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让人头疼的副作用
    ********************************************************************************************************

    当初给小黑炭设下魔法阵的两个法师队伍,分别来自联盟的麦哲伦法师,以及精灵族的维多利亚法师,也来到了现场。

    熟睡的小黑炭被轻轻的带到研究所,躺在光滑可鉴的试验台上,昏暗灯光下,法师们的身影来回在她身边穿梭着,散发出一种森森的沉重感。

    这是第五次检查,也将会是最后一次,我和洁露卡都站在实验室外面,踱来踱去的等候着。

    不一会儿,麦哲伦法师和维多利亚法师率先走出来,从两人一脸惭愧的神色,我和洁露卡就知道结果了。

    即便她们两个以前说过,小黑炭身上的魔法阵已经无法解开,外面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勉强的将她们叫来,现在看来,奇迹是不会再次发生在这里。

    “我很抱歉,长老大人。”

    “我也很抱歉,亲王殿下。”

    两名法师轻轻摇了摇头,随即低头不语,一副任由处置的沮丧模样。

    “真的已经没办法了吗?”

    “是的……已经,完全没有办法了,那两个魔法阵,已经随着莉莉斯大人的一死一生,完全的融合到她的身体,生命,灵魂之中,除非以破坏性的手段抹除,不然没有其他办法,至少现在的精灵和冒险者联盟法师公会,是没办法做到。”身在主场的维多利亚,带头解释道。

    “破坏性的手段?”

    “是的。如果不计较莉莉斯大人的生命和灵魂受到极大损坏,甚至是死亡的情况下,所采用的极端手段。”

    “那可不行,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将我的女儿复活。”我苦笑着摇了摇头。

    “所以说,真的万分抱歉,亲王殿下(长老大人)。”麦哲伦和维多利亚率领的法师小队,也在后面走了出来,大家齐声而至。弯腰道歉道。

    “这不怪你们,反而是多亏了你们,莉莉斯才能保住一条性命。”我罢了罢手。

    “不,如果当时我们能够合作,而不是互相竞争的话。”麦哲伦懊悔的看了维多利亚一样。

    “是的,如果当时我们能够通力合作。将加持在莉莉斯大人身上的魔法阵,研究的更成熟一些的话……”维多利亚也是悔不当初。

    “这只是或许而已,对于这样的结果,我并没有什么不满,十分的感谢你们,在当时愿意前来,挽救了我的女儿一命。”我和洁露卡发自真诚的向这些热心的法师们感谢,行礼道。

    当初联盟和精灵两个法师小队的互相竞争,对峙。有着洁露卡在暗中推波助澜,也有着我的点头默许,觉得这样可以激发两个小队的热情和干劲,如果是互相合作的话,或许能够制造更完美的魔法阵,但是或许,情况也有可能会更糟糕。

    对于现在这样的结果,我没办法再抱怨什么,再奢求什么。这个世上没有太多的如果。即使真的出现如果这种情况,也并非一定是好事。

    “不……怎么可以。明明是我们的错……”麦哲伦和维多利亚法师慌忙的摇着头,侧开身子,不愿意接受我和洁露卡的感谢行礼。

    “没有任何人做错了,对于这样的结果,我们已经很满意,对于能够帮助我们的大家,心中也充满了谢意,我的女儿能够复活,离不开你们任何一个人,真的非常感谢。”

    我和洁露卡手握着手,相视一笑,坚持的再一次向这些可爱可敬的法师们行礼。

    “两位大人……”看着我和洁露卡,麦哲伦和维多利亚不知为何,忽然发出羡慕的轻笑。

    “夫唱妇随的,还真像是一对恩爱夫妇。”

    “诸位过奖了,我只不过是亲王殿下的一介贴身侍女而已,何德何能。”洁露卡神色淡定,轻轻一笑,浑身散发出威仪而清新,亲近的笑容,让每一个看到的人,心里都会忍不住赞叹:果然不愧是十二骑士之一,这份从容,威严,高贵,谦虚,冷静,亲和,实在让人佩服。

    拼命在心里翻白眼的,果然只有我一个吗?这笨蛋侍女,演技越来越好了。

    “麦哲伦叔叔,维多利亚阿姨,我想现在最重要的,并非是道歉或者感谢,我们现在应该坐下来,好好的聊一聊,在两个魔法阵无法解除的情况下,会对我的女儿今后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我和洁露卡应该注意哪些事情,才能让我们的女儿健康快乐的活下去,不是吗?”

    “乐意之至。”两位法师相视一笑,当年在她们之间的水火不容的气势,现在再也找不到了。

    在将小黑炭送回房间后,我们两个,和两位法师坐在一起,展开了长达一整个下午时间的长谈,请教。

    回到家,小黑炭依然睡着,轻轻掩上门,我们和洁露卡来到大厅,坐下,面面相窥,瞪大眼睛,似在斗气谁先坚持不下来般,一直一直对视着。

    许久,在我越凑越近的犯规举动下,这胆小侍女终于忍不住,脸色微红的白了我一眼:“完蛋了,被禽兽亲王看了那么久,要怀孕了,说不定是十胞胎。”

    “你是猪吗?那么能生。”我噗嗤的哈哈笑道。

    “真是这样的话,过期避孕药不就派上用场了,还不快点吃下去?”

