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黑历史的真相,莎尔娜的身份
    ********************************************************************************************************

    “好点了?”

    见刚才状若疯子的老酒鬼,终于安静下来,默默地重新抱起酒坛,我处于安慰的问候了一声。

    “马马虎虎吧,反正已经成了历史,与其整天哭天喊地,倒不如快快乐乐的喝酒过日。”

    对方应了一声,摇了摇酒坛,却是刚才已经倒光了,犹豫一会,拿出了刚才给她的那瓶萨克水晶酒,拔开塞子,闻了一口,往里面看了一眼。

    “你能这样想就好。”

    无奈的耸了耸肩,我知道这只不过是老酒鬼的掩饰之词,要是她真的已经这样想通了,就不用一天复一天,一年复一年的在营地里卖醉卖节操了。

    估计,这其中未尝没有自虐的心理。

    “可不要一口喝下去了。”

    看到老酒鬼瞅着那瓶萨克水晶酒,宛如乌鸦喝水里的那只乌鸦一样,蠢蠢欲动,就想做点什么,我不由的警告道。

    萨克水晶酒可是得稀释了,普通人才能喝,当然吾王那种等级的酒神除外,我可不想老酒鬼一口气喝醉了,没办法继续说下去。

    说什么?当然是关于莎尔娜姐姐的事情。

    酒红色的恶魔这段历史,看起来已经可以告一段落了,但还是丝毫没有提及到莎尔娜姐姐,我自然不能轻易放过老酒鬼,好不容易等到她肯吐露黑历史的一天,要是错过了,以后就未必能撬开她的嘴巴了。

    “切,你这小子还真是啰嗦,我自己有分寸。我可是号称营地酒神的卡夏大人。”老酒鬼一眼就看出了我心里的那些小九九,不屑的啧了一声。

    “营地酒神我是不知道是不是你,但营地酒鬼我却十分清楚是谁,好了好了,别瞅着那瓶酒看了,等以后再喝吧,这坛先拿着。”

    我又扔过去一坛酒,现在手头上可没有稀释萨克水晶酒的东西。我怕这家伙会忍不住就这样喝下去。

    “早就应该机灵点,拿出来孝敬我才对。”老酒鬼贼笑的收好萨克水晶,接过了那坛酒。

    我:“……”

    你妹的,这真的是刚才那个哭天喊地,怨恨冲天的醉鬼吗?我该不会是在做梦吧。

    “这酒可不是白给你的,好了好了。快点说下去吧。”

    “说……说什么?”咕噜咕噜喝着的老酒鬼装傻反问道。

    “你的召唤者,之后还有消息吗?以及为什么会闲扯到莎尔娜姐姐身上。”我一点吐槽对方的意思都没有,一本正经的说了起来。

    “或许只是我乱猜,你说你的召唤者死了,而你却还活着,会不会有一个可能,就是你的召唤者到了地狱,并没有被侵蚀,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被侵蚀掉,所以身为女武神的你,才能安然无恙的在营地没脸没皮,没羞没臊的混了数十年?”

    “好猜测……好个毛啊,什么叫没脸没皮,没羞没臊!”老酒鬼一时醉糊涂,但很快就清醒过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她手中的量产长枪猛地敲击着我的脑袋。

    等我抱头哎哎嚎叫着,离开她的攻击范围。才满意的停止暴力:“你这臭小子。一阵子不打,还真鼻孔朝天起来了。”

    顿了顿。她继续说道“不过,刚才的那个猜测,以你的之上而言,到算是超常发挥了,或许那家伙没死,灵魂还在地狱里游荡着,这才是我一直没有消失的理由,在回到营地后,混混沌沌的活着的前数十年时间里,我的确也是在这么想,还老想着那家伙什么时候灵魂才被完全侵蚀,然后嗖的一声,自己在某个地方,或者在酒吧里正喝着酒,或者在帐篷里正睡着觉,或许是正走在路上,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你到是能看得开。”

    我瞄了对方一眼,这种无法预测,随时可能嗖一声消失的恐惧感,就算是以冒险者的心志,也不可能支撑得了太久,这家伙却是数十年的走过来,估计神经比水桶都要大条了。

    “不过,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你刚才是说【回到营地的前数十年时间】对吧,那么后来呢,难道有了什么变化?”

