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萨绮丽的小狡猾
    第二天上午,我将腿毛仙人和贝安沙送到了营地传送站。

    “这些肉包子,要快点吃完,冷了就不好吃了,就算再加热味道也会变差,实在没办法吃完的话就施舍给旁边那老头吧。”

    我将一张隔热布包裹着的巨大餐盒子,塞到贝安沙的怀里。

    这是昨天外出的时候,顺路到法师公会留下传讯,让维拉丝在今天早上做好的,刚刚出炉还不到半个小时。

    “还有这些蜂蜜,去了鲁高因,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买到了,都拿去吧。”我又指了指身后用四轮木车拉着的数十罐蜂蜜,一罐一罐的塞给贝安沙。

    这已经是昨天扫遍了整条大街,才能到的量。

    顿了顿,想到贝安沙吃蜂蜜的速度,我还是不大放心,接着道:“如果吃完了,不用客气,让这个老头给你买就是了,不给就揍他。”

    旁边的腿毛仙人一听,胡子都气掉了几根。

    又是仔仔细细,里里外外的交代了几番,比如说叮嘱贝安沙不要吃别人给的奇怪的东西,不要相信陌生人,不要随便对别人出拳。不要逛出城门,迷路了就找那里的沙漠士兵问路,下水道有危险。轻易不要进去,诸如此类。

    “好了好了,没想到你这小子还有啰啰嗦嗦的一面。真当贝安沙是笨蛋吗?”

    旁边的腿毛仙人不耐烦了,在我正口沫横飞的时候插嘴打断道。

    然后,我看着他,他看着我,数秒过后。

    “你继续。”似乎察觉到自己说错了什么,他无比沮丧的退后几步,蹲在角落,背影显得格外苍老悲哀。

    足足大半个小时后。我才意犹未尽的停下来,拍了拍已经被口水淹没,两眼转着圈圈,大脑储存理解不能的贝安沙的娇小肩膀。

    现在的我,从未有过的清晰体会到维拉丝一直向我唠叨的那份心情。

    “万事小心,一路顺风。”所有的语言,化为这七个大字。我郑重的叮嘱道。

    “师兄也是,要常来找贝安沙玩哦。”贝安沙依依不舍的上前一步,抱着我的腰贴上来,可爱笑脸在怀里蹭了蹭。

    “当然,一定会去找你的。”我拍着胸膛保证。

    “约定好了。”

    “嗯。约定好了。”

    “师兄,再见,再见,要来找贝安沙哦,一定要来哦”

    目送着在传送站里拼命招手的贝安沙,我微笑的送别,极力掩饰着心里的不安和操心。

    和不负责任的腿毛仙人在一起,贝安沙去鲁高因真的没问题吗?

    可惜我不是孙猴子,没办法拔下毫毛变几个分身跟上去,也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她和腿毛仙人一切顺利了。

    “小弟,加仑大人已经离开了吗?”回去的路上,恰巧遇到了脚步匆匆的萨绮丽。

    最近这几天可是很少见到她的踪影,自从决心【下海】,加入了联盟管理层以后,她就被拉斐尔使唤着忙个不停,变成了营地里的天字一号杂工,说是要先熟悉一下事务,才能委以下一步重任。

    这的确是合情合理的安排,但是偏偏落到拉菲的口里,却变成了像是在乘机欺负人,萨绮丽也是憋着一口气,为了尽早胜任新的身份,而以惊人的速度掌握着营地的大小事务,誓要在以后向拉斐尔还以颜色。

    正因为这样,她这些日子可谓是马不停蹄,所有人都只能瞻仰她一路留下的滚滚尘埃,纷纷感叹营地的魔女之一改性了,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呀霍小弟,怎么,不认识我了?”怀里还抱着一叠文件,萨绮丽难得的停下脚步,向我招呼道。

    “嗯……啊,不好意思,吓了一跳,这几天都没见到你的人影了。”我回过神来,笑着应道。

    “还不是拉斐尔那家伙……等着瞧吧,迟早会让她知道什么叫风水轮流转。”萨绮丽一听,顿时眉头高高挑了起来,显示着内心的郁闷和愤怒,随即冷笑道,似乎已经想好了反击的手段了。

    老天保佑,希望她反击的时候,我已经离开这里了。

    我暗暗的祈祷起来,实在不愿意卷入这两大魔女的战斗之中,自己这种小鱼小虾,在两尊呼风唤雨的龙王面前,哪怕是被余波碰到,估计也会吃不了兜着走。

    “加仑大人已经走了吗?”似乎不想暴露太多,萨绮丽眉头一挑之后,回到了刚才的话题。

    “嗯,刚刚送走。”我点了点头。

    “真是太可惜了,加仑大人怎么不再留多一会儿,这样走了,小弟岂不是没办法和他讨教世界之力境界的方方面面了?”

    “你怎么知道我之前没有和那老头讨教?”

