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有个贴心的表哥真好
    ********************************************************************************************************

    “对了,听卡露洁说,你似乎遇到什么难题了?”和吾王陛下亲昵过后,我们两个干脆就在训练场上盘膝坐着,仰望月亮,聊着天,想要将这段时间的思念,一口气补回来。

    “嗯,的确是个不小的难题。”阿尔托莉雅一边轻柔的将在头上的金发解下,一边应道。

    “哦?能被你这样说,那一定是非常严峻,莫非又有敌人了?”

    我吃了一惊,因为知道吾王陛下也是和自己一样,拥有着吸引麻烦体质的人,能被习惯了麻烦缠身的她,说出是不小难题的问题,应该是很严重了没错。

    “到不是因为敌人。”解下了金色辫子的阿尔托莉雅,微笑着轻摇了摇头,那一头宛如月光般的细柔发丝,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曳着,就仿佛是一曲金色的乐章,美的让人心醉。

    金发长发披肩的阿尔托莉雅,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但每看一次,还是会为她这股与平时不同的美而惊艳。

    “其实上次和你说过,是精灵祭的问题。”

    “精灵祭?”眉头一皱,随即舒展开来,我想起来了,的确有印象,而且是大大的有。

    记得上次离开精灵族的时候,阿尔托莉雅就和我说过精灵祭快开始了,对于精灵族而言,精灵祭就和神诞日一样重要,甚至周期要更长,我这个亲王殿下。如果没有要事在身的话,是一定要参加的。

    当时我还野心勃勃,想要见一见精灵族的十大歌姬,看看她们和咱家的女孩们相比,究竟如何。只是第三世界之旅。让我完全将这些东西抛之脑后了。

    “精灵祭怎么了?莫非是在为节目的关系而发愁?”

    我好奇问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或许还能帮一帮忙,对于经历过两个世界的自己而言。弄一两个新奇的节目还是不成问题,就如神诞日一样,只不过精灵的口味如何,能不能接受,就不在我的预料范围内了。

    “不是节目的问题。而是我打算,再将精灵祭延长一些时日。”

    “怎么了?”

    “嗯,边境那边的战事有些吃紧,我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完成精灵祭。”

    “原来如此,的确,如果能等待边境的战事稍微平静一下的话,延迟节日也是值得的,不能亏待了那些为大家赌上生命的可爱战士们。”我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凡也是这么认为?太好了。”阿尔托莉雅嫣然笑道。不过笑容很快淡了下来,神色有些黯淡,不解。

    “可惜有些精灵不这么认为,她们已经迫不及待的要举行精灵祭了,请愿书已经堆起了高高的一叠。”

    “那些人。还真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啊。”我小声嘀咕道。

    就算是精灵,也是有不少自私自利的,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无论是精灵,还是人。都是感性的动物,战争离的越远,他们的感知度就越低。

    这和原来世界是一样的,比如说一场灾难夺去了数十万人的生命,光是在报纸上看到这样的新闻,内心滋生的心惊和同情,是远远没有办法和亲身经历这样的灾难,幸存活下来活时的心情相比的。

    “边境那边的战事怎么样了?”我继续问道。

    “还算稳定,不过没办法松懈下来,自从黑龙艾利亚斯死后,那些怪物和魔兽平静了一段时间,原本以为能松口气,但是忽然又变得不安分起来,尤其是以拉鲁拉镇为战场中心,更是激烈。”

    “怎么会这样,按道理来说,黑龙艾利亚斯死掉后,那些会使怪物魔兽狂暴的气息,也会随之消失,莫非又有什么新的异变?”我的目光一下子严峻起来,可千万别出现个艾利亚斯复活,艾利亚斯之子,艾利亚斯二代,艾利亚斯的逆袭,艾利亚斯的忧郁,艾利亚斯的微笑之类的狗血剧本啊。

