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送别会
    ……这就是……意识,灵魂?”

    看着疯狂生长,疯狂变大,甚至耸入云霄之中,挤满了大半个翠绿世界的巨草……不,已经不成称之为草了,或许用连接天地的巨藤形容比较合适,我目瞪口呆,喃喃自语道。

    “没错,世界的意识,灵魂。”

    对面的绿色巨龙,拍打着一双巨大的翅膀,缓缓落在一片上。

    这片草叶,足足可以容得下十头巨龙落脚还有余,这样的,数十米长的绿色巨龙。

    对比之下,是何等的庞大。

    “威克森爷爷,能不能和我详细说明一下。”

    我不大理解世界的意识和灵魂,到底是什么东西,我就是这个世界,世界是我的一部分,世界的意识和灵魂,不就是我自己的意识和灵魂吗?

    “世界的意识、灵魂,它的前身就是领域的属性。”化作绿色巨龙的威克森老人,缓缓张大龙口,吐出低沉雄厚的声音。

    “至于为什么不干脆把它说成是世界的属性,是因为领域的属性,是不可控制的,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而衍生到世界之力境界,却可以自如的控制,因此不能再称之为属性。用世界的灵魂来形容更加恰当。”

    原来如此,世界的灵魂指的并不是狭隘上的灵魂,而是世界自身属性的一种衍生。

    “那么。我该怎么去获得世界的灵魂呢?”

    “我也在摸索,没办法很明确的告诉你,最笨的方法就是像我这样,通过不断的战斗,不断的了解自己的世界的力量本质,一点一点的凝聚、锤炼出来。”

    “总比没有办法好。”我乐观的笑了一声。

    “可惜鲁科加斯大人已经走了,不然,或许他会知道些什么。”

    “对呀。可以问问那位巨人铁匠。”我一拍手心。

    没办法了,下次给他送徒弟的时候问一问吧,反正不用着急,我离世界之力高级境界还远着呢。

    心里暗暗打算以后,我看着周围被放大了成千上万被的巨草,好奇问道:“威克森爷爷,这些巨大的草就是你的世界之魂吗?”

    “准确来说。是我的世界之魂的产物。”对面的巨龙轻笑一声,解释道。

    “我的世界,是生命世界,虽然听起来很不错,但其实只不过是专长于辅助的力量。”

    “这可不是单单的辅助吧。”

    我试着一拳狠狠轰在一片巨叶上。结果别说将这片轰碎,居然连击穿都做不到,只留下一个绿液飞溅的小坑而已。

    这些的韧性强度,足以比得上钢铁了,用来防御以及缠人是最好不过的手段。

    默默看着我的各种尝试,一会儿后,威克森老人继续说道:“除了这些手段以外,我的世界之魂,还能提供比较强大的恢复能力,包括生命,魔法,体力,精神力。”

    “那不是比牧师还要厉害了?”听到连体力和精神力也可以恢复,我微微一愣,这可不得了。

    生命力和法力的话,可以有不少手段恢复,最简单的是喝生命法力药剂,此外还有一些技能,比如说巫师的暖气,可以增加法力恢复速度,狼人的饥饿,可以大量的吸取生命。

    体力和精神力这两种属性,想要恢复起来就比较难了,除了自然的恢复以外,以及圣骑士的精力光环以外,就只有依靠精力药水了,而精力药水的副作用,不用说也知道了吧。

    像威克森爷爷这样的增益能力,四种恢复能力都可以增幅,而且还是比较强力的增幅(威克森爷爷绝对是谦虚了),绝对是团战的利器,再加上这些防御力超强的植物,,难怪他说专长于辅助,这些能力不用来辅助的话太浪费了。

    …,

    不过,如果是用来攻击呢?又有多强大呢?