    “嘿嘿,想知道吗?小弟的一切都瞒不过我哦。”

    萨绮丽神秘兮兮的在我眼前轻摇了摇指头,娇俏笑道,白皙的玉指,就宛如刚剥开的鸡蛋一样光滑精致,在眼前晃着,让人有一种想张嘴含住的冲动。

    “是从图拉科夫大叔和沙希克大叔那里听说的吧。”我回过神来,哈哈一笑。

    这件事,我训练的时候告诉过他们,也只有他们两个知道,除非萨绮丽会掐指算命,不然只能从这两个人口中得知。

    “嗯哼,那两个家伙最近被小弟揍惨了。稍微灌几桶酒就什么都招了。”

    脑子里想象着图拉科夫和沙希克这对死对头,手牵着手,肩碰着肩。一起借酒消愁的傻样,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其实我昨晚和那老头问了,他说他的道路不适合任何人。所以才什么都没教我。”虽然说腿毛仙人不受人待见,不过我也不屑去冤枉他,让人觉得他不负责任,于是便解释道。

    “那可怎么办,接下来的路,自己摸索可是很困难。”

    “绮丽阿姨莫非有什么办法?”见萨绮丽一副笑而不语的样子,那微微翘起嘴角的得意神态,仿佛就在跟我说:来问我啊。我知道该怎么办,快点来问我。

    虽然觉得很可疑,但我姑且还是问上一句吧。

    “哼哼,我的消息可不是白给的哦。”萨绮丽摆出一副鱼儿上钩的笑容。

    果然吗……

    “好吧,如果不是太过分的条件。”我犹豫了一会儿,以进为退道。

    “我啊,最近忙死了。”她忽然答非所问的叹了一声。

    “的确。绮丽阿姨这些天忙的几乎两脚不沾地。”

    “再也没办法像以前一样到处闲逛,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所以说啊……”

    “呃,实现说明,不是我不想帮你,这些事情我不拿手。”我连忙打预防针。

    “当然不是想让你帮。小弟一看就知道不是擅长处理这些事情的人。”

    我:“……”

    虽说很正确但是心有点受伤呢。

    “这几天拼了命的在忙,终于的终于,在明天空出一天休息时间了。”

    “那真是太好了。”

    “可是没有人陪啊。”

    “图拉科夫他们呢?”

    “带着他们的队伍,说是出外兜几天,赚点外快去了。”

    啊,这两个家伙竟然跑了,我说从昨天下午就没看到他们的踪影。

    “那你的小队呢?”

    “也被图拉科夫他们拐去了,那群没良心的混蛋,队长我在这里没日没夜的忙,他们却在游手好闲。”

    萨绮丽恨恨的咬牙切齿道,如果那些人出现在眼前,她保准每人赏一记衰老一指。

    “所以说只能找小弟你陪了,怎么样?不是很过分的条件吧。”

    “说的好像我是最后挑下来,没人要似的。”我不甘心的嘀咕一声,想了想,感觉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琳娅被拉斐尔拐了,陪练的图拉科夫和沙希克也出去打秋风了,笨蛋小师妹刚刚才送走,难道我要去找宓瑟雅一起耍中二?

    这样想想的话,我和萨绮丽还真是同病相怜的说,冲着这个份上,陪她逛逛也没什么不可以。

    “好吧。”

    “那就这么定了。”萨绮丽哼着小调,紧紧抱着怀里的文件,一副中了大奖的高兴模样。

    真是的,不就是逛街,有那么好高兴么,看来她这段时间已经被忙坏了,连以往如同家常便饭一样的事情,现在也能为之雀跃。

    “等等,你还没告诉我办法呢。”

    我没打算让萨绮丽忽悠过去,这可是交换条件来着,可不是无偿三陪。

    “当然,我原本就没打算骗小弟。”

    萨绮丽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让我有种不妙感觉,好像……上当了。

    “刚刚从哈洛加斯那边传来消息,泰瑞尔终于出手了,和大魔神巴尔对峙了一会儿,对方已经退回了老巢,世界之石要塞里面,哈洛加斯的警戒,再过几天应该就可以解除了。”

    “泰瑞尔吗……”我惊叹道。

    以前的自己不知道厉害,如果那时候听到这个消息,多半会在心里描绘出一副白色触手魔大战黑色触手魔的四格暴走漫画。

    但是现在,随着实力晋升到世界之力境界,我更多的却是一种向往,对那种景象的向往,乃至瞻仰。

    实力越是提升,对世界之力了解的越多,越是能体会到自己的弱小,我现在毫不犹豫的相信着,如果是四魔王……不,哪怕是一个世界之力高级强者,也能轻易的捏死自己。

    那么。比世界之力境界更高一个境界的吞噬世界之力,拥有这般强大境界的五爷和巴尔,两者之间的对峙。又将会是什么样的惊天动地景象呢?

    有点后悔啊,早知道会发生这种好事,就应该亲自去哈洛加斯围观才对。

    咦。等等,不对啊!!