    “异变到是暂时没有发现,根据猜测应该不是这样。”阿尔托莉雅轻摇摇头。

    “根据大家的判断,应该是艾利亚斯死后,让怪物和魔兽们感到畏惧的气息消失了,从而让他们活跃起来,以前因为有黑龙艾利亚斯的封印在,周围的强大怪物和魔兽不敢轻易的靠近,一旦消失,它们反应过来,并且在畏缩着的时间里,积蓄了强大的力量,才会让拉鲁拉镇的战事变得格外猛烈。”

    “嗯,这样的话还好些,不是又出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就好,那些怪物魔兽所积蓄的力量,迟早一天会消耗完,应该不用太过担心。”我呼出一口气,道。

    “我也这么认为,对了,现在负责指挥拉鲁拉镇战斗的长官,说起来还是凡你的熟人,还记得阿姆露迪娜吗?”

    “当然记得,竟然是她,她不是皇家护卫队的队长吗?”我惊讶道。

    “你还记得就好,自艾利亚斯之战后,阿姆露迪娜可是对你万分的敬仰,老是亲王殿下亲王殿下的引用你的名字,三句话不离口,要是你把她给忘记了,那她就太可怜了。”

    “没有没有,说起来那场战斗多亏了她,我一直想着该怎么奖励她才好,于是在第三世界,拜托了巨人铁匠鲁科加斯,用艾利亚斯的头骨给她打造了一面盾牌,还想找个时间交给她,没想到她去拉鲁拉小镇指挥战斗了,怪不得这些日子都没有见着她的身影。”

    “巨人铁匠科鲁加斯?说起来,凡在第三世界的经历,我虽然略有所知,但不是很详细,能和我说说吗?”

    “当然,这是我的荣幸,女王陛下。”我装模作样的行了一礼,可惜盘腿坐着,姿势怪模怪样的。

    洁露卡那小侍女的情报能力不假。那些大的事件,如怪物进攻,骷髅指挥官来袭,科鲁加斯打造神器,以及我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这些东西自然不用说。大家都已经知道了。

    但是,像我和萨绮丽她们去邪恶洞窟找科鲁加斯,并拜托他用龙骨打造出两件装备,这样不怎么重要的事情。莫说阿尔托莉雅,恐怕就是阿卡拉奶奶也不知道,懒得去了解吧。

    于是,我便挑些阿尔托莉雅不重要的,和她说了一些。如我这个粉嫩新人,在萨绮丽,图拉科夫,沙希克三位仙贝的带领下的新人历练之旅,从出发,到寻找到鲁科加斯,说完以后,月亮都已经升上头顶了。

    “原来如此,还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有点羡慕呢,真想也去第三世界看看。”

    “我可是期待着能够和你一起去第三世界,闯一闯那些龙潭虎穴。”我笑着应道。

    “不会太远了……”阿尔托莉雅低声应了一声。

    “嗯,你说什么?”

    “不,没有什么。”吾王微笑着。企图用笑容迷惑我,蒙混过去,可恶,从刚刚来到那时候就很介意了。她和雅兰德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瞒着我。

    我暗地里满地打滚。但也不忍心让正直的,不善说谎的阿尔托莉雅为难,就当做是一次期待吧,看看她们能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对了,你刚才还没有告诉我,身为皇家护卫队队长的阿姆露迪娜,为什么会调到拉鲁拉镇去了呢?”

    “那场战斗后,阿姆露迪娜成功的晋级到了领域境界。”

    “那真是太好了。”我惊喜道,本来就已经处于伪领域巅峰境界的阿姆露迪娜,在那样的战斗过后晋升,到不是很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虽然在冒险者联盟的名声不显,但是在精灵族,阿姆露迪娜可是比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他们更出名的天才,可惜不知道什么原因,未能继承十二骑士的传承,不然的话,她或许会力压卡露洁,成为十二位传承者中的第二,甚至是第一。

    “真该好好的恭喜她才行,对了,过几天我亲自去一趟拉鲁拉镇找她吧,顺便也将盾牌交给她。”

    “能看到凡的话,她一定会很高兴。”阿尔托莉雅笑着点了点头。

    “对了,阿尔托莉雅,你的实力进步那么快,也应该是时候去寻找第二块神器残片了吧?”

