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五十二章 一大波黑历史正在袭来
    ********************************************************************************************************

    我犹豫了许久,看在这个秘密价值极大的份上,才一脸肉疼的勉强点了点头,心里已经破口大骂起来。

    “其实……”交易达成,老酒鬼立刻就进入忆当年模式,眼睛迷离起来,一动不动的看着埋骨之地上空阴沉沉的乌云。

    “其实,我不是人。”

    我:“……”

    这……莫非是我幻听了。

    在心里骂了这家伙,所以导致了幻听了?不,好像不是这么回事。

    老酒鬼说出这样的话,我反倒不知道该怎么出声了。

    就如同刚想要骂对方“你不是人”,对方反倒先一步说“我不是人”,结果就愣住了,接下来的台词也不知该怎么说了。

    想了想,我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她,安慰道:“我知道你这段时间很消沉,但是也没必要这样折磨辱骂自己,虽然大家都知道这是事实。”

    “知道个屁。”老酒鬼勃然大怒,一脚就将我踹下了陵墓。

    “你以为我是在和你开玩笑吗?看好了。”

    这样大吼一声,老酒鬼忽然摆出一个怒目金刚的威武姿势,手肘曲着,往两边一展,比赛亚人变身还要赛亚人。

    我:“……”

    一阵冷风吹过,吹着我冷漠怜悯的目光。吹着陵墓上摆出变身姿态却毫无动静的老酒鬼。

    这家伙……不行了吧,脑癌末期?

    “搞错了,那么多年过去,都忘记该怎么弄了。”她一拍后脑勺。尴尬的咳嗽几声,小声嘀咕了一句,再次发出怒吼,怒目圆睁,这次是舒展身姿,高举右手,宛如超人变身。

    正当我准备继续看笑话,并在心里酝酿着犀利的吐槽台词时。忽然间,无尽的金光随着老酒鬼的动作,从她身上爆发出来。

    噢噢噢————!!这是什么玩意,瞎了我的钛合金狗眼!!

    我被忽然起来的刺目金光。刺的泪流满满。抱着眼睛满地打滚。

    发生什么事了?

    等眼睛适应过来,我拼命的揉了揉,睁开一看,看到了陵墓之上。被一层璀璨金光包裹着的老酒鬼。

    阴沉冷森的埋骨之地,都给她这层金色光辉照亮堂了,照温暖了。

    “这是……”我瞪大眼睛,问了一句。

    “你没事将装备穿上去做什么?”

    “看好点,白痴。”一粒石头砸在头上,蕴含着强大的力道。砸的我抱头嗷嗷大叫。

    尼玛的,别以为镀了一层金光就无敌了,送经验的金色史莱姆本德鲁伊可刷多了,老子要和你玩命!

    我站起来,正欲搔首弄姿一番,来个世界之力境界闪亮登场。结果动作做了一半就停下来了。

    嗯,不对劲。老酒鬼身上的这层金光,的确不像是全身金色装备的光芒。

    想当年本德鲁伊好不容易凑齐一套金色行头,化身金闪闪的时候,可没有眼前这股光芒的一半威势。

    但是又似曾相识,眼熟的很,绝对在哪里见过。

    回忆良久,我一拍掌心,恍然大悟。

    这不是女武神特有的金色光芒吗?

    随即大脑轰隆一声,当机,身体停滞在拍掌心的动作上,仿佛石化了一般,一动也不能动。

    老天,神诞日的时候我只不过是开个玩笑,你竟然把它变成真的了?主角光环也不是这么用的吧。

    “你……你是女武神?”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干涩的,艰难的出声。

    “哼,看来你的脑子还算没有完全坏掉,终于想出来了。”

    金光一散,老酒鬼大咧咧的坐下去,重新抱起了酒坛。

    这可真是……该怎么形容呢?连编剧都编不出来的,那么巧合让人无语的事实啊。

    呆了一会,我抓着头发,在老酒鬼旁边坐下。

    “嗯,那么快就接受了?”我的态度到是让对方有些意外。

    “该怎么说呢?以前曾经那这种可能性当玩笑开过,所以比较容易的接受了。”

    “你这混小子,竟然乱开本大人的玩笑?”老酒鬼勃然大怒。

    “我这也不是猜中了吗?”我也怒然掀桌。

    气势一触即发,就要大打出手了,不过老酒鬼却迅速的像揭破了的气球一样,叹了一口气,自顾自的喝起酒来。

    “好吧,看样子,你应该是那个酒红色恶魔的女武神没错了。”

    我喃喃嘀咕了一声,老实说,还是有点梦里幻里的感觉,自己面对了近十年,这个性格鲜明,厚颜无耻的家伙,竟然只是一个创造出来的女武神?