    我忽然反应过来,忿忿的将心灵茶几怒然掀起。

    “这算是哪门子的交换条件啊,只不过是一个很快就会传开的消息吧!”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至少小弟比其他人都要更快的了解到,了解情报的时间的重要性,不用我多解释了吧。”

    萨绮丽露出狐狸笑容,不容我多做抗议的道。

    “说好了。就这样咯,我可是很忙的,再见。”说完像一阵风似的跑开了。

    我愣愣的盯着那道背影,最后无奈的垂下了头。

    这算哪门子的情报啊,果然还是上当了。

    ……

    另外一边,怀里抱着一大叠文件的萨绮丽,却没有朝这些文件拜访处理的目的地走去。在下一个岔路口,她走向了另外一条路,通往冒险者区域的大路。

    而此时,在冒险者区域的某个酒吧里,有两个宿醉了一宿的醉汉。摇摇晃晃的搀扶着桌椅,捂着还在发涨的脑袋,站了起来。

    “水,谁都好,快点给我来一大杯水!”口中冒烟般的干燥,让他们立刻大嚷大叫起来。

    “是的,图拉科夫大人,沙希克大人,马上就来。”侍者殷勤的应道,很快就端来了两杯掺了醒酒香料的清水。

    “我说……沙希克,有点不对劲啊。”一口气将足足几升的水,牛饮了个干净,图拉科夫这才缓和过来,拍着额头说道。

    “你说萨绮丽那家伙,什么时候那么好心过,竟然特地的请我们喝酒了?”

    “好像的确是头一回。”沙希克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打了一个响指,叫来侍者。

    “我们昨天的酒钱,已经给了吗?”

    “是的,沙希克大人,图拉科夫大人,全部的帐都已经由萨绮丽大人结了。”侍者应道。

    “你看,这不就得了?”沙希克哈哈一笑。

    “既来之,则安之,萨绮丽当时可是说白请的,难道她还能让我们把喝下去的酒吐出来?”

    “那到也是。”图拉科夫仔细回忆了一下,两人的确没有露出什么破绽,便放心下来。

    说曹操,曹操就到,这时候,萨绮丽走了进来。

    “我还以为你们两个要睡到中午呢。”她嫣然笑道。

    “嗯……睡到中午,那还不被你卖了?”看着怀里抱了一大叠文件跑来的萨绮丽,感受到一股浓浓的阴谋气氛,两人顿时警觉起来。

    “瞧你们说的。”轻摇了摇细指,萨绮丽笑的更加灿烂。

    “就算把你们卖了,这一斤肉又能卖到多少钱,你们还真当自己的肉是什么美味不成?”

    两人顿时一阵寒颤,摸了摸身上的肉,还好没少。

    “老实交代吧,我们才不信你会那么好心,无缘无故请我们喝酒。”

    “说起来,也的确不是无缘无故。”

    “你看,果然是吧。”

    “其实这一次请客,是为了前些天,强迫你们成为小弟的陪练那件事道歉,听说很辛苦对吧。”

    “那可不是吗?天天被新人小弟想出的新鲜花样给揍的鼻青脸肿。”

    一提起陪练的事情,两人顿时打倒苦水,无形中,也等于是相信了萨绮丽这番话。

    “所以啊,我心里十分的过意不去,想了又想,觉得光是请你们喝酒还不足以弥补心中的歉意,于是,我又特地去了小弟那一趟,帮你们两个请了假。”

    “请了假?”

    “没错,我和小弟商量,让他放你们几天假,理由是你们的队友闲不下去了,强烈要求要出去兜转几圈,活动活动手脚。”

    “真的?”

    “那还能骗你们,不过,我和小弟说昨天下午你们就已经出发了,所以为了配合,你们待会得瞒着小弟回去,带着你们的小队……哦,对了,把我的那几个也带上去吧,一起去外面兜转几天,赚点外快什么的也好,对吧。”

    “太好了,真是太谢谢你了,我们现在立刻就出发。”图拉科夫和沙希克一脸的感激。

    “少跟我装模作样,你们心里一定还在警惕我的动机对吧。”萨绮丽白了二人一眼,道。

    如同她熟悉对方一样,对方也熟悉她的性格,什么觉得歉意,为了补偿,信了这番话,那才是枉和萨绮丽并肩作战数十年。

    “明人不说暗话。”果然,两人收起脸上的感激,嘿嘿一笑。

    “我就直说了吧,虽说是带着目的,但是无论如何,也算是请了你们喝酒,也帮你们推掉了几天的陪练,对吧,这做不了假吧。”

    两人点了点头。

    “但是,似乎有一个同犯,甚至是罪魁祸首,现在却悠哉悠哉,丝毫不理会你们两个的感受,不是吗?”

    图拉科夫和沙希克面面相窥,然后笑了起来。

    “女人就是麻烦,非要说的那么拐弯抹角,不就是想让我们帮你回敬拉斐尔吗?”

    “怎么样,做不做?”

    “没问题。”

    “坑人的事,我最喜欢做。”

    “是该让最近气焰嚣张到极点的拉斐尔吃点苦头了。”

    “以报仇的名义!”

    三只手叠在一起,狠狠一压,顿时,冷清的酒吧被一股阴谋气息笼罩起来……

    走在回家路上的我,忽然打了一个冷战。

    总觉得好像又被人算计了,是错觉吗?好冷,好冷,背后这股冷意吹之不散,还是快点回去和小幽灵滚床吧……

    继续求月票的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