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最佳陪练
    “这有什么好哭的,又不是没见过你家丈夫英明神武的样子。”

    听到图拉科夫的话,我立刻把头向上一扬,身后的暗红之翼很是风骚的扇了扇,制造出一股风浪,衬托自己的高大威武。

    “在我眼里,吴大哥无论什么时候都很英明神武。”琳娅上前一步,贴在我的胸前,双臂在腰间一环,温柔的搂住。

    是……是吗?

    我怪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现在的琳娅,比以往爱撒娇一百倍,在大家面前,就连我都有点难为情了。

    “呜哇”

    两位魔女大人退后一步,用眼神交流起来了。

    【拉斐尔,你现在还有脸向琳娅说教,教她怎么和丈夫依赖撒娇吗?】

    【没有。】拉斐尔沮丧的低下头。

    【我似乎有个很不得了的孙女。】

    【何止是不得了,我要是男人,也会被她迷的神魂颠倒,真不知道你说的另外两个小弟的妻子,究竟是何等的妖孽,竟然能被你拿来和自己的宝贝孙女比肩。】

    【你到时候看了,就会知道了。哪怕是看到小琳娅现在的模样,我依然不觉得她能够完全胜过另外两位。】

    不说两位魔女在窃窃私语,琳娅却是很害羞了。刚才太过忘情,完全忘记周围还有其他人,就这么的……这么肆无忌惮的向吴大哥撒娇。现在反应过来,她连忙后退一步,羞红着脸低下头,不敢面对众人。

    所幸,两个最能作弄人的家伙还在一旁眼神交流,琳娅并未遭到调戏。

    反倒是我,在痴迷的看着琳娅含羞带怯的美丽模样时,肩膀忽然被从后面用力一拍。

    干嘛呢。干嘛呢,没看到我正在和妻子温情吗?

    我不满的回过头去,图拉科夫那张斗牛犬一样的大脸,咧嘴笑着,在眼前晃动。

    “怎么了?”我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新人小弟,怎么样,想不想试一试自己提升以后的实力。到底如何?”

    图拉科夫这一说,到是提起了我的兴趣。

    “当然想,但是怎么个试法呢?”

    “嘿嘿,那还不简单。”

    图拉科夫笑的更灿烂了,指了指自己。过会,犹豫了一下,觉得不保险,又指了指不远处的沙希克。

    “你的意思是说……比试一场?”

    “这可是最直接简单的方法,不是吗?”

    “这话到是没错。”

    我看了一眼沙希克,只见他无奈的耸耸肩膀,似乎对被图拉科夫拉下水,觉得很无辜,但却并没有出言拒绝。

    “两个一起?”

    “就算是好斗的野蛮人,也不会觉得单独以领域挑战世界之力,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既然有两个陪练,小小吴你何乐而不为呢?”

    这时候,营地的魔女们总算是交流完毕,发现了这边的情况,走上来,拉斐尔开口说道。

    “不过小弟,虽然你已经突破到了世界之力,但面对这两个人,却不能轻心大意,这两个家伙实力不怎么样,自虐倾向却很严重,平时有事没事,就爱找世界之力强者交流较量,对如何应付世界之力强者,他们的经验很丰富。”

    萨绮丽更是直接,一口气就将两个人的老底给透了出来。

    “萨绮丽,你这就不对了,我们还打算给新人小弟一个惊喜。”这次出声的却是沙希克。

    “对对,还有,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们两个,你自己不也经常去找世界之力强者讨教吗?”图拉科夫也附和说道。

    “我只是请教,哪像你们两个,不被打到趴下,就不知厉害。”萨绮丽轻声一哼。

    “总之话说到这里,我也是赞成比试一场。”

    “看来萨绮丽这家伙,是打算看到我们被打趴下了。”图拉科夫苦着脸和沙希克说道。

    “最毒女人心,这话说的一点都不错。”沙希克嘴里叼着一朵红玫瑰,眼神忧郁,宛如饱受女人的爱恨煎熬的多情诗人。

    “不不不,应该这样说,萨绮丽老牛吃嫩草的**越来越强烈了。”

    “好了,两位大叔,还要不要比试来着?”眼看二人你一句我一句,已经让萨绮丽处于爆发边缘了,我连忙说道。

    “那好,现在就开始吧。”见黑气缭绕的萨绮丽,正瞪着自己,图拉科夫和沙希克脖子一缩,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迟一秒,那就是衰老一指了。

    “可是……这山谷会不会太小了。”

    我看了一眼,虽说鲁科加斯这个巨人能够看得上的山谷,绝对不会小,但是,如果是让一名世界之力和两名领域强者在这里折腾,却是绝对不够看的。

    “你以为我们只是单纯来围观的吗?早在刚才,我们就已经在山谷外面布置好了魔法阵了。”

    拉斐尔笑瞪了我一眼,仿佛在说,你现在才反应过来吗?

