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红白你暗算我!
    ********************************************************************************************************

    来到阿卡拉的帐篷,她应该是刚吃过了晚饭,照顾她的侍卫正收拾着碗筷,瞟了一眼,只有两碟素菜,一双筷子,以及一个吃的干干净净,一粒饭也不剩的空碗。

    很难让人想象,这是掌管着人类最强武力的冒险者联盟的头头,应该拥有的一顿饭,难怪就连桀骜的莎尔娜姐姐,都没有冲她发过脾气。

    此时,刚过晚饭的阿卡拉,人已经坐在书桌上,轻转着羽毛笔,似在沉思着什么,在明亮而不刺眼的灯光照耀下,额头上的皱纹显得特别深邃。

    十年间,阿卡拉真的老了很多。

    回忆起自己刚来到暗黑大陆,第一次见到阿卡拉时,她的模样,虽然拄着拐杖,微微弯腰,但是脸上的皱纹并不显现,还能很清晰的看到年轻时的美人轮廓,如今却已经和六七十岁的老妇没什么差别,让人实在难以想象,她和在第三世界,与琳娅如同姐妹花一样年轻娇俏,貌美倾城的拉斐尔,竟然是童年伙伴,青梅竹马。

    这其中,有时光的蹉跎,但是更多的却是为联盟的操心,以及预言师的副作用所造成,要知道在暗黑大陆,就算是一个普通平民,平均寿命也在一百岁左右。

    所以,每当看到阿卡拉脸上日益增加的皱纹,我就不忍心再阻止已经撇开了爱德华家继承人这个身份,以及联盟一起职位的琳娅,继续往她这里跑。帮忙处理大小事务。

    “哎呀,回来了吗?回来了就好。”

    外面的动静,以及侍卫的声音,惊醒了还在沉思的阿卡拉,她抬起头,察觉到我和莎尔娜姐姐一起走进来,颇有些夫妻双双把家还的意味,不由的呵呵一笑。

    见她没有生气。我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就连身旁的莎尔娜姐姐,气势似乎也微微一松。

    “来,坐吧,今天我还在琢磨着你们什么时候才能过来了。”

    说着阿卡拉已经站了起来,要去准备清神水。我连忙过去帮忙,这小黑店的东西摆在哪里,身为常客的我早就一清二楚。

    待坐定以后,莎尔娜姐姐发挥着她直来直往的作风,直接开口道歉:“我过来,是为前几天的战斗道歉。”

    干巴巴的,冷冰冰的,听起来毫无诚意的道歉,身为女王的莎尔娜姐姐。恐怕从出生到现在,向别人道歉这种事情,次数也在五根指头之内,所以才说的那么僵硬,听的我在一旁捂嘴偷笑。

    结果这张笑脸,被面无表情的莎尔娜姐姐伸手过来,用力一捏,红了半边。

    我认罪,我伏法……

    阿卡拉并没有因为莎尔娜姐姐生硬的态度而生气。如果她不是诚心道歉的话。也就根本不会跑这一趟了,只见她伸出手。在我和莎尔娜姐姐的手上,语重心长的轻轻一拍。

    “引以为戒就好了,反正也没造成太大损失,我相信你们两个,以后不会再这么乱来了。”

    我可什么坏事都没做啊。

    见阿卡拉的举动,我颇有些委屈,她该不会是把我当成老酒鬼了吧,我可是冤枉的亲,亲,你看外面正六月飞雪啊亲。

    “对了,吴,不知道你跟那位巫女族公主聊的怎么样?”

    看出了莎尔娜姐姐并不适应这种低头道歉的气氛,阿卡拉十分体贴的把话题转移开了,正好这件事也跟莎尔娜姐姐有关。

    “不多不少吧,那红白……那巫女公主贼溜的很,咋一看说了很多,但其实却什么都没有和我说。”

    我回忆起来,不由的在心里怒吼一声,平白陪她卖节操卖了那么久,还教会了她生财之道,那十万元公主却只给我透露了一条有用的信息。

    “哦,说来看看?”阿卡拉好奇问道。

    “她说了,那条通往地狱的通道,在三十多年前,的确是有一个灵魂通过,不过她那时候还没有出生,不是很清楚事情的经过,接下来就什么都没说了。”

