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婚事
    ---------..

    ……与此同时,在另外一边。

    帐篷内,埋头处理着战后琐事的拉斐尔,忽然抬起了头,原本的淡然之色忽然转而一抹俏丽的娇笑。

    “贵客临门,待我准备一杯清神水。”

    喃喃说着,她转身向帐篷里面走去,不一会儿就端出一个杯子。

    “得了,我可不敢喝你的清神水。”

    不知何时,原本空无一人的帐篷里,多出了一道影子,没好气的说道。

    看上去六七十岁的模样,拥有着高大强健的体魄,本应该是非常威武的一个老头,却穿着邻家种菜的大伯那般的土兮兮衣裳,宽松的裤管更是毫无形象的卷了起来,露出一腿子的飘逸腿毛。

    腿毛仙人加仑,此时出现在了拉斐尔的帐篷里。

    “哎呀,记的还真是清楚,不愧是加仑大人。”拉斐尔十分遗憾的将被子放下。

    “喝了你这黄毛小丫头的东西,不但要拉肚子,还要被差遣,我还没老糊涂。”加仑哼哼唧唧的说道,似乎有过痛苦的回忆。

    “总而言之,这次我是来交差的,答应好的东西拿来。可别想赖账。”

    “哪里敢,我拉斐尔可是说话算话。”

    “那只有天知道了。”加仑念碎碎道,看着拉斐尔重新进入摆放香料的房间里。悉悉索索,不一会儿就满怀抱着十多个小坛子出来。

    “你要的香料,全部都在这里了。”

    “嗯。让我瞧一瞧,以防你这丫头使诈。”加仑示意对方放下,然后一个坛子一个坛子的打开闻了一遍,才满意的点了一下头。

    “没错,就是这些了。”

    “加仑大人要这些香料有什么用,为了这些香料,你可是把学生都给卖了,该不会是真的受到了爱丽丝的刺激。想要实现成为香料帝王的梦想吧。”

    看着加仑小心翼翼的动作,拉斐尔忍不住好奇问道。

    一瞬间,加仑的老脸变得非常难看,也不知道是因为把学生卖了的事实,还是因为拉斐尔的问题,触及到了他内心的某个痛点。

    “那小子还真什么都跟你说了。”他愣了愣,气炸胡子的吼道。

    “可不是跟我说的。小小吴还不至于笨的那么明显的暴露你的行踪,不过他和琳娅可是无话不说,也忘记叫琳娅保密了,所以嘛……”拉斐尔狡黠的笑了一笑。

    “我怎么就教了那么一个笨蛋学生……不,两个都是笨蛋!”加仑听了。知道那小子不是有意出卖自己,却更是变得一脸的悲愤。

    “总之,这次就这样吧,以后这种事别再找我商量了,一次又一次,你和阿卡拉这两只小狐狸,我已经受够了。”将香料罐子收起来,加仑罢了罢手,坚决无比的说道。

    “谁也不想做这种事,虽然小小吴的进步已经快的让人目瞪口呆,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就算是当年的塔拉夏大人也要望尘莫及,但还是不够。”

    “就那么紧迫吗?”

    “对,如果小小吴能够早个一百年……不,早个十几二十年出现的话,或许就完全不同了。”

    “得了吧,我到是觉得正是因为那臭小子出现,揭开了一切的序幕,时间才变得紧迫起来,若不然的话,或许还得磨磨蹭蹭个几千数百年。”

    “说的也是,正因为是这样才没有办法,虽然这不是小小吴的错,但是我们却不得不让他背负起这个责任,拯救世界的大英雄责任,若是他没有出现的话,我可不认为磨蹭下去,对联盟是一件好事。”

    “无论怎么都好,他还太年轻了,这样的责任,太沉重了。”