    “哼,你到是耳朵尖,每次都能找到关键点。”老酒鬼怒瞪了我一眼,随即放下酒坛,目光变得朦胧起来。

    虽然这样说很恶俗,让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但是此时此刻的老酒鬼,看起来真是十分的忧郁悲伤,仿佛又有什么新的事件,扰乱了她数十年混混沌沌,但是相对平静的生活。

    按照剧情发展看来,那个事件或许和莎尔娜姐姐有关,或许就是因为莎尔娜姐姐出现在了她身边。

    我这才猜的没错。

    “你说还能有谁,这天底下,除了那个臭丫头以外,还有谁能让我这么不省心?”

    现在的老酒鬼,就像是那些明着向邻居抱怨自己的女儿如何如何,实则是明骂暗夸的喜滋滋的母亲。

    “到底发生什么了?你和莎尔娜姐姐之间?”

    “……”

    面对我的追问,老酒鬼沉默起来,无意识的把玩了手中的长枪,再也没有刚才那副喜滋滋的母亲样,而是一种……呃,阴暗颓废的气息?

    到底这是发生了什么?

    “还记得那个夜晚,第一次和你谈起那臭丫头的事吗?”

    那个夜晚?

    我想了想,不大确定问道:“是说九年前那场怪物袭村事件,在我出发前往维塔司村的前几天那个晚上吗?”

    “哦哦,没想到你这小子……竟然真的记住了。”老酒鬼露出震惊不已的目光。

    那可不是,只要是事关维拉丝和莎尔娜姐姐她们的,我都会牢牢的记起来,这就叫做最大限度的利用有限的储存空间,懂不?

    我颇有些扬眉吐气的翘起嘴角,然后仔细的回忆起了那次夜谈。

    回想了一遍又一遍。最后,我只得出一个结论。

    那时候的老酒鬼,还很有节操,留有几分身为长辈的脸皮……

    “没想到你竟然记得,那可真是糟糕了。”用力的灌了一口酒,擦擦嘴,老酒鬼喃喃自语道,神色忽明忽暗。那种阴沉感越发强烈。

    似乎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为什么她不希望我记得。

    “如果我和你说,那次夜谈,我说的话是骗你的,你相信吗?”这样阴暗的犹豫了好一会儿,她似乎才下定决心。突兀的说道。

    “什……什么,骗人的?”我呆了呆,然后大叫起来。

    “莫……莫非,莎尔娜姐姐的身世,不是你说的那样,是精灵法师亚罗和她的亚马逊母亲所生下的后代?”

    “笨蛋吗你?”老酒鬼一长枪敲了下来。

    “我又没说全部的话都是骗你的,不过你的确是笨蛋没错,抱歉了,一时手快。”

    “别道歉啊混蛋!”我摸着肿起一个包的脑袋怒吼道。

    “那么说来。莎尔娜姐姐的身世和你说的一样,没有其他问题?”

    “嗯,我也不敢说百分之百,不过大致上是那样没错,而且,我刚才才夸了你,你小子怎么又开始犯傻了,难道就不会自己想一想吗?”

    一边敲着长枪,老酒鬼一边骂道:“想想那臭丫头的模样。完全结合了精灵和亚马逊的特色不是吗?难道还有可能是其他?还有她的父亲亚罗。当初抢在臭丫头之前将那个亚马逊部落给灭了,最后在比武大会中。用高等精灵的灵魂传承把自己的全部力量都给了女儿,如果不是传闻的那样,他可能会去做这些事吗?”

    “那到也是。”虽然被打的很疼,但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犯傻了,竟然没有想到这些。

    “那么,说骗我的,到底是那些话?”

