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谁的箱子?
    ********************************************************************************************************

    被大家狠狠训了一顿之后,我垂头丧气的跟在后面。

    幸运的是,这一次前来精灵族并非隆重正式,迎接我的只有这些人,不然,要是让一大群士兵看到的话,我禽兽亲王……哦不,是精灵亲王的英名就要毁于一旦了。

    贝雅这小丫头,明明将裙子还给了她,还不解气,老是跟在我后面,用不怀好意的目光上下打量着,那种眼神,就好像是一头饥饿的幼狼,跟在一头残喘的老羊背后,等待时机一般。

    “我说,你不在营地好好干活,跑回来做什么,哦,我知道了,终于知道自己是笨蛋,处理不了那些事务,所以认命的回来打算做一辈子的草包公主了是吧。”

    我瞅准时机,忽然回过头,在措不及防的贝雅丫头脸上捏了捏,戏谑道。

    “才……才没有这回事,你这笨蛋乱说!!”

    笨蛋贝雅的脑袋果然是单核的,在被我轻视和被我捏脸之间,犹豫了一会儿,她终于还是觉得前者更加严峻,于是无视了我的捏脸调戏行为,抗议起来。

    “哦,说来听听,我怎么乱说了?”我怎么可能会放弃怎么机会,于是两手更加肆意的对着她的脸蛋搓揉起来。

    “呜里哈鲁~~乌拉鲁鲁~~~”从贝雅口中发出意义不明的嚷嚷声。

    这就是古精灵语吗?真是高深莫测。

    我一脸震惊的想道。

    “太用力了,说不出话啦笨蛋!”结果贝雅忽地将我的手拍掉。怒气冲冲道。

    原来如此,不是古精灵语,是因为我揉脸揉的太用力了,让她说不出来。

    “哼。我可不像笨蛋吴一样,只会一个劲的发展武力,相反,智力连我家的哈丽姆丽都不如。”

    哈丽姆丽是谁呀哈丽姆丽!你这丫头是什么时候学会了蒂亚的说话方式!

    “我接受了莱曼爷爷的建议。”看了我一眼,贝雅越发得意的挺起她那可怜的小胸膛。

    “以后,半年时间留在营地,学习管理,半年时间回来。进行历练,两边都要发展,要做一名文武双全,让族人仰慕的公主殿下。呜啊哈哈哈哈哈~~~~~~~~”

    说完。仿佛已经想象到了自己站在高处,接受着万民的仰望崇拜目光,贝雅贵妇人式的高昂笑了起来。

    “仅以胸部大小而言,你的确是精灵族第一。说不定真的会因此受到崇拜。”我上下左右打量着贝雅,一脸肯定的说道。

    “笨蛋吴天诛!!!”

    说出了她最介意的事情,贝雅勃然大怒,张牙舞爪的朝我扑了过来。

    虽然成功的击退了野蛮无比的贝雅小丫头,但我的脸也被她的猫爪爪伤了,多出几条血痕。于是便苦巴巴的跑去莎拉那里求安慰。

    “莎拉,想我了吗?”上前几步,我和莎拉肩并着肩,厚着脸皮凑上去问道。

    因为刚才的贝雅事件,女孩们生气了,一直没有理我。不然我怎么会落到走在最后面,寂寞的和贝雅小丫头继续打闹?

    纯洁乖巧。善解人意的莎拉萝莉,是个好突破口。

    “哼,大哥哥活该。”

    岂料,莎拉背着小手,绯红色的绮丽瞳孔波光流转,宛如一团威凛纯洁的红莲之火在里面滚动着,然后将头一撇,竟然无视了我的殷勤笑脸。

    噢噢噢噢————!!!!

