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 背后的谋划
    ---------..

    ……这场大战,一直被两位魔王看在眼里。

    惊天动地的战斗,对于这两位来说,大概也只不过是相当于小孩子打架一样的水平,不过很明显,其中一位魔王对这场小孩子打架生起了很大的怨念。

    “贝利尔姐姐!”

    罗格草原的真正女王,操纵着无数怪物的大魔王安达利尔,加重语气,不满的向旁边一名蝴蝶萝莉抱怨道。

    “有事吗?”这名蝴蝶萝莉,更是让整个地狱都闻风丧胆,其威名还远在安达利尔之上的大魔王贝利尔,此时,她眨着水汪汪的无辜眼神,满脸的装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安达利尔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暴躁的脾气问道。

    贝利尔沉思良久,才沧桑的望着远方,感叹一句:“生命,因多变而精彩。”

    这话,这口吻,这神色,做作的就像是三流广告台词,安达利尔自然是无法认同。

    “贝利尔姐姐,请认真点,我们正在面临一个越来越成熟的敌人。”她试图语重心长的劝回大姐,让她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我一直很认真哦。”

    “少撒谎了,当初听我的话。增加一些进攻力量,就不会是现在的结局了。”安达利尔指着眼前的破落战场。

    “但是那样一来,天使族也不会坐视不理哦。我可是在很努力的控制这个界限。”贝利尔轻摇着小小可爱的指头,道。

    打个比方,如果地狱的兵力是10。那么天使族也会派出10份兵力,一旦地狱兵力增加到20,天使族同样会增援到20,所以如何将兵力控制在19这个临界点,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因为仅以四魔王的实力,还无法撼动得了整个天使族。

    能够死死的掌握天使族的心理和底线,每次都能将兵力控制在19。29,39等等这样的底线,给罗格营地造成最大压力的贝利尔,实在不能说她没有认真干活。

    “虽然无法否认姐姐你的算计,但为什么结果还是变成这样?”安达利尔无法释怀的问道。

    “小安儿,我也不是万能的,也不可能预料到这种情况。没想到我们的大敌,会以这种其他人十死无生的疯狂方式行动,幸运的又获得了进步,提高了实力,这是上帝对他的偏爱和保护。怨不了我。”贝利尔有点小委屈的看着自己的妹妹。

    “我看姐姐你是根本无心对付他才对吧,还有上次你的分身也是。”安达利尔才不信,这位才高智绝的大姐,曾经将三魔神也戏耍在手心之中的她,会屡屡失误在一个小小人类手上。

    “抗议,小安儿,我要抗议!”听到这话,贝利尔不服的鼓起小嘴。

    “上次的分身,我不是也大费周折的降临力量了吗?这一次,为了避免敌人领悟更多的力量,我也是让你的小玩具狂化自爆了,幸运的话说不定还能干掉敌人,再不济也能对联盟造成一定的破坏,小安儿怎么能说我没用心呢?没想到你竟然这样看待我,真是太让姐姐我伤心了。”

    说着,还煞有其事的掩脸坐倒在地上,眼角边上挤出两滴委屈眼泪,那白乎乎的粉嫩小手一抹,就没了。

    “我知道了,是我不好,误会你了,贝利尔姐姐。”

    看到这副模样的贝利尔,安达利尔也是无可奈何,论口才的话,她就是身上长了一百张嘴巴,也斗不过贝利尔。

    “这样才对嘛。”贝利尔立刻站起来,明媚灿烂的笑道。

    “但是,我还是有一点不明白,那具不听话的废物,虽然废了点,但好歹也是魔王,利用价值还是有的,为什么姐姐会轻易放弃掉,既然如此的话,当初为什么又要费劲力气将它制造出来。”安达利尔好奇问道。

    制造出这具魔王级的废物骷髅,可不是那么容易,哪怕它是贝利尔也费了一番功夫,而且回忆起来,是大费周章的做了一些多余的事情。

    安达利尔回忆起万年前的某一段经历。

    那时候,地狱一族出其不意的攻陷了暗黑大陆大片土地,当然,最主要还是人类和一些弱小种族的领土,其余如精灵一族的话,多线作战还是有点困难的,至于深海里的人鱼一族,先别说主场不利,就是人鱼之王的实力,也能轻易熄灭地狱实力的野心。

