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道别
    接下来的几天,日子过得颇为简单。

    首要任务当然是陪伴新婚尔尔的琳娅,就算时间再怎么紧凑,也要给我们这对新婚夫妇十天八天的蜜月期,是这样才对吧。

    我如是怨念的盯着强拉琳娅离去的拉斐尔,泪流满面。

    以【你们留下来的时间不多了,我要尽快将衣钵传给宝贝孙女,蜜月你们回第一世界去度吧】这样的借口名义,将我和琳娅拆散,这个仇我会一直记着。

    琳娅被拐走了,还好有小幽灵以及我那笨蛋小师妹,来舔舐我这新婚丈夫的一颗受伤的心。

    然后,还有两个特大号沙包拱发泄。

    倒霉的图拉科夫大叔和沙希克大叔,因为那天签下的不平等陪练契约,只能拉耸着脑袋,在山谷里面继续陪我战斗。

    多亏了他们两个,多亏了本应该和琳娅度蜜月,现在却只能陪两个大男人在山谷里挥洒男人汗水的这段怨念时间,我对世界结界的运用已经初步踏入了门槛之内。

    “我可是要……成为打败世界之力强者的男人啊啊!!!!”

    山谷之中,世界结界之内。领域化身为锋利的斧刃,浑身宛如一把开天辟地的巨大斧头般朝我斩下来的图拉科夫,如是大吼道。

    面对宛如狰狞巨兽一样的图拉科夫。我风轻云淡,不为所动的对着他,轻轻扫了一拳。

    下一刻。他这雄伟威风的身姿,被一只从侧面出现的无形大手,狠狠撞飞。

    嗯,是的,一只无形大手,并不是我挥出去的拳头。

    我从那场战斗之后就在想,既然世界结界以内,就是一个自我。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那么,我为什么不能用自己的身体进行攻击呢?

    就像自己的本体一样,出拳,出脚。

    结果尝试了一下,果然能成,自己找对了摸索的方向。

    刚才将图拉科夫击飞的一直五行大手。就是以【世界的我】凝结而成的一只手,和那些能量凝结而成的大手——比如说法师用心灵传动凝结而成的魔法之手相比,这只大手的攻击威力,是和本体一样的。

    也就是说,只要在这个世界结界里面。我的手就是无处不在,防不胜防。

    当然,因为我现在还没能成功融合【世界的我】的原因,这些手段使用起来,还不是很熟练,就比如说要凝结成一只大手,进行攻击,我的本体也必须借助挥舞自己的拳头,来控制这只大手。

    这就好像是法师们借助魔法咒语,来增加自己的精神专注,进而施展出魔法一样,当这个魔法的施展变得越来越纯熟时,就可以免去魔法咒语这个步骤,甚至达到瞬发。

    我现在也必须借助挥舞本体的拳头,来控制我的世界凝聚而成的拳头,和前者的道理其实都是一个样。

    等到本体的我,和世界的我真正能够融合起来,不再产生别扭和陌生感,整个世界真正成为自己的一部分,可以如同手脚一样如意挥使的时候,就可以随意的制造出一只大手,甚至可能是数只大手攻击世界结界之内的敌人了。

    甚至,如果足够熟练的话,让这只大手施展出自己那些得意的技能,以及二重击技巧,或许也不是不能做到。

    轻松打败图拉科夫后,我暂停了一下,开始仔细思考起来。

    在世界结界内,凝聚出自己的手脚进行攻击,这只不过是世界结界的最初步,最简单的运用,但是对我来说,却也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一个必须仔细的去琢磨研究的要点。

    这种运用,威力究竟有多大?我现在在想这个。

    对付世界之力以下的对手,它绝对是一个大杀器,好好想一想,当你进入这个世界结界之内,就有无数的拳头的飞腿,随时可能出现在你的身边进行攻击,比瞬移的技巧还要无赖,又有谁能够受得了,防得住?

    光是世界结界的这种最基础简单的运用,就已经让世界之力以下的战士无法应付了,所以才说,领域强者想要堂堂正正的打败世界之力强者,基本上是靠做梦才会出现的事情。

    但是,对于同等级的对手呢?