    加仑叹了一声,但是面对迫在眼前的现实,却无能为力,只好无力的选择了沉默,转身离开,背影显得格外蹉跎,沉重。

    “对了,加仑大人,你另外一个学生呢?难道就不打算让她磨砺磨砺吗?”拉斐尔摇着狡猾的狐狸尾巴,宛如精打细算的资本家一样,对就要离开的加仑连忙问道。

    “哼,我那一个学生啊,虽然也是个笨蛋,但可比那臭小子省事多了,强多了,根本不需要这些无聊的磨砺。”加仑重重的哼了一声,高大的背影消失在帐门外面。

    对于他这样的回答,拉斐尔也只当做是气话,并没有深想,望着加仑的背影离去,她将娇小的身躯深深陷入椅子之中,沉思了良久,才重新执起羽毛笔,继续埋首营地事务。

    走在街道上,我莫名的打了一个冷战,总感觉好像有什么不怀好意的家伙,正在背后算计着自己。

    “贝安沙,这次去库拉斯特玩的怎么样?找到那老头没有?”

    “嗯,找到了老师。”还在和一罐子蜂蜜奋战着的贝安沙,一边舔着,一边含糊的应道。

    “老师……让我在旅馆等他,一个人外出了。”

    “又是这样,那老家伙,还真是一点责任心都没有。”我恨恨的骂了一句,随即又怜惜的摸了摸贝安沙的可爱脑袋,在她那两条乌黑柔顺的马尾上轻轻揉捏起来。

    “总之先回去吧,看我好好训一顿那老头再说。”

    “师兄,我想吃包子。”终于将一罐蜂蜜吃个干净的贝安沙,舔了舔嘴角边上的一抹残留,眼巴巴的看着我。

    “是是是,不过可没有上次那么好吃的肉包子了。”我又气又好笑的说道。随即带着贝安沙买了一堆的肉包子,回到那间破旧荒废的旅馆。

    大门依旧悲催的被我们两个无视掉,直接一跃。便从阁楼的窗口进入,还没等眼睛反应过来,鼻子就先闻到了一股香味。

    只见某个可恶的老头。正像坐在田埂上的农民大伯一样,蹲坐在篝火旁,煮着一锅什么。

    “老头,你可算回来了。”

    我牵着贝安沙,噔噔蹬的迈着重重脚步,来到篝火旁边一屁股坐下,怒瞪着对方。

    “哦,你们两个怎么遇上了。一起回来,莫非是笨蛋之间的互相吸引?”腿毛仙人瞄了我一眼,淡淡的问道。

    可恶……到了这个份上,这老头还敢嘴贱,而且还是让我无法反驳的那种。

    “老头,老实招了吧,你和拉斐尔那头老狐狸到底又在瞒着我玩什么阴谋诡计?”

    “阴谋诡计?”腿毛仙人一脸的诧异。拿出他现在的表情放到银幕上,足可以拿个奥斯卡最佳演技奖了。

    “拉斐尔那小丫头我不知道,我可没玩什么阴谋诡计,像你这样的笨蛋,值得我耍阴谋吗?”

    不但撇清自身。而且顺便还黑了我一把的腿毛仙人,露出了让我咬牙切齿的笑容。

    “还想狡辩么?若不是和拉斐尔在背后商量好了,怎么会那么凑巧,战斗来临的时候,你刚好走了,战斗一结束,你又回来了!”我冷哼一声,拿出早准备好的说辞。

    “我也是没办法。”腿毛仙人一脸无辜的吐着苦水,捏了捏卷起的裤脚,让他的腿毛显得更加飘逸。

    “战斗快要来的时候,我们的秘密据点,也就是这里,被那小丫头发现了,她跟我说,如果你不走的话,接下来这场战斗就拜托了。”

    “所以呢?”我瞪大双眼。

    “所以我就走了。”

    “你还真是潇洒啊混蛋!把学生推到火坑里就那么好玩吗?”我顿时怒掀心灵的茶几,恨不得冲着篝火上的锅子来上一脚。

    “难道你想让我这个老头子上战场?以前我没有告诉你吗?我有晕血症。”

    腿毛仙人大惊失色,紧接着弯腰驼背,咳嗽几声,咳的满手的【鲜血】,看了一眼,露出摇摇欲坠晕倒的模样。

    “晕血你妹,你干脆白血病好了!”我宛如穿上了哥斯拉的布偶服,不断的朝四周喷出熊熊怒火。

    “再说,这也是一次磨砺,我是你的老师,对这种事自然是无任赞同。”一计不成,腿毛仙人又露出了恩师慈父般的神色,拍了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道。

    “高高在上的狮子王,为了磨砺它的孩子,也会狠心将它推下悬崖,这个故事你没听说过吗?”

