭的窗户,目光锐利。

    “这有好吃的。”欧娜手上多了一些零食,满脸幸福。

    “这根管子,似乎可以顺着爬上去喵。”菲妮看着一根直通房顶的水管。跃跃欲试。

    “菲妮,那边的精灵围了好多,我们过去看看吧。”欧娜又发现了新鲜事物。

    “从烟囱能进去喵?”菲妮的大脑飞快计算着。

    青春真好,又是和平的一天,看着这一幕。我心中充满了安详和富足。

    等等。里面似乎混入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我能叫卫兵吗?能让卫兵将这个职业病发作的伪娘打入大牢吗?

    回头看看安静的走在旁边的碧丝,我好奇问道:“碧丝,你不和她们一起去凑热闹吗?”

    “不去了。我只要这样看看,就已经很满足了。”碧丝看看两边,抿嘴笑道。

    “再说,人那么多,万一走丢了。那就惨了。”

    “说的也是。”我恍然的点点头。

    菲妮和欧娜也就算了,菲妮自身拥有不菲的实力,欧娜则是头顶黑化属性,准柴刀少女的头衔,就算不小心走散了,也无须太过担心她们的安全,到是性格柔弱的碧丝,万一和大家走散,被坏人盯上。那可就麻烦了。

    才刚刚这样想着,碧丝就被一个冒冒失失经过的精灵撞了一下,对方回过头,只来得及说声对不起,就被拥挤的人群带走。

    眼看碧丝就要倒下。我连忙挤开周围的人群,向前迈出一步,伸手将她揽在了怀里。

    好险好险,在这种拥挤的地方。倒下去可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

    “没事吧。”我看了怀里的碧丝一眼。

    “没……没有。”对方通红着脸,甚至害羞的闭上了眼。不敢直视我的目光。

    咦,这种剧情……

    我心里忽然想到了些奇怪的东西。

    就好比舞台剧,男性夸张的迈出脚一大步,摆出一个前压腿的姿势,将和地面呈三十度角倾倒的少女搂在怀里,对方或是气若游丝,脸色苍白,或是活蹦乱跳,羞涩合眼的等待炙热之吻的落下。

    虽然剧本很俗,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精灵们就爱这种浪漫。

    你看,不到一秒钟的时间,有着敏锐艺术细胞的长耳朵们,就立刻摆出了围观之势,将我和碧丝围成了一个小圈,两眼放光,仿佛内心在大声吼着“更新,快点更新”。

    我和碧丝狼狈而逃。

    “抱……抱歉了。”发生这种事情,无论是不是出于好心,总之,身为男方的自己还是要先道歉才行。

    “不,该道歉的是我才对,长老大人身为精灵族的亲王,为了救我……万一被人认出来,会很不好吧。”碧丝的脸蛋还在发烫冒烟,说话也是低着头,轻声轻气。

    “这个到是没想过。”我一拍手心。

    “不过放心吧,刚才带着帽子,我也比较少在精灵之中露脸,应该不会有人察觉到才对。”

    “那……那我就放心了。”碧丝松了一口气,心下又有些黯然。

    “再说,能够抱一抱碧丝这样的大美人,就算被自家的女王妻子骂一骂,也是值得的。”看到碧丝情绪不高的样子,我又笑着说道。

    “哪……哪里,像我这样的人……怎么值得……”果然,碧丝立刻又脸红害羞起来,真是太有趣了。

    “要不,你抓住我的斗篷吧,这样就不怕走失,也不怕被人撞上了。”我建议道。

    虽说握手会更好,但先不说这样做合不合适,就碧丝而言,想让她和我并肩走在一起,难度也很大。

    碧丝想了想,伸出小手,抓住了我的斗篷一角,头低的更低,垂落的刘海都快要将她的脸蛋给挡住了。

    嗯,这让我想了那个笨蛋黄段子侍女,患有男性恐惧症的她,当初上街的时候也是像碧丝这样,紧紧拉住我的斗篷一角,胆小害怕的不得了,偏偏还要嘴硬,哈。

    我暗地里偷笑着,带着碧丝,走向人群较稀的地方,漫步逛着。

    “长老大人……”一会儿,身后的碧丝忽然壮着胆子,低声道。

    “嗯?”

    “长老大人……似乎不大喜欢这样的气氛?”

    “看得出来吗?”我摸了摸脸,暗叹对方直觉的敏锐。

    “到不能说不喜欢,能看到大家开开心心,面带笑容,对于我们这些人而言,就是最大的欣慰,只是现在的话,就有点……”我摇了摇头,小声嘀咕道。

    碧丝困惑的把头一歪,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这些精灵,毫无疑问都是冲着精灵祭而来,这让我回想起昨晚和阿尔托莉雅的对话。

    边境的战况还在激烈进行着,我们却在这里大摆精灵祭,这有点不合适吧。

    看了周围笑容洋溢的精灵一眼,我暗地里叹气。

    虽然向往自由,崇尚浪漫,多才多艺,姿态优雅的精灵,的确让人觉得是个高贵美丽的种族,但是在这种时候,这种性格未免就有些太散漫了,不能说薄情冷漠,用没心没肺,以自我为中心形容更加合适,相比之下,人类在这种时候就要团结多了。

    ********************************************************************************************************

    昨晚手滑,把四千字弄没了,丢了全勤,求安慰。

    其实这样也好,就当是过年放松一下吧,不过小七还是会尽量保证每天更新,除了过年那一两天外,小七其实很懒的,不逼迫一下自己,很快就会变成什么都不想做的废柴9,唉唉。

    ps:待会尽量再多码一章,补回昨天的缺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