    我看了莎尔娜姐姐一眼,这样说道。

    “果然如此,酒红色恶魔也是从那里回来的。”阿卡拉确认的点了点头,神色却未见惊讶。

    “也?除了酒红色恶魔以外,还有谁也从那里通过吗?”我敏锐的捕捉到一个非常关键的字眼,立即问道。

    “一个不小心说漏了嘴,还真瞒不过你这狼耳朵。”阿卡拉一愣,便笑点着我调侃道。

    “算了,也不是什么太大的秘密,在近百年时间,另外一个从那里通过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你的那位老师。”

    “老师?”我整个呆了,但很快就反应过来,阿卡拉说的老师可能是谁。

    “加仑老头,你是说那个腿毛仙人?”惊讶之下,连一直在心里毁谤他的外号也给叫了出来,这一出口我就觉得不妙,立刻缩起脖子。

    果然,刚才见了莎尔娜姐姐也不见怒火的阿卡拉,此时把眉头一皱。

    “亲爱的吴,就算加仑大人不是你的老师,你不能这样说他,非要算起来的话,在联盟,他的存在可能和雅兰德兰老师相差无几,超然物外,是我们硕果仅存的老一辈之一。”

    “我可是一点也看不出来,他身上有什么老前辈的风范,那飘逸的腿毛到算得上是硕果仅存,独此一家。”我嘴里小声嘀咕着,脑袋却是一个劲的点了起来。

    “阿卡拉奶奶,你的意思是说,那老……咳咳,老师他曾经去过地狱?”

    “没错,不然你以为他那么强大的实力,当初为什么还在第一世界?”

    “那到也是。”我微微一想,也察觉到一直漏了这个疑点。

    腿毛仙人的实力如此强大,连第三世界的威克森爷爷知道他的大名。尊敬有加,以前又不能从第三世界回来,那么,他是怎么出现在第一世界?又怎么会被第三世界的强者得知?他这一身实力和等级,总不可能是在第一第二世界锻炼出来的吧。

    按照阿卡拉这个说法,就能立刻解释得通了,尼玛这老头连地狱都去过,那顿时又超过了第三世界强者一个档次身份了。那还不强的离谱。

    而且,从这一点信息中,我还联想到了威克森爷爷当年对地狱的熟知,他当初并没有告诉我原因,只说我现在的实力还不够强大,以后自然会知道。

    综合刚才的情况看来。去过地狱的可能不止腿毛仙人一个,联盟和巫女一族的关系,也远远不像表面那般,好像是头一回见面。

    单身匹马下地狱,面临无数的地狱怪物,其中不乏魔王级强者,那可得至少有赵云般七进七出的本事,以我现在的实力还不够资格,威克森爷爷那样说也合情合理。

    想通这一切后。我不由的呼出一口浊气,心里大喊黑幕,大大的黑幕。

    “阿卡拉奶奶,联盟和巫女一族的关系远远不止如此吧,你还让我去问那个巫女公主,太不厚道了。”我埋怨的看了阿卡拉一眼。

    她和凯恩这两头老狐狸,明明知道的那么多,还让我舍近求远,跑去和红白公主卖节操。

    “这你可就错怪我了。”阿卡拉表示冤枉。

    “联盟的确承了她们很多情。但并不代表我们熟悉她们。和她们打过交道,巫女一族是个自远古就存在的神秘种族。她们隐世而居,哪怕是燃烧了整个暗黑大陆的原罪之战,也未曾触及她们的身影,我们所知的信息实在不多。”

    “莎尔娜姐姐,你还记得起些什么吗?”我回过头,对一直聆听着的莎尔娜姐姐问道。

    “记不了,从下到地狱以后的记忆,就已经模模糊糊,只能回忆起……先是很冰冷,邪恶……然后浑浑噩噩,忽然间,感受到一股温暖的气息,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或许是从我和阿卡拉对话的时候,就已经在努力回忆着当初通过通道,之后究竟到底发生了什么的记忆,但是很可惜,莎尔娜姐姐并没有记起来。