    “真的吗?”

    “要不然,光是你刚才突破世界之力的光芒和气息,早就引起别人的注意了,在第三世界可不比其他地方,有很多眼睛在看着呢。”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天空,拉斐尔这样说道。

    “临时布置的魔法阵,经得起折腾吗?”

    “你认为呢?看着点办吧,力量控制着点。动静尽量弄小一点,要不然的话,肯定会被他们发现。到时候……”

    “到时候?”

    “到时候就凉拌呗,就算被天使发现了,他们还能把你怎么样吗?”拉斐尔又是翻了翻白眼。

    这百族公主。说话还真多弯弯。

    我回过头,面对已经全副武装,准备就绪的图拉科夫和西雅图克。

    其余的人则是开始退到山谷外围,免得受到波及。

    “准备好了吗?新人小弟。”全身狰狞铠甲的图拉科夫,将交叉的插在地上的两把巨剑一拔,顿时,无比的战意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沙希克则是将手中的巨锤,轻舞了一个漂亮的【锤】花。放在身后,姿态随意,但是气势却犹如窥视漏洞,一击必杀的绝世剑客。

    这两个人,实力比同为野蛮人和圣骑士的西雅图克以及卡洛斯,还要强一些,战斗经验更加的丰富无比。

    最要紧的是。和卡洛斯、西雅图克的组合不同,前者虽然以及有了一定的战斗默契,但还远远说不上配合自如,和他们两个战斗的时候,大多时候。都是作为一个独立个体进攻,未将两个人的优势发挥出来。

    甚至,有时候还出现了拖后腿的情况,比如说圣诞节过后那场对战,西雅图克的【金色刺猬】,就无差别的将卡洛斯也卷了进去。

    眼前的图拉科夫和沙希克,虽然是老对手,经常打架,但是却掩饰不了他们并肩作战了数十年的事实,两人一旦配合起来,就犹如一人,实力何止增强数倍。

    再加上,他们有和世界之力强者战斗的经验。

    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因为自己突破到世界之力,而掉以轻心,甚至要更加的谨慎,不然很有可能会阴沟里翻船。

    面对两人锐利的目光,我气息一凝,微微弓起身躯,准备迎战。

    “等等,等等,新人小弟,你的武器呢?”

    就在气势一触即发的时候,对面忽然出乎意料的喊停了。

    嗯,武器?

    说的也是,现在不是地狱格斗熊,靠着一双熊掌就能威慑人了,手上没有武器的话,似乎很别扭了。

    但是……武帝剑已经没了。

    搞基剑的话,本来就属于小剑,握在高大的铠甲骑士手中,还真跟一把匕首没太大区别,不如不握。

    当然,现在其实还是出于变身状态,我完全可以将搞基剑融合起来,用双手发挥出它的攻击力,就跟地狱格斗熊一样,但是这样一来有什么区别,又不是和对方拼死拼活,攻击力不重要。

    “没什么合适的武器,不如不用。”我想了想,只是将一面盾牌装备起来,也没有握在手上,而是融合到变身之中。

    “总觉得被小看了。”图拉科夫向沙希克说道。

    “要不你也不用武器了?”

    “还是别,手上没有家伙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世界之力级别的对手。”图拉科夫猛摇头。

    “那还能怎么办,先试试看再说吧。”

    “只好这样了。”图拉科夫一脸的郁闷,本来两人对一人就胜之不武了,现在对方还不用武器,这让图拉科夫的野蛮人尊严,有点小小受伤。

    “不管了,新人小弟,你小弟点吧,可别阴沟翻船了。”

    破罐子破摔的大吼一声,刹那间,图拉科夫的气势变得高涨起来,紧接着,他身边的沙希克,也爆发出雄厚宛如大地一般的气势。

    对手,确认!