    “第二块神器残片的下落还在调查中,已经有了一些眉目,不过,我认为自己现在的实力还不够,必须再强一点,才能去接受第二次的考验。”

    “到时候,能帮得上忙的话,请务必让我和你一起去。”我向阿尔托莉雅伸出手,笑道。

    “会的。”阿尔托莉雅将小手放到了我的手心。

    “晚上的练习,我也会抽时间陪你一起。”我站起来,轻轻一拉,也将阿尔托莉雅拉了起来。

    吾王并没有回应,只是用带着笑意的碧绿眸子看着我,里面似乎有一丝丝的柔情,甜蜜。

    “夜深了,我们回去吧,明天你还要忙呢。”

    “嗯。”

    “哎呀,不好,那么晚了,现在回去,不知道会不会打扰到她们呢?”我忽然夸张的一惊,然后抬头看着月亮,若无其事的说道。

    “是……是啊,该怎么办呢?”阿尔托莉雅的目光也变得动摇起来,飘忽不定,俏脸微微透露出一股红晕,微微吸了一口气,她的目光镇定下来,不过脸色却变得更加红润。

    “怎么说……我也是凡的妻子,不能看到凡有家归不得,如果……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去……去我那里……睡吧。”

    ……

    第二天中午,走在被优美轻快的乐曲,温柔包裹着的精灵街道上,我伸着懒腰,满足的发出轻叹。

    好久没有和吾王陛下亲昵过了,昨晚可是一本满足,只是阿尔托莉雅或许会辛苦一点,明明今天也有很多事情要做。

    下一次,可不能这么任性了。

    小黑炭还在上课,而两个小公主,似乎对精灵的皇家图书馆情有独钟,而且尽看一些内容深奥的书籍,俨然要走大学者的路线,陪了她们一会。我这个三流大学毕业的父亲就亚历山大,泪奔而去了。

    跑出来,是为了去看一看我那亲爱的伪娘表妹,是否还安好,有没有被抓到监牢里去。

    说起来惭愧。带着绿林酒吧侍女三人组过来。第一天就将她们扔在旅馆,差不多有一个月没有去探望过了,而且还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也不知道碧丝有没有发现我翻过她的箱子。摆弄过她的内裤,不过就算发现了,过了那么久,气也应该消了吧,我心虚的这样想着。

    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她们落脚的旅馆,一间颇有绿林酒吧风情的建筑,向侍者打听,得知她们还在的时候,我精神一振,来到了菲妮的房间,敲了敲门。

    “是欧娜喵?门没有锁的喵。”菲妮的声音传出,因为是欧娜找她,这个可能性也是最大的。

    “是我。”推开门。我往里面看了一眼,菲妮在做什么呢?

    正将她当盗墓者的时候,弄到的那些稀奇古怪玩意掏出来,堆了一地,宛如对待古董一般慢慢的。细心的擦拭着。

    “表哥,竟然是你喵!”菲妮正抱着一块木雕擦了擦,转过头,听到我的声音。见我进来,惊喜的站了起来。踏前一步。

    “啪啦”一声。

    一个仙人掌模样,两眼一嘴三个洞,左右手臂一上一下摆着的奇怪土偶,惨碎在了菲妮的脚下。

    机械的,僵硬的低下头,看着脚下的碎片,呆了呆,下一刻,菲妮抱着脸,宛若世界末日到来般,发出一声惨叫。

    “我的宝贝喵~~~~~~~~~~~~~~~~~~~~~~~~”

    片刻后……

    “好了好吧,别沮丧了,虽然不是我的错,但是看到你这样也没办法,来,这个拿去吧,当做是补偿。”

    我拍了拍还是失魂落魄中的菲妮的肩膀,将一根奇形怪状的牛角状木雕,递给了菲妮。

    这是被瓦瑞夫那混蛋奸商,强行忽悠推销成功的不明物体,据他说,是仿造迪亚波罗背上的一根尖刺所制造,具有神奇的效果。

    至于是什么样的效果,瓦瑞夫竖起大拇指,牙齿闪亮的对我解释:放在枕头下面的话,一定会做噩梦。

    不愧是代表恐惧的魔神,连仿制品都有着如此神奇的效果,我当时就震惊了,震惊的想要痛揍这死奸商一顿,我要来这种玩意干毛啊!!!

