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章 反抗
    ********************************************************************************************************

    这份突然的距离感,让我心里堵的很慌,好不容易才安下的心又重新提了起来。

    “我问你,你刚才叫我什么?”

    “咦……这……这个,莎尔娜姐姐。”面对莎尔娜姐姐严厉起来的口吻,我一阵糊涂,生怕答错了。

    “既然你这样叫我,那为什么还要迷茫?”

    “这……对不起,姐姐,我……”

    这一刻,我忽然明白了,莎尔娜姐姐为什么会生气,为什么会产生这种距离感,并不是姐姐变了,而是我在无意识中,主动和她拉远了距离。

    因为我对酒红色恶魔的大名太看重了,没有能够完全的相信莎尔娜姐姐,相信她能战胜那份记忆,将名为莎尔娜这个名字贯彻到底,就是这份担忧,这份不信任,让傲气冲天的莎尔娜姐姐生气难过。

    “我从来没有迷茫过,从得到母牛之泪,记起了一些往事的时候开始。”背对着我,缓缓的,用坚定、自信、傲然的声线,莎尔娜姐姐这样说道。

    这一刻的她,形象无限高大,已经完全压过了我心目中的那个酒红色恶魔。

    “那为什么……会和老酒鬼打起来?”

    “因为她迷茫了,让我失望,而且一直对我隐瞒真相,怎么能轻易的饶恕。”

    原来如此,这的确是莎尔娜姐姐的脾气。

    “那为什么又会……”

    “为什么又会在这里呆呆的站了几天。像是迷茫,像是闹脾气,对吧。”

    不等我说完,莎尔娜姐姐就转过身。轻轻一笑,把我的话接了下去,顿了顿,回答道。

    “我,只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慢慢的思考,做出选择而已。”

    “选择什么?”

    完全在我意料之外的答案,让我只能傻傻的跟着话题问下去。

    “以前的记忆。哪些是要的,哪些是不需要的。”

    这样说着,莎尔娜姐姐的神色更加坚定,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仿佛体现出她的强大意志般,在耳朵里嗡嗡作响,让人血液奔流,脸红耳赤。就如同听到战场上震天的鸣鼓激舞。

    “首先,我,现在,是作为莎尔娜而存在着,酒红色恶魔的时代已经划下了句号。”

    莎尔娜姐姐用冰冷的目光瞪了对方一眼,这句本是废话。她根本无须解释,莎尔娜就是莎尔娜,无须向任何人证明,但偏偏有个笨蛋弟弟不省心,所以只能多费唇舌一番。

    “但是,我并不是迂腐之人。酒红色恶魔的一生虽然结束,没有任何留恋惋惜的价值。但我并不打算否认她,否认自己的前生,那个我是我,这个我也是我,区别在于我现在是以莎尔娜的我而活着。”

    “所以说……”将一缕散落的金色发丝,轻轻挑向耳后,冰山女王不经意间的露出一丝威风凛凛的妩媚气息。

    “酒红色恶魔留下的东西,我必须做出选择,诸如那些战斗经验,技巧,自然不能白白的抛弃掉,还有就是……”

    说到这里,莎尔娜重新转过身,目视着四层的幽暗入口。

    “还有就是,为前生的自己报仇。”看着莎尔娜姐姐的目光方向,我脱口说道。

    “不能说是复仇。”背对着我的莎尔娜姐姐轻轻摇着头,那根金色的马尾,也跟着可爱的晃动了起来。

    “技不如人,酒红色恶魔输给了安达利尔,那场战斗,我对自己的战败,死亡,并没有任何的怨恨,只是……”

    说到这里,莎尔娜姐姐顿了顿,忽然间,背影散发出一股亢奋、狂野、好战的猛兽气势,那被摇曳灯火拉的老长的影子,在微妙的地方被障碍物挡了一下,裂开一道口子,看起来就像是一张狰狞咧嘴笑着的野兽头颅。

    “只是,在得到了那份记忆以后,对于打败安达利尔,变得情有独钟罢了,这样的好对手,一辈子也未必能遇到一个,不是吗?”

