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五十九章 姐弟再见
    ********************************************************************************************************

    从传送阵的白光中走出,整了整胸口处的斗篷系带,我下意识的看了周围一眼。

    昏暗潮湿,阴森宽敞的地下房间,微微亮着摇曳火光,两道人影围坐在旁边,影子被拉的老长。

    白光惊动了他们,站起来,向这边看了一眼,随即低头行了一礼。

    “凡长老。”

    “不必客气,我想和你们打听个事。”我笑着点了点头。

    “莎尔娜大人,你们在这里发现过她的踪影吗?”

    两位传送阵护卫互相看了一眼,摇了摇头。

    “是吗?也难怪,这里就继续有劳你们了。”

    “是……是的。”两名护卫连忙将身体挺得笔直,不过眼睛里还是带着疑惑。

    莎尔娜大人为什么要来这里。

    显然,他们并不知道前几天营地发生的事情,不过就算知道了,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就算是我,也不敢肯定莎尔娜姐姐会来这里,只是觉得,如果她还在罗格草原的话,最大的可能性,大概就是这里了。

    这里是墓穴二层的传送阵。

    从隐蔽点出来,向前走了一会,周围的光线变得更加昏暗,冰冷的石头切成的墓穴通道,远远望去。像是没有尽头般,散发出森然的感觉,墙壁挂着的魔法火把燃烧着青色的冷焰,如同一团鬼火般。又似墙壁两边睁开的一只只诡异摇摆的眼珠,让人不寒而栗。

    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墓穴特有的潮湿腐烂味道,令人反胃,偶尔脚下还能踢到一两根散落的骸骨,有人的骨头,也有非人的骨头。

    在这阴森森的过道中里,看不到任何的生命,只余下自己的细微脚步声不断的回荡。就连平时听不到的心跳声也显得格外刺耳,就好像是走在一个寂静阴暗,但是周围又埋伏满了怪物,随时都有可能跳出来偷袭的地下黑暗世界。

    还真是怀念啊。

    身处在这种地方。换来的是我一声感动的轻叹。

    墓穴二层。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回忆之地,哪怕我只来过这里一次,而且呆了不到半个月。

    为什么这样说,那是因为。墓穴二层是小幽灵起死回生的关键之地。

    当然,起死回生这个词听起来很牛,让人觉得一定是发生了一番汹涌壮烈,而又神秘莫测的事情,其实只不过是偶尔爆落一颗碎裂钻石,偶尔让小幽灵看到。一口吃了下去而已。

    如果不是在墓穴二层,如果不是那群黑暗魔巫师和暗黑魔(沉沦魔的五阶体),爆落了那颗碎裂钻石,或许,就没有现在的小幽灵了。

    每当这样想到,我就不由的出一身冷汗。庆幸不已。

    另外,在这墓穴二层。除了小幽灵的事情以外,还有一件值得一提的事情,就是遇上了我们的超人奥特曼四人小队,另外三名成员的名字我忘记了,不过圣骑士奥特曼可是记忆犹新,不知道他们现在还好?

    “笨蛋小凡,又在发什么呆?”脑袋被轻轻敲了一记,回头一看,可不是我们的圣女殿下,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项链里钻了出来,神气的两手叉腰浮在半空教训我吗?

    “我在想啊,如果当年在这里,你被奥拉克给叼走了怎么办?”我正了正色,一本正经的说道。

    “呜哇,才不会被那种恶心的怪物叼走,要叼也是叼走小凡,本圣女不好吃。”小幽灵打了一个冷战,紧抱起了身体。

    “哎哟,说什么来什么,圣女大人,你的奥克拉到了。”

    通道深处,一阵咯吱咯吱的诡异肢节响声,密集的响了起来,虽说已经好多年没有看到这种怪物,但是我还是一听就听出来了。

    “是你的奥克拉!”瞪了我一眼,小幽灵掏出了她的砖板圣言之书。

    几个呼吸的时间,通道黑暗深处就冒出了数对绿油油的眼睛,每只眼睛都如一个拇指大小的灯泡,每六只眼睛一组,密密麻麻的从通道那边涌了过来,地上,墙壁,甚至是天顶。

    距离拉近以后,它们的身影暴露在昏暗灯火下,那是一只只……不,或许应该用一头头来形容,那是一头头半人高的巨大绿色蜘蛛。

    约莫有数十头之多,灵活的摆动着四对毛茸茸的蜘蛛脚,六只眼球不断转动,倒影着眼前的猎物,呈绞状的利牙露出,滴下让人看了恶心的腐蚀唾液。

    通道虽然宽敞,但是它们的体型巨大,地上完全容纳不了这些奥克拉大蜘蛛并排行走,所以它们便充分发挥了自己的能力,从两边墙壁上面,甚至是从头顶上面爬过来,吊着来,虽然十几二十多的数量,并不算多,却能造成一种铺天盖地的视觉冲击力,经验不够的冒险小队,很容易因此而慌张失措。

    不过很可惜,它们找错人了,哪怕是在第三世界,遇上了奥克拉的实体,这个数量对我也造成不了任何威胁。

    不过看样子,我是不用出手了。

    随着这些恶心恐怖的奥拉克逼近,我的小圣女殿下发出一声娇喝,将手上的砖板扔了过去。

    散发着朦胧圣光的圣言之书,所过之处,这些奥拉克就像被定身了一样,纷纷定住,那些墙壁上和天花上的奥拉克,更是刷拉刷拉的掉落下来。

    然后,统统化为粉末。

    一招秒杀,毕竟小幽灵也有四十多级了,对付这些二十级不到的奥拉克,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当然。其实这一招还是有水分的,在小幽灵领悟力量的本质并学会一定程度的运用之前,她的等级再高,也不可能凭着一本扔出去圣言之书。制造出不科学的群体秒杀攻击。