    这种感觉,就好像某一天,某个从小到大一起玩,圆溜溜的长得和狸猫十分相似,脸上长着猫胡子,脖子上挂着铃铛,浑身蓝白颜色,肚子中间还有一个奇怪口袋的损友,忽然有一天,在我面前将他的脑袋摘了下来,用机械的声音告诉我,其实他并不是人类,而是多啦【哔】梦一样,让我大吃一惊。

    不不不,这种情况下该吃惊的应该是其他人才对吧,吃惊我的狗眼和智商……

    总之,用的比喻虽然很别扭,但大致上,就是这么种难以置信的感觉。

    “不,等等!”我忽然发现一个巨大的破绽。

    “按道理来说,女武神虽然模样和主人相似,但也不是一模一样,尤其是你现在,就算没有见过以前那个酒红色恶魔,光是听传闻。我也能想象得出来差距有多大。”

    顿了顿,我死死盯着老酒鬼:“这么大的差距,红b……哦,不对。是精灵族那个兰斯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还把你当成是酒红色恶魔?”

    “没想到你的脑袋到是挺灵光的,竟然能想到这上面。”用意外的目光看了我一眼,老酒鬼伸出手。

    “干什么?”我大怒,这家伙贪得无厌。

    “一瓶萨克水晶酒,我告诉你原因,放心吧,这个原因保证让你觉得超值。十分的超值,不超值不要钱。”

    “真的?”

    “没骗你,不超值不要【钱】。”老酒鬼笑眯眯道。

    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不过我暂时没想出来。犹豫了一会。点点头。

    于是,便听到老酒鬼微微徐起了那段历史,关于红b同学的黑历史。

    “兰特斯那家伙,当年号称是精灵族的第一天才。心高气傲的很,那时候,联盟和精灵族的关系远远算不上好,听说了酒红色恶魔的传闻,那家伙第一个就不服,觉得酒红色恶魔比他大不了多少。实力肯定没他那么强,于是就挑战上门,呃,结果你懂的。”

    我点点,十分的懂。

    兰斯特虽然厉害,现在已经是世界之力强者。但是比起传说中的酒红恶魔,差距真的不是一点半点。估计是送上门被秒杀的命。

    “不但实力更加强大,就连那份高傲狂妄,也让对方自愧不如,战败之后,兰斯特的傲气被打消的一干二净,并且完全迷恋上了那家伙,自甘当起了跑腿小弟。”

    那家伙?老酒鬼就是这么称呼她的召唤者吗?看来里面的关系也不简单。

    至于刚才的那番话,就算老酒鬼不说我也能猜出来,兰斯特几次三番和我交易,让我将老酒鬼变回昔日那个酒红色恶魔,这些举动无一不能看出他深深的迷恋和崇拜着昔日那道打败他的强大孤傲身影。

    不过这样一来,就更加不对了吧。

    “既然红……兰斯特迷恋上了那位酒红色恶魔,那么,他应该更加能看出来你和她的区别啊?”

    “我话还没说完呢,接下来的话,才是价值所在。”老酒鬼眯起眼睛,笑了起来。

    “不是亲眼看到,你绝对不相信,兰斯特那小子,自从被打败,当起了小弟后,虽然面对其他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自负和高傲,但是在那家伙面前,却完全变成了纯情小男生,连抬起头认真看对方一眼的勇气都没有,被那家伙的目光扫了一眼就会脸红耳赤。”

    顿了顿,老酒鬼接着笑道:“而恰巧的是,唯独挑战的时候,那家伙却穿着一身连帽的披风,带着宽大的帽子,也没有让我们的纯情小男生目睹到真颜。”

    “可是战斗的时候,斗篷帽子总该会落下吧。”我又有了新的疑问。

    “兰斯特……连让那家伙取下帽子的实力都没有,一招就落败,被踩在了脚下。”喝着酒的老酒鬼,淡淡解释道。

    我:“……”

    虽然预料到了实力差距巨大,但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红b仙贝,你还真是可怜啊,自寻死路这个称号的最佳适配者,看来应该是你才对。

    “不过,连对方长得什么样都不知道,就迷恋了一辈子,还真是不可思议。”

    “没什么不可思议的,那种强大,那种孤傲,那种威风凛凛,即使不需要容貌,也能让人迷恋上,尤其是对于兰斯特这种家伙而言。”

    “想不到,你对你的召唤者评价竟然那么高。”

    “哼,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老酒鬼不屑的撇了撇嘴。

    “而且,那家伙除了这些优点以外,就一无是处了。”

    我自动的过滤了这句酸溜溜的话,赶忙将刚才那些信息记忆在脑海里面。

    老酒鬼难得没有骗我一次,这个情报真的是太超值了,昔日的纯情小男生,现在的冷面腹黑男,老酒鬼不说,又有谁能想象得出来,红b童鞋,你的把柄我已经抓住了,哈哈哈!