    我充满了好奇心,想了想,咬咬牙,主动求虐了。

    “威克森爷爷,能不能让我试一试您的世界之魂的攻击。”

    “当然没问题。”绿龙的嘴巴微微一咧。

    下一刻,那些巨草疯狂涌动起来,一片片宛如巨人的巴掌一样,带着呼啸的破空迎面袭来。

    这还是威克森爷爷没有启动世界结界的压制,不然,我根本连躲闪都做不到。

    面对呼啸而来的巨叶,我不敢轻易去尝试它的威力,寻到一丝缝隙,飞快的闪身躲了过去。

    可是下一刻,眼前一黑,更多的巨叶铺天盖地压下来,其中一些互相缠绕,组成一个坚固黑暗的牢笼,颇有些瓮中捉鳖的意思。

    躲无可躲,我只好以拳头相迎,面对着拍打下来的巨叶,迎面一拳红了上去,硬生生将其打出一个大洞,从中逃脱。

    可是其他的巨叶接踵袭至,一拳,两拳,三拳……巨叶的挥舞速度越来越快,攻击力越来越强,那些被轰破的巨叶,在短短的一两秒之内就重新愈合了。

    面对无穷无尽的攻击,虽然我对自己的体力自信,但是我更相信不费吹飞之力的操纵着这些巨叶的威克森爷爷,可以把我累死。

    必须逃脱这个囚笼才行。

    想到这里,我记着一片抽打过来的力道,落到囚笼旁边,二重焰拳轰下,硬生生将其炸开一个大洞。

    很好,逃脱了!

    心里才刚刚掠过这样的高兴念头。刹那间,这个轰开的大洞就被新的遮挡住了。

    渐渐的,囚笼在逐渐蠕动。缩小,我甚至可以想象出囚笼外面,一片一片巨大的在威克森爷爷的操纵下。不断缠绕起来,加固收紧着这个恐怖的绿色囚笼。

    原本那些在里面攻击自己的巨叶,也加入到了囚笼之中,一层一层的叠加,让其变得更加厚实。

    眨眼间,囚笼就已经不足二十米的直径,还在不断缩小。

    不能让它再加固下去了!

    我果断的挥起自己的拳头,一道二重击再次砸去。

    这一道二重焰拳。足足在囚笼围壁上砸出了一个数米深的巨坑,可是……没有见底。

    到底被叠的多厚了。

    心里一惊之间,这个巨坑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我不敢相信的继续使用二重击,不断轰大,巨叶围成的墙壁,一次次被轰开大洞,又飞快的愈合着。

    不行了。这样非得活活累死不可。

    我喘了口气,停下攻击。

    就算突破到世界之力,本体实力变得更加强大了,也不可能这样无节制的使用二重技能。

    想要突破巨叶囚笼,只有一个办法。

    要么在瞬间施展出四五次二重击。要么使用三重技巧。

    瞬移……早就试过了,预料之中的没用,我可不认为在威克森爷爷的世界里,他还会放任我闪来闪去。

    就在我决心使用三重技巧,也顺便看一看突破世界之力以后,三重技巧对自身的反噬究竟有多强大时,巨叶囚笼忽然停止了收缩,一层一层的,像花瓣一样散开,足足展开了数百层,才从外面投入一丝晃眼的光明。

    竟然足足叠了数百层巨叶……威克森爷爷,你可真是一点也没打算留手啊,恐怕就算我施展出三重技巧,也未必能够打破得了。

    除非如同威克森爷爷教导的那样,倾尽自己整个世界的力量,凝聚起来,轰出一记二重击。

    被数十颗不起眼的小草打败的事实,让我颇为沮丧。

    威克森爷爷的实力虽然不比人妻骑士,不过打击人的能力到是有过之,人妻骑士好歹是用高贵冷艳的万法之阵将我耍的团团转,而不是一根树枝,一粒石头,一捧泥土。

    …,

    “这些也太厚实了吧,恐怕就是四魔王一下子也突破不了。”我泄愤的往旁边一片巨叶上踹了几脚。

    “你这可把四魔王想的太低了。”岂料,话刚落音,对面的巨龙就不断摇头起来。

    “如果是面对四魔王的话,这些小家伙根本就长不出来。”

    “莫非威克森爷爷……和四魔王战斗过?”听他说的那么肯定,我好奇心顿时大发。

    “嗯,没错,在数十年前,和四魔王之中的安达利尔大战了一场,当然,是和其他战友一起,如果是我一个人的话,这条残喘之命早就没了。”威克森老人苦笑着摇头,似在回忆那场艰辛战斗一样,神色不剩唏嘘。

    “在安达利尔的剧毒世界中……不,哪怕只是在附近,这些小家伙也施展不开,才刚刚冒头就被剧毒溶解了。”

    “剧毒世界……真的有那么恐怖?”我艰难的吞了一口。

    “要不然的话,四大魔王凭什么让整个地狱除了三魔神以外的其他怪物,都得乖乖的屈服?”

