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 婚礼落幕
    ********************************************************************************************************

    【琳娅,摸了个二筒,该怎么办?】

    于是,我堂而皇之的开始了雀神作弊之旅

    【吴大哥不是还有个四筒没打码?最好是放着,到了现在,台面上一个二筒都没出,我担心有杠】

    只需一两秒的思索时间,琳娅很快的就回道

    她现在在拉斐尔那张桌子,离我这足足有数百米远,其他人就算打死也不会知道我们既然还能作弊,但是这点距离,对于我和琳娅的爱,我们之间的心心相印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没错,死去的禽兽公爵曾经说过——爱,能拯救世界

    当然,光凭着心灵沟通还不够,还有智慧,智慧是其中一个关键环节

    比如说现在这局,桌上的雀牌已经打出了四分之三,你或许很难相信,远在数百米外的琳娅,仅凭着和我一直的心灵对话,还要时不时的分神去应付拉斐尔,以免被她发现什么端倪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琳娅对我手上有什么牌,一清二楚,桌面上打了什么牌,已经打了多少张牌,还剩下多少张,也一清二楚

    甚至连每个人打过什么牌,我告诉过琳娅后,她也记得一清二楚凭着这点,琳娅竟然能够猜出对面三人,每个人的手上大概有什么牌在打什么

    现在的琳娅,简直就好像是在以上帝的角度,俯视着我们这一章桌子,每个人手上的牌,都在她那双天蓝色的清澈眸子中,清晰的映现出来,然后化为一一串串智慧的数据,寻找着最佳的胜利路线

    你说这种作弊一般的记忆力,加上琳娅的智慧,能不赢吗?

    不管你相信不相信,反正我是相信了

    因为,摸到手上这张牌,我已经胡了

    轻轻将手上的牌一捏,一推一翻,我笑看着露出见鬼模样的图拉科夫

    “混蛋,你不胡的话,说不定就是我胡了”他懊悔的将自己的牌翻开,再摸摸下一张果然是他要等的牌,这让图拉科夫加气恼

    “别得意,只不过是自摸的小牌而已”他嘀咕着,将手上的点数分给我

    虽然赢的点数不大,三人不是很肉疼,但因为是自摸,我收了三人的点数,积少成多,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这样没意思,没有彩头,完全找不到感觉,没错,就是这样,我才会开局不利,都是因为找不到平时的感觉了”

    图拉科夫抛了抛手中的,拉斐尔准备好的点数,咂巴着嘴,不是很爽快,并且将第一局的失礼错怪到感觉上面

    “不如这样,我们将这些点数换成金币和宝石,胜负的规则不变,这样才叫赌博不是吗?”

    “去去去,这可是我和琳娅的婚礼,是娱乐比赛,不是赌博”

    因为拉斐尔的作恶,场面已经变得无法控制,我可不想再让自己的婚礼变成一场赌博大赛,于是连忙制止道

    “要是我输了,那都是人小弟你的错”图拉科夫瞪了我一眼,狠狠说道

    “哼哼,你可以这样认为,因为我的实力太强了”我不甘示弱的笑着回道,让对方气的直呲牙咧嘴

    牌局继续,最终,在半个小时候,凭着琳娅的帮助,我以第一名的优势,和图拉科夫一起淘汰了另外两名选手,晋级下一轮

    其他牌桌也差不多决出了胜负,考虑到时间问题,大家手上的点数不多,所以会出现实力比其他人强但运气不佳输掉的情况,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无论是什么比赛,都无法保证绝对的公平

    下一轮,为了保持最后的强抢对局,两个第一名和两个第二名组成一座,图拉科夫被分到了别的桌子,可是,我依然碰到了熟人

    宓瑟雅

    “你可别教坏了孤儿院的小孩”

    我嘴角一抽,无语的看着她以另外一个第一名的高姿态,莅临牌桌

    “所谓创世者的设定,只不过是为了让主角在将来将其踏在脚下而已”另外两名选手还没有来,于是宓瑟雅肆无忌惮的发泄她的中二病

    “愚蠢的人类,挑战创世者的后果,你应该明白”我的声音也跟着变得低沉起来

    “哼哼哼,没有这个觉悟,也走不到这里,吾之战者之身,早于受第一缕光明照耀之时,便已经决定将来,为荣耀而生,哪怕粉身碎骨,亦在所不惜”宓瑟雅气势高涨……不,应该说中二病高涨的冷笑起来

    谁让我是唯一一个能够忍受和配合她的中二病的人

    “那么,便抱着粉身碎骨的觉悟坐下,用你的手,去碰触那神的禁忌,番多拉的魔盒,去破坏,去毁灭,去堕落,成为神孽之子,走上无法回头的荆棘道路,渡过地狱之河,穿越死亡花海,绝然呼唤长廊,打碎叹息墙壁,明以决心,明以意志,然后,神会欣然收下你这份完美的灵魂”

    我捏着一张牌,在手心之中轻轻摩挲着,脸上自信而轻蔑的笑容,俯视着大地生灵的目光,犹如神一般

    “我会改写结局,以孱弱的灵魂之身,做最后一搏,逆神除魔,而后君临天下”宓瑟雅脸上的信心,也同样不逊色于我

    “那……那个……”

    在我和宓瑟雅的强大中二病气场笼罩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对面的另外两名选手小心翼翼的举手,以一种【不想和这两个奇怪的家伙扯上任何关系,是不是直接认输比较好】的战栗表情卑微的出声问道“我们……我们可以坐在这里吗?”

