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 再见,苏醒!
    ****

    白光包裹的灿烂世界。

    脚底下踩的,是软绵绵的地面,像是云朵一样。

    这里是……天堂吗?

    我漫无目的的拨开眼前一片光雾,然后便看到了那插在虚空云端之中露出来的半把剑。

    其自然的招手和对方打了一声招呼。

    “难得啊,这一次竟然没有故弄玄虚,直接现身了,我亲爱的咸鱼剑。”

    “别装作一副很熟的样子若无其事的给我换上奇怪的名字。”

    听不出男女的中性声音,似乎在朝自己发出锐利目光一般的冷静吐槽道。

    “真是太可惜了,因为太久没有出场了,被观众忘记名字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艺人的世界就是如此残酷,只要超过一年没有登上舞台,灼手可热的名字,就会变成【那位下半身是xxx的什么艺人来着】这样的称呼所代替。”

    我觉得作为这把藏头露尾的剑的唯一朋友,我有必要告诉它现实的残酷性。

    “要我说多少次我不是什么艺人!!”对方忍不住咆哮道。

    “是是是,我知道了。”

    看了它一眼。想象着忽然上前将它拔起来,露出下面一条咸鱼尾巴,我转过身去。背对着“噗”了一声。

    “你这混蛋,分明就是口不对心吧,究竟在脑子里做着什么失礼的想象!给我道歉。给我下跪!!”咸鱼剑不依不饶的大吼大叫道。

    真是个任性的家伙啊,好吧,我们换个话题。

    “咸鱼……”

    “艾弗利亚,是艾弗利亚!!!”

    “好吧,咸鱼艾芙丽娜……”

    “你是在故意惹我生气对吧,告诉你,我生气起来是很可怕的……”

    似乎在验证它的话一眼,原本风平浪静的白色世界。忽然阴风阵阵,数到黑色的龙卷风从无到有,将这里变成一片灾难肆虐的大地,脚下软绵绵的似云朵一样的地面,也变成了黑浪咆哮的大海。

    “等等,是艾芙丽娜,艾芙丽娜对吧。我记起来了。”我连忙告饶。

    “虽然还是叫错了……不过也罢。”

    刚才的异景一下子消失,变回了原来的白色朦胧世界。

    这家伙……好像挺容易满足的。

    我暗地里嘀咕道,明明以前是很抵触我把它的名字叫成艾芙丽娜的,可是后来给它取了个咸鱼剑的外号,就立刻满足于艾芙丽娜这个名字了。

    猴子的智商哟……

    “总觉得你好像又在想什么失礼的事情。”艾芙丽娜格外敏感的【瞪】过来。

    “你的错觉罢了。咳咳,怎么样,把我召来又有什么事,上次不是说了,要等我达到世界之力境界以后才会再把我叫来吗?”

    明明上次和黑龙艾利亚斯大战一场,最后也没有出来,错过主要戏份的家伙被遗忘了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对吧。

    “我有这样说过吗?”艾芙丽娜迷茫的摆了摆剑身。

    “好像……大概……可能……或许吧,我也记不清了。”我耸了耸肩膀。

    愚蠢的咸鱼剑哟,竟然敢跟本亲王比谁的记忆力差,你活腻了吧。

    “算了,这种事情怎么样都无所谓。”艾芙丽娜似乎努力的回忆了一会,十分干脆的说道,还不忘记往自己面子上贴金的,语气深沉的补充一句。

    “你也知道,像我这样活过漫长岁月的智者,是不会在意一些小细节的。”

    “我可以将你这句话理解成【以后把我说过的话当放屁就好了】这样吗?”

    “我一个屁轰死你!!!”艾芙丽娜大怒,脱口而出,毁形象的大吼一声。

    话说它还过形象吗?

    “冷静,冷静,要注意自己的淑女身份。”我试图抚平它的怒火。

    “我不是什么淑女,我只是……一把剑而已。”

    好家伙,在如此愤怒的情况下,艾芙丽娜还能保持冷静,没有中我的语言陷阱,不愧是我宿命中的劲敌。

    顺带还耍酷了一把混蛋!!

    “好吧,那么让我们转一个话题,你把我找来有什么事?”我觉得还是先谈一谈正事比较好,以免这把记忆力比我好不了多少的搞笑艺人剑真的把目的给忘记了。

    “不还是刚才那个话题吗?”

    “是吗?这些小细节就不要在意了,说说正事如何?”