    “是是是,如果说谁能打败安达利尔,让她心服口服,也就只有莎尔娜姐姐您了。”我连忙翘起大拇指夸奖道。

    这到不是单纯的拍马屁,而是觉得真的有这个可能性。

    或许终有一天,其他人也可以打败安达利尔,将她干掉,但是未必能让这个蜘蛛女王甘心。

    如果是莎尔娜姐姐这样的,同样拥有不输给对方的女王气场的强者,打败安达利尔,虽然只是我猜测,但是对于这样的结果,安达利尔可能会更加愿意接受。

    这是强者之间的惺惺相惜,女王间的惺惺相惜,天上地下,三界之间,这样的女王陛下,只需要一个就够了。

    至于阿尔托莉雅,同样是满满的女王属性,但却是和安达利尔与莎尔娜姐姐的女王之道完全不同,却不至于拼的你死我活,就和狮子纵横于草原,老虎长啸于山林一样。

    当然,对抗意识肯定还是有的,毕竟现在有了我这个【草原和山林的交接点】。

    释然了一切后,我心情大畅,这种结果虽然在我意料之外,但却也是意料之外的完美结果,已经没有什么好纠结吐槽的了。

    不过,首先还是得道歉。

    “对不起,莎尔娜姐姐,没有完全的相信你。”

    对付莎尔娜姐姐的怒气,我的诀窍只有一个,而且是百试百灵的一个,唯独一个字——向她撒娇。

    不顾莎尔娜姐姐身上散发出的冷冰冰,刺骨一般要将我驱散的气息,我死皮赖脸的凑了上去。二话不说就是搂住了莎尔娜姐姐,亲昵的在她额头上蹭了蹭,像是向主人撒娇讨好的小狗一样。

    有维拉丝这个神形俱在的小狗狗模版可以参照,再加上长期接受小人鱼埃里雅。两个宝贝女儿公主等等的外露型撒娇,还有琳娅,莎拉等人的含蓄型撒娇,毫不客气的说,对于撒娇的理解,我可以算得上是宗师级别的了。

    虽然这个技能,貌似只能对莎尔娜姐姐使用,而且也不是什么值得自豪的大声宣布的事情。要是让其他人知道联盟英明神武(?)的凡长老,竟然对着一个女人撒娇,那还不闹翻天了?

    “真是拿弟弟没办法,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成为独当一面男人?”

    果然。这招一出,莎尔娜姐姐身上的冰冷刺骨气息再也维持不住了,语气虽是责备,却充满了溺爱。谁让我是她最在乎,最疼爱的弟弟呢?

    “唉?在莎尔娜姐姐面前,就算不独当一面也没关系吧。”我耍赖的说道,顺便将魔爪伸向莎尔娜姐姐根根顺滑的金色马尾,刚才在我眼前摇来晃去,早就心痒难耐了。

    “这样吗?在我面前就算不独当一面……”

    明明只是随口的台词。莎尔娜姐姐却是认真的思考起来,然后重重的把头一点。

    “嗯,没问题,允许你这样。”

    “哈……”我说莎尔娜姐姐,你究竟要溺爱我到什么程度?或许说是在担心我真的独当一面起后,不会再向你撒娇了?

    “但是在外人面前必须独当一面。比其他人都要优秀,为此……”

    小手在我的脸上捏着。嘴角轻轻一口,莎尔娜姐姐露出了一道美丽而危险的笑容。

    “必须要好好调教弟弟才行。”

    “这个……以后再说吧,我就在这里,继续陪莎尔娜姐姐你,行不?”

    眼看话题朝危险的方向发展,我连忙说道。

    “不用了,那些庞大的经验技巧,我在这几天都已经吸收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只有用到实践上面。”

    捏着脸的小手,加重一分力道,莎尔娜姐姐的笑容也变得更加魅惑和危险。

    能让冰山女王露出这样的一面虽然是很荣幸的事情,但是……

    但是我不是m啊啊————!!!

