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绝色新娘
    ********************************************************************************************************

    “我呢我呢?”图拉科夫迫不及待的插上步伐,那庞大的个头,完全挡住了萨绮丽这道靓丽的风景线

    说着,他还自豪的摆了一个肌肉pose

    “你?”我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大冷天的,这个肌肉结实的野蛮人还穿着一身开领的短袖皮衫,露出牛腿般粗壮的胳膊,那硕大的胸肌就如磨盘一样,将可怜的衣服撑的紧绷起来,让人担心只要他一鼓劲,衣服就会被肌肉撑爆

    下面是一条紧身长裤,膝盖上绑了一套钢护膝甲,上面有着弯弯的勾,那锐利的光芒仿佛在说:嘿,伙计,别逼我用膝顶,你会死的很惨

    然后腰间,挂了一件不知名的花纹兽皮做成的战裙,脚下的是内镶了兽皮的铁甲鞋,打赤的胳膊上带着一副皮拳套

    “图拉科夫大叔,你是来参加婚礼的,还是来打架的?”

    一句话让大家哈哈大笑起来

    图拉科夫恼怒:“人小弟,你再看仔细点,这可是我们野蛮人最隆重的着装”

    我上看下看,还是没看出他和平常有什么不一样,穿着好像凶猛狂野霸气了,这哪是来参加婚礼的打扮?

    “是脸,脸”好心的辛巴大叔提醒我

    我的目光落到图拉科夫的脸上果然,发现了有点不同,好像不是平时的刺青了上面的刺青多了,几乎覆盖了大半张脸,甚至连光头上面都刺了一些花纹,就算是印第安部落野人看到这张脸,恐怕也得吓跪了

    “图拉科夫,你这脸是怎么了?被人破相了?”我大惊失色

    在众人的嘲笑声中,图拉科夫闷闷的看着我:“这可是我为了参加你的婚礼特地弄的,够意思”

    “太夸张了以后岂不是永远变成这张花花脸了?”

    “什么花花脸,你小子皮痒吗?”图拉科夫气的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向我晃了晃他的大拳头

    “这不是刺青,过后还是可以弄掉的,要是每参加一次隆重宴会都要弄出这样,我们野蛮人岂不早就面目全非了?再说,我们野蛮人脸上的刺青可都是有特殊的意义,不能轻易改变的”

    “原来如此,抱歉抱歉,我还真不懂这些”我恍然的点了点头,涨姿势了

    接下来是另外三个沙希克大叔不用说,肯定是一身骚包的燕尾礼服穿在身上,他健壮高大的体型,甚至不逊色于野蛮人多少,让人很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有着野蛮人的一些血统

    于是,庞大的体形衬上一身黑色白底的燕尾礼服,就像是……就像是放大数十倍的帝王企鹅一样,噗

    辛巴大叔和达迦大叔可没有那么骚包,他们穿着同样一件宽大的绿叶袍子,加上和善稳重的气质,那派头,宛如崇尚自然的神官,不用说,这肯定是辛巴大叔的创意

    这几个关系较好的朋友,都尽可能的穿着隆重,至于其他冒险者还有平民嘛,就不能太指望了,不过多少也会穿上好一点的衣服参加

    “小弟,还没说说你自己呢,怎么一个人在这里闲逛,今天你可是郎啊”问候完了,萨绮丽轻哼着,一把将挡在眼前的图拉科夫扯开

    “有拉斐尔大人包办,我没什么好做了”我耸了耸肩

    “到也是,拉斐尔那家伙,要是认真起来的话,还真没有其他人可以插手的余地”萨绮丽十分了解老对手的能力,闻言赞同的点着头

    “所以,就出来透透气,顺便也看一看拉斐尔大人究竟都布置了些什么”

    “好,反正我们现在也闲着没什么事,就陪小弟一起到处逛逛,看看拉斐尔那家伙有没有背着小弟,搞什么小动作”萨绮丽决定下来,看了身后四人一眼

    大家连参加婚礼的衣服都穿上了,自然不可能有其他事要做,就算没有遇到我,也是无所事事的乱逛,或是和其他冒险者凑在一起吹牛聊天,想去酒坐坐也不成,因为今天所有的酒都关门了