    选择人类,是因为当时这个种族在暗黑大陆名声狼藉,比如说精灵族,矮人族,就没有出手援助,不得不说这是一步好棋。

    在三大魔神,七大魔王的率领下,重点进攻获得了很大的效果,当时的人类虽然**颓废,但还是有不少的好手,就比如说这具骷髅的生前,是人类教廷的军团长之一,实力就相当不俗,当时硬是用了人海战术,围攻了几天几夜,手下的尸体都堆积成小山了,才将其累倒。

    然后,她的大姐贝利尔,就做了几件让她相当摸不着脑袋的事情。

    首先是禁锢其灵魂,然后硬生生的将对方的骨骸抽取出来。

    没错,是硬生生的,将对方的皮肉剥开,在延续对方的生命,保留感官痛觉的情况下,鲜血淋漓的将整副骨骸取出,其残忍程度就算是安达利尔也触目惊心,而当时面带纯洁微笑的做出这种事情的贝利尔,更是让她至今回忆起来。仍是一阵凉意嗖嗖。

    到这里也就罢了,可以将这种酷刑,当成是对对方屠杀了诸多手下的惩罚。但是接下来,贝利尔却又做了几件费解的事情。

    她用另外一副骨骸,填补了失去支撑的那身血肉。将那名军团长的灵魂禁锢在里面,和她化为幽灵的女儿封印在大教堂底下。

    而将抽取出来的,失去了灵魂的骨骸,制造成了如今这具废物骷髅。

    如果只是想制造一个强大手下的话,当成直接用那个军团长的身躯,连着灵魂一起炼制,不是更加便利吗?优秀的血肉,优秀的灵魂。再加上那具抽取出来的优秀骨骸,如果保留这一切,付出同样的力气的话,就能制造出一具拥有生前同等的技巧,智慧,同时实力更胜一筹的不死怪物,假以时日。甚至说不定能填补当初死去的另外三名魔王的空缺。

    当初可是七大魔王,绝非是现在的四大魔王。

    为什么要如此的拐弯抹角,做些吃力不讨好的多余事情,安达利尔觉得贝利尔一定有着其深意,算计。也没多想,如今看到她竟然如此干脆的让骷髅自爆掉,就忍不住要问了。

    “按道理来说,他的骨骸被我抽取出来,灵魂封印在大教堂里,这具骨骸,应该没有任何的残余灵魂和意识了,对吧,小安儿?”

    贝利尔背着小手,轻轻扇动着唯美的蝴蝶翅膀,面带天真稚气的笑容,答非所问的反问道。

    “当然了,为什么要问这样的问题?”安达利尔不解的看着对方。

    “但是,你不觉得奇怪吗?”似乎正等着她这句话,贝利尔精神一振,兴奋的说道。

    “我们的小玩具的举动,你不觉得奇怪吗?如果里面真的没有残留任何生者的灵魂和意识的话,为什么他会放一直等待,一直守候,然后在战场上放任对方过来?”

    “这……”安达利尔张了张嘴巴。

    “所以说,这是一个不错的实验结果,那就是——有些东西,哪怕灵魂丧失,也会刻印在骨子里,小安儿,你觉得呢?”

    听到这句话的安达利尔,瞳孔猛地一凝,瞪着对方:“贝利尔姐姐,你是在故意惹我生气吗?”

    “哎呀哎呀,当然不是了,只是巧合而已,巧合,虽然当初我是这样布局过,但是变数太多了,我也没想到真的发生了如自己所愿的剧本,万年过去,甚至差点忘记了有这回事。”

    见脾气暴躁的妹妹被刺激到了,贝利尔连忙露出讨好求饶的笑容,然后将目光移回到战场上,流露出陶醉的目光。

    “无论是在教堂地下,为了救赎父亲而唱了万年圣歌的女儿,还是将对女儿的感情以及那一份承诺铭刻到骨子里的父亲,都是如此的感人,这可是近些年来最好的素材了。”

    “就为了这样的无用素材,才不惜浪费精力,甚至是策划等待上万年吗?”安达利尔忍不住怒气冲冲的吼道。

    “当然值得了。”看着暴怒的安达利尔,贝利尔不以为意的笑道,目光稍微有点小深邃。

    “小安儿,你还年轻,不懂得时间带来的寂寞,对于我来说,一个好的剧本,一分让内心触动的真实感情,远比征服这片世界来的重要。”