    “那场战斗……结果怎么样?”

    见威克森爷爷神色闪过一丝悲哀,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包括我在内五名世界之力,其中四名高级,一名巅峰,只不过是堪堪抵制住了安达利尔的攻击而已,其中一名兄弟,还因为被剧毒世界侵蚀的太久,在那场战斗以后,没过多久就离开了……”

    听到这里,我也压抑难过的说不出话来。

    ……

    让我了解了世界之力的四大层次后,威克森爷爷的教导就结束了,他说过的那些话,我已经牢牢的记在了心里,一个字也没漏。

    嗯,一个字也……

    “小幽灵,你确定一个字也没漏?”我小心翼翼的向圣女大人请安。

    “到底要问多少遍才能安心,笨小凡。蛋小凡,挺好了,本圣女的记忆力和你可是完全两个层次的。是圣女和佣人之间的差距。”

    “哦哦,这番话真让人安心。”虽然被训了一顿但我还是感激涕零。

    “从此以后,请允许我称呼尊贵的您为【好记星】圣女吧。”

    “呜哇。才不要呢,那么恶俗的称呼。”

    “一点也不恶俗,就连宣扬您的威名的圣诗,我都已经想到了。”

    “完全不想听小凡作的什么圣诗,以小凡的水平,就算告诉本圣女,听了这样的圣诗耳朵就会怀孕,也不是不可能。但是又十分的在意……”小幽灵困扰无比的说道。

    “你就听听吧,我可是好不容易灵感大发。”我表示自信十足。

    “好吧,姑且……”

    “咳咳!”我润了润声,朗朗歌颂。

    “有了【好记星】小圣女,哪里不会点哪里,妈妈以后再也不用担心我的智商了。”

    爱丽丝:“……”

    我:“怎么样?莫非我从此之后要迈上大学者,大吟游诗人之路了?”

    “小凡能不能成为大学者。大吟游诗人,本圣女不知道,只不过……”

    “哦?”

    “只不过,本圣女却知道,小凡等会头破血流的倒在家里。”

    “我也觉得会……”察觉到项链里散发出来的杀气。我牙齿不断哆嗦,害怕的几乎想从此踏上流浪者之路,一辈子不回去了。

    之后,尽管说了很多好话,还是免不了回家后被天诛的命运。“小弟,明天就要出发了吗?”

    头上还缠着一圈圈的绷带,萨绮丽便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

    “秘密。”我故作深沉。

    “说。”对方也是言简意赅。

    “除非你将你们这段时间忙的事情告诉我。”我提出条件。

    …,

    “不告诉。”

    “那我也不……呃,好吧,我说,我说就是了。”看到萨绮丽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我顿时泪流满面。

    最近的女人,咋就那么霸道呢?

    “准确来说,是明天早上。”

    “唉,真的要走了吗?”萨绮丽一脸的不舍和寂寞。

    “以后就没人陪我逛街了。”

    我:“……”

    我的存在价值就是陪你逛街吗?

    “总感觉和小弟聊的特别投机,相逢恨晚。”

    嗯哼,原来我也是花花公子啊。

    “尤其是在裁缝店的时候,小弟对裁缝还真是了解啊。”

    我:“……”

    大部分都是维拉丝的功劳……居家宅还真是抱歉了混蛋,我一点都不想被这样夸啊!

    “对女装很了解。”

    因为想快点脱……咳咳,不对,是因为我喜欢穿……咳咳咳咳!!也不对!!是因为菲妮喜欢我才那么努力的去……等等,这话要是说出来,怎么总感觉有些危险?好像一角踏入了某个不得了的领域里面,快点刹住车啊混蛋!

    “更有缘的是,我们的口味也很相配。”

    “是……是吗?”

    “小弟喜欢吃的,我也喜欢,小弟讨厌吃的,我也讨厌。”

    “哈~~我姑且当这句话是夸奖吧。”

    “因为这个,每次去试吃新口味的食物时,总是可以叫小弟先上,要是小弟以后不在了,我的嘴巴岂不是很危险?”