    “本来应该早几天过来,陪我在一起才对,这份过失,我会让弟弟好好的意识体会到,以后才能变成更加细心的男人。”

    “我……我已经意识到了。”我可怜兮兮的看着莎尔娜姐姐。

    “过失之所以称之为过失,就是因为必须接受惩罚。”莎尔娜姐姐断然说道,就算是撒娇攻势对她也没有用了。

    因为眼前的罗格女王陛下,对于调教弟弟的**,显然要比弟弟向她撒娇所获得的满足感更加强烈。

    ……

    “呜……还活着吗?”

    刺目的阳光从帐篷缝隙照了进来,让我下意识的伸手挡在额头。

    意识渐渐的清醒过来,回忆起昨天发生的一切。

    无需怀疑莎尔娜姐姐说干就干的女王作风,在决定要惩罚我以后,她二话不说就拎着我回到了营地,拎入帐篷,扔上了床。

    然后,是一番惊天地泣鬼神的弟弟式调教,包括她想到的那几个新招式。

    经历昨天的调教,我忽然无比怀念以前最初式的【女王u字箍】这等粗陋手法。

    如今,日渐熟练的莎尔娜姐姐已经不满足于**上的调教,而是更多倾向于精神上的调教,让我大感吃不消之余,对于女王那种高贵冰冷诱惑,又是欲罢不能。

    当然,我也没有坐以待毙,尤其是在最后那段时间,我还是将莎尔娜姐姐压在了身下,体验了一把驰骋女王的快感。

    说起来,莎尔娜姐姐这哪是在调教我成为独当一面的男人啊,这种手段,分明就是想把我调教才独m一面的男人才对吧,莫非这是传说中的潜力激发调教法?为了调动起我不甘当m的反抗精神才这样做?

    不成功,便成m?

    虽然这样说很失礼,但我暂时不认为莎尔娜姐姐会用那么拐弯抹角的手段,她果然只是想调教出一个和她的女王属性【刀剑合璧】的弟弟而已吧。

    我觉得我不能坐以待毙,任由莎尔娜姐姐任意调教。哪怕她是我的女王姐姐。

    至于主意,我早就想好了。

    姐姐不是想做女王,让我做m吗?

    我无法改变姐姐的属性,要是能那么轻易改变的话。她也就不是莎尔娜女王了。

    那样的话,我就从其他女孩身上找回s的气势好了,反正三无公主什么的,黄段子侍女什么的,都有m属性,还有那只俏狐狸也是,不同的是要是和那只媚骨狐狸玩过头的话,她瞬间就会从m化身为压榨机。让我跪求大力丸支援。

    再说,姐姐的第二人格,貌似很好欺负呢。

    我嗯嗯的点着头,转过身。看着莎尔娜姐姐熟睡的绝美面庞。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熟睡的莎尔娜姐姐,虽然还是锐气十足,但多少也比平时柔和了几分。

    那一头金色马尾,松了开来。散落在洁白的床单上,在阳光的照耀下,宛如遍地的金子一般,闪闪发光,让人无法直视。

    一缕缕金色发丝,散落在她的精致面庞上。散落在她那暴露在空气之中的洁白酮体上,显得无限美好。

    我看了一会,有些痴迷的伸上手,将她脸庞上的发丝拨开,然后凑上脸,吻上了她那毫无防备的樱唇。

    也只有我睡在旁边,莎尔娜姐姐才能如此松懈。比如说,要是那只不知好歹的笨蛋幽灵,忽然从放在旁边的项链里,哪怕是露出一点气息,也能立刻将她惊醒过来。

    这份天底下独一无二的温柔待遇,让我瞬间忘记了莎尔娜姐姐的强势作风。

    霸道无比,根本无视我的抗议的暴君女王,同时也是温柔的,疼爱我的女王姐姐,这就是我在这世上,独一无二的莎尔娜姐姐。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