    “区区一个糟老头,也想自比狮子王?”冷哼一声,我拉着一边大口大口的吃着肉包子,一边强势围观我们争吵的贝安沙走到另外一边坐下,将腿毛仙人孤立起来。

    “不要理那家伙,贝安沙,你可听好了,以后这老头说的话,可千万不能听,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将你卖了,知道吗?”我语重心长的对贝安沙说道。

    贝安沙眨着纯净无暇的眼睛,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腿毛仙人,在肉包子和蜂蜜的砝码加持下,天枰完全倒向了我这一边,她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满脸幸福的咬了一口肉包子。

    远处的腿毛仙人看了,顿时吹胡子瞪眼。

    哼哼,糟老头,你还是太年轻了,论到如何和笨蛋师妹相处,我可是比你在行许多,因为我也是……咳咳,我想说什么来着,对了,因为我是天才,天才和笨蛋就像是两块异极的磁铁,自然更容易吸引到一起。

    总之这次的事件,我大概是搞明白了,主谋依然是算无遗漏的老狐狸拉斐尔,腿毛仙人则是有从犯的嫌疑。

    不过我也怪不了谁,说来说去,其实最大幕后黑手,还是自己吸引麻烦的体质。

    想想看,拉斐尔总不可能那么大的面子,连三魔神都要配合她吧,如若不是这一次,营地全部的世界之力强者都跑去哈洛加斯对抗巴尔去了,就算拉斐尔再怎么阴谋算尽。也没办法玩上这一手【狮子王和孩子和悬崖不得不说的故事】。

    要怪只能怪自己是个倒霉蛋。

    另外,和上次加莫罗的事件相比,这一次没有因为为了要磨砺我而出现冒险者的牺牲。这也是我虽然满肚子的牢骚,却并无怨言的最重要原因。

    让我忽略拉斐尔背后的小阴谋的另外一个原因,则是没想到骷髅指挥官。竟然是小幽灵的父亲留下的骨骸。

    这同样的,肯定也不是拉斐尔能够算计在内的突发事件,只能说是一个巧合,奇迹般的巧合。

    想来想去,我还是只能在心里给自己的吸引麻烦体质以及准悲剧帝光环重重来上几拳。

    这时候,对面忽然传来“咔嚓”一声,两种坚硬之物激烈碰撞在一起的声音,然后是剧烈的悲鸣咆哮响起。

    只见腿毛仙人捧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呲牙咧嘴的怒瞪过来。

    “臭小子,你又往我的面条里撒钻石粉末!”

    “快跑。”

    眼看阴谋得逞,我立刻拉着贝安沙跑人。

    刚才选择这个离阁楼窗口最近的位置坐下,果然是明智的。

    从破旧的旅馆里逃出来后,我带着贝安沙四处逛了一圈,直到夜幕来临才和她分开。

    虽然很想将她拐……哦,不对。是带回帐篷,让小幽灵和琳娅也认识一下自己这个便宜小师妹,但是贝安沙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喜欢接触外人,排斥和其他人见面认识。

    这一点到是和小幽灵有几分相似,只是我不明白。贝安沙又是为什么会愿意接近腿毛仙人和我?

    撇下这个问题,我回到帐篷,就见拉斐尔不请自来的和琳娅一起坐着,似乎正等我回来。

    “这可是稀客啊,拉斐尔大人,什么风把您老给吹来了?”

    我对这老狐狸的余愤未消,口气自然不是很客气,特地的将老给咬重了。

    “哎呀哎呀,那么大的怨气,已经和加仑大人见面了吗?”拉斐尔不为所动,轻风拂面般的笑着说道,那看穿一切的睿智目光,顿时让我仿佛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使不出劲来。

    “啊啊,遇到了,狠狠吵了一架。”我有气无力的坐在琳娅旁边,拉耸着脑袋。

    “这样可不行,不管怎么说,加仑大人还是很宝贝你这个学生的,这么优秀的学生错过了,可是一辈子的憾事……)rq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