    “可恶!这混蛋!!明明是你一直在东拉西扯,让我忙于应付,现在却睁眼说这样的瞎话!”艾芙丽娜一副气的想要咬手帕的样子,然后忽然冷静了下来,随口说了一句。

    “其实也没什么事……”

    我:“……”

    艾芙丽娜:“……”

    一人一剑,久久对视,沉默半晌。

    “没什么事……随便就把我叫来?”我小心翼翼的确认道。

    “我高兴,你管得着?”艾芙丽娜顿时鼻孔朝天,不可一世。

    “咸鱼剑咸鱼剑咸鱼剑咸鱼剑咸鱼剑咸鱼剑咸鱼剑咸鱼剑……”我毫不犹豫的念咒,密密麻麻密密麻麻的念。

    “噢——!!停下来,你这混蛋,我说,我说就是了。”艾芙丽娜很痛苦的悲鸣起来。

    “好吧,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

    “其实我以前跟你说过吧,你来到这里并不是我的力量指引。想要离开我也说不了算,只有等到世界之力以后,才能控制。”

    “似乎有这样的设定。”我恍然的一拍手心。

    “所以说……”

    “所以说什么呢?”我傻乎乎的看着对方。

    “所以说你来这里关我屁事啊!我还没怪你打扰我的清净。你反倒恶人先告状起来了!”艾芙丽娜大爆发,一道冲击波将我拍飞出去。

    “也就是说,我想出去也不可能咯。”捂着鼻青面肿的脸回来。我苦逼的悲鸣道。

    “正是这样。”艾芙丽娜慢悠悠的道。

    “去去去,一边去,给我呆远点,别打扰我休息。”

    “你这什么态度!告诉你,我可是已经突破到世界之力了!小心到时候把你打入冷宫,来个孤单死!”我大怒。

    “哦,世界之力?”艾芙丽娜感叹一声。

    “怕了吧,哼哼。”

    “只是觉得。真是有够慢的。”

    我:“……”

    这家伙……究竟把我当成什么了,十年见从一介菜鸟德鲁伊变成世界之力强者,只得了个【有够慢】的评价。

    “你过来试试。”它说道。

    “做什么?”我疑神疑鬼的上前几步。

    “再过来点。”

    “别耍什么小阴谋。”我又上前几步。

    “还差一点点。”

    “你这家伙还真够啰嗦,究竟要靠多近,到是给个准确……”

    下一刻,随着“碰”的一声,以及一声“次奥”的悲鸣怒骂。某人弹飞了出去。

    “哈哈哈,傻了吧,想骗我,你还早一百年呢!”艾芙丽娜幸灾乐祸的笑声响了起来。

    “怎么回事?”我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怒瞪对方。

    “很简单。如果你真达到了世界之力,刚才就不会被弹开了。”

    “真的达到了啊混蛋!刚才还和强敌大战了一场!”

    “是靠自己的力量达到的吗?”

    “这个嘛……我们聊点其他的行不?”我若无其事的吹起了口哨。

    一屁股坐下,找个最舒服的位置撅了一撅,我和艾芙丽娜漫天胡扯起来,时不时伴随着两人的怒吼声响起。

    这家伙……刚才还给我装高傲冷艳呢,结果话题一开,还不是跟独守空房的少妇似的,滔滔不绝,我都没什么插嘴吐槽的机会了。

    也不过了多久,忽然,身体散发出淡淡白光,逐渐变得透明起来。

    “时间到了。”艾芙丽娜说了一句。

    我点点头,大咧咧的拍着屁股站起来。

    “快了,等我到了世界之力,到时候看心情再决定来不来陪你这可怜虫说说话吧。”

    “滚,别再来骚扰我了!”艾芙丽娜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挑衅,她怒吼了一句。

    “你这样说的话我就更高兴来了,到时候鞋底粘上一些奇怪的东西,把你的小窝踏平了。”我哈哈大笑道。

    “我可想不出还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能够比你这家伙的嘴巴还要让人讨厌!”

    “拭目以待吧。”

    就在我的身影,已经淡的只剩下一层泡沫的时候。

    “喂,回忆起来了吗?”艾芙丽娜忽然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

    “干什么这样问,说的我好像曾经失过忆似的。”我微微一顿,困惑的看着它。

    “没什么,快点给我滚蛋吧。”

    “求之不得,你还真当这里是金窝银窝啊,充其量只是咸鱼窝罢了。”

    “混蛋,别来了!”