    似要拥抱整个暗黑大陆般,贝利尔张开一双小手,目光陶醉而疯狂。

    “我想要将这里变得我的舞台,在这里获取我想要的素材,演出我制作的剧本,我的力量,虚幻和真实的演绎,正是为了这个目的而诞生,我想要更多更多的感情,来弥补岁月流逝的空虚,人类,这种感情丰富的生物,是最好的原材料。”

    “姐姐制造的,一直只有悲剧感情而已。”安达利尔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

    “那是因为悲剧往往比喜剧更加深刻,更加感触,回味悠长,悲剧产生更多的感情,悲哀,愤怒,仇恨,恐惧,能让人堕落,或者自强,从而产生更多不可预料的剧本素材,更加能让我感到愉悦,喜剧的话……太平淡乏味了。”

    贝利尔淡淡的笑道,就仿佛是在讨论眼前的积木该怎么拼凑一样,眼眸深处不带丝毫的感情波动。

    “我无法了解姐姐的想法。也没打算了解,我有我的目标,那就是占领暗黑大陆。让人类变成我们地狱一族的奴隶,如果姐姐不打算帮忙的话,我也不勉强。我以后会按照自己的想法行动。”

    拿想法如此另类的姐姐没有丝毫办法,安达利尔叹了一口气,认真说道。

    “也是呢,小安儿可是恨极了人类。”贝利尔抿着嘴,轻轻一笑。

    “放心吧,其实我们的目的并不冲突,不是吗?”

    “可是我没办法像姐姐一样,为了一件小事策划万年。我性子急。”安达利尔摇着头。

    “真是的,汤炖久了,味道才会浓郁哦。”

    贝利尔最近从某笨蛋魔王的投影水晶里,兴致勃勃的制作了一手炖肉汤,并且乐此不疲,连打比方都用上了汤这个字眼。

    “我不喜欢喝汤。”想到这里,安达利尔气愤的翻了一个白眼。都是那个笨蛋阿兹莫丹的错。

    “没办法了,既然小安儿那么急的话,我就先透剧一点点吧,我的下一步计划……”

    说着,贝利尔飞舞着蝴蝶翅膀。坐在安达利尔的肩膀上,附耳对她小声嘀咕起来。

    “真的?”听完后,安达利尔,眼前一亮。

    “怎么,怀疑我的计划?”

    “当然不会,贝利尔姐姐想做的事情,什么时候失败过?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拭目以待吧。”

    也不知道是什么计划,让安达利尔一下子就多云转晴,露出笑容。

    “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准备一下。”

    说着,她甚至等不及贝利尔发话,就转身离去,巨大的躯体消失在虚空之中。

    “真是急性子,计划可不是现在,还要酝酿一些时间呢。”看着这样的妹妹,贝利尔摇起了头。

    汤,可是要炖久了才入味,现在还不是开盖的时候。

    她轻笑了笑,自言自语道。

    一个人的剧本果然还是无趣,得多几个助手才行,人类不是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吗?一个好汉三个帮,虽然粗俗了点,但是比喻的很恰当。

    但是……

    本来以为这一次含有巧合,甚至是奇迹成分的剧本素材,已经足够让自己欣喜了,没想到……没想到竟然发现了更加有趣的东西。

    贝利尔的清澈眸子,投向远方,穿过一道道空间,那双瞳孔里面倒影着的景色,在不断变化。

    最后,定格在罗格营地法师公会的法师塔顶上面。

    一个少女的容颜,清晰的占据了她的瞳孔中心。

    良久注视着,她轻轻的喃喃了一句。

    原来,你在这里……

    又一个“我”。

    “谁?!”仿佛做了什么可怕的噩梦,我一下子醒过来,从床上一蹦而起。

    然后,以恶狗扑屎的狼狈姿势,重新趴了下去。

    疼疼疼疼疼!!!

    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全身散架般疼痛了,这是完全狂暴的后遗症,还能醒过来就已经幸运无比了。

    我瞪大眼睛的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切,现在,全身酸疼的除了眼睛以外,我什么地方都不想动。

    “吴大哥,醒了吗?”映入视线之中的是一脸温柔的琳娅,她将我弹起来又躺下去的身体,重新盖上棉被。

    “暂时不要动,奶奶说了,完全狂暴之后的后遗症,就算是吴大哥,还是要再修养几天才能起得了床。”

    “抱歉,琳娅,让你操心了。”

    看看床边上的痕迹我就知道,在这段昏迷的时间里,是琳娅一直在旁边守候照顾着自己……)rq

    ---------