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 留言、命名
    ---------..

    ……总的来说,冰翼和项链应该差不多吧,两者都还拥有巨大的潜力可以挖掘,我现在也没办法确定哪样更强大一些。

    “谢谢你,科鲁加斯大人。”和小幽灵一起,对项链进行全方面的体验实验后,我仰起头,向坐在一旁看着的巨人铁匠科鲁加斯,衷心的行礼感谢道。

    “不用客气,我也不是白给你干活,我要的学生,你找到了没有?”

    科鲁加斯瓮声瓮气的说道,每吐出一个字,就犹如平地刮起一股飓风,寻常人还真连听他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抱歉,暂时还没有,科鲁加斯大人帮了我那么大的忙,关于这件事,我可不能敷衍了事,一定会给您挑选一个我认为最合适的学生。”我恭恭敬敬的道。

    话是这样说,其实这件事,我已经交给拉斐尔和阿卡拉她们去做了,相信以她们的老道眼光,肯定能比我挑选出更加合适,更符合联盟利益的人选。

    “嗯,也不差这点时间,找到以后,通知我一声便可。”

    科鲁加斯淡淡的点了点头,他对这个学生似乎并不怎么上心。相比学生的资质如何,能不能继承他的衣钵,他更在乎这个学生是不是我给他找的。仅此而已。

    在邪恶洞穴的时候,我就问过他为什么,只可惜这巨人讳莫如深。口风紧的很,完全没有给我透露任何信息。

    也罢,终有一天会明白的。

    我朝对方保证的点了点头,手中下意识的细细摩挲着项链,感受着它带来的温暖和力量。

    “咦?”

    就在这时,我忽然发现了一点什么。

    手指刚才轻轻摸过的哪个地方,好像有什么东西。

    我将项链凑在眼前,仔细寻找着刚才摸过的地方。细细观察。

    结果,在项坠的背面,也就是那圣女全身像雕刻的背部,找到了几竖极小极小的,大概只有针眼般大小的小字,要不是敏锐的指心在细细抚摸时感觉到,肉眼还真无法察觉到这些小字。

    看到这里。我又将项链凑前几分,几乎是贴着眼睛,凭着德鲁伊的钛合金狗眼,这一行小字便清晰的映入了眼中,被我缓缓的念了出来。

    谨以此物。致以我最爱的女儿爱丽丝。

    ——爱你的父亲,亚历山大,尔其顿

    ——爱你的母亲,马奇丽,耶里斯

    几行简短的小字,数十个平淡无奇的字眼,却让我的眼睛一酸,滚烫的泪水不可抑制的从眼眶里流了下来。

    而旁边的小幽灵,更像是石化了一样,呆呆的愣着,直到我将项链珍重的放到她的手心里,轻轻握着她另外一只小手,将项链合在掌心之中,捧在怀里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

    “爸……爸爸……呜呜~~~~妈妈……我……我舍不得……舍不得你们……呜呜呜~~~~~~呜啊啊啊……让人闻之恸哭的嘶声裂肺的哭声,响彻整个山谷上空,宛如断了闸般的泪水和鼻涕,稀里哗啦的从小幽灵的眼中鼻中流出来,就像三岁小孩般的哭相,完全没了圣女高贵优雅的形象。

    当她哭出来的一刹那,就好像是一个迷路的柔弱爱哭的小女孩,在陌生的人海之中彷徨追寻了数十年,数百年,数千年,跑啊跑,寻啊寻。

    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摔倒过几次,父母送的漂亮衣服脏了,破了,身上也伤痕累累,她还是不断的继续在人海之中咬紧牙根,倔强的跑着,将泪水吞到肚子里,终于有一天,父母的熟悉身影出现在了对面。

    这一瞬间的感动,这一瞬间的安心,委屈,全都在哭声、泪水和鼻涕之中发泄出来。

    我的两只手忙个不停,一边要擦小幽灵的泪水和鼻涕,一边也要给自己擦干泪水,还要搂着她,安慰的轻拍她的后背。

    心里既为小幽灵父母的爱而感动,也欣慰不已。

    哭了就好,终于哭出来了。

    这些日子,实在是太压抑了,尤其是战斗结束,帮小幽灵的父亲解脱了以后。

    虽然小幽灵极力做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华丽的登场,犀利的吐槽,让我和琳娅结婚,让我把项链和十字架打造成为自己的专属装备。