    如今,我似乎找到了它的用途。

    “据说,只要把它放在枕头底下,坚持睡上一个月,就会有好事发生哦。”我学着瓦瑞夫,朝菲妮竖起大拇指,洁白的牙齿一闪,只不过是台词稍微的改了一点,呃,一点……

    有我这样的体贴表哥,菲妮还真是幸福呐。

    “真……真的有这么神奇喵?”菲妮被这根尖刺木雕的奇特造型吸引住了,听到它的奇特效果,更加心动,一下子就忘记了天国的土偶君,抱着木雕高高举起,两眼闪闪发光。

    就我而言,喜欢收起一些奇怪东西的伪娘,这才是最奇怪的存在。

    算了,转移话题吧,还有,快点将地上那些玩意收拾起来吧,在我看来,这些东西每一件都有着不逊色于瓦瑞夫的马车里那些【珍宝】的造型,好好的一间房子,因为这些东西而变得像个鬼屋,阴森恐怖,怨气冲天,给人的感觉是在这里留多一秒,就会被诅咒缠身。

    真亏菲妮能活到现在,莫非这些东西,就是她的悲剧帝来源?想到这里,我震惊了,恨不得拔腿就跑,远远离开这里。

    幸运的是,菲妮很识趣,飞快的就将它的【宝物们】收入物品栏里去了。

    “对了,我一直想问个问题,你和欧娜不是夫妇吗?为什么没有住到一起?”我好奇问道,三个人,开了三个房间,菲妮和欧娜竟然不是在一起?

    “我和欧娜喵?”菲妮用惊讶的目光看着我,仿佛我在向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常识求解。

    “我和欧娜不是夫妻的关系喵。”

    “那你们是什么关系?”我无语了,原来我一直误会了么?

    “那个……很难用语言形容的喵。”菲妮努力的想了想,放弃了。

    “好吧,先放下这个问题,无论怎么说,以你们两个现在的关系,也应该住在一起了吧?”我继续燃烧着熊熊的八卦之火。

    伪娘和真娘两个住在一起,伪娘是抖m,真娘是伪娘女装控,自带黑化属性,疑似s,真期待两人在一起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啊。

    “话是这样说,其实住在一起也没什么的喵,但是有各种各样的原因……还是没有一起住,而且,要是我和欧娜住在一起的话,碧丝不就会显得寂寞喵?”

    “说的也是。”菲妮的细心值得称赞,但是,我更加在意那个【各种各样】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

    不急,徐徐图之,因为我听到了脚步声。

    “发生什么事了,刚才那声惨叫?”欧娜风风火火的闯进来,急切问道。

    扫了一眼,看到我的出现,她的目光呆滞起来,然后变得惊疑。

    我想……不,我已经肯定了,她的脑海中,肯定是在浮现出这样一副画面。

    我化身色魔,伸出满是唾液的舌头,用爪子一点一点的撕碎楚楚可怜的菲妮的衣服,然后朝她扑了上去,伴随着少女的哭泣绝望叫声,插在窗前花瓶上的一朵鲜艳的红玫瑰,飘然花落,凋零下来……

    ********************************************************************************************************

    响应国家的号召,公司化整为零,偷偷滴进村,打枪滴不要,分成几个小组举办了年会聚餐,原本以为人少了,酒能喝少一点,但小七还是太天真了……因此,昨天没能更新,向大家说声抱歉了。

    ps:月初,召唤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