    我不慌不忙的将两人设定为敌人,立刻,世界结界感受到了入侵。

    这种感觉非常不好,就好像有两只苍蝇粘在自己的肌肤上,甚至是转入自己的鼻孔耳朵里一样。

    下意识的产生驱赶的念头。

    这股念头生起的时候,在领域气势下,犹如顶天立地巨人一样的图拉科夫和沙希克,腰身一压,仿佛受到了无端的排斥般,陡然变得渺小起来。

    这就是世界结界最基础的应用,自身世界对外物的排斥,原理到是和领域差不多,可以时时刻刻让敌人感到痛苦,难受,就仿佛在海底和游鱼战斗一样。

    “喝呀——!!!”

    就在这时,图拉科夫发出一声咆哮。居家旅行,杀人放火必备的野蛮人三吼子,释放了出来。

    随着咆哮。他的气势也改变了许多,那咄咄逼人的领域结界,竟然形成一把巨斧刀刃般的形状。向这边猛地冲过来。

    原来如此,以点破面,这就是他们对付世界之力强者的办法吗?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他们连站在世界结界里自由活动的能力都没有。

    说时迟那时快,眨眼间图拉科夫已经冲到了面前,两把巨剑似两道天虹,一把从上斩下,一把从左斩右。形成一道禁锢的十字斩。

    我有心实验现在的力量,并没有躲避,直接伸出双手,迎向这两把巨剑。

    亏得这双手铠甲化了,给了我一定的信心,不然我还真不敢做出这样的举动。

    伴随着锵锵两声,图拉科夫的两把巨剑硬生生的被我的五指抓住了。

    这野蛮人。何等的巨力。

    感受到发麻不已的手臂,我心里吃惊。

    但是,图拉科夫好像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般,为显示出丝毫的惊讶慌张,在双剑被借助的瞬间。他就有了下一步行动,张大嘴巴,一声宛如远古战争巨兽般的狂怒大吼。

    野蛮人呐喊终阶技能——战斗狂嗥。

    一般的战斗狂嗥,攻击范围是以野蛮人为中心,四散开来,而图拉科夫的战斗狂嗥,却是直接从他在嘴里喷出,形成宛如蝙蝠的超声波一样的恐怖声浪,直冲我而来。

    你妹的,还真是心狠手辣啊。

    不说战斗狂嗥的恐怖里面,就西雅图克这穿戴上野蛮人的专属头盔,那张大嘴巴怒吼的狰狞姿态,都足以将一般人直接吓死了。

    大脑嗡嗡一阵,受到这加强版的战斗狂嗥的影响,我陷入短暂的眩晕状态。

    幸好两手还下意识的紧抓着图拉科夫的巨剑,没有让他追加攻击。

    我好像忘记了什么?

    对了,是消失的沙希克!

    刚反应过来,带着泰山压顶之势的一柄巨锤,从后面横扫过来。

    “碰——!”

    感觉就像是被那种拆除高楼的巨大铁球,狠狠撞了一下般,身体横飞出去,在地面犁出一条深深的巨沟,尘埃与泥土高高飞扬。

    身体还在半空飞着,迷糊间,看到了天空一道红光斩落。

    野蛮人跳斩!

    图拉科夫宛如一颗坠落的陨石,手中呈交叉绞杀状的两把巨剑,在空气的剧烈摩擦下化为两把火焰之剑,笔直冲着我插落而下。

    与此同时,沙希克施展着类似于卡洛斯瞬步的技巧,如同鬼魅般追了上来,那柄和他一样那么大的巨锤,在头顶上一圈一圈的旋转着,越转越快,威势越发恐怖。

    又是两面夹击啊。

    真想让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看看,什么才叫做配合。

    我在心里嘀咕一句,下一刻,忽然消失在原地。

    瞬移!

    出现在坠落的图拉科夫的身后,简简单单一拳轰在他的背部,我大发慈悲的帮他【加速】坠落。

    而且力道稍稍偏了一点,图拉科夫坠落的方向,好像正是朝着沙希克的头顶,那被他转成宛如直升机的螺旋桨一般的巨锤上。

    接下来却让我目瞪口呆。

    本来这样的情形,两人不自相残杀就已经好了,在我预料之中,最好不过是沙希克停下旋转的锤子,强行躲开,图拉科夫也能安全着地。

    但是这样一来,两人都不免要露出破绽,让我可以闲庭信步的去捅他们菊花。

    所以,两人做出了让我目瞪口呆的动作。

    沙希克的巨锤并未停止,而是继续旋转,人也未加躲闪。

    加速坠落的图拉科夫,将一双巨剑挪到了背后,宛如收翅俯冲的苍鹰。

    在两人相撞的刹那间。

    似是运气,似是人为,图拉科夫的巨大身躯,竟然一小半穿过了密不透风的巨锤。

    而后,高速旋转的锤柄,撞在他的背部叠起的双剑上,带动着他的野蛮人巨大身躯,转过三百六十度,狠狠抛出。

    在巨锤的带动下,从天坠落的图拉科夫。就变成了从地冲起,沿着原来坠落的轨迹,咆哮着。怒吼着,高举着巨剑,向我冲上来。

    这一切。说起来很长,其实都发生在半秒不到的时间里。

    他们以前是杂技团出身的吗?