    到不是拉斐尔霸道,强令酒不许开业,只是整个营地的酒窖,凡是能开封的酒,都几乎被她收刮了一遍,动用私房钱买了下来,再则,谁也不想去酒喝了一身酒气之后,跑去参加婚礼,这是很不尊重的行为,所以酒老板干脆就放自己的假了

    一个人无所事事乱逛,变成了六个人无所事事的乱逛,无论是冒险者的交易市场,还是杂货商铺,因为婚礼都冷清了很多,相反的,街道上的人却多了很多,几乎有点寸步难行的感觉,大家和我一样,都在奇的打量那些点缀在街道房屋上的水晶灯,感叹着百族公主的大手笔

    甚至,我们六个穷极无聊的跑去了地下农场,都发现里面被装饰一,洞顶上也挂满了水晶灯,据说如果不是农夫们阻止,拉斐尔还想在菜垄上也挂上水晶灯

    自此,我们对拉斐尔的无聊境界又多了一分认识

    眼看时间已经到了下午,我告别四人,走向这趟闲逛之旅的最后一个目标

    那破旧的小旅馆,我的笨蛋小师妹

    “贝安沙,准备好了没有?”从阁楼窗口一跃而入,我出声问道

    迎来的却是腿毛仙人那张笑脸

    “都准备好了,我可是从昨天饿到现在”

    “……”

    婚宴上绝对要和这老头保持距离不能让别人知道我认识他

    “师兄,贝安沙也准备好了”一身酷酷黑色的贝安沙,从阴影之中走出来手中还抱着蜂蜜罐子

    我说啊……

    “老头,你就不能给贝安沙换点别的衣服吗?”我瞪着腿毛仙人

    “可是……我觉得这样最合适贝安沙,根本不需要换别的啊?”

    话是这样说……我也想不出还有什么装扮能比贝安沙现在穿的要好但是落到腿毛仙人嘴里,总感觉他只不过是嫌麻烦罢了

    想了想,我将一件厚厚的,里面垫了兽绒的白色牧师袍取出来

    贝安沙这打扮太清凉了,还露着小腰,简直和图拉科夫差不多,大冷天的,说不定要下雪了怎么能让看似娇小柔弱的贝安沙,穿这么一丁点的衣服去参加宴会呢?

    “贝安沙,脱下披风,穿上这件袍子看看”我对她说道

    “啊,那是我的披风”项链白光一闪,小幽灵华丽现身,抗议的瞪着我

    这小圣女可是极为警戒,除了我还有维拉丝她们几个以外,绝不允许其他人靠近,或者是碰触她的东西

    “慈悲为怀,心胸广阔圣光普照的圣女大人,看看,您的子民在大冷天,只穿了这么一丁点的衣服,难道您就没有感触吗?”

    我将贝安沙拉过来,擦着泪眼,摸着她的头,一脸的悲哀无奈,就宛如流落街头的父女俩一样

    然而,就在这时,贝安沙却做了一个让我们意想不到的举动

    她愣愣的看着忽然出现的小幽灵,忽然上前一步,将她抱住

    “啊……啊啊,你这家伙,突然的在做什么啊”

    小幽灵用力的挣扎起来,但是无奈,虽然她比贝安沙还要高半个头,但是贝安沙的力气……连我都要战栗,何况是小幽灵

    怎么回事?

    看到这一幕,我眼睛都快凸出来了

    几乎和小幽灵一样,排斥着其他人的贝安沙,竟然会主动的接近并抱住小幽灵,这难道是所谓的同类相惜?

    眼看小幽灵已经怒的浑身白光绽放,要动用她的全部力量了,我连忙将贝安沙一把拉回来

    安抚了受惊不小的小幽灵后,我回过头

    “怎么了?贝安沙,很喜欢爱丽丝吗?”我摸着小师妹的头,柔声问道

    “嗯”贝安沙点了点头,目光落到离她远远的小幽灵身上

    “她叫……爱丽丝?”