    对方似乎也能将自己的世界,化为拳脚进行攻击,而且,对方同样拥有世界结界,你的世界,不可能渗透到对方的世界里面。

    某种意义而言,这似乎又返回到了最原始的战斗方式。

    近身搏斗,拳脚相加,刀剑来往的原始模式。

    只是这个战斗的身体,不在是自己原本的身体,而是【世界】的身体,由自己的世界凝聚而成的身体。

    恍然间,我忽然领悟到了一些东西。

    为什么大家都要强调,到了世界之力境界以后,对世界的领悟和操纵,会比自身力量的强大与否,更加重要。

    打个比方,有两个力量相同的世界之力强者,他们对世界的领悟不一样。

    前者领悟的要更深一些,后者十分薄弱,就像是现在的我。

    然后,当两个人开启世界结界,将世界化为自己,用世界进行战斗的时候。

    前者因为领悟的深,他的世界就像是石头一样坚固。

    后者领悟的浅,他的世界,只有软泥一样的强度。

    两者的力量一样,攻击力相同。碰撞到一起,会是什么样的结果?想必已经不用我多说了吧。

    我得庆幸,骷髅指挥官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对自己的世界运用的也十分生疏,不然那场战斗我是绝对赢不了他的。

    “新人小弟,在想什么呢。呆坐了那么久。”回过神来,肩膀立刻就被图拉科夫这厮重重的一拍,他绝对是故意的,绝对是在公报私仇!

    我呲牙咧嘴的回头瞪了他一眼,揉了揉发麻不已的肩膀,一脸深沉道。

    “我在想,或许我是个天才也说不定。”

    “哈哈哈哈!!!”

    结果图拉科夫和沙希克很不给面子的大笑起来。

    “新人小弟,事到如今你在想什么啊。”

    “你当然是个天才。要不然,全世界的冒险者,甚至哪怕塔拉夏复活过来,都要羞愧的去自杀了。”

    两人接下来的话,却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一番话说的,反倒让我不好意思起来。

    “咳咳。也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样,我的意思是说,我竟然能够无师自通,一点一点的摸索出世界之力的前进道路,感觉有点厉害。”

    “嗯。你没有人教吗?”听到我这样说,图拉科夫和沙希克却是皱起了眉头。

    “营地有谁教?”我翻了个白眼。

    “你的老师呢,加仑大人去哪里了?”

    “被提他了,又跑去野外找香料去了,好几天都不见人影。”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幸好本来就没指望这腿毛仙人能够教导自己。

    “这样可不行啊,虽然新人小弟你能自己摸索道路,是一件好事,但总得有个人为你指路比较好,以免走错道路,后悔莫及。”

    两人挠头想着,暂时也想不到什么好主意。

    “要不再等等看吧,对了,可以去问问拉斐尔,听哈洛加斯那边的情况,似乎缓和了一些,说不定能抽调出一两名世界之力强者回来教导你。”

    “但愿吧。”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从开始历练到现在,大部分道路都是自己摸索出来的,我已经习惯了,如果有世界之力强者进行教导,自然是最好,没有的话,我一个人自己捣鼓也不觉有什么问题。

    “可不能这样随意,我听说世界之力和以往的境界不同,以往的境界,如同领域,伪领域,心境这些,其实道理很简单,一通百通,就算自己独自摸索前进的道路也没问题,轻易不会走错路,但是到了世界之力境界,却是一个庞大复杂的系统,涉及到方方面面的知识和运用,没有人指引道路的话,很容易走错方向,浪费时间还好,要是不小心让自己的道路,进入了一个没法回头的死胡同,那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沙希克一脸严肃的告诫我,旁边的图拉科夫也是猛地点头。

    “好吧,看来真得等等那些大高手们回来,指点一下了。”我心里一暖,点头应道。

    接下来几天,我还在熟练世界结界,想着腿毛仙人回来了,就和他讨教一下。

    结果,终于被我抓住了这鬼鬼祟祟,行走无踪的老头。

    “老头,我已经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了,你看着办吧。”

    我如同上门讨债的黑社会一样,凶狠的睁大双眼,一脚踏在张破烂的桌子上,就差在脸上弄个刀疤,再整个飞机头了。

    “你这算是长大成人了,还要回家向长辈要钱吗?”忙着整理这一趟收获的香料原料的腿毛仙人,头也不回的反问道。

    “混蛋,你什么时候给过我钱了!”我大怒掀桌,这个也是,那个也是,老酒鬼,腿毛仙人,就没一个正经的老师。

    人妻骑士,好想你啊,虽然教导的方式s了一点,但我其实就是个m……不对,m什么m呀,我的意思是说,虽然教导的方式暴力了一点,但却是个认真负责的好老师。

    “说点正经话,老头,教我点世界之力境界的知识怎么样?”