    这一刻,我就像是被整个世界所遗弃的孤儿,人生变得灰暗一片。

    连……竟然连莎拉都不理我了。

    垂头丧气的跟着莎拉的脚步,我的背越来越驼,最后就像是河边拉船的老纤夫一样,面朝黄土,写满了沧桑寂寞。

    “真是拿大哥哥没办法,以后可不能太得意忘形了哦。”就在这时,如同甘露般的声音从天而降,让我看到了一丝曙光。

    只见莎拉凑上来,小手轻轻托起我的脸,露出宛如宽恕女神一般的圣洁甜美笑容,然后……然后娇羞的伸出粉舌,在我被抓伤的脸上,宛如猫咪一般的亲昵舔舐着。

    那一瞬间,我被巨大的幸福包裹,从驼背弯腰的纤夫,升级到了弯腰捡起地上掉落的一千万的幸运儿。

    不过这样不好吧,莎拉现在的举动,在结成了统一战线的女孩们眼里,即使是被看成背叛也不为过。

    幸福之余,我偷偷瞄了其他女孩一眼,却发现不知何时,她们已经走在了前头。

    原来如此,是莎拉故意放慢了步调对吧。

    刚才我凑上去求安慰的时候,虽然被拒绝和无视了,但是暗地里却放慢脚步,落到队伍后面,等待大家看不到的时机悄悄安慰我。

    真是个乖巧而又机灵的小萝莉。

    我心里欢喜,眼看莎拉就要离开,便发动偷袭,将她抱住,在那缩回去的樱唇和粉舌上,轻轻的吻了一口。

    小萝莉大羞,飞快的挣开我的怀抱,小跑几步停下,回过头朝我温柔害羞一笑后,才继续小跑着跟上队伍。

    面对杀伤力高达千万的那记回眸一笑,我被迷的神魂颠倒,晕头转向,差点就找不着方向了。

    “不知廉耻,不知廉耻,不知廉耻……”背后,有人在忿忿不甘的小声嘀咕着,脚下的无辜石头成了炮灰,被她狠狠一脚踢出去。

    不是贝雅丫头还能是谁,也就只有一直跟在我背后伺机报仇的她才能看到刚才那一幕。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我可是要成为后宫之王的男人啊。

    对此,我表示不屑一顾。

    在阿尔托莉雅的安排下,我们很快来在水晶之树上的树洞房屋里落下了脚。

    绿林酒吧的侍女三人组。则是在刚才的岔路口和我们分开了,虽说也不是不能将她们安排在水晶之树上面住,不过小侍女们的胆子始终小了一点,这样的安排让她们感到诚惶诚恐至极。因为水晶之树可是至少到精灵长老这个级别,才有可能获得入住的资格。

    说起来,碧丝临走之前那欲言又止的举动,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安顿好了之后,我们先去了一趟黄段子侍女的家,看到了冰棺里的小黑炭,满足之后,才继续往上。来到雅兰德兰大长老的家。

    “雅兰德兰奶奶,好久不见了。”对于这位千岁的精灵老人,我可不敢有丝毫的得意忘形,见面之后。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然而。一直窝在我的斗篷帽子里的小亚瑟王,却是一点也不客气的跳出来,落到雅兰德兰的肩膀上。

    “有三个多月了吧,时间可真是一晃而过。”感叹着。雅兰德兰让我们坐下,手脚利落的卡露洁飞快的给大家端上了热茶。

    “第三世界的旅行,怎么样?拉斐尔那小丫头还好吗?”大家都很好奇我的第三世界之旅,连雅兰德兰也不例外,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她就已经问起来了。

    “还行。比我想象中的好很多。”我挠头一笑,只好忍住自己的话,回答雅兰德兰的一个个问题。

    “对了,说起来,你和琳娅在那里结婚了对吧,还没有恭喜你们两个。”

    “哪里。哪里。”我傻笑着挠头,傻乎乎的应着。旁边的琳娅也是害羞的低下头。

    “可惜有很多人都没办法参加我和琳娅的婚礼,再加上……怎么说呢,营地也算是我的第一个家吧,所以,我想迟些在营地里,和琳娅补办一个简单的婚礼,如果雅兰德兰奶奶有时间的话,不妨一起来参加。”

    和维拉丝她们相视一眼,我发出了邀请。

    这个提议已经和维拉丝她们商量过,并获得了大家的一致赞同。

    “是吗?那可是喜上加喜的事情,不过,我这副老身子骨恐怕是去不了了。”这样说着,雅兰德兰转头看了阿尔托莉雅一眼。

    “阿尔托,不如你帮我走这一趟,做任何事情都该一张一弛才对,这次就当做是休息吧,再过不久,你可又要忙了。”

    “我知道了,雅兰德兰奶奶。”吾王正经八百的点了点头。

    “要忙什么?”忍不住好奇,我出言问道。

    “这个嘛……”

    没想到这一个问题,却引得雅兰德兰和阿尔托莉雅相视而笑,好像在酝酿着什么阴谋,针对我的阴谋。

    “我现在却是要卖个关子,不久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又是这样,一个两个都吊人胃口。

    我不满的小声嘀咕着,看了一眼阿尔托莉雅,思索着能否从她那里打听到什么。

    “咳咳,雅兰德兰奶奶,小黑炭那边的话……准备的怎么样了?”看准说话的空隙,我终于将一直憋在心里的问题说出来。

    “不急,不急,复活药已经做好了,但是为了保证最后一点成功率,还得再准备一两天,确保万无一失,你看如何?”