    “坐,人类,欢迎参加弑神的宴……”宓瑟雅话还没说完就被我从桌底下踢了一脚

    “咳咳,事不宜迟,我们开始”

    两人连忙从中二病气场之中退出,正经八百的开始洗牌

    “宓瑟雅……”一边洗牌,我挑了挑眉头

    “干嘛?”

    “五枚宝石”我报了一个数字

    “二十枚”宓瑟雅漫天要价,就地还钱

    “六枚,神只不过是想快点结束这场悲哀的战争而已”我深沉道

    “十五枚”哪怕是神的怜悯,也需要付出代价

    “七枚神的怜悯之光,同样会照耀于你”

    “冒昧问一句,刚才你们还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气势,没错”对面的选手表示看不下去了

    “神的血宴,无需凡人”宓瑟雅冷笑

    “是吗?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去和拉斐尔举报你们两个公然行贿作弊”两人面无表情

    “开玩笑的,开玩笑的”我又暗暗踢了宓瑟雅一脚

    虽然我能理解宓瑟雅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像我这样,能够大发慈悲的陪她玩中二病对话的人,有多么的畅快,但也别太兴奋过头了啊笨蛋

    于是总算是让宓瑟雅将中二病收敛起来,正式开始了比赛

    一如既往的,我继续在琳娅的指示下出牌,坐在此身之处的我,只是一具外壳,三人真正面对的,其实是琳娅这尊实力远创世神的主神

    【咦】琳娅忽然发出一声疑惑的轻声

    【怎么了】

    【宓瑟雅的出牌好像有点不对劲,莫非是我猜错了她的牌】

    【继续看看,宓瑟雅是个强劲的对手,这局我们小心点,宁愿和了也不要让她胡】

    【好,我也打算仔细观察一下宓瑟雅的风格再说,以免出现意外】

    琳娅稳扎稳打的应道,于是,这一局在我琳娅肆意的搅合之下,成功的和牌了

    但是接下来,宓瑟雅的风格又让琳娅看不懂了

    【她好像……总是想胡大番】琳娅不大确定的判断道

    【这很正常,每个人都想胡个大番】

    【话是这样说,但是宓瑟雅有点太执着了,明明是一手好牌……你看,她这几轮打的,都是已经成型的牌】

    【是……是吗?哈哈】

    我傻笑几声,因为有琳娅坐镇,我只顾着报牌,完全没有去记谁出了什么

    不过,如果琳娅的判断无误的话,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宓瑟雅难道想故意输掉?

    这不大可能,以我对她的性格了解,她绝对是想努力上到八强,乃至四强,最终决赛,然后狠狠敲诈某个想赢的某个选手一笔,向对方放水,这样才符合她的利益

    莫非是……

    我忽然想到一个不是很起眼,但是却十分可能发生在宓瑟雅身上的可能性

    这家伙……有强迫症

    上次吃维拉丝的包子也是,明明可以很高兴的享受美食,却偏要以败家之犬自居,发誓一定要做出好吃的包子

    没错了,这家伙不是故意要胡大牌,只不过是中二病患者最常见的强迫症而已

    我将这个可能性告诉琳娅,也吓了她一大跳

    知道原因那就好办了,接下来,利用宓瑟雅的强迫症,琳娅很轻松的就掌握了她的出牌方式,最后一举拿下这局

    被抓住破绽的宓瑟雅,甚至无缘第二,以第三名的成绩出局,虽然很可怜,但比赛就是如此的残酷无情

    幸好她出局了,不然对面的两人,一定会以为我们是在【暗通款曲】

    在琳娅的帮助下,一路横扫强敌,最终以第二名来到了决赛

    其实到了准决赛,就变得艰难起来了

    因为这场比赛里有着完全不逊色于琳娅的妖孽存在,拉斐尔就不用说了,萨绮丽也是劲敌还有一个……是艾伦奶奶

    你妹的,这简直就是四神兽的脚本啊

    刚才准决赛的时候,我和萨绮丽一桌就是输给了她,只能以第二名进军决赛

    而另外一张桌的两名,毫无疑问是拉斐尔和艾伦奶奶

    至于号称营地赌圣的图拉科夫,据说在第三轮的时候被拉斐尔杀的落花流水,跑不知道哪个角落去画圈圈了

    “小小吴,没想到你竟然能来到这里,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用了什么作弊的方法但是,你的脚步也要到此为止了”

    另外一张桌的第一名,我们的百族公主拉斐尔殿下,昂首挺胸,高傲的注视着我

    以她和阿卡拉的亲密关系,肯定知道我的战斗力低的有多可怜,所以毫不客气的把我当成是一路作弊走到这里

    当然她猜的一点也没错

    “哼哼,话可别说的太满,别以为只有你一个人最强”我看了艾伦奶奶和萨绮丽一眼,有些底气不足的反驳道

    没办法,就算琳娅亲自坐在我这个位置帮我打也未必是拉斐尔的对手

    不过到此为止,我的任务已经完成大半了

    ********************************************************************************************************

    ********************************************************************************************************

    ********************************************************************************************************

    ********************************************************************************************************

    ********************************************************************************************************

    ********************************************************************************************************

    ********************************************************************************************************

    ********************************************************************************************************

    ********************************************************************************************************

    ********************************************************************************************************

    ********************************************************************************************************

    ********************************************************************************************************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