    这一切,都表现出了她对父亲解脱的欣喜,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悲哀,以至于连琳娅都被骗了去,以为小幽灵真的看开了。

    影帝克丝之名,名不虚传。

    可是,却瞒不了她和心心相印,朝夕相处的我。

    从她身上感受到的莫名的压抑气息,让我彷徨不安,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虽然明白或许时间能冲淡这一切,但是我讨厌这样,讨厌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依赖时间去冲刷的感觉,再说,天知道这本就已经性情扭曲的小圣女,这样压抑下去,会不会产生新的扭曲。

    如今,就好像压抑已久的火山终于大爆发出来了,宣泄出来了,也让我松了一口气。

    “好了,好了,乖,不哭了。”

    足足十几分钟过去,小幽灵的哭声才渐渐嘶哑下来,感觉她发泄的差不多了,我才轻拍着她的后背,柔声哄道。

    “小……小凡……呜呜~~~小凡~~~~”刚一出声,小幽灵就好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般,紧紧的钻入我的怀里。用力抱着。

    在那人影重重,灯火阑珊的陌生街道上,孤独徘徊了上万年的小女孩。好不容易看到了父母的背影,抓住了他们的衣角,却只能说上几句话。连他们温暖的怀抱也来不及重温,父母就已经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站在面前的我。

    悲哀的小女孩,只能再上前几步,将我死死的搂住,有一瞬间,我听到了她发自灵魂的呐喊,哀求。

    小凡。我只剩下你一个了,请不要再消失了。

    “不会再消失哦,笨蛋。”

    轻抚那一头柔顺的月色长发,我亲吻着小幽灵脸颊上的泪水,温柔的,坚定无比的说道。

    怀里的娇躯一颤,弱弱的睁开泪眼。呜呜哭泣着问道。

    “小凡……怎么会知道……我在想什么?”

    “因为我是你的骑士嘛,这点都做不到的话,怎么能配得上成为你的骑士呢?”我笑着道,更加轻柔的摸着她的头。

    “说的也是。”有点小傲娇的擦了擦脸,她仰起头。死死盯着我问道。

    “那么,我的骑士,可愿意永远服侍我,向我发誓,永远不会离开我的身边?”

    “这个嘛……”

    “不……不愿意吗?呜呜~~~~~”少女脸色刷的一下苍白起来,泪水有重新夺眶而出的趋势。

    “你也知道,再忠诚的骑士,也是得领薪水的,总不能饿死自己吧。”我眨了眨眼,委屈的看着对方。

    “那么……要什么报酬,我的骑士?”

    “这个嘛……”我装模作样的沉思了一会,在对方紧张兮兮的目光注视中,笑了起来。

    “这样吧,一秒钟,换一年,怎么样?”

    “什么一秒钟?”

    “吻一秒钟。”

    “竟然向尊贵的主人提出这种报酬,真是个花心好色,贪得无厌的骑士。”

    少女嘟嚷着道,但是紧绷的神色却在瞬间放松下来,并露出灿若星空的美丽笑容。

    随即,那柔美湿润的樱唇,便紧紧吻了上来。

    “嗯唔~~~”

    四唇相贴,即使已经熟悉无比,彼此还是发出有如初吻一般羞涩而甜蜜的轻叹。

    这样一直吻下去,吻下去……

    等……等等!

    我后仰一分,拉开彼此的嘴唇。

    虽然我是不介意和小幽灵吻到天荒地老,但旁边还有一个没买票的霸王观众,维拉丝她们也还在外面等着呢。

    “还不够~~~”

    撒娇而霸道的将连接着彼此嘴唇的一丝银线,重新缝合起来,又吻了一会儿,小幽灵才抬起头,微微有些娇喘迷离的注视过来。

    “先……先支付一万年……不,十万年……不,还是一百万年的薪酬再说。”

    说完,又将那甘甜诱人的樱唇贴了上来。

    一……一百万年?