    “我偏来……”

    “给我滚!”

    “你说了不算。”

    争吵中,最后一抹意识终于暗淡下去……

    再次睁开眼睛,转头一看,琳娅恬静的睡脸映入眼中。

    她就这么趴在床边,连睡觉也是,一直在照顾着我。

    这小妮子,真是让人喜爱的不得了。

    我笑着,伸出手,在她可爱的睡脸上捏了捏。

    “吴大哥……”琳娅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抱歉,打扰到你睡觉了,只是我家的琳娅宝贝,睡脸实在太可爱了,实在忍不住想要捏一捏。”我真诚道歉道。

    “是吗……才才才……才没有这回事呢!吴大哥真是的,老是乘人家不注意的时候说出这样的……这样的话。”

    琳娅先是迷糊的应了一声。然后才反应过来,连忙害羞的坐直起来,用力的揉了揉脸。将上面朦胧可爱的睡意抹开。

    “究竟是什么样的话?”我对琳娅的【这样的话】十分感兴趣。

    “就是……就是让人心跳加快……啊啊啊,我到底在说什么啊,不许问了。吴大哥不许再说话了,病人说话禁止!!!”

    琳娅少见的迷糊一面,简直是萌了我一脸。

    等琳娅稍微冷静下来后,我们谈起了正事。

    “也就是说,在骷髅指挥官死了后,它的骷髅军团也全部消失了?”从琳娅那里得知了之后的情况,虽然隐约能猜到一点,但我还是很惊讶。

    这意味着。这场本该艰难的战斗,一下子就变得soeasy了。

    娅坐在床边,一边利索的削着苹果,一边点头应道。

    “多亏了吴大哥。”

    “哪里哪里,你不生我的气就好了。”见琳娅很开心,我也松了一口气。

    “我可没这样说过哦。”

    琳娅微微一笑,那锋利的水果刀。原本熟练的削下一层均匀的薄皮,忽然一抖,就切下了一块厚厚的连皮带肉。

    我的心也跟着一抖,就跟水果刀削的不是苹果,而是自己的肉一样。

    琳娅的笑容……超恐怖!

    “这一次是我没有照顾好吴大哥。害吴大哥又做了危险的事情,回去以后,我会和维拉丝她们好好的谢罪。”

    “谢罪什么的……不用做到这种程度吧,我也是情有可原。”我颤兢兢的看着琳娅,宛如窦娥一样大声喊冤道,只恨不得大手一挥,来个六月飞雪。

    “解释无用,等谢罪了以后,会和维拉丝一起好好教导吴大哥。”琳娅说着,削下最后一块皮,瞪大美目看着我,一字一句说道。

    “会一直教导吴大哥,什么样的程度,就已经算是危!险!的!事!情!直到吴大哥理解为止。”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可能不知道。”

    “吴大哥就是不知道,不把自己的安危放在心上,虽然是为了整个联盟,但是……但是……”琳娅的眼眶一阵酸楚的红了起来,她连忙擦了擦,吸了一口气,强将泪水忍了下去。

    “总之,吴大哥你就认命吧。”说着,她不由分说的将一块切下的苹果肉塞到我的嘴里,不让我抗议。

    嚼啊嚼啊嚼,好不容易吞下去。

    “我……”

    又是一块塞上来。

    喂喂,你这是霸权主义啊琳娅。

    无奈之下,我只要乖乖的吃起了苹果,几块下去,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朝琳娅委屈的眨了眨眼,贪得无厌的道。

    “琳娅宝贝,不对病人温柔点是不行的。”

    琳娅停下来,疑惑的看着我。

    “比如说【啊~~】什么的,当然,这只能算是合格的程度,想要成为一名优秀的照看者的话,嘴对嘴喂是绝对少不了的。”我侃侃而谈。

    “哪……哪有这种奇怪的标准!真是的,吴大哥脑子里尽会想一些奇怪的事情。”琳娅听了,顿时大羞,掩饰的匆匆将一块苹果塞到我的嘴里,不让我继续说下去了。

    然后,她犹豫了一下,偷偷看了我一眼,结结巴巴起来。

    “第一种……只是合格程度的话,到也不是不可以,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

    说完,扭捏的酝酿了一下,将姣好丰满的上半身凑了上来,细指轻轻捏着一块苹果,羞涩的看着我。

    “吴……吴大哥,啊~~~”

    “啊~~~”我满足的一口咬了下去。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