    “没错”

    “和沙耶妹妹的……”

    “什么?”贝安沙自喃自语的说了一句,声音很轻,我没听清楚

    “和妹妹的气息……很相似”贝安沙重复道

    “和你的……那个妹妹?原来如此”我忽然明白了

    当时和贝安沙一起捣鼓记忆水晶的时候,我就已经从她那里得知,贝安沙上有两个姐姐,下有一个妹妹

    贝安沙不止一次的和我说过,她最喜欢她的那个妹妹了,和腿毛仙人学习香料,也是为了能做出好吃的东西,给她那个貌似也有点嘴馋的妹妹

    可惜的是,贝安沙口风紧的很,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她的两个姐姐和那个妹妹叫什么名字

    联系到以上的内容,就不难明白为什么贝安沙会忽然抱住小幽灵了,因为小幽灵的气息和她的妹妹很相似,爱屋及乌之下,自然也会对小幽灵有好感

    不过话说回来,她的那个妹妹,为什么气息会和小幽灵相似呢?莫非她的妹妹也是牧师,还是说,同样有着孤僻别扭的性格,甚是……幽灵?

    呸呸呸,瞧我这张嘴,无端的诅咒别人做什么,那可是贝安沙最疼爱的妹妹呀

    贝安沙喜欢小幽灵,可不代表小幽灵喜欢贝安沙,察觉到对方目不转睛的目光以后,小幽灵警惕的瞪了贝安沙一样,哧溜一声,躲到了我的项链里面

    “想和爱丽丝打好关系,难度可不小,要慢慢来”我安慰的摸着倍感失落的贝安沙的脑袋心底里也是希望这两人能够好好相处

    “没关系”贝安沙振作起来,用力的将小拳头一握

    “当初为了和妹妹打好关系,为了让她回应我的话我可是花了上千年的时间,现在这种程度,完全没有关系”

    “哈哈哈是就好”我哈哈一笑,没想到我的小师妹偶尔也会吹牛啊,上千年的时间,那她的年龄岂不是要比雅兰德兰还要大?哈哈哈

    “我好像被遗忘在世界的角落了”

    这时候,腿毛仙人寂寞的站在一角,喃喃自语,一阵凄风卷过,将他身上的袍子微微吹起露出那飘逸浓密的腿毛

    带着两人回去,这时候,帐篷附近的一片巨大空地上,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包括一些平民,以及一些调皮捣蛋的小鬼在四处乱窜,场面已经有些热闹了

    足以容纳数万人的宴会还真让拉斐尔给弄起来了,别的不说,光是这些餐桌以及要用到的酒菜,就是一个大问题,换成是我别说是数万人,就算是举办数百人的宴会,我也指挥不过来

    吩咐腿毛仙人好好照顾贝安沙,我独自一人回到了帐篷

    “小小吴,你回来的正好,衣服以及准备好了,快点试试看”拉斐尔迎面走来,将我一拉,拉到了一个房间里

    除了我之外,琳娅竟然也在里面

    她已经穿好了礼服,不过并不是我想象中的洁白婚纱,而是一套似婚纱一般华丽的连袖牧师白袍,上面套着着红色齐胸披肩,那丰满的胸前,用丝质的缎带打了一个蝴蝶结

    红色的缎带,在她身上四处可见,胸前,腰间,手臂,以及那一头墨绿色的笔直倾泻的长发,看起来就像是包装精美华丽到了极致的礼盒

    偏偏,牧师那淡雅高洁的气质,又随着白袍衬托出来,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融合到一起,配上琳娅施以淡妆的绝色容颜,让一切都暗淡下来

    ********************************************************************************************************

    ********************************************************************************************************

    ********************************************************************************************************

    ********************************************************************************************************

    ********************************************************************************************************

    ********************************************************************************************************

    ********************************************************************************************************

    ****************************************************************************************************************************************************************************************************************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