    我完全惊呆了,直到图拉科夫的双剑来到眼前才反应过来,伸手挡住。

    头顶轰隆一声白光雷鸣,转眼间,一道笔直的雷光白柱朝尚在半空的我的头顶落下。

    圣骑士的终阶技能,天堂之拳。

    千钧一发之间,我抓住巨剑。将图拉科夫高高一扯,拿他的巨大身躯,去挡住那道天堂之拳。

    就在,笔直落下的天堂之拳忽然散做数十团白色光球,飞散而去,绕开图拉科夫,又向我轰了过来。

    这控制……碉堡了。

    到了这里。我终于深刻了解到了第三世界冒险者的恐怖。

    不光是浸淫百年的战斗技巧,还有让人叹为观止的配合,他们充分的将力量,勇气,经验。智慧,彼此之间的默契和信任,这些要素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展现出无以伦比的威力。

    不打起十分精神的话,或许真的会输。

    闪身躲开这些缠人的白色光球,我的目光落到沙希克身上。

    要结束这场战斗的话,恐怕还得先从沙希克着手,图拉科夫更像是一个横冲直撞的前锋,隐藏后手的沙希克才是将领。

    我没有再使用瞬移,因为瞬移这个技巧,对于沙希克和图拉科夫而言,有些太无赖了,就好像是街机里的无限墙角流,或是**oss的格挡不能的全屏必杀一样。

    二重,空气压缩拳。

    二话不说,我朝地上的沙希克一拳挥下去。

    一股从未感受过的空气压缩力,在拳头上面高速凝聚,挥出去的一瞬间,化作了咆哮的风,崩塌的空。

    我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拳头,甚至没有去看沙希克究竟怎么应付这一记空气压缩拳。

    力量的转化率提高了三分,施展速度也快了一分,这是怎么回事?

    虽然比起地狱格斗熊,现在的铠甲骑士,力量的确要更加强大,但是,无论是转化率,还是施展速度,其实都和力量的提升关系不大,只有提升技巧和经验,才能提高这二者。

    我可不觉得完全狂暴后,休息一场,自己的技巧经验就挂机般的嗖嗖增长了,不落下水平就已经算不错了。

    这就是……世界结界的作用吗?

    我忽然醒悟。

    没错,应该就是这么回事,因为这个世界,已经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凡是涉及到和这个世界有关的攻击,都会得到额外助力,比如说空气压缩拳,由猛烈挥出的力量,制造出风压以及空间压缩,进而爆发出强大的扇形攻击风暴。

    在我使出这样的招式时,我的世界,就会主动的帮我凝聚起周围的空气和空间,将力量的转化率以及施展速度化为最大。

    这些都只是世界结界的一些自发形成的基础运用,它的力量远不止这些,在图拉科夫和沙希克的暴风骤雨攻击下,我来不及去主动运用自己的世界结界。

    回过神来,我才发现,这一记被世界结界加强了的二重空气压缩拳,直接就将对面的山谷打穿了,连布置在外的结界都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喂喂,新人小弟,不要那么过分吧,一来就上大招。”不知道用什么办法狼狈躲了过去的沙希克,忿忿的向我挥舞着锤子,说的就好像是大人欺负小孩,还要动刀子一样。

    “你们才是,不要进攻的太紧密了,好歹给我留下一丝琢磨世界结界该怎么运用的空间啊!”

    “一打起来就忘记了原本的目的,接下来一定会,一定会。”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但是,接下来的战斗,很显然,他们又把目的给忘记了,宛如对待杀父仇人一样拼命向我攻击,不留丝毫喘息的缝隙。

    我严重怀疑这两个家伙是故意的,他们或许在想——尼玛光是现在就够我们应付了,要是还让你学会世界结界的运用,那我们岂不是只能变成被挨打的沙袋了?

    很好,面对这种厚脸无耻的家伙。我也不用手下留情了。

    狂风骤雨,沙尘漫天的攻击,在巨大的山谷之中横行。轰隆隆的炸响不绝于耳,一道道飞溅的能量,将整个山谷切割轰炸的七零八落。

    这样持续了半小时后。两人终于被我顺利的揍趴下,认输了。

    可惜没有装备武器,攻击力稍弱,并没有将他们打疼,我很是惋惜的想道。

    “衰老一指!!”