    她恢复的记忆只有一小部分,而这小部分记忆,大多还是酒红色恶魔的战斗领悟,经验技巧。

    “要不再去弄点母牛之泪。”我又把主意打在奶牛关身上了。

    “不行,母牛之泪只能起一次作用。”阿卡拉却是立刻出言,把我的念头打消了。

    “直接去问巫女公主不就得了。”莎尔娜姐姐颇得直捣黄龙的精髓,只不过那冷冰冰的杀气,怎么看都有点严刑逼供的意味。

    “她那时候还没有出生呢……或许真的不知道。”我哈哈的苦笑道。

    “那位巫女公主年纪有多大我不知道。”阿卡拉慢悠悠的喝着茶,泛白色的眼珠微微一动。

    “但是,可以确定,至少不比你和莎尔娜小。”

    “你这红白,竟然敢骗我,还说自己是什么楚楚的花季少女,节操何在啊混蛋!!!”

    我顿时仰颈怒吼,恨不得化作哥斯拉,一脚把那十万元公主踩成红白机。

    “既然那位公主不想说的话,恐怕也有她的缘由,就我看来,她并不是那种会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卖关子的人。”在我气冲冲的准备找红白算账的时候,阿卡拉又慢悠悠的说道。

    “你们可不能对她乱来,先不说会破坏联盟和巫女一族的关系,再有,就算你们两个加在一起,也未必是那位公主的对手。”

    “什……什么?”

    前面那句话我到还能理解,但是后面那句……就让我吃惊了。

    “虽然那红白公主的实力的确很强,但是不会强到太离谱的程度吧……”眉头微微一皱,我摸着下巴思索道。

    两个强者,只要不是实力相差太过悬殊,以至于弱的一方根本察觉不到对方的力量气息,或者说是其中一方拥有很强大的隐藏气息能力,那么这两个人在一起,或多或少都能感应到彼此的实力。

    红白公主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气息,我能隐约的感觉到她的实力。如果是加上诡异莫测的符咒,以及其他不为人所知的技能的话,就算是地狱格斗熊变身下,我也没有信心能够赢得了她。

    她的实力,大概就是这么个程度。

    如今,阿卡拉却说我和莎尔娜姐姐加在一起,也未必能赢得了对方,而且阿卡拉肯定是早已经知道我突破到了世界之力境界。将这种情况考虑在内,才得出这个结论。

    “稍安勿躁,听我说下去。”

    见我和莎尔娜姐姐淡定不能,阿卡拉伸手轻轻一压,示意我们重新坐好。

    “这是世人所能得知的,巫女一族为数不多的几个信息。还是雅兰德兰老师告诉我的。”

    听到这里,我微微点头,明白阿卡拉为什么要这样说。

    现今已知的活跃种族里,以精灵族的岁月最古老,典籍保存的最完整,如果连身为精灵族的大长老,活了足足一千多年,为现在最古老博学睿智的雅兰德兰,也只知道那么多的话。就代表着整个暗黑大陆,或许最多也就只有那么点信息了。

    “首先,巫女族世代守护着什么东西,至于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别问我,但是可以肯定并不是那条通道,这很容易能猜出来,在原罪之战以前,三界的实力强大无比。八翼才是那个时代的巅峰力量。六翼强者并不稀少,其中我们暗黑大陆第一强者精灵之主亚瑟王。就是能够和六翼抗衡的超级强者,这些隐秘,恐怕不用我多说你们两个也听说过了,那时候,天使和恶魔以暗黑大陆为棋盘,那条地狱通道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

    一口气说下来,阿卡拉轻咳几声,继续道。

    “而后,作为守护一族的领袖,历代的巫女公主虽然自身实力不算很强,但是,她们似乎可以借来强大的力量,或许正因为如此,每一代的巫女公主寿命都不是很长。”

    “也就是说,我察觉到的巫女公主的实力,是真实的,不过一旦她借来那股力量,我和莎尔娜姐姐就不是她的对手,是这个原因对吧。”我恍然大悟。

    “正是如此。”

    “既然那家伙那么强大,不充分利用一下不是很可惜吗?”我有些奇怪的看着阿卡拉,她可是物尽其用的万恶资本家,岂会放着那么大一个苦力不用。

    “没用的,巫女一族的使命,就是为了守护之物,哪怕是暗黑大陆遭到毁灭,她们也不会理会,原罪之战就是最好的例子。”

    “那现在跑出来干嘛?”我嘀咕道。

    “那,就只能亲自去问她了。”阿卡拉呵呵一笑,笑的十分狡猾。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