    等等,我先算一算,一分钟六十秒,一小时三千六百秒,一天六万八千四百秒……

    也就是说,要预先支付一百万年的薪酬,吻个十天十夜都还不够!!!

    “停!!”依依不舍的最后在小幽灵献上来的香舌上,吸吮了一口,我拉开距离,大声叫停。

    十天十夜……还是饶了我吧,不说旁边还有个大个子观众,我怕到时候山谷外面那些围观人士,也会按耐不住寂寞,闯进来进行强势围观。

    咳嗽几声,我摆出良心商人的痛苦脸色,对面露疑惑的小幽灵到道:“你走运了,今天是本骑士第一天开张,所以有优惠活动,买一年送一百万年。”

    你妹的,天底下还有我这样的良心商人吗?还有这样的亏本买卖吗?

    “一千万年!”没想到这贪心的小圣女,这样还不满足,竟然要继续讨价还价。

    我怒了,我连内裤都优惠掉了,你要还拔我的毛?

    摆了一个威武不能屈的热血男子汉pose,两眼燃烧着反抗的火种,下一刻,我低下高贵的骑士头颅。

    “一千万年就一千万年吧。”

    反正和一百万年没什么差,就跟在生日的时候也只能吃包过期方便面庆祝一下的穷小子,欠了别人十亿。和欠了别人一百亿的区别一样。

    “诶嘿嘿,这样一来,小凡就是本圣女一千万零六百八十二年的骑士了。”小幽灵高兴的紧紧搂住我。像小猫一样在怀里蹭着脸。

    “等等,后面的零头是怎么回事?”

    虽然我不在乎一百万年还是一千万年,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会白白被人占便宜。

    “刚才一共吻了六百八十二秒。”小幽灵高傲的仰着头。理所当然回答道。

    原……原来如此,我竟然忘记了刚才那长长的一吻了,话说回来,我都免费赠送你一千万年了,这点小零头还要跟我算上去啊!

    这小圣女,不可小窥,或许会成为我罗格第三吝啬的最大敌人。

    “好了好了,瞧瞧你的样子。像小花猫似的。”

    我掏出手帕,细细的帮小幽灵擦着她脸上的泪迹。

    “诶嘿嘿~~~”

    面对我的打趣,小幽灵难得没有抗议反驳,只是一个劲的仰起头,让我帮她擦着脸蛋,然后一个劲的冲着我傻笑,一双细藕似的小胳膊。像生了根一样挂在我的脖子上。

    这可完全不像平时的她,该不会是刚才把脑袋瓜子哭坏了吧。

    仔细帮小幽灵擦拭掉刚才哭泣的痕迹,我才回过头,认认真真,恭恭敬敬的对着科鲁加斯拜了一拜。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多亏了这位巨人铁匠,将小幽灵的父母的留言,在项链上保存了下来,才让小幽灵不至于压抑过度,走向极端,这份恩情,等同于是再造,再怎么感谢也是应该的。

    “十分感谢您,科鲁加斯大人,我现在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以后有若能有帮得上忙的地方,我一定会赴汤蹈火。”

    “不必客气,只是举手之劳罢了。”科鲁加斯的锐利目光,落到项链之上,那一直淡然处之的声音,也带上了些许感情。

    “这几句留言,本来就包含在其中,我只不过是顺势而为,将其保留了下来罢了。”顿了顿,他继续说道。

    “我之所以帮你打造出这条项链,其一,我已经说过,是想让你帮忙找个学生,其二,也是因为察觉到项链里蕴含着一份深深的感情,对于一个铁匠——至少是对于我来说,渡过了悠久的岁月之后,相比锻造出一件强大武器装备的成就感,我更喜欢在锻造之中,感受每一份材料。每一件装备蕴含其中的感情,这会让我无比的充实,而你的项链,具备了这个资格。”

    “不管怎么说,还是十分的感谢您。”我再次深深弯了一腰。

    或许对科鲁加斯来说,这是举手之劳,而且十分的享受,但我却不能因此而不领这份情……)rq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