    我忽然意识到,这貌似还是自己第一次主动要求学习吧。

    以前,要么直接被老酒鬼拉到训练场,操练一顿,美名其曰在战斗中领悟成长。也么就是被加仑老头灌汤包似的,一股脑塞过来一大堆知识,也不管我能不能领悟。

    “真没见过你这么嚣张的学生。你看贝安沙就好多了。”

    腿毛仙人终于回过头,却是看向旁边化身萌熊,一脸幸福。专注一百年舔蜂蜜的贝安沙。

    “那是因为你根本就没有教过贝安沙什么吧,除了那些无用的香料知识以外。”

    我不屑的说道,还真以为我不知道吗?早就从贝安沙嘴里套出来了,你丫的根本就没教过贝安沙正经的东西。

    “香料知识怎么就不正经了?”被我揭穿老底的腿毛仙人,尴尬的咳嗽了几声,随即正色。

    “我不会教你这些东西。”

    “为什么?”眼看腿毛仙人不似在开玩笑,我不由的惊疑沮丧。

    “因为我的道路不适合你走。”

    “这还真是万能的借口。”

    “没必要骗你,我的道路真不的适合你走。应该说是不适合于任何人,如果你是想了解世界之力境界的知识,问贝安沙比问我更有用。”

    “贝……贝安沙?”我惊愕的回过头,看了看小手粘着蜂蜜,嘴巴粘着蜂蜜,眼睛也倒影着蜂蜜,萌了我一脸的黑发双马尾少女。

    “你……你的意思是说……贝安沙也是世界之力境界?”

    “你到现在才发现?”腿毛仙人一脸的鄙视。

    “哈……”

    我足足傻呆了好几分钟。才晕乎乎的反应过来,不理腿毛仙人,径直走向贝安沙。

    “贝安沙。”摸了摸她的头,这乌黑光华的秀发,这萌萌的可爱双马尾。竟然是世界之力强者?

    “师兄吧嗒吧嗒吧嗒”

    这一边用撒娇的语气叫着我,一边舔着蜂蜜的萌货师妹,竟然是世界之力强者?

    这喜欢肉包子,最爱蜂蜜,为了自己的宝贝妹妹而研究出了一手独一无二的黑暗料理的吃货师妹,竟然是世界之力强者?

    “贝安沙,你……多大了?”我有点头晕目眩的感觉,只觉得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或许,其实贝安沙的年纪足以做我的奶奶也说不定。

    “嗯……”贝安沙一愣,然后严肃的沉思起来,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好一会儿,她才像背书一样,干巴巴的念头:“姐姐说了,女人的年龄是罐蜂蜜,不能轻易说出来。”

    “是秘密才对吧。”不忍目睹的捂起了额头,我这笨蛋小师妹哟。

    “总之,你还是我的小师妹,对吧。”面对忽然变得宛如陌生人一样的贝安沙,我有些不安的问道。

    “贝安沙是师兄的师妹,一直一直不会变。”贝安沙可爱的点点头。

    “啊啊啊,贝安沙最可爱了。”我被感动了,被萌动了,紧紧的一把抱住贝安沙娇小的身躯,在她娇嫩的脸蛋上蹭啊蹭。

    不过,要我向贝安沙讨教世界之力的知识,果然还是有点拉不下面子,该说是师兄的威严还是什么好呢?

    再说以贝安沙的语文水平,估计也无法将这些知识正确的阐述出来。

    我还是等哈洛加斯的前辈回来好了。

    “对了,小子,有件事要告诉你。”腿毛仙人在一旁忽然出声道。

    “我明天就要离开了。”

    “什……什么?!”

    “想要采集的香料,以及拉斐尔的香料,都已经弄到手了,没有在这里继续呆下去的必要。”

    “是吗?接下来打算去哪?”我怅然若失的问了一句。

    其实早应该有心理准备了,现在腿毛仙人不和我告别,过上十天八天,我也会向他和贝安沙告别了。

    在这里已经度过两个多月了,比原本计划的时间还要长一些,是时候该回第一世界了。

    “鲁高因,我在那里发现了一些有趣的原料。”腿毛仙人到是没有隐瞒行踪,这样说道。

    “本来想今天就走,可是见你们师兄妹这股粘腻劲,我还是多留一天,让你们有足够的时间道别吧,省得你们这两个让人不省心的学生,还要在背后戳我这把老骨头。”

    “这样说来,我还要感谢你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