    所以,这鬼机灵的小圣女,其实在扔出砖板的瞬间,偷偷施展了一记驱魔,驱魔虽然只能驱赶敌人,造成一定的伤害,但是如果两者的力量相差太大,对方太弱小的话。那么驱魔的力量也是能像刚才那样,直接将敌人秒杀掉的。

    “在本圣女的光芒照耀下,黑暗底下的一切丑陋之辈,都将消弭于无形。成为星火。歌颂着圣女的强大美丽之姿。”干掉敌人后,圣女殿下还不忘记威风凛凛的留下台词。

    “哈哈哈,暴力才对吧。”

    “啊呜(我咬)!”

    “嗷嗷嗷嗷嗷——————!!!!”

    ……

    “就是在这个房间吗?好像真的是,我有点印象。”

    目光所及。大脑深处传来一丝似曾相识的反应,让我大叫起来。

    没错,这里应该就是当年得到那颗钻石,让小幽灵起死回生的地点。

    这熟悉的房间印象,以及缩角落里头,抱成一团。瑟瑟发抖的黑暗魔一家,都在告诉着我,就是在这里没错。

    当然,这都是好记星小圣女的功劳,我一个人的话,一辈子也未必能找得到这里。

    “嗯哼。本圣女就是在这里,迈出历史性的一步。从此,命运的齿轮开始缓缓转动起来,谁也阻挡不了。”

    “是啊……”看了小幽灵一眼,想起那时候的小幽灵,我心酸怀念的抹了一把泪水,感叹道:“物是而人非。”

    “小凡啰嗦啦。”小幽灵又咬了我一口。

    但是很快,就在刚才咬过的地方,温柔的舔舐起来,那双银色的眸子,也充满着缅怀和温柔之意。

    重临故地,忆以往,也深深的触动了这小圣女心中的那一块温柔之地。

    “以后也会再来。”搂着小幽灵的娇躯,我在她耳边低声保证道。

    “嗯。”怀里的小圣女,带着幸福的笑容,温顺的点了点头。

    甜甜蜜蜜的忆当年一番,我们离开此处,朝这一趟的真正目标走去。

    至于房间里的那一小窝黑暗魔,我和小幽灵都没有动手,一是聊表感谢当年它们爆落的那块碎裂钻石,二嘛,以我们两个的等级,就算干掉它们也不会爆落什么了。

    终于体会到了一把老酒鬼的心酸,也终于体会到了一把等级上的优越。

    这次的目的地是墓穴四层,安达利尔的宫殿大门前,要说莎尔娜姐姐最有可能在哪里,那么肯定就是那里。

    对于一个普通的冒险小队来说,想要通过墓穴二层,找到下一层的入口,那至少也要半个月的时间,但是对于已经在出发之前记住了地形,并且丝毫不用担心怪物骚扰阻碍的小幽灵和我来说,来到三层入口所用的时间,不过是一个小时不到。

    从第三层到第四层入口的时间,也没有超过一个小时,找到第四层的话,小幽灵就可以功成身退了,因为第四层很小,一个前殿,隔着一闪巨大木门的前方宫殿,就是安达利尔的骷髅王座所在之处了。

    然而,我在四层入口处看到了那道熟悉到骨子里的金发背影。

    那一瞬间,我的脚步顿住,愣了起来,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搞不清自己是身处于现实,还是在记忆之中。

    八年多前,同样是在这个地方,同样是站在这个拐角,发现了那道美丽身影,而对方,此时也停留在同样的地方,分毫不差。

    现实和模糊的记忆,逐渐的,完美的重叠起来,让记忆变得更加真实,让我的大脑变得更加混乱。

    唯一没有忘记,不敢忘记的是,站在我前面的,那道纤细笔直高傲的美丽身影,就是我的莎尔娜姐姐没有错。

    俯视着幽深的四层入口,仿佛雕像一样,保持着这个姿势数十年,数百年没有动过,在我一脚从拐角踏出的时候,终于活过来般,转过身。

    “太慢了。弟弟。”莎尔娜姐姐如是说道。

    那宛如金子一般的马尾长发,依旧璀璨,丝毫没有因为呆在潮湿阴暗的墓穴之中而失去光泽,随着她的转身。便像金色的银河一样洒开。

    海蓝色的清澈眸子,闪烁着野兽般的锐利和冰冷,并没有因为往事而变得混乱。

    身影依旧孤傲,孤独,宛如一朵带刺的娇艳玫瑰,一朵开在尸山顶峰上的饮血玫瑰,那种高高在上的女王气势,让人心醉。敬畏,臣服。

    “莎尔娜姐姐,我……”

    看着这样威风凛凛的姐姐,不知为何。我的眼睛却有点发酸。

    如此坚强的她。如此倔强的她,如此孤傲的她,究竟将多少悲伤独自吞咽?

    “该不会是害怕惩罚,所以先哭起鼻子了吧。”

    一阵香风飘过。莎尔娜姐姐已经出现在面前,几乎是紧贴的距离,微微仰起头,抬起那张精致美丽,宛如梦幻一般的面庞。

    “才……才没有,怎么可能为这种事情哭鼻子。”虽然明知道姐姐是在开玩笑。但我还是忍不住尴尬的大声抗议道。

    真是的,明明是我来安慰莎尔娜姐姐的,怎么忽然变成她安慰起我来了?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