    这句话一出,老酒鬼的神色又变得阴暗起来了,我说到底是什么样的黑历史,竟然会让老酒鬼时不时的露出这样的表情,这可比从三魔神那狰狞大脸上,挤出老爷爷般的和蔼笑容更加困难啊。

    深呼吸了一口气,老酒鬼似乎要下定决心正视内心的黑暗了,她的神色一坚,阴沉沉的道:“后面的那些话,我第一次遇到臭丫头,以及之后的话,全都是骗人的,什么看到这臭丫头当时那么可怜,就决定要将她抚养长大,完全就是骗你的。”

    “那到底是……”

    “知道吗?第一眼看到那臭丫头的时候,我心里在想什么?”老酒鬼冲我一笑,笑容竟然有些冷森森的感觉,让我打了一个寒颤。

    “第一眼看到她,我是想杀了她,立刻杀了她,毫不犹豫的杀了她,让她死的不能再死!”

    “什……”我已经惊愕的说不出话来了。

    骗……骗人的吧,这老女人,一定是在忽悠我,明明两人之间存在着那么深的羁绊,当时怎么可能会涌出这样的恶意,有什么理由,面对着当时还是**岁的莎尔娜姐姐,产生那么强大的杀念?

    将挤压在内心深处,从来没有跟别人说过的阴暗秘密,说出了以后,老酒鬼脸上的阴暗之色反倒消散了不少,扬了扬眉毛,看着满脸不信的我,她又笑了笑。

    “怎么,不相信?”

    “谁也不可能会去相信这种话吧,除非你能告诉我原因。”我摇了摇头。

    “原因?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是女武神。”

    “这算哪门子的原因!”

    “还没听懂吗?因为我是女武神,那家伙的女武神,所以一眼就能看出来那臭丫头到底是谁。”

    “你……你……你的意思……是……是说……”我再次彻底的惊呆。

    “没错,那臭丫头,就是酒红色的恶魔。准确的说,身体是新的,但灵魂还是。”

    “可……可是……你刚才不是……不是说……那个……地狱……死了……”我比手画脚,语无伦次起来,一次又一次的震惊,已经将我的思路完全打乱。

    “是吧,很不可思议吧。那家伙明明跑到地狱里去了,某一天,却忽然变成了一个小女孩,出现在我的身边,而且记忆已经全部丧失了,竟然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谁,更不认得站在她面前的我,是她的女武神。”

    “等……先等等。”我再三的深呼吸。先将自己冷静下来。

    这里面,实在有太多的疑问了,我现在恨不得一口气全部问个明白。

    “我们先一个一个问题的梳理,先不管酒红色的恶魔是怎么出现,怎么变成莎尔娜姐姐,让我问个问题。一个最重要的问题。”

    我深呼吸着,一眨不眨的认真盯着老酒鬼,不允许她撒谎。

    “为什么,你会对莎尔娜姐姐产生杀意,即便是把她当成那个酒红色的恶魔的转生。”

    “答案我刚才已经说了,因为我是女!武!神!”老酒鬼一字一句说道。

    “我没搞懂,请解释清楚。”

    “我是女武神,女武神的本能告诉我,这个拥有着那家伙的灵魂。将来肯定会再次成为强者的小女孩,当她长大以后,成为亚马逊以后,等级到了六十级以后,第一次施展女武神召唤,那时候,就是我消失的时候。”

    “为什么会这样?”

    “不清楚,或许是因为她有着那家伙的灵魂,但是亚马逊职业又是重新转职。所以会导致我的消失。新的女武神出现。”

    “因为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下意识的为了保护自己。当时你就对她产生了杀意?”

    “没错。”

    “但是,你终究没有杀她,反而将她抚养长大,对吧。”我忽然笑道。

    “……”

    “而且,本来你可以避免这种事情发生的,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将莎尔娜姐姐引导到另外一个职业,比如说转职成为圣骑士,德鲁伊,法师,以莎尔娜姐姐的天赋,无论是哪个职业,只要你去教导她,她就能转职成功,对吧。”

    “……”

    “但是,你还是选择了让她成为最合适她自己的亚马逊职业。”

    “……”

    沉默了许久,老酒鬼才小声反驳了一句。

    “这只不过是……该怎么说呢,对她的愧疚之心在作祟而已,因为觉得欠了她的,所以硬是说服自己,不这样做不行。”

    “随便你怎么解释,你也别管我心里这么想。”我耸了耸肩。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