    轰隆隆——!一道闪电惊雷从脑海中劈过,仿佛劈开了一层迷雾,露出了真实。

    我沉默着,默默的在心里将数百张茶几连起来,摆好杯具,然后,弯腰,深呼吸,一声怒吼咆哮,狠狠将数百张茶几连着杯具掀翻!

    吼吼吼!!!这家伙家伙,这混蛋,这女人,竟然欺骗我的感情,我说为什么每次陪她逛吃美食的时候,遇到新口味,她总是会变得格外温柔的抢着掏钱买一份,然后不顾大街上众人的奇怪目光,亲昵的做出“啊~~”这样的举止,在我被她的笑容和温柔迷住而张开嘴巴时,一把将食物塞进来。

    原本还以为“原来绮丽阿姨也有这样温柔的一面啊”这样,没想到竟然是阴谋!!!

    绝望了,对这个满是阴谋的世界绝望了!!

    尽管心里悲愤异常。我还是不得不露出“为绮丽阿姨赴汤蹈火是我的荣幸”这样的勉强笑容。

    绝对不是因为害怕这魔女,只不过是明天就要离开了,忍让她而已。

    “和小弟一起逛交易市场也很有意思。”

    “哦?”我已经出离愤怒了。

    “每次看到小弟一会傻傻的流着口水呆笑。一会儿痛哭流涕的样子,太有趣了。”

    “我什么时候这样过了!”

    虽然打算冷漠以对,但是对于这种险恶中伤。我表示无法淡定。“真的不记得了?”

    “完全没有这回事!”

    “看到好装备的时候,两眼闪闪发光,傻呆呆的露出幸福表情,但是看到等级需求后,立刻又一副要哭出来的苦瓜脸的记忆,完全忘记了?”

    我:“……”

    有……有这回事?

    我仔细的回忆了一遍,完全没有嘛,一定是萨绮丽在唬我。嗯,一定是。

    我对自己的记忆力还是颇有自信的,呃,不是还有好记星小圣女吗?

    小幽灵,小幽灵,快点出来,让我点一点。话说开关按钮在哪里,是这下面……这里面吗?

    我现在还吐槽个毛啊!!

    “绮丽阿姨,你该不会是特地过来……作弄我的吧。”话说到这个份上,就算再笨,我也察觉到了对方的目的。

    “唉。怎么能说是作弄呢,是疼爱哦,疼爱~~”用强调的语气,萨绮丽嫣然笑着,细指在我的额头上轻轻一点。

    …,

    “完全无法让人高兴起来,你的疼爱方式!”

    “我高兴了以后,再将这份高兴分给你一份,这不是挺好的吗?”

    “我完全没有分到什么啊,得到的只有泪水而已,而且还是独自一份!”

    “呜呜~~这么好的小弟,明天就要走了。”

    啊,转移话题了,这家伙转移话题了!

    “怎么办,已经完全喜欢上小弟了,以后再有新人来恐怕也提不起兴趣了,小弟,身为男人,你得堂堂正正的负起责任才行。”

    “我可不想负上什么莫名其妙的责任。”叹了一口气,我头疼的捂起额头。

    “老实交代吧,绮丽阿姨,百忙之中跑过来,不会是真的只是想和我聊天吧。”

    “当然不是……啊,回来的正好。”

    说着,已经被萨绮丽牵着往外拉了。

    “等等,要去哪里?”

    “嘿嘿,来了就知道了。”

    刚刚出了门外,就遇上了琳娅,糟糕,抓奸在床?

    才怪呢笨蛋。

    “呀霍,琳娅,一起走吧。”没等对方回过神来,萨绮丽已经一左一右牵起了我们两。

    她刚才说【回来的正好】就是指琳娅吗?

    在我和琳娅疑惑的目光中,萨绮丽带着我们一路有目的的前进着,最后停在一间酒吧门前,打开沉重的木门,将我和琳娅一把推了进去。

    “啪——啪——!”