    “那可是准备给男人吃的。”洁露卡忿忿道。

    “我可没听说避孕药是给男人吃的。”

    “所以才是祖传配方,不是大街小巷都有买那种三流货色啊。”这黄段子侍女,似乎理所当然般的这样高傲说道,一副我有祖传避孕药我自豪的模样。

    “那种反人类反精灵反生命的祖传配方,不要也罢。”

    我嘿嘿的一笑,感觉话题越来越深入了,再说下去有节操丧失的危机,便果断将这笨蛋侍女拉到怀里,在她香甜湿润的小嘴上亲一口。

    “笨蛋亲王。禽兽,变态,只会用蛮横暴力。”

    被我搂在怀里的黄段子侍女,立刻像小兔子般的乖巧蜷缩起来,但嘴巴还是要反抗一下,以显示“我可是个傲娇侍女,就算身体听话了,嘴巴也绝对不会轻易妥协的口嫌体正直”的本色。

    “既然你这样说了。我不做点什么,似乎对不起这番话。”我摸摸下巴,下一刻,就在黄段子侍女的惊呼中,吻了上去,在她娇润的香唇上吻了个天昏地暗。魔爪也偷偷的解开领口结,深入里面作案。

    好久没有和洁露卡亲昵了,这几天虽然在一起,但全部精力都花在了照顾小黑炭身上,现在,总算能松一口气,好好欺负欺负这只嚣张怪癖而又胆小如鼠的侍女了。

    良久,我才松开洁露卡的香唇,大手依然没入在衣领里面。在那饱满**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柔慢捏着,让这笨蛋侍女保持一种脸红羞耻的状态。

    我可是最喜欢看到女孩们露出这副表情了。

    “我们来说点正事吧,如何?”下巴轻抵在洁露卡的一头绚丽紫色发丝上,轻轻摩挲着,我正色道。

    “殿下谈论正事的举动,还真让人佩服呢。”黄段子侍女将羞耻的目光,投向我依然深入在她胸怀之中作乱的大手,恨恨道。

    “改天,也请亲王殿下允许我带上十万匹马。再好好谈一谈正事如何?”

    “摸一下又不会怀孕。”我被这小侍女气呼呼的样子给迷住了。更加紧密的搂紧她的娇小身躯,在那紫色眸子。以及精致的脸蛋上细细亲吻着。

    “有一篇禽兽公爵系列是这样说的……”洁露卡没有立刻反驳我,而是使用了迂回战术。

    “哦?”三无公主那h,又怎么编排我了?

    “据说某一天,被禽兽公爵地一百零八次受孕的侍女,终于忍受不了对方变态的折磨,召唤出了十万匹母马……”

    “等等,有点不对,这些匹马究竟是怎么召唤出来的,为什么一直没有说明。”我觉得不能再忽视这个盲点了。

    “一切解释权归作者所有。”

    我:“……”

    “总之,就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黄段子侍女继续说道。

    “然后,发生了可怕的事情。”

    “什么可怕事情?”明知道是陷阱还是忍不住问一问的自己,真是蠢透了。

    “禽兽公爵竟然没死!”

    “十万匹马的话,对付禽兽公爵,的确有点少了。”我神色不惊,咱现在可是……哦,不对,禽兽公爵现在可是保持着最高一亿匹马的战斗力啊阿鲁!

    “然后,仅仅是挨个踩了禽兽公爵一脚的十万匹母马,却离奇的怀孕了!”

    我当时就一头撞在了墙上。

    “这可真的……没有一点节操了。”我笑的很恐怖,想着三无公主,看着黄段子侍女。

    三无公主绝对不能放过,改天再打屁股,但是现在嘛,先惩罚了这给我讲了一个重口味笑话的笨蛋侍女再说。

    我不怀好意的看着怀里的笨蛋侍女,她似乎终于意识到了现在的弱势地位,露出水汪汪的害怕胆怯目光,脱口说道。

    “本故事纯属虚构,与真实的人物事件没有任何关联,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我:“……”

    我今天就不吐槽其他了,狠狠欺负一下这无节操侍女再说。

    “说点正事吧,如何?”

    第二次说出这句话,已经换了一个地点,以及换了一个姿势,在黄段子侍女的房间,坐躺在那张舒服懒人椅上,黄段子侍女则是跨坐在我的腰下部位,似经历了什么暴风骤雨般,上半身无力的软趴下来,倒在怀中,脸红耳赤,媚眼如丝,娇喘不止,嘴里无意识的嘀咕着“肮脏了,身体和灵魂都已经被禽兽亲王沾污了”之类的不甘话语。

    “小黑炭的情况你也听到了。我原本还以为有几年时间,可以慢慢的想办法,可现在看起来难啊。”皱着眉头,我无奈说道。

    提起小黑炭,黄段子侍女也尽可能的收敛起那副快被玩坏掉的娇媚神态,

    “按照古册上的记载资料,夜魔一族在年幼时和人类没什么两样,但是会在14岁的时候。出现一些夜魔族特有的象徵,当然,这个年纪也并非是固定,如果是发育不良,长期得不到照顾的话,比如说像小黑炭。这个时间点还有可能会向后拖延几年。”

    像是背书一样,洁露卡将关于夜魔一族的一段介绍念出来。

    “就是这样,小黑炭现在的岁数,应该在十一二岁左右,按照我原本的估计,至少还能维持个两三年的时间,可以让我们慢慢想办法解决夜魔一族的特性问题。”

    我拍着手心说道,至于夜魔一族的特性,是什么特性。这就是心照不宣,说出来只会徒增泪奔而已。

    “问题是,根据麦哲伦法师和维多利亚法师的最后检查结果,那两个魔法阵却开始在小黑炭身上作怪了。”回忆起一个下午时间的长谈,我和洁露卡均是叹了一口气。

    虽然说,两个魔法阵对小黑炭的生命无大碍,但是,却出现了一些让我们头疼不已的结果。

    由联盟设下的魔法阵,对小黑炭的身体造成了一定的负面作用。

    由精灵设下的魔法阵。对小黑炭的精神造成了一定的负面作用。

    而这些负面作用。在长达五天的检查时间里,虽然没办法解决。但是却已经分析出来了。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