    从远处行来的众人中,气冲冲的萨绮丽,毫不客气的向两名倒地喘气的战败者一指。

    那气势,让我想起了【哔】神圣斗士里的某位黄圣【哔】斗士。那猩红毒针的一抹绝世风情。

    话说哔什么哔,侵犯版权什么的,到了现在难道还用去在意吗?

    被我揍了一顿,又享受了一记衰老一指的图拉科夫和沙希克,立刻杀猪般的哀嚎了起来。

    “暴力抗议!”

    “虐待伤患!”

    自知做了亏心事的两人,发出夸张的嚎叫,一边摇旗呐喊。希望能够激起大家的怜悯之心。

    “暴力?”

    “虐待?”

    两位魔女阁下,一人一句,杀气腾腾的冲上来,对着还在装可怜的两人就是拳打脚踢,气势之彪悍。场面之壮烈,实属前所未有,让人瞠目结舌。

    就连热心肠的辛巴和达迦,也只是冷眼旁观,不帮二人说话。

    “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好不容易逃开魔爪,图拉科夫和沙希克宛如受委屈的小媳妇一样,大声叫冤起来。

    “明知故问!”众人齐齐一声喝斥。

    “当初说好什么来着,测试一下小小吴的实力,我没说错吧。”拉斐尔冷笑道。

    “当然没错,我们可是出于好心。”两人猛地点头。

    “可是你们,连连攻击,根本不给小弟运用世界结界的机会,这样还算测试吗?”萨绮丽杏目圆瞪。

    “怎么能这样说,我们可是想着让新人小弟能在极限状态,领悟世界结界的运用,所以才那么卖力。”

    “对对对,再说,新人小弟没有运用上世界结界,就已经把我们揍的那么惨了,要是被他学会用了,我们岂不是更惨。”

    “就是这么回事,我们啊,偶尔也想做一次轰轰烈烈的大事,乘着新人小弟才刚刚领悟世界之力打败他,以后就能名垂千古了!”

    “到时候,整个营地的美女们的目光,都会集中在我沙希克身上。”

    “到时候,酒吧那些家伙,还不都得拜服在我图拉科夫脚下?”

    两人口沫横飞,臆想连篇的说完后,回过神来,发现周围的杀气陡然浓重起来,每个人身上都似点了一把火,熊熊燃烧着。

    “这两个蠢蛋,完全将丑陋的目的暴露出来了。”

    “根本不值得同情。”

    “死!”

    说着,又是一阵拳打脚踢,这下连达迦和辛巴大叔都参战了。

    “我想到了一个好主意。”狠狠教训一顿过后,拉斐尔忽然露出灿烂笑容。

    这是名为魔女的微笑,地上两个抽搐着的大男人,露出恐惧之色,他们宁愿再被像刚才一样揍上百次,也不想看到拉斐尔对他们露出这样的笑容。

    “接下来,我们就让这两个家伙,当小小吴的陪练吧。”

    “可是,他们不会乖乖安分的当个好陪练吧,就像刚才一样。”辛巴一脸怀疑的看着地上二人。

    “这我当然知道,他们绝对不会安分下来,毕竟是一心想乘着对方初学领悟,以多欺少,完成打败世界之力强者壮举的【有尊严的高贵战士】呢,对吧。”

    拉斐尔的每一个字眼,每一个笑容,都像利针一样,深深刺着图拉科夫和沙希克的心脏。

    “所以,让他们一个个上就好了。”

    “不!!!”两人齐声哀鸣拒绝。

    两个人的完美配合,都已经被打败了,一个人那不是找虐么?

    “小小吴,如果只是面对他们之中的一个人的话,你觉得能找到战斗的空隙,学会世界结界运用吗?”

    “当然能。”我拍了拍胸膛。

    两人可怕就可怕在行云流水的配合攻击,如果只有一个人,我完全可以一边研究,一边应对。

    在阵阵哀嚎之中,在魔女们的威逼利诱之下,图拉科夫和沙希克这两个悲剧,终于垂首签下了不平等的陪练协议。

    拥有着丰富的与世界之力强者战斗的经验,这两个人,可是比西雅图克和卡洛斯更加合适的陪练啊。

    想到这里,我冲着他们,露出了一个大灰狼式的灿烂笑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