    “言归正传。”

    发动了我的特殊天赋,好记星小圣女的强大功能,将这些情报统统记忆起来后,我正了正色。

    再怎么让人大跌眼镜,红b童鞋的过往也不过是附加情报。

    老酒鬼的召唤者。那位酒红色的恶魔,现在到底在哪里?和莎尔娜姐姐又有什么牵连,这才是我当前最关心的事情。

    按道理来说,召唤出来的女武神不可能离召唤者太远。不过技能又不是不能优化改良,就像我,自己跑第二世界去,不是一样能将小雪它们留在维拉丝她们旁边,或许酒红色恶魔也有类似的手段。

    问题是,那位据说孤傲霸气无双的恶魔,竟然将身为女武神的老酒鬼扔在营地里,不闻不问了几十年。

    莫非。这就是老酒鬼颓废,悲哀,自暴自弃的原因,有这个可能。毕竟是被自己的主人抛弃了。

    “酒红色恶魔……现在究竟怎么了。在哪里?”在心里酝酿一番之后,我小心的开口问道,立刻竖起耳朵,等待接下来的。让人期待万分的回答。

    “那家伙……”手中的酒坛缓缓落下,老酒鬼打了一个酒嗝。

    “那家伙,已经死了。”

    “哦,原来是这样,已经死了。”

    我嗯嗯的点着头,将这个惊人的消息记在脑子里。

    原来……已经死了。

    不对啊混蛋————!!!!

    不是说这个消息不惊人。而是太惊人了才对,酒红色的恶魔,那位被渲染的如此强大的女人,竟然就这么……就这么轻描淡画的死了?

    “我……我说,就当做你跟你的召唤者有深仇大恨好了,也没必要这样诅咒对方吧。”我抽搐着嘴角。一脸的惊疑不信。

    “没有诅咒,没有深仇大恨。更主要的是骗你又没有好处,那家伙死了,已经死了。”

    看着老酒鬼复杂而落寞的神色,我开始相信了。

    “你的召唤者死了,为什么你还……”

    “是啊,为什么我还活着呢?我也不大清楚,或许是我比较特殊吧,从召唤出来那一刻开始,就有了自己的意识,就和你解释不了你的那些鬼狼为什么会变异一样,那家伙,妖孽的程度也不会比你弱多少。”

    看了我一眼,老酒鬼似乎在心里比较起来,一会儿才说道。

    “嗯,说实话,那家伙已经够强了,但似乎你比她还要变态一点。”

    说到这里,她笑了起来:“这或许就是兰斯特那小子老是看你不爽的原因吧,因为在他心里,那家伙才是最强的,而今,你却比那家伙还要厉害一些。”

    “是吗?”我大感殊荣,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和酒红色恶魔相提并论,并且比对方还要厉害,这样说来,我不是不也可能给自己起了类似的外号,呃……就叫深红色的恶魔(笨蛋)好了。

    谁——!!是谁擅自给我添加谜之音,混蛋!!!

    “好吧,现在姑且不说为什么你的召唤者死了,你却还能活蹦乱跳……好吧,暂时相信你的话,认定酒红色的恶魔已经死了。”我用力的摁了摁太阳穴,想着该怎么问下去。

    “那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的召唤者又是怎么死的?有谁能杀得了她?”

    “你太看得起那家伙了,虽然我承认她的天赋强的不像话,比当年的塔拉夏更加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年龄摆在那里,那时候,她也不过是刚刚到世界之力高级的实力而已。”

    “呃……”

    【不过是】世界之力高级?你妹的比我现在强多了。

    “多大?”我居心不良的多问了一句。

    “记不大清楚了,大概是六七十的样子吧。”

    “哦。”我顿时找到心理平衡了,我才三十多嘛,到了六七十,怎么也能混个世界之力高级吧。

    不过也能看出那位酒红色恶魔的强大了,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现在差不多也是这个年龄吧,最多小不过十岁,但是他们两个现在才领域境界,估计也就和当时的兰斯特差不多,虽然都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但是在妖孽般的天才面前,还是得泪流满面。

    “那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心里如是想象一番后,我继续问道。

    “那次的事件到现在也是忌讳莫深,没有多少人知道,在百年前,险些酿成的一次灾难。”

    老酒鬼一脸的想当年,正当我竖耳聆听的时候,她却摇了摇头。

    “其实整个过程我也不大清楚。”

    “那就把知道的说出来。”我怒然掀桌。

    “当年,四魔王策划了一场阴谋,堕落者联盟参与了其中,联盟一时不防,被堕落者联盟靠近了世界之石,在世界之石上留下了破绽,让四魔王阴谋得逞,直接从地狱打开了一扇通往第二世界的大门。”

    老酒鬼娓娓说道……倒不如说,她的口气像是在念书一样,详细的东西一点也没说,四魔王究竟是怎么和堕落者联盟勾结,堕落者联盟又是怎么接近世界之石,怎么在上面留下破绽,让连接的大门打开。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