    “那自然是好。”我不断的点着头。

    如果多做准备,成功率就能达到百分之百的话,就算让我等十年八年我也会熬下来。

    将阿卡拉拜托我的信交到雅兰德兰手上,又聊了一会儿后,我们告辞离去,回到落脚的地方。

    也不知道这一趟要逗留多久,我们干脆彻底安顿下来,当成另外一个家一样,将维拉丝匆忙准备的棉被换上,带来的衣服摆放到衣柜里。

    “咦,这箱子是谁的?”将物品栏里摆放着的一个藤编的棕色箱子取出,我出声问道,随手打开了箱盖。

    映入眼中的是折叠的整整齐齐,宛如豆腐块一般的衣服。

    看了一眼,有简单朴素的长裙,也有华丽的侍女裙,这侍女裙总觉得很眼熟。拜托,既然是维拉丝她们的衣物的话,当然会很眼熟了。

    我并未多想,往里面翻了翻。

    是一些女孩们常用的小物。以及……贴身衣物。

    呃……这个是?

    看着手中躺着的一条小内裤,我挠了挠头。

    到不是说这内裤有多奇怪,只是一条很普通的丝质小内裤,只不过我知道维拉丝、琳娅、小茉莉和女儿们没有这种款式罢了。

    “大人,这不是……”

    就在这时,摆放好一堆衣物,回过头来的维拉丝,惊讶的看着箱子。

    “这不是碧丝的箱子吗?”

    我:“……”

    ……

    “抱歉。十分抱歉,完全忘记了。”通过精灵士兵找到绿林酒吧侍女三人组的落脚旅馆后,我马不停蹄的跑了过去,在碧丝面前深深的弯下腰。

    做了这种事情。就算弯一万次的腰。道一万次的歉,也不足以弥补我的过失。

    这时候我才忽然想起,为什么分开的时候碧丝要露出欲言又止的模样了。

    “长老大人,别这样。我……我完全不介意。”不知所措的碧丝,连忙摇着小手,想要将我扶起来,最终又是缩了回去。

    “不,请务必接受我的道歉。”我泪流满面。

    碧丝哟,如果你知道我翻了你的箱子。连里面的内裤都找出来了,还会这样原谅我吗?

    虽然很想坦白,但是在一旁的菲妮和欧娜注视下,我还是没办法拉下脸皮,只能祈祷现在的诚心诚意道歉,能为等会碧丝打开箱子检查。百分之五十的概率察觉到里面的东西被翻动过,东窗事发之后。多做一些弥补。

    “碧丝,你就接受表哥的道歉喵,偶尔在死脑筋的地方,表哥是很固执的喵。”菲妮也在一旁劝说,为我说话,真的是太感谢了。

    不过,原来她是这样看我的,不可饶恕!

    “可……可是……”碧丝还是害羞着急的摇着头。

    “碧丝……”欧娜凑上去,不知道在碧丝耳边说了什么,犹豫了一会后,碧丝终于微不可察的轻轻点了点头,接受了我的道歉。

    你看看,这就是伪娘和真娘的差距,虽然伪娘更懂得让男人心动,但要轮到对女人的了解,却拍马赶不上真娘。

    我碧丝了菲妮一眼,然后朝欧娜投去感激的目光。

    “长老大人,如果不嫌弃的话……”在我负荆请罪,感激涕零的想要告辞时,碧丝突然细弱蚊吟般的小声把我叫住。

    怎……怎么,难道现在就暴露了?

    我顿时僵直,就像是内衣贼当场被抓住一样,而且那个抓获自己的人,还是自己的熟人,一直尊敬着自己的人。

    这是何等的丧尸啊!

    “长老大人,这个……”碧丝打开她的箱子,从里面拿出一小坛酒递过来。

    “给……给我?”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让我结结巴巴问道。

    “您上次不是说要喝不醉的酒吗?我又尝试着酿了一种口味,如果……如果不嫌弃的话,请尝一尝吧。”

    “当然,当然!”我松了一口气,接过酒,伸手摸了摸碧丝的头。

    “谢谢你,碧丝。”

    “嗯呜~~~”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