    头顶上两声轻响,彩带飘下,接着就是响亮的掌声。

    “哦哦哦,正主终于来了。”

    目光适应着昏暗的酒吧内部,我环视一眼,发现人都齐了。

    图拉科夫,沙希克,辛巴,达迦,以及他们的队友,还有一些叫得上名字,比较熟悉的人,连拉斐尔也在。

    “大家想了想,反正也挺无聊的,干脆给你们举办个欢送会。”从后面跟上来的萨绮丽,这时候才笑着解释道。

    哈……啊哈哈,原来只是闲着无聊吗?

    我和琳娅相视苦笑。

    不过,我们回第一世界的秘密都告诉了这些人吗?

    仿佛察觉到了我的疑惑,萨绮丽凑上来,轻轻附耳道:“没有,只是说你们两个要去其他区域,完成联盟的一个秘密任务。”

    原来如此,这到是个好借口。

    “混蛋,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图拉科夫的华丽舞姿!”

    对面那群家伙不知为什么的,在我们来到之前,就擅自的气氛高涨起来了。

    “当然,是为了送别新人小弟和琳娅……嗝~~跳的……”好像记起来这次聚会的目的,图拉科夫又补充了一句。

    打着酒嗝的他。已经有几分微醉。

    “雄壮的,刚强的,不屈的。战斗的野蛮人之舞。”图拉科夫大喝道。

    “等等,我们早就看腻了,就不能来点新花样吗?”

    “对对。就是。”大家起哄起来,尤以沙希克最折腾。

    “要来点什么?”

    “比如说沙漠风情的扭腰舞。”

    “这……”

    “怎么,不会吗?不会你就说,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谁……谁说……嗝~~~谁说我不会了,看好了。”

    说着,图拉科夫放弃了雄纠纠气昂昂的舞姿,改而用他那满是腹肌的粗大腰肢,扭动起来。还微妙微翘的摆了几个搔首弄姿的动作。

    真是惨不忍睹,瞎了我的狗眼啊。

    在众人哈哈大笑,纷纷叫好的笑声中,我连忙拉着琳娅去另外一边。

    “呜呜,小琳娅,我的小琳娅,明天就要离开了。”

    冷不防的。喝闷酒的拉斐尔忽然飞扑过来,抱着大声哭道。

    “奶奶……”

    “拉斐尔大人……”

    看着如此悲伤的百族公主殿下,我和琳娅都是欲言又止。

    …,

    “咦,小琳娅,你的腰怎么变粗了?”百族公主殿下揉了揉眼。

    “那是因为……”我顿了顿。

    “你抱错人了。”

    “呜呜哇~~小琳娅。我好惨啊。”摇摇晃晃的将我一把推开,拉斐尔抱向下一个目标。

    “咦,小琳娅,你的胸部怎么变小了?”很快,蹭了一会儿的公主殿下,又有了新的疑问。

    “胸部变小还真是对不起了!”

    萨绮丽可没有我那么好说话,直接就给了对方一个爆栗。

    “呜呜呜~~~~小琳娅,我被欺负了,被欺负了。”

    喝醉的拉斐尔,还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真是哪你没办法。”琳娅抱着摇摇晃晃的拉斐尔,来到旁边的桌子坐下,安慰照顾起来。

    现在已经完全分不清谁是谁的长辈了。

    “小弟,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了。”回过头看了我一眼,发现萨绮丽正冲着我妩媚一笑。

    “你想做什么?”我警惕大生。

    “没什么,一起喝酒吧。”说着,她怀里忽然出现一大坛酒。

    “我才不好,果汁,我要果汁!”

    “堂堂大男人,喝什么果汁。”

    我飞快的逃窜,萨绮丽从后面追上来。

    结果绕着绕着,不小心撞到了气氛高涨的那群人里。

    “哦哦,莫非新人小弟也想一起来跳扭腰舞?”

    “别……”

    我的惨叫声顿时被淹没在了众人的大笑之中。

    翌日……

    模模糊糊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里是……”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四周。

    “酒吧?”

    没错,还在酒吧,昨天的记忆慢慢开始复苏,不过被灌了几杯酒之后,就已经模模糊糊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跑到这个角落里,半躺着就呼呼大睡了起来。

    低头看了一眼,脸颊还带着一丝醉红,显得妩媚无比的琳娅,正蜷缩着娇躯,在自己怀里发出细微均匀的可爱呼吸……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